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3章 哪儿错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63章 哪儿错了更新时间:2016-10-17

    林微到酒店前台询问,前台职员一问三不知。这当然因为首长的身份特殊,早就让酒店的人员保密。

    她在前台磨了一阵子灰心丧气,大堂经理却笑容满脸的过来对他说:“你是林微小姐吗?”

    “是的。”

    “1608的客户说过,要是看见像你长得这么漂亮、娇俏、又可爱的女孩子过来找他的话,就让你在房间等他一会儿,他晚一点会回来。”

    “哦。”林微憋着的心放松,忍不住微笑。他终究是记得她的,知道她会来找他,还交待她慢慢等。

    “请问,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她诚意十足又有点委屈地:“他正生我的气,拜托。”

    “他没说。”大堂经理阅历丰富,当然看出这个女子和1608的住客关系不简单,看她这副焦急的模样,心念一转道:“但刚才我们有个员工回来说,看见他在南山的山脚。”

    像聂皓天这种显眼到出类拔萃的气质男,注定会让人一眼便记住。有职员看见他在南山山脚,便忍不住回来到处八卦。

    林微道谢后,一路小跑奔向南山。

    南山位于县城的南面,当地人便一直称呼其为“南山”。南山不算高,但在这个沿海小县城,却也是一支独秀,巍峨挺立,山中树林葱绿,泉水清幽,又邻近县城,交通便利,是周边游人休闲及锻炼的名山。

    南山在白天虽然人来人往,但是大晚上的,南山却很冷清。皆因没人会有闲到半夜三更去爬山夏游。

    林微在山脚下转了两圈,走到游人聚堆的半山处的露营平台,没找到聂皓天,却又不想再往上爬。

    南山于林微是有特别意义的。小时候的她,被爸爸背着,和妈妈牵着一起爬南山采中草药,南山的每一条小道、每一个弯角,甚至一株古树,一块石头,都在她的脑海里有一份温馨而又秀丽的影子。

    甚至是树林里的一道逆光,山涧上映下的一线彩虹,都还栩栩如生的存在于她的记忆。只是,12岁时,父亲从山顶向下苍茫的急速坠下的身影,他的哀呼,更是折磨了她近10年的岁月。

    南山,她已10年不曾涉足。

    她在山脚下徘徊,既然主动寻找不得,那就守株待兔。上天不负有心人,等了大半小时,聂皓天终于从山谷出口徒步下山。

    他才行到转角处,便看到她娇俏的身影立在山边。清冷月色下,她嘟着嘴儿委屈,看到他,干脆蹲在地上,把脸埋进臂弯里,赌气不抬头看他。

    他一路急行,所有晦暗的心事在看见她的那一刻,便如清风般散开。他把围在腰间的薄外套解下来,围上她的肩膊:“大晚上的守这儿,就不怕被人……”

    “先奸后杀。”她的嘴儿弯得更高,气呼呼的:“这样的话,我就能让你后悔一辈子。”

    他好笑,把她拖起来,圈在怀里,怀里的女人冰凉冰凉的,让他的心麻麻的疼:“你就这点理想?让我后悔一辈子。”

    她本来挺坚强的,守在这儿时脑里还有无数旖旎的幻想。想着他下山见到自己时的内疚样儿,想着他因为自己的可怜相而加倍疼惜的样儿,这大半个小时的等待也不是太难捱。

    但是,真的见到他,那满腔的思念便全化作委屈,本来想求他原谅的心思也变作了追究责任。

    她负气握着小拳头在他硬硬的胸脯上狠狠的捶:“坏蛋。让我在这荒山野岭等这么久,我要是被野狼叼走了,被老虎吃掉了,我看你怎么办?哼……”

    “我让你在这儿等的?”他记得自己交待过,让她在酒店等他的。

    “哼,就是你让我等的,就是你。”

    他摊摊手很无奈,她却闹得更起劲了,一脚就踢向他的脚踝:“就是你,认错!”

    脚踝传来麻麻的疼痛,他哭笑不得,但看她那被山风吹得绞成一团的秀发,那生气又疲惫的样子。想着她孤零零的在山脚下等他这么久,这样的女人,再无理取闹都占着理儿啊。

    他宠爱的拉她进怀里,搂着她坐到侧边的一棵枯萎的树根旁,把外套给她围紧了一点:“嗯,我错,都是我的错。”

    “说,为什么不回我信息和电话?”

    “山上没信号。”

    “骗鬼。”她侧脸瞪着他,他微笑着,却不由自主的叹气:“鬼哪有你好骗?你这么笨。”

    “喂……”她又抓狂,他却把她的头按进自己的怀里,她生气的想拱起身来敲他的头,却被他压得松不开。他抱她抱得那么的紧,与从前的拥抱相比,今晚的他力量有点超乎她的想像。

    他用那样紧密的力度把她搂紧,像要把她揉成软泥,锁死在怀里一样。这样的力量却是令她安心又窝心的力量。

    一个强大到无与伦比的男人,以全身的力量把她抱紧包围,她觉得,他在疼惜,在害怕……

    “好了,我不生气了。”她在他的怀里静静的,以手轻轻的抠他的衣领子:“我大人有大量。”

    “哈,你啊。”他低头亲她的发丝,挺无奈的,本来应该是他生气的啊,他今天被她嫌弃了。但现在,他还能怪责她吗?他就连假装生气逗逗她都不舍得了。

    她和他就这样抱到像一块胶泥一样坐在树根上,山风送爽,树林清幽,正是月在柳梢头,人在怀里候。

    这样静静相拥,不言不语,心间却流淌着浪漫的万语千言。这样的光景,于女人来说,是很值得怀缅的时光。

    要是就这样坐着坐着,一不小心,秀发就白了,脸容就老了,相握双手,相互搂抱,一眨眼便已天荒地老。

    静静的依靠着他,她的眉笑得比月儿更弯,但是……

    被男人紧紧拥抱着坐到脚酸的女人,终于发现问题了。

    “聂皓天。”她突然用力一拱,把在凝视思索的男人给撞得下巴差点脱位,他讶异的望她:“谋杀?”

    “你今晚不太正常。”

    “我很正常。”他奇怪于她的理论,她皱眉,仰着的脸差点与他的脸庞贴到一块,眼神里满是疑问:“不可能啊!”

    被她这样看着,他也开始怀疑自己不正常了,摸了摸自己的脸:“脏了?”

    “你说?刚才你在山上见谁了?给我招……”她突然凶狠的以手掐着他的脖子,凶神恶煞的瞪着那双大眼睛。

    他一愕,但应该做贼心虚的男人却表现得更加坦然:“能见谁?”

    “哼,一定是,上面还藏着个女人是不是?你找女人了是不是?”

    “啊?”

    “野战?啊,原来你是这种人。嗯嗯嗯……”她坐在他的腿上用力的跺脚,跳来跳去的触碰着他的下面,把他跺得开始微微冒火,捏紧她的细腰,低头啃她的颈:“再凶?咬你。”

    “啊……”颈脖子被他细密的咬得麻痒,她竟然轻轻的拍了拍胸口:“总算正常了一点。”

    “什么意思?”他真的成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她的脑子。

    她瞪他一眼,藐视他:“要不是在上面吃饱了,今天会这么正经?切,分明是不行了……”

    也不能怪林微脑子短路。聂首长从来抱着她时,都是不管不顾的乱拱乱钻、乱亲乱咬,那急色样儿,真是让她想起来都脸红。

    但今晚突然就纯洁的迟迟不下手,抱了她半晚,他的手居然还停留在她的细腰,没向上摸,也没往下钻。

    禽兽突然放弃耍流氓?

    这正常吗?这能叫正常吗?不要侮辱女人的第六感好伐!

    “我不行?”聂皓天抱着她的手抖了,妈的,竟然被小女人藐视了?他不行?他会不行?他难得纯洁柔情了半晚,她居然敢嘴欠?

    下午被嫌弃,晚上被藐视,聂首长今晚难得没冒头的星星之火迅速燎原,夹杂着一丝被她气到的怒气,急色本质开始登场:“我不行?林微,今天就让你知道你男人我,有多行。”

    “啊啊啊,不要,我错了,我错了……”即使认错认得再快速,还是没有办法逃过火花四冒的男人的魔爪。

    他不忘审问她:“哪儿错了?”

    “我不应该质疑首长的能力,你行,你非常行。啊……”

    她的拍马屁却惹来更不堪的侵袭,她惊叫着唤,聂首长又坏坏的出选择题: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

    看書網小说首发本書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