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7章 阴谋败露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47章 阴谋败露更新时间:2016-10-17

    但见树林后面,夕阳光影灼灼,一个男子站在树林中,修长的身材,端正的五官,眼神儿像醉了一般凝视着她水中的倒影。

    “草蜢?”林微倒抽了一口凉气。

    时间真是一副毒药,想3个月前,林微还在M县拼死保护“草蜢”赵春孟逃跑。为此还与聂皓天滚下山坡,完成他们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那时的她,心心念着草蜢值得她结交的好人,而聂皓天怎么看都像是来欺凌她的禽兽。

    但现在,她看到孟少安然斜倚树干,比从前更加风神俊朗,无痛无害的表情,但这个“好人”在她的心里却完全换了形象。

    如今她只记得,聂皓天说:“赵春孟是GD的首脑,是南箭的敌人。”

    在树林后面的浅水溪中,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衬衣和衣洗浴的女人,如此暧昧的时候,她湿身的样子,实在令她羞愧。但春花的安危却更让她担忧。

    春花就在这条小溪唯一的入口处望风,后面便是三面悬崖。孟少能到达这里,望风的春风自然……

    这样的情景实在不太适宜缅怀旧事,林微在岸边抓了那件干净待换的军衬衣披上,冷然道:“我的队友呢?你把她怎样了?”

    赵春孟呆了一呆,眼前的秀色实在让男人血脉倒流。

    刚出浴的美人薄怒的脸色,眉眼如画,唇儿微勾,水珠从湿透的发端沿着颈项滑下,一滴一滴没入她那宽松的军衣领子下,而湿而薄的衣裳下,是那浮凸分明的身板子。

    感觉到赵春孟那焦渴痴迷的眼神,林微有一丝不悦。她从前芳心未许,只感觉天下男人的眼神儿都一样,不过就是男人看女人。

    现在她却明白,男人看女人,处处不一样。

    聂皓天要是用这种眼光看她,她会害羞欣喜小鹿乱撞,但被赵春孟这样看着,她的心就很不好受。

    这种充满爱.欲的目光,一定不是只源于简单的疼爱。就比如大师兄,那么疼她,却绝绝不会直勾勾的偷看她洗澡。

    这不是疼,不是爱,是色!

    她这样断定,心中的怒意就更浓:“特种兵团就驻扎在500米外,你居然敢来这里?”

    “我可以理解为你担心我吗?小微。”赵春孟悠悠叹气,心中不可谓不遗憾不叹息。

    曾经与她相处的短短时月,她简单清纯而无害,让他放开心怀倾心相处,但今日,这个女人对他却起了如此浓重的戒备之心。

    “你那同伴,我能对她怎么样呢?”

    “她没事?”

    “没事。她只是晕倒了,过一会儿自然就会醒来。我,不可能会舍得对付你的亲人。”

    “是吗?那聂皓天呢?”林微如利刀一样的眼睛凝视着他,想要看穿他有没有说谎:“上次在5号桥的暗杀行动,你杀死的差点是我,赵春孟。”

    “呵呵……”他耸耸肩,夕阳下这男人沐浴霞光走近的身影,本是能颠倒众生的身影,但可惜,他在她的心里已经不可能替代那个人。

    “我真后悔,把你自己一个人留下来。”他的嗓音暗哑,眼睛像染上一层淡灰色迷迷蒙蒙:“小微,不要相信聂皓天。他捉你来当兵,把你安置在身边,只是为了……”

    “噶噶……”林中突然飞鸟四起,脚步声人声扰攘,叶春孟急急回头,却也临危不乱,窜到她的面前,在她的耳边道:“小微,保重!记住,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话未说完,他已逆着溪流而上,倾刻到达林中腹地。树林里,战士们飞奔而来。

    郑春花走在前面,一把抱住呆愣的林微:“你丫的,幸好本姑娘来得快。不然,你要是被强了,聂首长得把我丢到河里喂咸鱼。”

    “咸鱼还用喂?是你变咸鱼吧?”

    “对呐,首长会杀了我。喂,小心肝,孤男寡女,共处一溪,你有没有损失?”

    郑春花想她游泳被偷窥,肯定心里不痛快,想着法子哄她高兴。但林微无心和她调笑,紧张的望向树林深处的方向。

    赵春孟显是有备而来,他竟在近200兵士的围困中,奔逃到山顶,但见高空,油绿色的滑翔伞从她们的头顶掠过,消失在葱绿青翠的热带森林的远处。

    油绿色的滑翔伞在空中瞬息就灭,却在林微的心里画下一道阴暗之色。滑翔伞上画了一一只巨大而凶猛的红色老鹰的图案,就是第一天,他和她初见时那一只凶隼。

    那一天,她如往常般去M县后山呆坐。后山的草坡是她最爱去的地方,从这里往下看,是邻近乡村的广阔菜田,绿油油的一片一片,间中点缀几朵油菜花。

    但那天无缘无故的出现一只老鹰,从半空中向她没头没脑的扑下来,雄鹰当空飞,追得她气喘不已,眼见便能冲到侧边树林,却被石头绊了一跤,雄鹰扑下来,在她肩膀处啄了一口,痛得她差点歇气。

    然后便是赵春蜢扛了支猎枪出来……

    好老套的故事,但却让她的良心不安。好歹他曾经帮她杀鹰,好歹她和他相伴的短暂日子里,他对她坦坦荡荡。

    除了隐瞒了他是GD的首脑,但当时他和她单纯相交,即使他坦承自己的身份,她也不会知道GD组织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从前简单的心境已难复再。而他今天,冒险前来,当然并不是为了偷看她洗澡。她的美色,还不至于诱人到这般田地。

    他是来告诉自己:不要相信聂皓天的吗?

    可是,聂皓天为什么不能相信?

    在林微看来:聂皓天虽然对外人总是冷冷冰冰,对她又太过热**辣,但即使不和他相爱,她也不得不承认他其实是个挺正气凛然的军人。

    而赵春孟冒死前来,只为劝她对聂皓天起戒心?但是,她又怎么会不相信自己爱着的人,而去相信一个坏事做尽的黑帮首领呢?

    当初她与赵春孟相识,他是帮她一起赶走野鹰,然后志趣相投,实没有达到报恩的程度。而且即使是报恩,她当初也曾在聂皓天手上救了他一命,再大的恩情也还上了。

    能不能就这样,与赵春孟形同陌路?

    如果有一天,与他再度狭路相逢,一个是兵一个是贼,她必然也不能再像上次一样对他同情手软。

    赵春孟既然选择了走一条绝路,而她又已是个特种兵,那就不是她能怜惜得起的。

    一个人到河边洗白白,来个偷窥者,居然就能是南箭狙击多时的GD首脑……刘春华对238的景仰真是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老大,你那238是个人才啊,关个禁闭有人放蛇,野外生存训练有人要陷害她坠崖,现在洗个澡也能引来赵春孟。”

    “什么,赵春孟?在哪里?”电话里,聂皓天完全是抓狂的语气。

    刘春华是个诚实的好下属,禀报得只字不漏:“当时238正在河中沐浴游泳,赵春孟一个人前来,放倒了郑春花,在河边与238畅泳,呃,是畅谈。”

    “畅谈?你它妈的居然让她到河边洗澡?”聂皓天简直想把刘春华捉过来毒打一顿。

    军营里,贪心238美色的男人数之不尽,即使没有赵春孟,也会有其他男的怀有色心,要是真被人看了,那他不亏死了?

    真是半分儿都不能松懈,这女人确实能惹事,半点儿不省心。

    (唉,其实首长啊,238没你想的这么有魅力吧!)

    聂皓天本来也想去接林微回营,但奈何军务缠身,想着生存训练既然已结束,只需要等刘春华好好带她回军区好好安顿。

    却想不到,就是那么半小时,也能出这些妖蛾子。

    赵春孟冒险现身军营,到底又为了什么?

    单单只是要与她相聚?靠,赵春孟,你有没有那么喜欢她?

    把林微与赵春孟联想到一块,聂皓天心里像有一万匹马儿在奔腾。

    赵春孟当然是喜欢林微的,当初他只不过假装要强林微,赵春孟便不惜冒着泄露身份的风险,前来营救。

    而林微呢,当时为了赵春孟,死死的抱着他的脚掩护姓赵的逃跑。

    这一份生死情谊,让聂首长越想越酸,越想越火大。

    傍晚跟随新兵回到特种兵团,林微发现整个兵团的人望见到她时,那表情都是相当的诡异、惊吓。

    全队的人都向她行注目礼,由窃窃私语到大声讨论,更有平时有几面之缘的跑到她的身旁激动万分:“238,是你?真的是你?”

    “是我啊!”

    还有人捏她的脸儿,捏得狠狠的:“痛吗?”

    “痛啊……”

    ……实在太奇怪了,军区兵团的人都像吃错药了似的。

    她更惊了:难道我和首长的奸情已名扬海内外?

    林微心头惶恐,扯着郑春花的袖子,把脸挨在她的背脊颤抖着问:“春花,为什么他们见了我都像见了鬼似的?”

    “当然了。”春花自作聪明:“你和首长的奸情败露,大家当然把你当洪水猛兽。”

    “啊啊啊……”

    她规规矩矩正正常常的人,除了和聂皓天的关系扑朔迷离之外,实在也没啥见不得光的。她做贼心虚的给首长发了条信息:对不起!我让你丢脸了,呜呜呜……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惘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