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6章 小心走火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26章 小心走火更新时间:2016-10-17

    “啊……”房门突然打开,林微不由自主的扑“倒”进门,还没反应过来,门便人在后“啪”的关上。

    她的双手被反剪向后,她身体却灵敏的屈了一个弧度,利落的向后一个飞踢,飞起的腿却被人在半空中架住,一扯,她压到了他的身上。

    这姿势相当的尴尬。她飞起的腿被聂皓天挟住,再用力一扯,她整个人只能被他扯作与她交缠的姿势。她的腿缠在他的腰间,小腹以下的区域便大张着贴着他的下半身。

    虽然她从5年前就兼职学西医时,便开始研究“男女下面”的差异,研究得多了,自问对男女那事儿就没了兴致。但今天这个色色地站着骑他的姿势,她还是接受不来。

    她不知所措的红脸变作恼羞成怒的大红脸:“聂皓天,放手!”

    他不但没放,还把她又向自己的地方扯了扯,她用手掌推着他的胸膛,想离远一点,他反而向前挺了一挺腰,这一动作简直让她连耳朵都烫得像发烧:“流氓。”

    他似乎也有些抵受不住,“吁”了口气。他高大的身子略倾下来,脸凑近嘴唇贴到她的鼻尖,声音又沉又哑:“为什么,跟来?”

    “捉奸!”她如实作答,想反抗离开他的钳制,奈何力量不如人。

    他的唇角向外勾了勾,手指抚上她的额间,抿唇轻笑,凝视她的眼神幽深得像瀑布前散满了清晨的浓雾,这表情实在令人很把持不住。

    她按压住自己的羞耻心,觉得他这表情,只要是女人都把持不住,她不用内咎或羞愧。

    她跟踪他,理亏在先,心里底气有点不足。给他揩了油也不好意思骂人,只含糊问他:“你不是身受重伤,离死不远吗?来这儿干什么?”

    聂皓天睥了她一眼,大手用力把她甩到沙发上:“定定的,不要添乱!”

    “哦。”她很乖巧的趴在沙发背上,眼睛却偷偷的瞄向他这边。只见他正从旅行袋里拿出些东西来东摆摆西摆摆。

    阿汤哥的《不可能的任务》1、2、3、4,她是看足了本钱的,对这种谍战精英一向非常崇拜。

    这些东西虽然她叫不出名堂,但她看这范儿,便知道首长正打算做些偷窥、偷盗的间谍工作。

    聂皓天以一副精英间谍范把长镜头摆在窗口,那专注镇静又内敛认真的姿势神态已令她热血沸腾;但当首长把一副黑亮的狙击长枪架到枪托上,还在枪眼上装上了消声器,微微整个人都沸腾到烧起来了。

    她扑的奔过去,手指摸着狙击枪,又冷又硬的质感,这玩意儿只是个死物,但却让她的手指颤了又颤。

    她的眼中迸出迷恋赞叹之色:“真应该带雷丰过来,他要是见到这支枪,就得‘老子老子’的撸一百遍了。”

    聂皓天停下手中摆器械的动作:“雷丰是谁?”

    “军训第一天我晕倒抱住我的那只。”看聂皓天皱着眉头不明白,她再补充说明:“那天你用水泼我、扒我衣服前抱着我的那只。”

    “哼,抱得很爽?”

    林微思忖他这一问,是问她爽还是雷丰爽?

    她当时的确是很爽,因为可以偷懒不训练。至于雷丰爽不爽,这问题她也没来得及和雷丰探讨过。因此她采取了个稳妥的回答:“嗯,一般般爽。”

    自打她进门后,脸色就有点春临大地的聂皓天,这会儿脸又复变冷,拉开她握在枪把上的手:“别摸。”

    “又不是摸你女朋友,摸一摸都不可以?”

    她扁嘴,却被他回头瞪了。

    “你还没开始学枪械操作,会走火。”他拉她离开窗口,打开一台微小的手提电脑连上,整间酒店竟然每一个角落都展现在电脑屏幕上。楼下扫地阿姨连脸上毛孔都看得清,真是全方面的监视窃听。

    林微深深的佩服,好奇的凑近他,他挪了挪,胳膊挡住了电脑屏幕。

    她拽他,他却不理。他越遮遮掩掩的就显得越神秘,越神秘她就越好奇。干脆走到沙发上陪他坐下,趴到他的肩膊上,脸颊就挨着他的颈:“238发誓,一定保密!”

    他心里好笑,把自己的胳膊偏了偏,她趴着他的颈背更舒服了,聚精会神的看着屏幕。

    酒店300米外一排车子停下,3辆车子停得秩序井然。前后两辆车子分别走下两个黑衣便装男子,打开中间那辆车子的车门。一个身穿白色衬衣,黑色长裤的青年男子被簇拥着下了车。

    青年男子身份显要,他刚一下车,身边的黑衣大汉便在他的身边围了一圈,看似很普通的行走,但实则却训练有素的占据各个重要位置,正是保护要人的标准架式。

    林微当兵日子实在太短,没见过什么世面,但TVB的电视看得不少,一眼便对应上了《保护证人组》。这个青年不光有那么多保镖贴身保护,还劳动首长亲自装病来监视,看来地位真是重要得不行。

    第一次置身谍战片氛围,她额头冒热气,抱着聂皓天的胳膊有点儿语无伦次:“哈哈,这个男的,身材好熟。”

    “……”

    “步姿也熟。”

    她的声音微抖,聂皓天感觉抓他手臂的手指加了力,正兴奋着的女人脸色突然泛青:“脸,我要看脸……”

    还没等聂皓天反应过来,林微已经离开沙发直扑出房。

    这一变故太过突然,聂皓天回神后冲出去拦截,她却已进了电梯。这一下吓得他不轻,从另一电梯直达下楼,冲到大堂,发现林微像失了魂儿一般扯着大堂前台问:“那个,他住那个房间?”

    前台姑娘极礼貌地:“这位小姐,请问你找谁?”

    “我男朋友!”她拍着前台桌子,大声的嚷:“我找我男朋友金天方。”

    陆晓形容聂皓天当天那叫心疼欲绝,没有从南国酒店跳下楼就已经很坚强。

    聂皓天前晚冒着蛇咬来了出英雄救美,回来时那像刚喝过春药的脸色让陆晓好一阵振奋。

    聂皓天在女人这件事上,从来都让陆晓不担心到很担心。

    你说,好好一个大帅哥,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而且身体还那般的健壮,对感情可以没焦渴,但怎么可能对女人不饥渴?

    热血男儿,无风无月的度过漫漫长夜,一夜又一夜?老大打仗身手这么好,难道是被憋出来的?

    花花公子陆晓一直不遗余力的想把聂皓天带坏,但奈何韦首长无比坚贞。他和春华探讨过:老大总是不肯“捐精”有两个可能:1、他不想上女人,2、他想上男人。

    这一真相,吓得陆晓有一段时间,大热天都穿高领。终于有一天,聂皓天嫌弃的解释:“我即使喜欢男人,也不是你这一款。”

    陆晓放下心头大石,把领口拉下了几寸,又急忙问:“那你到底要哪一款?”

    聂首长当时望着一边幸灾乐祸的刘春华,忧伤的道:“华哥这款?”

    又害得刘春华穿了半年高领。

    往事不堪回首,这么多年来,也就只看聂皓天对着林微,眼神会有一丝丝不同的内容。

    因此,陆晓就迫切的希望聂皓天和林微能来点火花。

    但一天一夜,全军营的人都担心首长安危,唯独那个本应“无以为报,以身相许”的238没了影儿。

    聂皓天从早到晚就像吃过炸药一般,到了傍晚干脆宣布蛇毒血清过敏,准备一命呜呼。

    陆晓知道,聂皓天此招是为了引出赵春孟,顺便吓一吓刘政委。

    据可靠情报,GD一直策划暗杀聂皓天。

    但左等右等的,GD却迟迟未来暗杀,这让聂皓天很不耐烦。

    幸好现在时机来了,一生都身体健康的聂首长终于病倒了。

    趁他病,要他命!

    聂皓天抱病,又在军总医院治疗。而GD肯定不会认为一个蛇毒血清能真的把聂皓天毒死,因此趁此时机,在他柔弱时给他一刀,这很合常理。

    GD极可能会出现,当然不出现首长也没什么损失。而聂皓天自己却跑到陆军总医院对面的南国酒店,打算伏击枪手。

    可惜GD没来,却来了林微。而南国酒店当晚,却住进了一位神秘客户,据说是林微的男朋友!

    陆晓:“老大你真是情路多波折,好不容易有个女人和你有点苗头,却原来早就被人捷足先登。”

    “哼,捷足先登?她的初吻都是我的。”聂皓天咬了咬唇,一推杆,红色桌球应声入袋。

    “那初夜呢?你确定还在?”陆晓最看不得他这副气定神闲,重重的打击他。

    “你确定已经没有初夜的女人,会拼死保护初吻?”聂皓天的声音飚着冰雪。

    陆晓懒懒的把桌球向外一扔:“这就是你见识少了。比如我:玩女人的时候,只玩夜,不要嘴。”

    “……人,渣。”

    聂皓天把桌球杆扔出几丈远,拖着旁边傻笑的刘春华:“我们吃饭。”

    刘春华:“不等人渣了?”

    “人渣连嘴都不要了,还吃什么饭?”

    “……没良心的。”陆晓急跑:“你们等等我!”

    林微坐在首长的面前很真诚,大眼睛眨得可怜得不行:“聂首长,你帮帮我,就帮帮我嘛!”

    “帮你?好,难!”

    ……如果她不是打不过他,她就把他的脖子“卡嚓”一下,扭断算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