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0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50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更新时间:2016-10-17

    “骆副司令,身为军人,我只知道保家卫国,对外歼强敌,对内除奸恶,却从没听说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聂皓天直立起身,向骆刚敬了个军礼,再放下手,指向大门口:“骆副司令,如果是谈交情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找一个更加风和日丽的日子,请……”

    “聂皓天……”被聂皓天下了逐客令,骆刚气急败坏,咬牙切齿的拍着桌子骂:“聂皓天,你别不识抬举。你敢动晓婷,我也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

    “请问,你这是恐吓我吗?”聂皓天大踏步拉开门:“欢迎来犯。”

    这就是羁傲的不可一世的聂皓天,是女儿一心一意爱着的男人。却因这一份爱,女儿身陷囹圄。

    从前,骆刚也暗自欢喜自己的这一步棋,把女儿放在聂皓天的身边,她近水楼台,说不定真能如愿钓得聂郎君。

    但现今,这一抉择却把女儿的大好前途断送。

    聂皓天背对着门站在窗口,楼下,骆刚在上车前,仍向着他的方向大声咒骂。他冷笑摇头,腰间却被林微以手紧紧缠住,她的声音有点哑:“我知道,骆晓婷为什么要杀我。”

    “嗯。”他拍着绕在腰际的小手,这小手冰凉得让他心疼。

    “可是我不明白,爱,可以让人疯狂到这个程度吗?她爱你,害怕你爱上我,所以她就要杀了我?这是多么可怕的爱。”

    “别胡思乱想。一样米养百样人。”

    她的脸挨着他的背脊,这么和暖的7月,他那么温暖的身体,她却还是感到透心的寒意。她的眼睛有点蒙胧:“我想她比我更爱你,她的爱比我多了很多很多。”

    “什么?”他不高兴了,回手狠狠捏一下她的细腰。

    “不管如何,为你去杀一个人,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和个杀人犯比什么?她这是变态。”

    “可是,你不为她感动吗?她为你杀人放火啊,多伟大啊。”她在后仰望着他的脖颈,故作轻松的说着话,但其实她的心却堵得很。

    “感动个屁……”

    “为什么?那如果是我呢,为你做这些,感动吗?”

    “不感动,但我会……冲动。”说冲动就冲动,聂皓天扭过身子,把她紧紧的按在怀里,就是一阵急风骤雨的吻。

    她没有拒绝,缠着他,吸着他,以比他更强烈的冲动与他唇舌相交相合,以期望这个吻能把她心里的不适扜发。

    爱,原来是极可怕的东西呢!

    聂皓天把她的脸按在自己的怀里,让她安静的释放她的哀伤。以她涉猎世事的简单,他的世界于她真的是太复杂了吗?

    “我想要是有一天,你被人抢走了,我,我……”她挨在他的怀里喃喃的说,他抚着她的头发浅笑:“你会怎么?”

    “我会切了你小弟弟,哈哈,才不会呐……”她勾唇笑,强装的俏皮浅掠眼角:“我会,找一个比你好100倍的男人,嫁给他,生他的孩子,四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多了去了。”

    这么快就想着移情别恋,这混蛋女人。

    “林微?”聂首长的声音狠了,捉紧她使坏的手,林微却巧妙的挣脱了他,向他挥挥手:“放心吧,这世界上找不到比你好100倍的男人了,我回去了。”

    “嗯,好好睡一觉!”看林微落寞的开门,聂皓天却又止不住脚步,冲上去从后抱紧她:“别想多了。”

    “嗯。”

    “我决定了的人,没人抢得走。”

    “嗯。”她走出办公室,心里的落寞在孤独的楼道间越漾越开。

    你决定了的人,没人抢得走。但是,谁又知道你是不是决定了呢?

    明天,也许一切就变了。

    回到宿舍,春花还眼光光的等着林微,看她回来,鄙视的看了一眼表:“这么快就回来?还以为你要和首长决战到天明。”

    “哪儿有?”林微打一打她,春花却尴尬的拔了拔头发。说起决战到天明,这是以前无聊时,她和238意.淫的首长力度。

    从来,她就对首长崇拜得很。因而多少会想像一下他作为男人的雄伟功能。

    她是一直推崇首长既然是男人中的极品,那么他在某一方面的功能也绝对是男人中的战斗机。

    “一夜7次郎,决战到天明”,是她对聂首长的最终定位。

    但那时林微总是和她对着干,说什么:聂禽兽天赋异稟,能人所不能。但老天是公平的,给予了他这些,就必然要剥夺他另一些,比如:男人功能。聂禽兽说不定其实是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极可能是个阳委或早泄什么的潜力患者。

    这在当时,不过是她们姐妹之间闲来无事,调剂气氛的话,但是,238竟然和聂首长有一腿,说不定从前就有无数腿,郑春花再汉子,也对之前花痴首长,把他当心上人的行为感到非常郁闷。

    “238,你不介意吧?”她试探着问林微,林微回身奇怪的问:“介意什么?”

    “从前,我那样说首长。”

    “哈哈……没事儿啊,你继续暗恋。我不在乎。”

    林微那轻松的表情把郑春花气到了:“丫的,你是觉得竞争对手太弱,我郑春花不够强大?”

    “也不是啦。”林微的声音又有点闷:“你这种暗恋花痴型的情敌不算什么,别的人才可怕。”

    “什么意思?”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林微幽幽叹息,还是没法从骆晓婷处心积虑要谋她的命的震憾中解脱出来。

    特种兵团里,后勤军务部的骆晓婷,因违反军规,被逮捕审查。鉴于军区内部一向风平浪静,而骆晓婷又贵为军区副司令骆刚的独生爱女。这事儿一经传出,便很是轰动。

    骆晓婷是秘密侦察,她所犯何事,属于保密范围,但能让聂皓天出动“猎狼”特别战队亲自审讯关押,犯的可见并不是关几天就能出来的事。

    骆晓婷的前途可算是凶多吉少。

    在流言蜚语中,林微才知道,此前她被聂皓天宣布已经为国捐躯,因此,她活生生的回到军营时,战友们见她才会像见鬼一样。

    而有识之士也揣测得到,骆晓婷被批捕,绝对与新兵238坠崖事件有关!

    关于林微诈死一事,陆晓是这样解释的:当林微身亡的消息传出,她的“遗物”被送回部队后勤军务部检查,以查找出事原因。骆晓婷不知是计,害怕那段做了手脚的绳索被人发现,因此凭着职务之便,打算再来一次偷天换日,结果当然被识破,杀人不成终害己。

    “我想见一见骆晓婷。”

    对她提出的要求,陆晓暴汗:“你男人比我权力大,不找他找我?”

    “我不想让他知道。”林微嘟着嘴巴卖萌讨好:“全军营的人都说陆队长是女人福音,拜托拜托!”

    他这女性福音,不包括帮嫂子谋福音啊。但陆晓在女人堆中混得好,也确实更能明白女人心思。

    骆晓婷因爱成嫉,要把林微置之死地,作为故事里的女主角,林微想要与骆晓婷谈一谈,在情感上得个明明白白,也是挺积极的做法。

    林微此前对于去见骆晓婷虽然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见到骆晓婷时,她还是吃了一惊。

    她对骆晓婷的印象仅限于那无数次的“鸡汤”式的邂逅,虽然她一直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固执的要给聂皓天送汤,但是,送汤的女人高贵美丽,有着大家闺秀的婉约,现如今这个披头散发,憔悴不堪的女人,却是个暗杀未遂的凶手。

    才被关押三天,骆晓婷便如风中的残烛般憔悴可怜。

    “骆晓婷。”林微思索再三,隔着窗子唤她的名字。

    骆晓婷抬起头,望着三天来从没打开的铁窗,眼神呆滞,但当她看清窗外的人就是林微时,她冲动的扑了上来,抓着窗子的铁条歇斯底里的摇:“你这个表子,狐狸精,你为什么不死?为什么还不死?”

    “我死了就轮得到你吗?”林微一开口,才发觉自己其实并没自己想像的善良。

    对着一个死到临头却还执迷不悟的女人,她发现自己的同情心缺乏得很。

    “如果没有你,他一定会爱我的。很爱很爱我。”骆晓婷似是挣扎在自己的梦里,尖尖的嗓子大力的嚎,只怕声音不够,便失去了这一份虚假的信念。

    “你进军区有2年了吧,比我早得多了。他要是爱你,早就爱了,哪里还轮得上我林微?我来看你,不是可怜你,也没有示威的意思。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了一份根本就不存在的爱,居然不惜沦为杀人犯。”

    “如果你死了,就不会再有人知道。”被没日没夜的审问,“猎狼”特战队的逼供手段简直无法言说,骆晓婷千金之躯受不了打击,昨天便把一切罪名都招了。

    罪证确凿,她知道自己大势已去。

    骆晓婷把头侧靠着窗口,吃吃的笑,脸上流露出那么甜蜜而又暧昧的笑意:“你以为,我和他的爱不曾存在过吗?你以为,聂皓天他没爱过我吗?你真的以为,从没尝过他的鲜,我就会沉沦他的好吗?”

    “你什么意思?”

    “哈哈哈……我被聂皓天玩弄的时候,比你还要简单纯洁。”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

    本書首发于看書網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