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27章 和好如初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27章 和好如初更新时间:2016-10-17

    听项飞玲口沫横飞的说着郝清沐救她的英勇事迹,太奶奶握着项飞玲的手,对项子翼赞扬的道:“找到个这么好的女孩子,还不快点娶人家进门?奶奶我都这年纪了,也不打算让我快点抱曾孙?”

    项子翼笑容诚恳,乐呵呵的:“我也想快啊,要人家女孩子愿意才行啊。”

    “你不行动,人家怎么愿意?”太奶奶再望着项胜文:“我说你也不能整天忙什么国家大事,儿子的婚事,你也得管管。”

    “是的,妈妈。”项胜文微笑,瞪了一眼项子翼便借机退了出去。

    项胜文带着项子翼出到前厅,现场只有父子俩,话就能说得亮堂了。项胜文又手反在背部:“你和飞玲合演这一出,是要向我逼婚来着?”

    “爸,这事真的是飞玲一个人自作主张的,我只是配合演一下。如果你不喜欢,我进去向奶奶解释?”

    “不用了。飞玲为什么要对这事上心?”

    “这次是聂皓天救了她,旧情噼啪的死灰复燃了呗。据说清沐长得和聂皓天的前未婚妻林微有几分相似,聂皓天对她便一直有所不同。估计她又犯醋了。

    “她醋了,却要你娶郝清沐?”

    项子翼摊摊手:“飞玲她又不能直接嫁聂皓天,便只好曲线救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郝清沐,我想娶她,她也未必情愿,先应付着吧。”

    “你奶奶不是这么想。”

    “她老人家事情很快就过去了。”

    “嗯。”项胜文微沉吟:“徐展权那边,最近与聂皓天接触很频繁。”

    “是吗?”项子翼紧张的皱眉。

    项胜文淡淡的道:“赵长虎你怎么看?”

    “虎爷年纪已老,退休也很正常,就怕他不愿意。而且,他退了之后,他的旧臣部下,也未必就全受我们所控,还不如让他继续留任。”

    “林定之是我们的人。”

    “嗯,这倒是好办,林定之在虎爷一系中实权在握,虎爷若退下来,我们办事就方便多了。虎爷一直恋栈不去,为的都是聂皓天。我已很讨厌聂皓天继续强大下去了。”

    “所以呢?想想自己手上的牌,还有哪一张可以好好利用?”项胜文拍了拍儿子的肩膊,感慨:“项家10年影响,不能因我退下而起风云。你好好想想。”

    项胜文任期届满,离去已是必然。但政坛多有退而不休的格局,明里换了一拔人当权,实质仍是一家天下。

    险就险在谁能在换天之时掌握大势。

    这样微妙的局势,像聂皓天这种实权人物,就很难做到独善其身。但他这人,要想收卖拉拢,难度却很大。

    你说像聂皓天这种,靠山安稳、还有个富豪老爹,自己又早年富贵,正是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脸有脸,你挖座金山或送一堆美人绝对不能把他腐化。

    他的欲求,已不是寻常人能够给予,所以这也是聂皓天在外人眼里可怕的原因。因为这个人没有软肋,没有打击点。

    他军功显赫、行事正气、又天生具备王者之风,深得万军拥戴。

    不能拉拢他留为己用,又无法打趴他让他不致于旁生枝节。近来林展权的属下对他暗地动作颇多,他懒懒散散的没理。

    这天在练靶场,陆晓“哭着”来投诉:“妈的,我被林家帮阴了。”

    “怎么阴的?”聂皓天看都不看他,举枪向着远方瞄准一枪:“就凭个林家帮的,也能阴到你哭,我是要赞人家进步神速,还是要表扬你终于有点感性了?”

    陆晓无语。这两天,聂皓天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就连骂人的话也晓得转弯抹角了。

    “你不要说我笨。我要是真笨,就真的上了那妞了。”

    哦,看来,林家帮出了“送美女”这一绝招来腐化陆晓了。

    “林家帮出手,那妞水平不至于太低啊,你居然忍得住?”

    “我有啥办法,让彩云捉奸了。”

    “啊?”聂皓天不禁向他竖起拇指,他哭丧着脸:“我裤子都脱了,明星没碰到,却让彩云抓到了,这回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假意哭了两哭,他又咬牙道:“妈的,那可是明星来的。”

    “你没见过明星啊,明知是糖衣炮弹,你还上赶着去。”

    “我就是想看看,他们想玩啥?结果我一进门,那女的就脱我裤子,脱一半,彩云进来了。死了死了,彩云啊……”

    聂皓天把枪放下,侧脸望他:“我一直以为,你和彩云是单纯的……床上关系。”

    “是啊,是单纯的床上、男女关系。”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怕她捉奸啊?”

    “啊?”陆晓默了,他从酒店赶到靶场时那一颗又徬徨又急躁又不知如何是好的心,像这个世界塌了一半,想要时光倒流重新再来的感觉竟是这样子的么?

    因为怕她误会,所以徬徨,因为在乎她的感受,因为怕失去她,这些情绪才会纷至踏来。

    这些日子,他和彩云的关系,可算是刺激、激烈、激越……激情四射,激到发抖。

    自那天在湖畔中了药与他疯狂过后。再后来的每一次特殊地点的沟通交流,在他的带领后,兴奋时的她都令他醉生梦死,要生要死……所以最近,只要有一晚,身体不在她的身上过,他就像被虫子咬啊咬的整夜整夜的不舒服。

    聂皓天在旁似笑非笑:“恭喜你,陆少,你和彩云的关系由禽兽关系,升华到男女关系了。你爱上她了。”

    陆晓恍然大悟:他爱上她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居然爱上了她。既然**关系有上升到灵魂关系的趋势,他就不能再让捉奸后的彩云继续哭哭啼啼。

    看他心急火燎的滚去求彩云原谅,聂皓天八卦问了一下:“你打算用什么法子,与她和好如初?”

    陆晓提了提裤子,极嬉皮地:“要用什么法子的?上她不就行了么?”

    “滚……”聂皓天真想一枪打爆他那儿。

    世上无人理解他的苦衷,晚晚爬进酒店露台上得人家的床,却只能盖着被子纯聊天。虽然说只是聊聊天,摸一摸,亲一亲,已是上天见怜的大快事,但人总是贪心的啊,得一想二,上了床就想那个。

    他血气方刚大好男儿,4年来为她守身如玉,如今近在身边、玉人在抱,却一直被禁欲。

    他定力好,吭吭哧哧的起来淋个冷水澡,抱着她心里安稳,一晚下来也睡得倍儿香。但额头上的青春痘不争气啊,今早一起床又憋了两颗出来。幸好他的头发长了,短短刘海遮住了额角,不然,又得被陆晓一顿爆笑。

    今晚的聂皓天完全不听话,不受控制。刚洗完澡,脱了上衣便抱着郝清沐往被子里钻。对于他把酒店当成自家的,想来就来,赶他走也不走,她也毫无办法。

    但总这么抱着粘着,实际上她也憋得慌。今晚他似是认了死理,抱她翻过来背对着他,然后他就把力量集中起来在后把她往死里顶。

    虽然隔着薄薄衣物,腿儿中间却还是被这男人强硬顶得快爆炸。她心慌气短,气喘吁吁又心惊胆战的等待着他战事休整。

    身后潮湿,他咬着她的颈端儿抽气:“你这妖精,是要玩死我。”

    虽是隔靴搔痒,但他总算是泄了身体之火,脑子里的理性回来了,轻轻亲她一口,到洗手间里冲澡。

    水龙头落下的水花声,隔着透明的玻璃窗门,她撑腮看着他在迷离光线下,那完美无瑕的身材,水帘从他的头顶下落,他抹着脸,水珠从他健壮的双臂流下,没入胸前健美的肌群……真是无可挑剔的完美,像被刀雕似的好看。

    那么劲度十足的身体,冲撞时……呃,停!她不敢再想下去,今晚疯狂的男人让她想起许多旧事,即将把持不住。

    他只身下包着张浴巾便出来,光着膊子用毛巾对着她扬了扬。她撑着腮帮子望着他目不转睛,那双追随着他的身影飘来飘去的大眼睛格外的醉人。

    他走近她,托起她的脸,溺爱得像想把她溶化掉:“以前你也这样。”

    “哦?”

    “死活不肯给我。害得我,老是爆青春痘。”他抹起自己额角的湿发,她果然便见着那两颗新鲜冒起的青春痘。

    “哈哈哈……”她笑,他纵容的由得她在自己的额头对着青春痘调皮的挤啊挤。

    微微,你记不记得,我们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时光?我紧追不舍,你欲拒还迎。我总是如狼似虎,却总让你这小白兔狡猾逃掉。

    不是我没用,是我不忍,不忍让这么美好的东西,在你心里留有任何不愉快的记忆。我要你,从来都得你自己心甘情愿。

    她在后抱着他的颈,脸贴着他的脸,唇一点点移到他光裸的肩,拿着手机远远的举到他们的前方:“来,聂爷,笑一个!”

    聂皓天早晨步出酒店,没料到会在大堂遇到项子翼。项子翼一脸怒气,和他走进车里:“聂皓天,我们一场兄弟,你是不是过份了点?”

    “直接点。”聂皓天似是没了耐性:“想要什么?”

    本書首发于看書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