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19章 试探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19章 试探更新时间:2016-10-17

    119

    赵天天还是为当天的失误而自责“可惜,我让他跑了。”

    “郝清沐故意放走的,与你有什么关系?”陆晓望着窗边站得笔直,一直深沉不语的聂皓天叹气道:“老大,要怎么办?”

    “碎尸万段。”他冷眸轻扬,表情潇洒又果断:“很久,没练过手了。”

    “哈哈……”陆晓和赵天天一起兴奋:“终于可以打一场硬仗了吗?爽快!”

    郝清沐这两天都很忧愁。U盘被抢走了,而她什么好处都没捞上。虽然聂皓天没明示,但她明白,不管是在场的赵天天,还是远在他方的聂皓天,对当天她与黑衣男子的对抗都心如明镜。

    她明明没瞒得过聂皓天,但他连日来却对此不闻不问。就像她一枪柄敲晕赵天天是很平常的事。

    她其实不太懂得如何与他相处。她到底是林微还是郝清沐?她近来自己也模糊。

    秋渐转深,迎来了今年寒冬之前的第一个冷空气。北风呼啸刮进后窗,长长的窗帘子被翻起几丈之外。

    他的“新房”饰物雅致,桌椅皆是布艺的轻软绸棉,颜色也全选用暖色系列。

    从前,他肯定是把林微放在第一,才会使得一个高大上的冷傲首长的房间,装点得、布置得如同一个女人的闺房,让这寒风肆虐的深夜,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寒冷。

    有他的地方,总是格外的温暖。

    她窝在软绵绵的又圆又大的短沙发上,隔了几米的距离静静的看着他。他侧躺在床上,手臂还搭在她刚刚躺着的地方。

    熟睡时,他没有平日里的冷和傲,俊俏的眉和性感的唇衬着夜色显得十分柔和。很难想像平时的他,其实是个掌管实权、杀伐果断的人。

    他一直都对她温柔。从骤见她的那一刻起,她小心应对,他却始终如一:不问不究不强求!

    不问她何以要窃取国家机密,不追究她绑架要挟偷盗种种恶行,更不强求她收敛从良。他只一味儿的偏袒着她。

    那日在书房外,她偷听得陆晓和他的对话。

    陆晓表示很担忧:“这事再闹上去,你真的会因渎职罪上军事法庭的。”

    聂皓天笑得很淡:“我这个人,不是想动就能动的。”

    “但这次是项子翼啊,对他来说,有哪个是不能动的?”

    “他手段再滔天,在我眼里他还只是小丑乱跳梁。”

    后来的谈话没什么营养,聂清沐只记得陆晓幽幽的叹了一句:“为了个女人,你现在是死路都肯上。”

    那时候,她觉得很伤心。她一直住在这守卫重重,处处温暖的豪宅中,看似如此的平静,但其实外间早就风云变幻。

    项子翼亲自提告、备案的案件,又在警局里给出详细指认。太子爷被绑架、天然气田计划被偷走这两件事,自然被上层压下来高压高效的查办。

    查办了这么久,她还能在这宅子里安然无恙,吃香喝辣,聂皓天背后承受的压力,和他耍出的手段,那难度可想而知有多大。

    她想:作为一个通情达理的女子,她应该觉得很感动的!

    但是,作为一个因4年前坠海的事情还在记恨他的人,太轻易感动好像又不太符合逻辑!

    早晨出门前,郝清沐一边踮着脚在凉台的风口挂一串吊饰,一边随口的问:“这样的天气,最好的享受是什么呢?”

    聂皓天从不舍得让她的话空落,虽然她像是自言自语,但他在掩上门的那一刻,还是斟酌地回答了一下:“热茶热汤热馒头。”

    于是,中午他赶回家时,佣人通知他:“今天午餐吃馒头。”

    他皱眉,他生于南方,主食从来都是米食。虽然说行军打仗时,更差的食物也尝试过,但在自己的豪宅里吃饭,如果只是一盘馒头,他会扯火的。

    群姐看他的脸色不对,才着急的补充道:“是郝小姐亲自做的。”

    嗬嗬,亲自做的嘛……

    餐桌上,热气蒸腾,他饭气攻心。白萝卜骨头汤,汤里骨头上粘的肉块已接近分离,融为一体,而白萝卜嫩得入口便化,一盘馒头搁在盛好的汤碗旁。馒头卖相并不太佳,有些圆的,有些却是扁的,但胜就胜在白馒头的白色透着嫩,捏在手里热到烫手却又软到弹手。

    嗯,这手感真不错!像她……那儿。

    捏一个馒头也能捏得眉飞色舞,群姐觉得首长主人中毒有点深。

    他捏着只馒头,一边咬一边到处找郝清沐。奸细群姐往花园的方向一指。

    他急奔了几步,便又回复他平时的沉着规整,踏着军人特有的身姿和步伐走近后面的那个温室花园。

    硕大的温室中,透明的天花板上数不清的吊兰垂悬而下,除却一些不知名的小树小花,整个室内却是开得鲜艳的红色蔷薇。

    着休闲运动装的郝清沐站在一树红蔷之间出神,红花丛中,她的眼神空茫,到得他走近,也没反应过来。

    他又咬一口馒头,故意在她的面前“吧唧”的吃出声。她骤然见他,正捏着花梗的手指一紧张,竟把一株红蔷折了下来。

    她郁闷,一脚踏向他:“都是你,辣手摧花。”

    “刚才好像是这一只手。”他微笑着指着真正的“摧花”之手,故意眯起来看她的眼睛只剩下一条细细的线。她本能的推他的脸往侧边扇:“这样看着,你真奸诈,正常点,大眼睛动起来!”

    “哧。”他笑得更开怀,又在咬馒头。她瞧着他一口又一口的把馒头吃下肚,有点奇怪地:“这么难吃的馒头,你居然这么喜欢吃?”

    “嗯。”他点头。

    “难道你吃不出我放了一盘的苏打粉?难道你吃不出我放蛋白的时候错放了蛋黄?”

    “嗯,吃不出。”他点头,甜蜜的眉眼轻挑,托着她的下巴抬起,自己的下巴却与她的额头贴着:“你做的,怎样都好吃。”

    “……”她无语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才嘟着嘴细声嘀咕:“下次给你放一两砒霜、两盘老鼠药。”

    “你舍不得的。”他瞧着她不肯眨眼睛:“谢谢你,微微!”

    “给你做馒头的是郝清沐。多谢你这些天来的照顾。”

    她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就是微微,这个事实让他感觉到无奈,也一直为陆晓等人的诟病:“为什么就一定是郝清沐,而不是微微?”

    “因为,你的微微还在生气。”她说完这话,回身瞪他一眼,很“生气”的自己回房间去了。

    红蔷下,他望着她的背影吃馒头。神秘组织的男子称呼她作“红墙”,但他知道应该是“红蔷”,艳红蔷薇、微微花开……才是她的样子。

    她回身瞪他,一路小跑,装作生气的脸上俏红。这一刻的她,有一丝从前活泼娇俏的样子。那娇俏的眉眼间,让他很难把那个一枪柄将赵天天打倒在地的“红蔷”联系起来。

    她已有了更敏捷的身手和更阴狠的内心,诱使赵天天与黑衣男子相争,她才在中间下手,放倒了赵天天,制服了黑衣男子。

    她本应是当天的赢家,只是别人的手中握有她的把柄,她反抗无力。

    她一直以来走在歧途,原是因为迫不得已。陆晓分析:这样的话,她起码还有良心,不是天生的作恶多端。

    而聂皓天只感觉到痛心:这些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你又在害怕什么?微微!

    那个要挟你的神秘组织,那个黑衣男子,我会亲手把他们的真面止剥下来。

    寒风凛洌,边远城郊处的一个城中村,村尾最荒凉的近林深处,几栋拆了一半的残旧小楼里,传来一阵急风骤雨的打斗声,村民家养的大狗在黑夜中喊得极凶,但很快便又趋向平静。

    一只狗头血淋淋的扔在一角,黑衣男子跌倒在地,缩着身子向后面的墙角边上爬。正是那天与郝清沐在林中接头的男子。

    他的眼神恐惧又迷惑:“两位大哥,我哪有得罪你们啊?如果有,请大人大量,有怪莫怪。”

    两名男子身着便服,但脸上却都画了伪装的油彩。右侧的男人高大英挺,一直没有出手,但只静静的立在暗处,便已杀气逼人。

    “你它妈的还是人吗?”赵天天踏前一步,一脚踩在男子的手指上,鞋靴的硬底磨着他的手指,男子像杀猪一样嚎:“冤枉啊,我是一等良民啊。”

    “一等?”聂皓天冷冷转过身子,往侧边躺着熟睡的小女孩子的身边一指:“奸迷幼女,这还算是良民?”

    赵天天一脚又踢向那人的下鄂,血花从那人的嘴里狂喷出来。看着地上掉下的一排牙齿,男人口齿不清的求饶:“饶命啊,饶命!”

    “哼,狂讯的手下竟有这种窝囊废。”聂皓天对天长叹,男子吐出一口血,登时愕然:“你怎么知道我们老大?你是谁?”

    聂皓天和赵天天心中都一阵暗喜:果然不出所料,这人竟然真的是狂讯的手下。

    这一轮调查终于略有眉目。这个黑衣男子实在让人恶心,领了任务负责和郝清沐接头,却也不能规规矩矩的隐藏身份,竟然捉了个放学的小孩子意图不轨。

    真是死100次都不算多。

    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