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13章 微微不会这样对我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13章 微微不会这样对我更新时间:2016-10-17

    郝清沐一大早,便在撤厅中的灯笼、彩带、气球等碍眼物件。大屋里的佣人们不敢阻止她,但也不敢帮忙去拆。

    皆因这4年来,屋中装置不能改变,大婚当天的喜庆布置绝不能弃。

    虽然这大红装饰看着刺眼,但大家住着住着也习惯了,而且这些“喜”字是聂皓天的宝贝,要撤就让这个女人来撤吧。

    这样,聂司令回家也不会怪到佣人们的身上。

    郝清沐面前着不作为的一众佣人,气呼呼的把大厅里的彩带扯下来,高声嚷嚷:“给老娘把这些东西扔出去,不然,我就离家出走。”

    拜托,她离家出走的话,主人不得疯掉?

    立马全屋子的人都在帮她收拾垃圾。把这些碍眼的装饰扔掉,郝清沐愉快的拍着手掌上的尘,从梯子上下来,脚下纪彩云正仰着脸看她。

    她让人把梯子撤走,到桌上拿了杯水喝,再递了另一杯给纪彩云。彩云瞪着她,没有伸手去接,她啧啧的道:“这回不会下迷药了。”

    纪彩云显得很憔悴,也没有化妆,一张脸苍白得吓人,眼窝儿也陷了进去。她凝视着郝清沐低头随便翻杂志的背影:“你不是微微。”

    “呵,愿闻其详。”

    “微微不会这样对我。”

    “是吗?”郝清沐转过身来正对着彩云,她看着彩云的眼神就如同看一只由得她作弄的蚂蚁:“聂皓天告诉我:我这么做是为了撮合你和陆晓。亏得我这一摆弄,你把人家陆大队长迷得都快精尽人亡了。我的良苦用心……”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刮中郝清沐,纪彩云眼里含着泪光,抿着嘴儿,却还是抑制不住激愤大骂:“你还是不是人?你知道什么叫羞耻吗?这样做,让我以后怎么做人,怎么面对陆晓?”

    “这有什么不可面对的?你们都那样了,还有什么不能对。”郝清沐抚着自己被打的脸气得咬牙:“你这是狗咬吕洞宾。我谋划得那么辛苦,让你和心上人颠龙倒凤,遂了你的心事,把个大帅哥送上你的床,你现在还怪我了?哼,做了表子就别想立牌坊。”

    “我没有。”纪彩云的泪珠凝在眼眶。

    “我也说过我不是林微啊,可是你们的聂司令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她摊了摊手,无所谓的举步绕上楼梯。

    身后传来纪彩云失控的痛哭:“你故意这样做,让聂皓天确信你是微微,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我是女人,他是我爱着的男人,你却让我在他的面前丢尽了尊严。如果你是微微,你怎么可能舍得这样对我?”

    楼梯上的郝清沐没有回头,声音淡淡:“当有一天,你必须要失去生命里最爱的那个人,你就会明白:所谓爱的尊严,远远比不上现实中一个切切实实的拥抱。没有机会相爱,尊严又有什么用呢?”

    大门轻响,聂皓天急步走进来,把挨在沙发上痛哭的纪彩云扶起:“我让陆晓过来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走。”听到陆晓的名字,彩云本能的就往后缩,大步就向着厅门走。

    聂皓天微微叹气,扬声道:“大生,送纪小姐回去。”

    “是!”

    目送纪彩云走出门,聂皓天仰脸望着楼梯上的郝清沐:“把她伤成这样,你心里就好受?”

    她回转身,怒气冲冲地指着自己被打红的半边脸:“我被她伤成这样,你心里就好受?”

    她话没发完,人转身才走出几步,聂皓天却已大步走上来,强硬扳正她的身子对着自己,手指抬起她的脸,果然可见清晰的五指指印。他皱眉:“你这身手,就白白的站着被打?”

    “你都说了,她是我最爱的闺蜜。为了她能嫁入豪门,我都不惜安排一场免费现场直播了,我这么爱她,如果还手,岂不是很不符合我无私大爱的形象吗?”

    “又说什么气话?”

    她看见他笑,莫名的就觉得心烦:“笑什么笑?女人被打了,你就这反应?”

    “要怎么才行?打彩云一顿?”

    “不是啊,打陆晓啊。纪彩云打了你的女人,你就应该打纪彩云的男人啊,不是这样算的吗?”

    “嗯,的确应该这么算。”他笑了,开心无比的突然把她横抱起来,一边往房间走,一边打电话:“赵天天,给我把陆晓揍一顿。嗯,狠狠的,不能见血,但得内伤。”

    她被他抱着穿过回廊,高大立柱的表面还有一个拆漏了的“喜”字贴纸,她勾紧他的脖子:“我把你的‘婚房’拆掉了,你不生气?”

    “嗯,非常生气,所以打算报复性地拆掉你。”

    “……”最终黎明将至,他也没有依言真的拆掉她。她看着他安然入睡的脸几度迷惘:一个在情事上饿了4年的男人,居然能在和她的贴身厮磨中,完美的守住阵地?

    他给她的爱缠足够热烈、痴迷还有点不管不顾的任性。但一样的动作,一样的剧烈反应,他却总能在他认为应该刹车的时候紧急制停。分毫不错,精确到极致。

    他流氓的占尽了可占的便宜,却又完美的让战事终止于微厘之间。

    他的定力确实惊人,有胆色有智谋,还有脑力,怪不得会成为组织里闻风丧胆的军中煞星。

    也许他一直不沉沦,只是因为,他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的相信这个女人。

    不相信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郝清沐,就是他日夜思念的林微。

    聂皓天的家,自从郝清沐来了,便多了很多访客。继早晨的纪彩云之后,项子翼也找了上门。

    太子爷据说是要来捉拿前一阵子绑架他的真凶的。

    项子翼看了一眼递上来的茶没有伸手去接,只对着郝清沐玩味的笑道:“我是来捉贼的,并不是来做客的。郝小姐。”

    “我们家一向太平,没留意有什么贼啊。”郝清沐装糊涂,瞄见前厅里一个警卫正在给聂皓天打电话。

    项子翼:“你先后绑架我两次是真,即使有聂皓天包庇着,你也不能搞特殊待遇。”

    “项先生,这些事儿,你和我说没用啊,和我家司令说才有意义嘛。”她向后躲,在项子翼后面站得笔直的军装警察却已走近,一人分握着她一只手,正气凛然的说:“郝清沐,你涉嫌绑架项子翼先生,现正式提出批捕。”

    “喂,你们没问题吧?在聂司令的家里捉人?”郝清沐叫着,人却被两个威猛警察带着往外走。

    才走出几步,一帮警卫兵站在门边堵着,梁大生礼数周全,对着项子翼敬了个礼:“我们首长说了,项先生大驾光临,要我们好好招呼着,他马上就回来。”

    梁大生向着后面摆了摆手,项子翼带来的几个警察便被警卫兵撩到一边去了。郝清沐拍了拍被警察抓皱了的衣袖子,对着项子翼叹气道:“警民合作是我的义务,但是聂司令不肯啊,我也没法子的呵。”

    她说完,还得意洋洋的吹着口哨要上楼,梁大生额头虚汗密密的出,心中叫苦:你这女人是故意的吧?眼前这个可是太子爷啊,虽然表面上无职无权,但是有谁又敢不给他面子?现在老大为了你把这事情揽下,你就不能学着低调点?

    项子翼脸色不明,扯出僵硬的笑容,瞪了梁大生一眼:“我今天总算见识了狗仗人势。”

    “其实他们这不算狗仗人势吧。”郝清沐半曲着腰扒住二楼的栏杆,巧笑嫣然:“他们毕竟是兵,有枪有炮有军权,要拦个人抓个贼,都是有牌有证的。只是有些人,平民百姓一个,却胆敢下军令、谋实职,这才像仗了人势的狗吧!”

    这不就是暗讽项子翼一介商人,却因为老子的关系,而把这天下当成自己家的,整天儿的狐假虎威、越俎代庖?

    空空的厅中长长的静默,梁大生离项子翼最近,清楚的看着项子翼的脸色由红转黑又转白,再转成恼羞成怒的冷意:“郝清沐……”

    “太子爷,忠言逆语,苦口良药啊。”她慢吞吞的转身:“要想成大事,手上还是握点儿实质的东西的好。”

    梁大生反应过来,立马装得很忙碌的嚷嚷,盖住郝清沐的嗓音:“群姐,上茶啊,贵客在,你们还不上茶?”

    又对着项子翼真诚陪笑:“项爷,你是贵宾,这茶也就不能随便打发啊。看,茶来了!”

    “哼……”项子翼一双眼眸黑得深沉,茶也没喝,出了前厅,转过回廊便离开了。

    候着他离开,梁大生望着二楼的郝清沐冒冷汗,忍不住就出言教训:“老大对你这么好,处处护着你。你三番四次绑架的人是项子翼,随便哪一项罪名定了,都得治死罪,老大现在为你把这事顶着,也顶得很吃力。你不感恩不帮忙也就算了,但为什么还要找麻烦?”

    “我为什么要找麻烦?难道我想坐牢啊。”郝清沐斜斜的藐着嘴走开,把梁大生气得头痛。

    “你知不知道,你可能会连累老大丢官的啊。他本来要晋升了,这几天就是正式听证公示,唉……”

    梁大生心中觉凄凉:老大这次的升职,看来得好事多磨了。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