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15章 谁被谁蛊惑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15章 谁被谁蛊惑更新时间:2016-10-17

    115

    今夜的聂皓天格外的温柔,虽然自和他相见以来,他待她一直都很温柔。但今晚的温柔里却有着和从前不一样的味道。

    郝清沐说不上来这种感觉,但是她懂。

    懂一个人是很艰难的一件事,尤其是像聂皓天这种复杂到极致的男人。但今夜,她觉得自己懂他。

    懂他抬手扫她眉毛时的怜惜,懂他亲她眼睛时的忧伤,懂他凝视她时的怅然,懂他捉她手指含进嘴里时的情动,懂他描她肩头的旧伤口时的悔恨……

    她想:从前的他,不曾向她说过太多“爱”吧,像今天一样,无言以对却有万般爱忧。

    他确是这般爱着她的,爱到极致,伤到极深。

    今夜,她和他相依偎着躺在床上,她这几天与他相拥而卧,总习惯以背对着他。

    她嫩滑的指尖在他搂过来的手臂上,漫无目的地圈圈绕绕,她的声音像今夜的月光,轻飘飘的荡入床畔前的无边春色。

    “她坠海的时候,听说你没有哭。”

    “嗯……”他闭着眼睛,鼻边闻到她甜甜的香味儿。

    “你不伤心吗?”

    “我不相信你走了。”

    “可是,你放弃了她。”

    “我没有!”他曲起身子来,把她扳直了与自己对视:“微微,我没有放弃过你。”

    她的唇红得有点紫,被自己牙齿咬出的深印分明:“凭你的本领,怎么可能救不到她呢?救不到,其实只因为你没有选择她吧。”

    “不是这样的,微微!”他坐得很急,两臂撑在她肩膀的两侧,眼里的忧郁像那夜那幽蓝的深海:“我只是,用错了方法。我……”

    “好了,我累了!”她侧脸把头埋进枕头里,他俯近她的耳边:“微微,你听我说……”

    “都说不听了,都说人家累了!”她伸手把他推开,拉起被子蒙头,捂得严实的被子底下,感觉得出她还在用力的摇头捂耳朵:“混蛋,不和你说话!”

    他呆了一呆,隔着被面感觉着被下的搔动,他眸光里的柔软深不见底。

    她任性的样子,她撒泼的样子,她野蛮的不把他当首长的样子……这样的你,真的回来了吗?

    陆晓和赵天天一大早就到访,却在客厅里等了1小时,聂皓天才姗姗起床。

    陆晓看了一下腕表:“我说老大,虽然今天是休息,但也不用真的休到日上三竿也不起床吧?”

    “在书房。”聂皓天缓步下楼,赵天天忍无可忍地:“我刚才去过书房,你难道会隐形?”

    “我不会隐形,但我有两间书房。”

    好吧,聂皓天这间豪宅,别说书房有两间了,他说10间也可以。陆晓和赵天天对望着,互相打着眼色,陆晓瞪赵天天一眼,赵天天又向陆晓挥了挥拳头……

    聂皓天装作没看到这两只的古怪,只对着佣人群姐细声嘱咐:“给她白粥好了,鱼要上好的马鲛鱼,煎到金黄,但不要太咸。”

    对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体贴成这样?

    陆晓咬牙了:“老大,喜欢吃海鲜,那是林微的习惯,但你确定这也是郝清沐的习惯?”

    赵天天接话:“此鱼非彼鱼,新人亦非旧人啊,老大。”

    聂皓天瞪他们一眼,抬脸望向楼梯,楼梯栏杆处,郝清沐撑着肘子盈盈的笑:“聂司令真是忙碌,这休假的大清早,公事还找上门来?”

    聂皓天淡淡的应:“早餐快好了,你一会儿再下来。”

    她努了努嘴,晓得是这男人是要把自己遣开,好忙正经事。她心里不禁就有些不满:“怕我泄密啊。”

    赵天天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她,隐了几天的怒气和不屑冲口而出:“郝清沐,你绑架勒索项子翼,又多次闯入能源部重要机构,一直想窃取我们的机密,我不怕你泄密,难道还希望你保密?”

    “要保密就不要来家里说啊,你明白什么是家吗?就是自己家的地方,不是办公室。”她又坏坏的笑着:“赵队长是长年在外,没有妻儿滋润,所以不知道家的温暖吧?你看你们陆大处长和聂司令就知道了,美人这东西啊,是男人最好的恩物。”

    “毒物吧!”

    “哟,赵队长……”

    “好了!”聂皓天沉声,冷洌眼色扫过赵天天的头顶,举步走向东侧书房。

    陆晓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严肃又认真:“老大,你这是怎么一回事?昨天下午,郝清沐冒险出逃,在枫林里与接头人顺利接头。交谈内容我们也已截获到,你还不相信,她是奸的?”

    “我第一次见她,她把项子翼五花大绑挂在墙。她当然不是什么善类。她通过项子翼要取得某些机密来谋取利益,当然就会见接头人。她一直被我们监视着,不敢用通讯器材,便只好在林中相见,一切都非常合情合理。”

    他一句“合情合理”把陆晓雷到了。他一个大司令躺在这个“不是善类”的女人身边,这难道真的非常合情合理?

    难道其实是他和赵天天不够通情达理,所以理解不了这件“合情合理”的相处?

    “那你还对她那么好?我们应该马上把她捉起来审问。”赵天天无奈建议:“放猎岛上关一周,种种逼供手段用上,瞧她那奸滑的样子,不出一天,她立马全都招了。”

    “我为什么要把微微关猎岛,还酷刑对她逼供?”聂皓天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又没傻。”

    “老大,她不是林微啊。”

    “她是。”

    “老大,她不是!”陆晓和赵天天异口同声,齐齐撑着桌沿很受惊:“你不会真的相信她就是林微吧?我以为,你一直是故意骗她,和她玩真假林微的游戏的。我们以为你心里比我们还亮堂。”

    “我心里很亮堂。”聂皓天站起来:“现在我要吃早餐。饿的就跟过来,不饿的就滚。”

    “老大,我们谈谈正经事。”

    “陆晓,今天我休息。”

    休息很了不起吗?休息就一定要和美人对望,你一口我一口吗?

    陆晓和赵天天有点懵了。原先他们还认为,以老大的聪明才智,一定不会轻易被这女人蛊惑,这世上能骗得过聂皓天的人着实不多。

    但他们也许忽略了这女人的一张脸。聂皓天忆微成狂,遇着这张与林微十分相似的脸,要想不执迷,还真是对他太残忍了。

    可是,如果有一天,聂皓天泥足深陷,才发现此女子实为假冒的,那对聂皓天的伤害会有多大?

    陆晓实在无法想像当时惨状,吃过饭便来等彩云。

    纪彩云自从上次与他在湖边极尽享乐之后,这几天见着他就只有一个字:躲。

    他初时见她羞得不敢见人,又急得到处找地躲的样儿,觉得非常的可人。但几天过去了,她还是局促不安,而且不给他好脸色看,这就让他很无躁。

    今天远远看见他,彩云又木着一张脸,往前急奔直扑出租车。陆晓手急眼快,捉紧已打开的出租车的门,对着出租车叔叔嚷了句:“她不坐。”

    然后干脆利落的关上车门,拖着她就往后巷子里拖。她着急的向后拽,红着脸儿跺脚:“陆晓,你别欺人太甚。”

    “是啊,我欺负你。我打算把你拖进巷子先叉后杀。”他作出恶狠狠的样子,手里捉着的小手却冰凉冰凉的,静下来细看,她一汪泪水已凝在眼眶,委屈得让他心思绵软。

    他慢下来抚她的脸:“好了,那日的事,你是受害人,我不怪你。”

    “你怪我?”她一脚就往他腿上招呼:“是我强逼你的吗?你明明有别的法子,你却偏偏要趁虚而入?”

    “哎,有那么乐的法子,我为什么还要想别的法子?别的法子有那法子好玩儿?”他不禁又想到当天情境,身体里的花花虫子又开始作劲儿的咬他。他抿了抿唇,向她单眼:“亲爱的,我的车子很适合……”

    “哎哟”,这一脚招呼过来真是快狠准,陆晓痛得手一松,彩云又往街上跑。他这才奔上去追她,嘴里嚷:“别跑,我今天找你是要和你谈林微。”

    “……”奔跑的彩云停了下来,转过身幽怨的瞅着他。他走上前去,拖她上了车,很无奈地在后座哄她:“我又不是没尝过你的味儿,没人勾引,我都想着给你下药了,你说那天那情境,我要是能忍着,我还是男人吗?”

    “哼……帮凶。”

    “好吧,好吧,我错了。”他哄她,嘴儿吧嗒的就亲上来:“以后我要你,保证光明正大的**诱导,绝不下药搞强插。”

    “陆晓……”眼看她俏脸又被气得泛红,他这才正式的整她的衣领:“那个郝清沐,你怎么看?”

    “又坏又贱。”

    “对啊,不但算计项子翼,勾引老大,还坑害你。”他点头:“难道她就真的这么像林微?连老大都分辨不出。”

    她咬了咬唇,沉思着:“光看脸和身材,还真是像是一个人。”

    “真的毫无破绽?”

    “嗯。但也许她并不坏,感觉她其实很忧伤。”

    “哦?”陆晓不解,她忆起当天郝清沐的那一声叹息:

    当有一天,你必须要失去生命里最爱的那个人,你就会明白:所谓爱的尊严,远远比不上现实中一个切切实实的拥抱。没有机会相爱,尊严又有什么用呢?

    她听郝清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莫名的就升起浓浓的愁绪。

    “陆晓,如果她真的是微微就好了。”

    “不会的,林微已经死了。”未了他还肯定的加一句:“我肯定。”

    本书首发于看书王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