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5章 把首长一网成擒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45章 把首长一网成擒更新时间:2016-10-17

    征程进入第3天,雷丰等人都已疲惫不堪,沿着北区下山,他们在寻找另一种植物:沼泽疗伤草。

    “找什么啊?不找了……”突然的春花便把背上的包包往地上扔,一直强忍着悲伤坚强行军的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她抹着眼泪:“还找什么?238都不在了?找到了又有什么意义?”

    队员们眼眶也全湿,情绪一经感染,大家的泪水便倾泻下来。什么特种兵?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

    挚爱的队友坠崖了,1天1夜都没有消息。还找什么找?

    “呜呜呜……”这样的悲痛如何能抑?在郑春花同志的带领下,大家登时哭得昏天黑地。

    “哎哟,好感动呵!我还一直在想,我要真死了,有没有给我送花圈呢。”虽然虚弱但却如仙乐一样的声音。来自他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238。

    低矮的草丛侧边,一人高的树苗侧边,林微手里拿着一支沼泽草在摇,笑意咧到眉梢,她笑着,但泪光盈盈:“都是没良心的,人家守株待兔那么久,你们才来到,呜呜呜……”

    她作出的样子是假哭,但却把大家逗得更加崩溃痛哭。

    “你没事吧?238。”

    “没事,身壮力健,人比花娇!”她欠扁的转了个圈。

    “林微……”春花飞扑上去,把她紧紧的抱住。10个人跑过来,轮番拥抱她,再把她平托上头顶,绕着湿地侧边转圈,嚷着叫着笑着哭着……

    劫后余生的重逢,怎不令人心酸心跳?

    林微知道大家始终都要寻找沼泽草,而在这片森林湿洼地带最近的只有这一处。她从空谷走出,便在这片湿地守候。

    反正,队友都会过来,何必走得那么辛苦?

    她天生乐观开朗,只觉得这一天一夜与队伍走散,只能算是训练中出现的意外状况,实在没有太多经历生死存亡的恐惧。

    她不知道的是,有个人被她吓得很苦。

    林微和队友们狂欢一番之后,把几株沼泽草郑重放到包包里。拿着一枝沼泽草在腮边轻轻刮,对着队友们得瑟:“漂亮不?”

    “漂亮太漂亮!”回想前天,她拿着石斛兰娇俏逗人样子,再看现在她一脸污泥,雷丰的脸上一抽一抽的:“238,你再敢坠崖,老子下次亲手杀了你。”

    “林微……”一声像由心腔最深处迸出来的嗓音响在这个阴暗潮湿的湿地。

    男人扯开身边的矮木丛,踏进这片湿地,软泥淹到他的膝盖,他那样冲动而莽撞的向她扑来。

    黑暗的丛林里,他的眼睛如此幽黑,又如此狂热。她手中的沼泽草掉下,他冰冷的手掌捧起她的脸凝视她,这双眼睛,这样清澈明亮的眼睛……

    她喉头哽咽,想回答他。嘴巴却被封住,他狂暴地、肆虐地吻她的唇。那么狂暴的吻,倾尽全力的吮吸,像恨不得唇齿掠夺着她的唇,扼紧她的呼吸,把她咬碎,吞噬入腹。

    他倾尽全力去爱抚、吸噬她,但不管如何用力的去吻,都无法平息他对她那强烈的需要和思恋。

    他放任自己的失控,在自己的兵士面前,热烈的亲吻她的唇、抚摸她的脸。寻找路上那些茫然、恐惧、思念,像蜜峰一样蛰着他的心。如果寻不到她,如果真的从此就失去……

    “微微。”

    “嗯?”她迷糊的应着,唇舌与他纠结爱缠。他狂烈的吻渐转柔情,轻轻的吸、热热的抚……

    他干涸的嗓子、他身上的泥土,他从不曾让人见识过的狼狈。这个高高在上的王者,在这个湿暗的沼泽地,因她而痴狂。

    有这些,就够了,聂皓天!

    这一次的野外生存训练,真是一天一戏,让雷丰等人如雷轰顶。

    聂首长突然现身,并抱着238一顿狼吻这一事实,比238的坠崖、大难不死还要震憾。

    春花感到头顶一声惊雷:238居然真的把首长一网成擒了?

    他们的聂首长,天生具备贵气、霸气的王者之风,今天这一出场,军服扣子松了几颗,衬衣下摆滑了一截在皮带外,脚下的污泥高已没膝,一身的泥土,这沧桑到狼狈的形象,虽然别有一种褴褛的帅气,但实在让大家消化不良。

    更何况,他一出场哽咽着喊了声什么冲上去,便托着238的脸,拼着命儿的啃。他啃238那力度儿,让旁边的人都觉得嘴疼。

    他们明明在训练场上总是针锋相对。首长第一天便拿水喷了238一身,前一阵子还差点把238的腰摔折。

    这就好上了?是突然好上的,还是一早就好上的?

    难不成,此前的对抗,只是烟雾?说不定家里孩子都有了?

    林微被聂皓天莫名其妙的亲吻的次数也不算少。但唯有今天这一次,林微不愿再像从前一样推开他,即使是矫情的做作,她也不要。

    她是喜欢他的,喜欢到总是想念,喜欢到不停的害怕,但是,她还活着,他来了!

    这一刻,还有什么理由推拒?

    她被他吻得失了方寸和矜持,抵死的缠绵深吻,好不容易等他的动作稍停,她才把脸靠到他的肩膊处用力呼吸。

    这样下去,会死吗?

    林微的脸更红,被围观的她,清醒过来的第一反应竟然是:“首长,注意卫生!”

    “什么?”她的身体热热的拥抱在怀,胸前她有节率的呼吸时起时伏,那么温暖又实在的感觉,聂皓天其实比她还要迷糊。

    “我几天没刷牙。”她苦巴巴的噘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那无与伦比的“脏、乱、差”。在深山丛林里行军,还在这潮湿污秽的湿洼地带等待了一天一夜,她现在这身上简直比沟渠里的泥鳅还在臭,他居然下得了牙?

    首长,你好重口味。

    “……刷牙?”

    想不到小女人现在居然还有心思理这茬,聂皓天实在无语。手指轻轻的弹一下她的额头:“猪。”

    “嗯……”林微笑了,仰着脸逆着一抹极淡的阳光,她的眼睛如此晶莹明亮,被他亲得红肿的唇瓣噘着,又娇又俏的美人儿。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看着她,总是像有温暖的阳光洒落胸口,又像有火烧电流灼过身心。她的美,不惊天不动地,为什么自己偏偏就那么的喜欢?

    他那刚硬强大的心脏,为什么总是被她那小懒小坏的娇俏表情而冲击得魂不附体?

    阴暗的湿洼地里,传来战士们一阵被震憾后不由自主的抽气声。

    太震憾了,首长吻完,旁观者还是没回魂。回魂得早点儿的,也在迷惑,这个时候是应该识趣遁走呢?还是继续呆站着把自己当透明?

    林微眼睛眨了眨,忽而就担心了:不行啊,首长因私废公,公然传播色晴活动,要是传出去,会影响军心,败坏名誉么?

    聂首长,你这么急色重口味,特种兵知道吗?

    知道了,都知道了。

    林微顿时感到自己是活在纣王年代的妲己,一吻乱了首长多年的清廉名声,祸水红颜啊!

    为首长名誉着想的林微,突然尖着嗓子,号令喊得如首长亲临:“军人保密守则第一条是什么?”

    “不该说的秘密,绝对不说!”

    铿锵有力的回话声响彻潮湿地带,林微满意的伸着舌头,却被男人敲了额头:“得意忘形,狐假虎威。”

    “这不都是为了你嘛。”她作委屈状:“要是被人知道你搞女下属,哼……”

    “搞?”他心情爽了,一把扯她到林深处挨着,背对着战士拥抱她,他高大的身子遮挡,她像只小猫一样被他强搂在怀,他伸到胸前作乱的手,旁人自然也看不见。

    “你干嘛?”她羞得脸儿又红了几度,扭着小腰推搪,刚才强吻还算是情不自禁,但现在还敢摸她要害,这不是自动找死吗?

    “搞女下属啊!”

    “嚏……”这男人,有这么急吗?

    虽然高大的聂皓天遮住了自己与林微的激情,但是,这两只又扭又推又顶的背影,却让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更加浮想联翩。

    跟随聂皓天过来的陆晓因为自己老大的急色,他脸皮都燥了。但老大难得春心勃发一回,他只能成人之美。

    挥了挥手,把一众兴致盎然看大戏的兵哥哥们招出树林外候着。

    小树林静谧、阴暗,没了人声鸟叫,更适宜热恋的男女**。聂皓天这会儿寻了个石头坐着,把女人抱在怀里。

    两个人紧紧相依,却都不想说话。

    嘴不想动,手指却没能控制住,撩到女人军衣底下,触到她那滑不溜手的肌肤,指尖感受到的热力迅速传遍全身,他俯头又再亲她,唇滑到她的颈项,又是一阵缠绵到噬人的吮咬。

    林微感觉全身的细胞都不听话的竖起、一个个的向他的怀里叛逃而去,只想要接受他的爱弄。

    “嗯嗯……脏。”意乱情迷之中,她却还记得自己的脏。

    聂皓天出身富豪二代,又是军中王者,所使所用都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个人形象一直都贵气侧漏,她觉得,自己这般泥泞的形象真的会倒他的胃口。

    心里有了嫌弃自己的念头,她就感觉浑身不自在,怕他吻着吻着,突然就也嫌弃上自己。

    本文来自看书惘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