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2章 又受罚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32章 又受罚了更新时间:2016-10-17

    林微很悲天悯人:“我看我们刘政委人品很不错,去年老婆刚去世,女儿也出了国,一个人过怪可怜的。长久下去,我怕他会天天关我禁闭,觉得还是找个女人抚慰一下他比较好。”

    “你是说我?”骆晓婷指着自己的脸,再好的涵养也被气得眼喷绿光:“238要是可惜刘政委,你倒是挺适合的。”

    “呵呵。我再适合也没用啊。刘政委又没有兴趣陪我到小树林里散步谈心,也不会听我的话杀人放火……啊我开个玩笑哈。”林微的语速慢慢的,一边暗暗的观赏骆晓婷那不停变换颜色的脸,和脸颊处僵硬的肌肉。

    聂皓天和陆晓都惊诧的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丫头居然知道那晚禁闭室放蛇的真相?

    骆晓婷智商绝对不低,听到林微说起她与刘政委的一些细节,当然能联想到林微也许掌握了什么秘密。

    这种时刻,她还能保持镇静,其实已经很不容易。

    骆晓婷皮笑肉不笑的脸,林微真是看得很过瘾。

    她笑得更甜,给骆晓婷补上一记重拳:“而且,我再适合刘政委都没用啊。我家首长舍不得我呵……”

    她这一声“呵”的尾音像有把勾子一样牵魂,伴着媚眼一挑,嘴角儿一噘,看着骆晓婷惊吓后又吃飞醋的脸,她“格格”的笑着:“骆晓婷,你以为我不知道……”

    话没说完,她一直在嚷嚷的嘴巴,却突然的遭遇聂皓天压下的嘴。

    幸好她在和聂禽兽的长年抗战中,积累了宝贵的斗争经验,当他眸子危险的眯上,脸凑上来时,她飞快的用手掌捂着了自己的嘴唇。

    这才在众人面前,保护了自己的名节。

    但聂禽兽的嘴巴还是贴在她的掌背上,那唇瓣还是“无意”的亲了一口她的手背。

    在这挤逼的车内空间,几个人的大力呼吸中,她的脸急速的窜红,掌背上他滑滑的舌尖触感还在,她又羞又急,在车子里跺着脚吼:“聂皓天,你耍流氓?”

    聂皓天挑了挑眉,眼神颇有深意的瞧着她,再斜斜的看了一眼骆晓婷的方向。林微登时心领神会:当务之急,她是要气骆晓婷的啊。

    报仇雪恨,一刀刺死不够解恨,让她被醋缸淹死,才是上策啊!

    想通这一层,她“温柔”的偎着首长的胸膛,“深情”的凝视着首长的眼睛,“甜蜜”的以唇印一下他的唇:“聂哥哥……”

    ……

    四片薄唇交贴,发出诡异的的声响。这一次,由于是林微自己主动演戏,而她一向是一位很有责任心的演员,因而演得很入戏很卖力。

    但这次首长居然不饿狼,一点儿都不配合,她亲他的唇的时候,他居然轻轻的想向后躲。

    林演员为求目的,不择手段,一把将他向侧边推倒,手肘架在他的脖子上:“你给老娘听话点。”

    “……嗯。”聂首长半推半就的送上香唇,还眨了眨眼睛:“意思意思好了,你不能太过份。”

    “呸,就你还委屈?”

    竟然当场车吻,还是个百转千缠的舌吻,而且首长还是被逼被推倒的那位!

    即使是自命风流的陆晓,即使自认是首长肚里一条蛔虫的大生哥,都被聂皓天这突然的“悲惨遭遇”雷得不轻,更莫说一腔痴心的闺秀晓婷了。

    首长啊,原来你好这一口啊!嗷嗷嗷……

    聂皓天很久之后回想车子里这一幕,都有一种悔不当初的忧伤感觉。悔啊,他怎么就半路把骆晓婷赶下了车呢?他应该拉着骆晓婷一起,和238亲到天荒地老的啊!

    自打骆晓婷被聂皓天借口赶下车后,热情如火的林演员,迅速出戏。猫到座位的边缘正襟危坐,想眼尾都不瞄一下他,更莫说再来一次他所期待的“强吻”了。

    真是失策,失策!

    她不想和他谈情,他只好和她谈公事:“你今天不服从命令的行为,必须受处罚。”

    “哼,处罚?”她鄙视的藐嘴,眼睛望着郊外的景色:“大不了又关我禁闭!”

    “对。”

    “……”她揪着他的衣服领子咬牙切齿:“你敢再关我禁闭,我就敢再给你弄一场蛇斗。”

    他冷冷的不说话,也学着她刚才那般,嫌弃的坐到车座的最边边。她恼得很,但想到那间禁闭室,她就头皮发麻。

    不能力敌,只好“色”取。好女不吃眼前亏,先把禽兽哄好了再说。

    “一定还有别的处罚措施的。伟大的特种兵,哪里会只有禁闭一种体罚方式这么落后?没有满清十大酷刑,也得有杀人十八般武艺啊,首长,换一个?”

    “好。”他嘴角斜斜的笑了笑:“先亲一个!”

    林微:“……”

    陆晓:“……”

    “我想一刀杀了你,我想扼死你呼吸……”林微在跑道上把这首亲自精编过的歌曲唱得鬼哭神嚎的。

    虽然她再次牺牲了自己的色相,逃过了关禁闭,但还是被罚负重跑步5000米。所以,在大伙儿都在吃庆功宴的时候,她背着沙袋在训练场汗流浃背。

    但是,她今天不光丢脸不主动跳伞,影响了集体荣誉;还私自损坏定位仪,害得整个特种兵团耗了半天来寻她。被罚跑,也是自作自受,怨不得人。

    她一边跑,一边努力的把自己近来的遭遇在脑子里过了几遍。总结出自己目前有两件大事要做。

    林微有两个大问题横在心间,不解决已是食不知味。

    1、找金天方:天方5年前出国留学,他们在榕树下交换了订情信物,她还发誓一定要等他回来。他当时虽然一贯的话少,但还是点了头,应了一声“好”。但除了第一年,两个人有密集的通信之外,突然的就音讯全无。虽然彩云已经判定她那所谓“初恋”还没发芽经已夭折,但她就是不甘心。即使是分手,即使是忘却,也得给她一个交待吧?天方不是这么一个没交待的人。

    2、整骆晓婷:要怎么才能把骆晓婷的罪证抓到手里,这事有点儿头疼。她一个小兵,要把军区副司令的千金拉下马,证据一点都不能含糊。不过,林微觉得,报仇这事情,不一定要明刀明枪,像昨天在车里气她那一气,也十分的舒爽。

    雷丰舍不得林微被罚,在场边跟着她也一路小跑:“谁让你那天没让老子陪你去南国酒店?看现在罚跑了吧?”

    林微气喘吁吁的很奇怪:“我罚跑和你去不去南国酒店有关系吗?”

    “有的。”雷丰肯定的说:“你要是和老子一起出去,就不用被首长发现你逃跑出营,更不会被发现,你已经发现了骆晓婷放蛇的秘密。”

    “这话怎么说?我发现放蛇的秘密和我罚跑什么关系?”林微放慢脚步,好奇的很。

    雷丰向四周望了望,神神秘秘地:“你罚跑其实是因为得罪了骆晓婷,你还不明白吗?”

    雷丰显得很智慧,跟着她一边慢跑,一边喘着气儿分析:“我把这事情细细的疏理过了。”

    “嗯。疏喇后呢?”阳光太刺眼,两个人跑到训练场最边的角落,林微停下来,揪着雷丰咬耳朵说悄悄话。

    “首先,老子已确认骆晓婷是首长养的小蜜。她嫉妒你和首长眉来眼去,为了报复你,先让刘政委关你禁闭,然后再放蛇毒你。你想想,除了争风吃醋,还有什么能让一个女人杀人放蛇?”

    虽然林微觉得还有很多理由可以让一个女人“杀人放蛇”,但是雷丰一副证据确凿的威严相,她一时不敢去反驳,只弱弱的“嗯”了一声。

    “真相就是这样了。聂首长知道你知道了骆晓婷害你的秘密,因此要护着她,现在体罚你,给你一个下马威,好让你收住嘴巴不要乱说话。你看,幸好老子聪明,幸好老子现在来提醒你,不然,你继续大嘴巴,到最后都不知道怎么收场。还有,你以为在海边是首长救了你?其实我们特种兵团找人,哪能找个几小时?首长早就发现你了,他只是故意让那帮人追你,最后才出手,我觉得,他其实不想出手的。但后来骆晓婷来了,他就只好出手救你,让骆晓婷更加吃醋。”

    “什么?一早就知道我在渔港吃海鲜?故意让人来追我?”林微咬牙切齿了一阵,才望着“律政权威”附体的雷丰小心翼翼地反问:“可是,要是聂首长真喜欢她,他为什么要和我眉来眼去?还当着骆晓婷的面救我,救完了还亲我?”

    “啊?当着她的面亲了你?”雷丰的脸红了又青了,捏着手掌极气愤地:“我一直暗中倾慕聂首长,入伍前一直把他当偶像,想不到他是这种人。”

    “他是哪种人?”

    “很明显。他和骆晓婷吵架了,为了让骆晓婷吃醋,便故意在她的面前亲你啊。不然,他为什么不偷偷摸摸的亲你?却要大庭广众的亲你?”

    林微咬牙:“他为什么就不能大庭广众的亲我?”

    “啊?你不觉得,他和你亲嘴,他会很丢脸吗?”

    “你跪安吧!不想死的话,最近不要在我的面前出现。”林微摆了摆手,无力的再次踏上罚跑的征程。

    本書源自看書王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