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84章 没有白疼她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84章 没有白疼她更新时间:2016-10-17

    项飞玲的悲伤是:她在聂皓天的面前,别说撒娇、撒赖、耍泼,她说一句话都得三思而行,怕惹他不满。

    可是林微这个嚣张的女人,却能够紧紧的抓住他的心?茫茫人海,自己明明比林微早到达了10多年,他为何却仍旧只属于林微?

    争风吃醋哪家强?特种兵团找首长。

    监控室里,陆晓对着聂皓天竖起大大的拇指:“你女人,行!”

    “当然!”聂皓天笑得够拽。

    这女人,虽然平时又娇气又无赖,但在大事大非面前,却绝对的拎得清、分得明。她的任性刁蛮,都独独是留给他的。

    他并没有白疼她。

    男人的军靴敲在水泥地板上,不疾不徐却自信从容的脚步。林微和项飞玲都停了争吵,定定的望着门外。

    聂皓天倚着门框,看她的眼神耐人寻味。项飞玲先是反应过来,走近去要牵他的袖子,他的手微摆了摆,恰恰就让了开去。

    哼,在我的面前,还敢和旧情人眉来眼去?林微又别扭了,扭过身子背对着门,对着黑暗的墙壁不说话。

    肩膊处他的手臂环了过来,身板子被他强力的扯进怀里,他的声音明朗而欢快:“就会闹。”

    “我不闹,你能不能……”她瞄了一眼后面的项飞玲,把声音收细,黯然问:“能不能放了我妈妈?”

    “脑子里想什么?我捉的是赵春孟,和敏姨有什么关系?”

    “小连对小武说,你抓了个神秘女人,她……”

    “有这么个人,是赵春孟的……姘头。”

    “姘头?”她失声惊叫,他恼火地:“为什么认为赵春孟不能有姘头?林微,你是不是觉得赵春孟对你情比金坚?”

    “我哪有?你冤枉人。”她用肘子向后捅他:“我不信。要不是妈妈,你为什么要捉我?”

    “哈,你胁逼小武逃了猎岛,又私自干扰行动,严重违反军纪,不应该抓?”

    “不应该。”她强词夺理。

    刚才到底是谁说过的?

    “我违反军规,他是首长,心里再舍不得也要处分我作榜样,不然以后这兵没法带。”

    他那个很善解人意的女朋友呢?

    他无奈的抚额:“你违反军规,我是首长,心里再舍不得也要处分你作榜样,不然以后这兵没法带。”

    林微嘟嘟嘴,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但现在的重点是,首长抓的并不是妈妈。如果真是这样,那她的脾气发得就很没道理,而且,这满身的伤就实在太冤枉。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刚才狠劲撞墙渗出的血迹已经凝结成痂,摸上去不但有点痛,以后说不定还会留伤疤。她登时就炸毛了:“聂皓天,你混蛋,滚……”

    “又怎么啦?”他一个头变两个大。

    “你刚才明明看见了,看见我撞墙也不管。哦,是不是我死了你就痛快?巴不得我死了是吧,这样就可以红杏出墙,劈腿找小三了是吧?”

    这吱吱喳喳的嘴儿怎么就这么无赖不讲理呢?首长的耐性被耗尽了:

    “林微,你真是够了。我要是忍你我就不是男人!”

    男人说到做到,果然就不忍了。把她的身子扳过来,搂进怀里,低头就是一顿狼啃。

    女人的啜气声儿暧昧,在他胸前擂来擂去的小手,慢慢的被他的热情感染,玉臂搂住了他的颈,娇小的身子偎在他的怀里,软绵绵的像个爱娇的小猫咪,明明享受着,却又假意的推拒着。

    项飞玲的眼睛刺刺的痛,心弦一寸寸的碎裂,长久以来由自己编织的自欺的谎言和幻想,在这一刻被他亲手绞杀。

    原来,这就是女人的半推半就,欲拒还迎。

    原来,这就是他的霸道却温柔、深情又热情。

    他对她竟然是这样的,任得你尽情的闹,我只管单纯的宠。他宠着她,从手到嘴、到身体再到心灵。

    他望着她时,恍似只是一根发丝也能让他泛起爱意。而他爱抚亲吻她的力度,毫不顾忌的传递出他的渴望。

    他想要她,不管何时何处!

    为什么?聂皓天,这么强烈的爱,为什么不能给我?为什么不能分一点点给我?多少年了,为什么不能是我?

    监控镜头里,陆晓清楚的看到聂皓天的表演。初时也谢是表演,要断了项飞玲的念想。但到后来,只要是人都明白,聂皓天在黑暗中又动了真性。

    暗室的灯熄灭,监控里只有模糊的缠作一团的男女。他和她强力的搂抱、爱抚着,如此激烈,如此焦灼、如此迷乱的喘声儿。

    “微微,嫁给我!”

    “啊,噢……”喘着的女儿音:“为什么?这么快?”

    “因为:领了证,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你做。”

    “不是吧?光明正大?难道你想要在训练场光明正大?”

    “这主意好。”男人更兴奋,力度增大加快。

    她娇呼着又打他:“混蛋……”

    陆晓在监视器里看着项飞玲失神远去。如果说,从前聂皓天还把她当知己,那么如今这一份情意也已变质。

    聂皓天绝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打着友情的名号,放肆的伤害他的身边人。

    纪敏如自从上次在南山被袭,便搬来和林微小住,林微回军营,她便一直和彩云一起住在出租屋。

    彩云这几天恰巧到了外地洽谈项目,因此家里便应该只有纪敏如一人。林微推门前,还是心有余悸,回首看了看首长:“妈妈真的在家?”

    聂皓天一副无语的样子,她也就忐忑的推开门。屋内乌灯黑火,静静的不闻人声。她走进去唤了几声,还是无人应答。

    聂皓天也紧张的步进屋内,突然的一根棍子从头向下揍,他向后跃开,单手挡格,棍子断成二截,纪敏如冷哼着:“半夜三更,鬼鬼崇崇,我还以为是小偷,却不想原来是大首长。有失远迎,望求恕罪。”

    “妈妈。”林微赶快开灯,把妈妈往自己身边拉,细心察看,妈妈果然毫发无损,就是气得有点迷糊,拿着棍子似乎又想向首长揍。

    她拉着:“妈,别耍了。大半夜的打女婿,传出去让人笑话。”

    “女婿?林微?”

    “嗯。”她点头,望着旁边的聂皓天一脸甜蜜。

    “首长好本事。”纪敏如瞪着聂皓天,前半夜在审她,后半夜居然就求婚成功。这男人心机深沉至此,微微又哪里是他的对手?

    这往后,只怕是任他鱼肉的份。

    纪敏如心中盘算,冷眼瞪着聂皓天,便把女儿扯了进房。

    林微紧张得不行:“妈妈,你没事?”

    “我会有什么事?”

    “可是,你那短信。”林微郁闷了,妈妈好端端的却发那种可怕的信息,害得她以为,是妈妈绑架了金天方,不顾一切的违抗军纪,出来救妈妈于水火。

    “我不这样说,你会回家吗?”纪敏如理所当然的,在桌边端起水杯喝了一口:“上次,在M县,赵春孟胁持我的时候,向我提过你爸爸的消息。我也当真的,前几天他还约我说,要带你爸爸来见我。但几天过去了,都没有消息。唉,估计是被骗了。”

    “肯定是被骗了。”林微断言,帮妈妈否定事实:“赵春孟那种恐怖分子,说的话能信吗?他一定是知道我和首长走得近,想利用你来达到目的。”

    “嗯,我想也是的。”纪敏如拖着女儿躺下:“睡一觉吧,明天起来,陪妈妈回家。”

    “妈妈,不行的,我还有任务。”

    “你有什么任务?特种兵,你不能再干了。”

    “辞职也得走流程嘛,不然那就叫逃兵,会被枪毙的。”

    反正,两母女互相扯皮,到了天亮也没个结论。但另一件事的结论却是板上钉钉的:

    林微,你想嫁聂皓天?没门。除非你妈妈我死了!

    林微很无奈,挽着男朋友的手拼命安抚:“我也没办法的是不是?这是我妈啊,太后娘娘的指令,我哪敢不从?而且,我们认识也没多久,干嘛要闪婚啊?不好不好!”

    聂皓天气得翻白眼:“林微,你是不是不想嫁?”

    “呵呵,终身大事嘛!”

    她确实是不太想嫁。不是首长不够好,而实在是太快了。从特招进营、训练搞对抗,到突然就感情升温,马上就要变身首长夫人,这一段路程走得太快了,她感觉有点消化不良,因而常常心慌胸闷头发晕。

    幸福是幸福,但却没一丁点脚踏实地的感觉,总像是做梦一样。

    那种莫名其妙的不安全感,时时刻刻弥散她的四周。

    “按理说,结婚这种事,理应是女人急,你家首长销量那么好,怎么会这么着急逼婚?”纪彩云总觉得事有蹊跷。

    林微出来适逢首长放她大假,她便乐得清闲陪彩云出来应酬。挽着闺蜜的手,她也有点百思不得其解:“是啊。难道他果然是爱我爱到发狂?”

    彩云瞪她一眼:“不过也有道理。你迟迟不让他吃,他为了吃你,就只好领牌上岗。唉,要真是上岗了,估计男人就没这热度了。”

    可是,已经开吃了啊,还吃得渣渣都不剩了啊!~当然,这话,林微可不敢对彩云说。

    女人嘛,总归是害羞的。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罓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