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9章 穿帮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59章 穿帮了更新时间:2016-10-17

    “嗯,干嘛?我是说陆晓的屁股翘,不是我的,啊……”这男人够狠的,捏起她小屁屁上的肉肉重重的来那么一下,还咬她:“让你再偷偷看男人。”

    “就是看,就是看,啊嗯……”在林微的身上摸索良久的男人终于耐不住了,堵上她那一直不停动着的丰唇。

    她香甜的唇瓣儿有一股子酒香,聂皓天今晚也喝了点酒,热情和平日有些不一样。只吮了几下,她那软得像蛇般缠上来的身子就让他的热情聚到一处,完全压制不下。

    小女人长得有多精致啊,在大电视屏幕上看她,那么精致娇俏又艳丽的一张脸,火红的裙装军服裹着那玲珑的小身板,阅兵那么庄严的场合,那么端庄的军服,不知道为什么裹在她的身上,看在他的眼里就完全变了味儿呢?

    整一个制服诱惑,让他身在百万雄兵当中就想……

    但也只能想想而已。他真的憋啊,明明是自己的女人,为什么就是不能吃啊?他多想就狂暴一回,不顾一切就把她给办了。

    “你还要我忍多久?”他又气又急,有点不可理喻的小任性。

    困身在激浪里的男人,再威猛再理性再冷酷,都不过是一个要糖吃的孩子。任性着、委屈着、冲锋着、哄骗着…….

    “乖,小猪儿,让爷好好吃一顿。”

    “不要,呃嗯,不,不要……”她尖叫,他憋得脸红红的:“乖,宝贝儿,我饿……”

    坐在前面的梁大生,握方向盘的手差点就不稳。这么委屈地求欢,这还是他家首长吗?你们这样秀恩爱就的好吗?可不可以照顾一下我这单身狗的感受?

    汽车颠簸了一下,身上男人的手掌颤动着,林微身体绵软,心思也绵软,喝了酒的男人今儿的热情和平时不一样,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

    而她,其实不那么坚定了啊。他那指尖撩拔之处,处处是火头,道道是烈焰,把她燃烧,引她痴狂。

    耳听情况不可收拾,大生果断的按了前排和后排之间的开关,落下隔层挡板,帮首长营造一个密闭氛围。

    首长,你得体恤,我是个多么称职又懂事的司机。

    但世上不懂事的人实在太多了,千钧一发之际,聂皓天的手机响了。

    那吵耳的手机铃声把林微的神智拉了回来,也彻底把首长惹毛了。把手机按断往旁边一扔,低下头继续啃。但手机又不依不饶的响起来。

    “乖,先听电话。”她喘着气儿,他抬头盯着她数秒,氤氲的眸子稍稍清亮,拿起手机,因为心急,不小心按了免提。

    项飞玲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传了过来:“皓天,在吗?在吗?”

    “……嗯,在。”

    “想起有件事,要和你谈谈。”

    聂皓天正经了一点,分开与自己卷在一起的林微,哑着嗓子:“说吧!”

    项飞玲似乎对他的景况有点儿不明白:“你的声音……”

    “还好,在做……运动。”

    “是这样的。这次我过来,项哥……皓天……”项飞玲已察觉到那边的声音不太和谐,聂皓天那浓重而紧张的呼吸,那鼻音,都在提示着一个令她喷血的信息。

    林微是个任性的孩子,想到自己前脚还没走,项飞玲就又打电话追踪,还破坏她和首长的好事,她心里一万个不爽,她不爽,就要项飞玲比她更不爽。

    所以,邪恶的小女人,现在的动作,那是可到达历史高度的动作,她的手在挑战男人的底线。

    虽隔着衣物,但被她滑嫩的手心掌握,这一份冲击如何能抵挡?这女人,敢主动挑逗他?

    脑子彻底被激情占领的男人,已全然顾不上电话那头的项飞玲了,就要按断电话。

    但脑子被邪恶分子占领的女人,却全然是一定要照顾电话那头的项飞玲的。她反手一抢,便把男人的手机夺下,扔到旁边他触不到的位置。

    想想吧,手机开着,她使坏调戏,然后故意对准手机发出的那迷乱、那啜啜发抖的声儿。

    “林微,你找死?”他怒骂,声音暗沉而又性感。

    “要不要?”她俏皮的望着他,她其实最喜欢看他为自己癫狂失控的样儿,这样的男人,全身散发着不可抵挡的雄性力量。像野牛,像雄狮,像猎豹,像……她的宝贝儿。

    “要!来……”他把她整个搂得紧紧的,她娇美而又邪气的笑。

    火烧烫过平原,全身细胞都起立,完全没有活口。

    樱唇小嘴小舌头啊……他简直美得不知如何是好。仰着脸正打算好好享受,女人却快速的把手机按断。

    “不来了。”她嘟着嘴儿撤退,现场直播中断,她还表演什么呢?

    停军休整?

    妈啊,不带这么玩的!老大,你没被玩坏吗?

    大生简直都替老大默哀了。怪不得最近老爆青春痘,唉,咱们当兵的谈个恋爱容易吗?

    大生哥都感到这么不幸了,更何况是被人始乱终弃的男主角?聂皓天现在爆炸的情绪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了。

    “给我吃。”

    “吃?”啊,这男人疯了吗?可能吗?开玩笑!

    她死命的抵抗,坚决不低头。他抬头狠狠地瞪着她:“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嘴。”

    “我选第二个。”

    “好,第二:手!”

    啊,救命!不要啊……

    这么大的坑,首长你居然挖好了给我跳?这第一是死,第二也是死啊……她悔之莫及,怒骂首长禽兽,却一点儿都不记得,这坑明明是她自己挖的。

    贡献了史上最大尺度,她闷闷的把罪行嫁祸给别人:“都是项飞玲那坏蛋害的。”

    前座的大生哥又腹诽了:明明是自己挖的坑,还敢怨别人坏?唉,万幸的是,老大的青春痘风潮,有机会歇一歇了。

    车子到了纪彩云和林微租住的公寓的楼下,聂皓天不舍的拉着她亲了又亲,末了还交待:“好好睡,要想我。”

    “哼,不想就不想!”她踏着脚步身软脚软的上楼,接受彩云的检阅。

    林微明天开始放假,难得的假期,更难得首长大人肯放她回家与姐妹团聚。这阵子,她被他一个人霸占着,着实感觉腻到有点吃不消了。

    彩云知道她要参加阅兵式,早早就守在电视机前把直播、重播都看了一遍又一遍。这微微进了军营,是越发的让人不由得想染指了。

    她穿着艳红军装,合体的军装上衣扎着白色的腰带,刚及膝的红裙,帅气的军靴,娇俏的脸蛋,那英姿飒爽的英气劲儿,那威风却又不失妩媚的秀气模样,这样的女人扔到男人堆积如山的军营,后果可想而知。

    她现在真的希望微微能好好的潜了聂皓天算了,不然她在那豺狼群中,得害死多少条狗命啊!

    大门打开,微微踏着正步进来了,很英气的向彩云敬了个军礼:“报告纪首长,新兵238接受检阅。”

    “休息!”彩云有模有样的围在她的身边儿转了一圈,突然就挑了挑她醺红的耳尖:“喂,刚才叫发骚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

    这就是承认了。纪彩云的眼神邪恶了。

    微微蔫了。她太沉不住气了,竟然一句话就让彩云给试出来了。

    做贼心虚的女人,窘得无法形容。想到几分钟前车子里的羞愧时刻,微微的脸儿更红了。

    “唉,真被聂禽兽给潜了啊。”纪彩云叹气,痛其不争。

    她羞愤欲死,低着头扮呜咽:“没潜干净,只潜了一半。你看……”她撩高自己的袖子,很帅气的自证清白:“守宫砂。”

    纪彩云哭笑不得,拍了一下她胳膊上的红痣:“守宫砂都黑了,还装?”

    “嘿嘿,明明还是红色嘛,你色盲。”

    “少装了,看你美得。”彩云和她打闹着滚在沙发上,听她支支吾吾的说自己的恋爱蜜事。

    有爱情滋润的女人,是青春岁月里最艳丽的时候。

    那些寻常人听来也耳热心跳的情话,那些两人间不能向外人诉说的低俗趣味,只有经历过,身陷其中的人才能品味。

    月色在林微明艳的眼波里淡淡流逝。一大早还没醒,手机铃声便响彻耳际,她条件反射的抓起手机:“报告首长,还没醒!”

    “首长?没醒?林微,你反了?”

    手机那头暴怒的中气十足的女声,把林微的睡虫彻底惊醒了。她跳着坐起,声音正经又庄重:“妈妈,早上好!”

    “早上好。我的特种兵大人!”

    “……”

    林微觉得天快塌下来了,妈妈居然知道她当兵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彩云怎么办?”她把纪彩云摇醒,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简直把头都想破了。

    被纪敏如知道她当兵去了,那是能杀头的大罪啊!

    她此前以为自己只是被聂皓天抓去当几个月免费劳兵,只需要努力撒野,自己就能被淘汰出军营。后来情况特变,事出突然,也没有向妈妈作任何的心理报备。

    妈妈一生最恨军人,她居然跑去当兵,这是要被六亲不认,赶出家门的节奏吗?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