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6章 成败在此一举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66章 成败在此一举更新时间:2016-10-17

    “对不起,让伯母受惊了。”聂皓天苦笑,侧脸对林微说道:“先上车,我们送伯母到医院看看有没有受伤。”

    “不用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刚才这样子都活了下来,往后也不用再担心太多。我这年纪,吓一吓,最多就是心脏病发,一命呜呼而已。刚才要是能死在聂首长的刀下,我也算是牺牲得有价值。”

    “伯母真会开玩笑,你福大命大,赵春孟不会伤害你的。”

    “聂首长算得真准啊,不光算出匕首不会误伤我,赵春孟不会受惊后错手杀了我,还算到赵春孟根本就不会害我,哈哈哈,微微啊,你跟着首长,记得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妈妈,别这样说。他也是执行任务。”林微扶着纪敏如上车,虽然不忍心母亲含沙射影的责备聂皓天,但她心里也确实有一颗石子哽在胸口。

    妈妈被挟持,那样的生死时刻,他是凭什么可以如此冷静残酷的关了车厢,飞出匕首?

    他就没想过会有个万一?

    纪敏如话里有话,聂皓天又怎么听不出?林微生着闷气,他又怎么会看不出?

    他这一次围堵赵春孟的计划周详,除了因纪敏如而短暂的受制于人之外,他自问这一场战事他并无过错。既无过错,他自然不能和女人一般见识。

    虽然赵春孟逃脱了,但是被歼灭的10多名黑衣汉子都是GD的精英,尤其是赵春孟想利用他运送出境的箱子里装的物件,是GD半月前从军方抢到的高科技军用物资。他既然布了这个局来诱赵春孟,当然不能受其要挟,眼巴巴的看着赵春孟把“箱子”运送出境。

    关车厢、放浓雾、射匕首、埋伏的兵团出击,千钧一发中一击即中,这里面依靠的是他高超的战斗素养以及他与“猎狼”分队默契的合作。

    差一分,偏一厘,后果都会很严重,但他却有自信,这必然不会差一分,更不会偏一厘。

    聂皓天的“猎狼”分队,先是假装受要挟,让赵春孟自动把“箱子”放到自己的车子上,再关车厢、放浓雾、一网打尽。

    撒网收网,滴水不漏,虽然说再一次让赵春孟跑了,但抢回半月前被“GD”夺走的军用机密,却还是大功一件。

    按理说,聂首长立下大功,心花怒放的应该去和正蜜运的女朋友郎情妾意。但他今天居然把陆晓和刘春华拖来打桌球。

    打桌球就打桌球吧,居然局局都不让别人赢,还一直赢到太阳西沉,也不放人吃饭,这让陆晓俩哥们恨不得想一球杆拍坏他。

    “老大,你今晚不用喂妻慰岳母?”

    “吵了。”聂皓天就连说吵架都说得字正腔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谈“今天的白菜清炒还是爆炒”这种小事。

    “搞不定女人来搞我们?哼,没义气。”陆晓撑着球杆一脸坏笑:“哄女人,老大你经验尚浅啊。”

    聂皓天拿着球杆转了个圈,眯了眼桌面上的白球,虽然内心郁闷但还是死要面子的端着脸:“哼,要哄?笑话。”

    “切,再过12小时,林微还不听你电话,我就不信你不哄?”陆晓藐视回去。

    这热恋期的小心思,骗得了刘春华可骗不了他陆晓。

    自打聂皓天在南山一刀射向赵春孟,把未来丈母娘吓晕之后,林微已经上纲上线和聂首长闹了两天了。聂皓天能淡定得完全没有想法?

    切……

    刘春华没有陆晓那么腹黑,作为238曾经的师父,徒儿这般不识大体让他有点惭愧:“真是的。238吃了3个月军营的饭,怎么还这么不识轻重?老大生死关头,不费一兵一卒,不但抢回了国家的损失,还保全了纪女士的性命,她怎么不欣赏不感恩?唉。”

    “切,她是238吗?她是林微女朋友啊!”

    “这有区别吗?”

    “这里区别就大了。”陆晓睥着刘春华,极不屑地:“你这个连女人小手都没拖过的,没资格发言,面壁去。”

    聂皓天皱着眉头捅了捅陆晓:“说重点。”

    “重点就是:没拿她妈当你妈。”

    陆晓不愧是炮与枪齐打的特种兵啊,分析得一针见血。林微和聂首长闹来闹去,还不就是这个意思嘛。

    反正你就是不紧张我妈妈,反正你不紧张我妈妈就是不紧张我,反正你不紧张我就是不够爱我……

    看老大一筹莫展的推杆,大有把捅球进行到底的架势,心急想吃饭的刘春华赶快让陆晓支招:“小陆,你经验丰富,给老大出点主意。”

    “哎哟,哄女人我哪有主意?本少爷都是让女人哄的。”瞟了一眼侧边立得比球杆还直的聂皓天,陆晓总算良心发现:“这哄女人,说来说去就两个字:要么软,要么硬!”

    “软又如何?硬又怎样?”

    “软:就是晒浪漫晒浪费。老大你今晚吃完饭后,车尾拉一箱玫瑰花,到她楼下拉三个小时小提琴,哄她下楼,再给她送一条珠光宝气,小美人立马转颜狂笑。”

    聂皓天瞪得他很无语:“你认为,我会做这些吗?”

    刘春华捅着陆晓,很善解人意地:“是啊,尽出馊主意,老大有钱买玫瑰,但是不会拉小提琴啊。”

    “华哥你真聪明。但是,我们总不能在人家楼下摆一台钢琴啊,哈哈哈……”想像着老大服软到林微楼下求饶的场面,两个搂着笑得前俯后仰。

    笑得脱气的刘春华继续唱双簧:“那来硬的呢?”

    “硬,复杂的说就是:吃完饭后,把她推倒、强吻、上床、硬桥硬马。简单的说就是:吃完饭后,马上睡她。”

    “……”聂皓天胸口中“嘭”的一声像被击中。

    唉,“睡238”,难度系数相当于体操界的托马斯全旋980度,跳水界的空中翻腾转体15周,足球界的中国赢巴西啊。

    看着聂皓天手上球杆推出,陆晓和刘春华都黯然神伤:老大,你难道没听清,我们软、硬的前面,都是吃完饭后才干的吗?你丫的还让不让人吃饭?

    拜闹别扭的小俩口所赐,陆晓昨天晚上半夜才吃上饭,为了报这饭“晚”之仇。第二天开完早会,陆晓便施施然的到首长办公室谈谈案情拉拉仇恨。

    他敲着桌子边缘:“赵春孟知道你去了M县人单力弱,装了陷阱想抓你,为保险起见,甚至还捉了纪敏如作人质,这些都有迹可寻,以赵春孟的行事智商,也不奇怪,但我总觉得十分奇怪。”

    聂皓天看出他欲言又止,瞟他一眼道:“说重点。”

    “重点就是,纪敏如会这么容易被绑架?好吧,也许是她一时不察。但是,她是安和堂的中医及拳术的传人,据说练得一手好咏春,在两广一带极具名气,徒弟都有8个,把你的女人也教得身手矫健。放在古代,她绝对也是吕四娘、十三妹一类的侠女高人,但那天在现场,她居然能被你一招飞刀吓晕?假了吧。”

    “你查到什么?”聂皓天没有给未来丈母娘辩护,显然也是早就怀疑上了这一层。这也许才是他这几天心事沉重的主因。

    像陆晓教导的:女朋友闹别扭,送两朵鲜花或强两个吻自然就烟消云散了。但是,丈母娘的身份似敌非友,才真正让他头痛。

    林微拿着手机看了又看,在房间客厅两点一线的来回钻。

    聂皓天前两天表现还算中规中矩,打打电话发发短信哄她两哄,但今天却奇怪的音讯全无。昨晚上还稳坐钓鱼台的女人,今天开始焦虑加暴躁。

    纪彩云以充满同情的眼光望着她:“你的地位是有多低?恋情刚刚萌芽还没上桌,就敢哄都不哄你了。按电视剧走向,聂首长不是应该买几捆菜花,在楼下吹一下喇叭求求情的吗?微微,你真悲剧。”

    “买花吹喇叭?这个真没敢奢望过。”纪微微噘着嘴巴很苦逼地:“哼,万不得已,他只会抽支枪出来,把我绑回军营再慢慢折磨。”

    哗,抽抢上膛扑上床!238同志,你真是灰常了解你家男朋友啊!

    “哈哈哈……”搞窃听工作的陆晓在聂皓天的面前竖起大拇指:“你女人是个人才。”

    “她当然人才。”聂皓天扬起嘴角,表示自己女朋友这个判断非常走心。

    陆晓掌管特种兵团的情报机构,窃听跟踪这种事情只是小菜一碟。鉴于他对纪敏如被绑这一事件的怀疑,他未得允许在医院探病时,便在林微的钱包里放了窃听装置。

    本来,他还觉得偷听人家的女朋友,聂皓天知道了,得暴跳一下,哪曾想到,现在聂皓天比他听得还津津有味。

    本来因为女朋友闹别扭而心焦心虑的男人,今天早上淡定得不得了。

    也是,在远远那方,感受到女朋友等他的求情电话,等得比正打算求情的自己还要心焦心虑,他当然得心怀大放。

    女人就是这样,不作就会死。

    陆晓回头睥他:“成败在此一举,只要你忍着不去哄她,等她乖乖求饶,你就赢了。”

    本文来自看书罓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