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3章 无耻搔扰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33章 无耻搔扰更新时间:2016-10-17

    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不得不说雷丰很具有惹人讨厌的双面神经质。

    一个电脑奇才,却不务正业的想当狙击手;一个长得标致过人的小伙子,说话却总是“老子”从不“孙子”。林微从前还想劝他收一收粗口,现在总算发现,雷丰即使把嘴巴每天擦50遍,还是很招人厌。

    她也确实曾经无耻的想过:聂皓天是不是看上了自己?还曾经因此而碾转反侧,恶梦连连。

    真相从来都是拿来隐瞒的,但雷丰却狠心的把真相揭穿了。

    聂皓天对她:要说没看上,他有时候那笑意、那眼神儿却很有一点温情的意味。

    虽然说男人不管好丑,只要是女的,都想下一下手,但是,聂皓天显然不在此列。以他的地位,以他那副皮囊,只有防下手的命。

    但要是真喜欢,哪能把她捉到军营里有空操一操练,有时关一关禁闭,心血来潮时还把她从几千尺高空上扔下来?

    没听说过泡妞技能100招里,有“从几千尺高空扔下,看你摔不摔得死”这一项的。

    难道是,没摔死证明你命大,配得起他的爱,摔死了是你倒霉,他再去另觅真爱?

    他还没变态到如此地步吧?

    却原来,聂皓天对她的反反复复,骆晓婷对她的恶意报复,原来竟是因为人家小俩口耍花枪,她不走运的被拿来作了垫背?

    这段日子的种种不寻常,竟然是因为聂皓天和骆晓婷情场坎坷,因而把她拖来也坎坷一下。虽然真相太过残酷,但却着实解释得通她近来的惨况。

    林微此刻心里真是乱成一团麻,除了气愤、憋屈、郁闷,还有一丝酸酸的东西从心底涌出来,又压下去,又涌出来……唉,当年金天方远走米国当科学家,她的感受也没这般复杂。

    林微从小就不是矫情的孩子,但这次她却是真的矫上了。聂皓天在指挥所那一声“把她扔下去”一直响在她的脑海。

    以前在M县的日子多好啊,师兄弟们虽然总是逗她气她,但却也是真心疼她。哪像这个聂皓天,霸道腹黑,占完她的便宜,还要把她用作高空砸物。

    他不喜欢她也算了,一心要把她虐待致死也可以接受,但整天揩油水只是为了气小蜜,这就绝对不可容忍。

    跑完几千米,林微凄凄戚戚的回到宿舍,直挺挺的倒回自己的床上,趴着枕头继续生闷气。

    郑春花过来盯着林微,238确实是个难得的小美人啊,罚跑了一天,落得这般脏乱差的模样却另有一番我见犹怜的风姿。

    她给林微倒了一杯水,抚林微的发丝叹气道:“你也算是军途多劫。你说你这大半个月,比我在军营2年的经历还要丰富。聂首长也真是狠,居然让刘教官把你从高空扔下来。他就不怕有一个万一?万一伞包没打开,万一你又真的畏高晕了,万一你倒头栽下来尸骨无存,他就不怕负责任?”

    “他才不怕万一。他巴不得我有个万一,傻里巴叽的死了最好。”林微转了身子,把头更深的埋在枕头里,心底那一股怒气并没因跑步丢掉的体力而稍减。

    睡到午夜,她摸黑起来拔了手机,把在甜梦中的纪彩云吵醒。

    “彩云,我的心好难受。呜呜呜……”

    “怎么了?”彩云好梦未醒,但微微居然哭了,她不得不强提起精神:“又被聂禽兽欺负了?”

    “嗯,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冰雪聪明。呃,你是被强上了还是被抛弃了?”

    “他让人把我从飞机上扔下来,还让6个男人把我……呜呜。”

    “什么?你被6个男的……了?”

    “呸,想哪儿去了?”

    被林微痛骂,纪彩云才略微清醒:“被你吓死。既然不是,你大半夜哭个屁?”

    有了倾诉对像,憋了半晚的林微便一五一十的把这两天的事情招了。纪彩云在那边安慰:“聂皓天是你的领导,军令如山,要你跳就跳,最多算是铁面无私,没人情味而已。”

    “我和他没人情,那他为什么又亲又摸的。”

    “他?亲你摸你?”

    “嗯!!可是,他其实早就有女朋友,女朋友还是我们军区一个大领导的万金。”

    纪彩云来精神了:“你老实告诉我,你现在伤心的是他扔你下飞机呢?还是他亲你呢?还是他亲了你却还敢有女朋友?还是他因为千金女友扔了你?”

    “……呃,不知道才要问你啊,神婆。”

    纪神婆不假思索的道:“这确实是麻烦。要说他喜欢你的话,肯定不舍得扔你下飞机,要说不喜欢嘛,他又没必要亲你。”

    “是啊。”

    “微微,你们军营是不是很少女人?”

    “嗯,我们新兵就我和同宿舍一个,共两个,其他班就更少了。”

    “这就是了。当兵的荷尔蒙分泌旺盛,军队阴虚阳盛。姓聂的又一人独大,无法无天,我估计不光是你,被他的魔爪搔过的,没过100,也超50。”

    “不会吧?”把聂皓天想像得这么“咸湿”,林微还真是有点儿不习惯。

    “什么不会?”纪彩云本来也只不过是开玩笑轻松一下她的情绪,但凭多年对林微的了解。彩云敏感的察觉到林微今晚有了一丝不寻常的抑郁。

    微微,你不会是春心动了吧?聂皓天是什么人啊,这男人不但霸道腹黑、还英伟帅气,天生就是招蜂引碟、祸害生灵的妖孽。

    微微这种情场低手遇到聂皓天这种天才高手,放任下去结果只有一个字:惨。

    她不早点把那虐情的苗子扼杀,将来微微受苦受难,敏姨一定得把她骂死。

    纪彩云在电话那头下毒药:“你见识少、心思单纯,你不知道现在的上司姓搔扰现象有多严重吗?你没看M**队丑闻,多少女兵被那个了的?”

    “呃……”林微沉默是金,彩云滔滔不绝:“我和你说,我们陈经理秃头、凸肚腩,但整天都喜欢摸女员工的小手。我有个女同事隔三岔五的被叫到办公室,出来时总是一副哭相。”

    “难道你那女同事和你一样长得清水出芙蓉?”

    “屁,丑得像猪,就胸大!”

    “……”

    狠狠的把聂皓天的形象破坏干净,纪彩云毫无负担的睡了。

    因为有纪彩云这个天下无敌好闺蜜,林微一夜无眠,第二天醒来清灵的眼睛只剩下两个黑眼圈。

    光鲜亮丽的美女固然让人欢喜,但光鲜的美人突然如含怨蓓蕾,就更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新兵团100号人看着238可怜的俏模样,再联想她近两日的坎坷,不禁又英雄气短。别说雷丰等人了,就连严苛的刘春华经过238的身边,都下意识的把号令的音量放小。

    但今天的238却像中邪一样,平时总想找机会偷懒休息的撒赖大王,今天突然的发奋图强,卯足劲的往死里练。

    中午饭吃了两口,林微自己扛了支枪在练卧射,加班练完卧射,再和队友们练完常规项目,大家去吃晚饭时,她自己又负重跑5000米。

    闻讯赶来的聂皓天到来时,林微刚好跑到第5圈,汗流浃背的背着背包,跑到他的身侧,却不像从前一样狠狠的瞪他一眼。

    聂皓天的心像被猫挠过似的,皱着眉头问:“怎么回事?”

    刘春华挠头耸肩各种无奈:“大家都去劝过了,但就是不吃不喝,往死里练。”

    “刘春华,你负责训练新兵第4年了吧?”

    “是,4年。”

    聂皓天脸冷得像冰:“你这训练经验累积成这样?连一个新兵都训不直?”

    “是,报告首长。属下一定竭尽全力。”刘春华立正敬军礼。

    外人要是听聂首长这话肯定觉得是迁怒,但憨直的刘春华却心服口服。

    一个女兵训练时闹脾气,刘春华要整治的方式千百种,但他为什么一直对238束手无策呢?只因,老大对238似乎很特殊啊!

    老大虽然没叫他关照,但是他跟随聂皓天多年,那么大的火苗能看不见?寻常一个兵蛋蛋自己要加强锻炼,就算半夜起来把跑道跑断了,聂皓天会皱一下眉头?

    今儿238只是少吃了一顿中饭,老大立马就奔过来了。

    不训不行,用力训更不行?

    唉,罢了罢了……我刘春华当兵不会拍马屁,那就坚持铁面无私、不拿新兵当女人!

    林微自个儿闷跑,丝毫没发觉首长正驾临,一脸怒意。她跑着跑着头晕,脑里晃来晃去的是:大清早,骆晓婷在聂皓天身前那光溜溜的手臂。

    早上,她经过行政楼时,确实又看见骆晓婷守在楼下,还不算大热的天,没换军装的骆晓婷穿着件白花裙子,露出光溜溜的玉臂和粉颈。她故意这样穿,明显是露肉勾引,而聂皓天下来的时候望着骆晓婷的眼神儿也很温暖。

    她昨天既然已得到雷丰的点拔,对聂骆两人的奸情就格外上心。这一上心,才知道自己从前是有多么笨。

    奸情的火苗都烧得噼噼啪啪的了,她居然还曾经傻傻的想过:把放蛇的真相报告给聂皓天,说不定他就能给自己一个公道。

    唉,人家是小俩口啊!

    林微只感觉又郁又闷,胃里酸酸的恨不得吐上一回。只知道一静下来,心里就烦躁,但幸好训练的时候,扛着枪、跑着步,累得要死不活的,脑子和心灵却反而清静。

    她顾不得自己这般疯颠,在外人眼里作何感想。她只希望那些烦恼不安能随着身上的汗水,一点一滴的流出体外。

    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