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30章 做局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30章 做局更新时间:2016-10-17

    人工搭造的龙凤呈祥的浮图旁,突然“嘭”的数声,升起无数巨大的火花,这火球升到高空才炸开,五颜六色,花样繁多,竟是贺喜的烟花。

    项子翼向着聂皓天身边扑的身影停住了,侧边的护卫向他围过来,而已逼近聂皓天那边的便衣战士也停了动作,站直了在边上,假装看烟花。

    亮丽璀璨的烟花在观礼台上盛大开演,朵朵花卉图案在空中闪出万种风情。晴天白日放烟花,精彩程度本应大减,但是,这些烟花中似乎加了什么特殊物质,炸开时天幕周围都变作灰暗,待得烟花开得灿烂,才又慢慢回复清朗。

    项子翼定定的望着聂皓天,后者在场中悠闲地按着眉心,眼神淡定而沉着,看起来像无半分烦心之事。

    烟花汇演在一片掌声中顺利结束。项子翼走回主礼台上,再次牵起被伴娘搀扶住的新娘。

    今天挑选的新娘头纱着实不方便行动,因为长长的头纱覆盖脸面,新娘的头低着,瞧着脚尖向他近了两步,脚跟似是竟踩着了婚纱的裙摆,她向侧方要倒,被项子翼稳稳的接住了。

    她的身子似乎十分娇弱,倒在他怀里一时起不来,他趁势把她抱得紧紧,台下观礼亲友们齐起哄:“这么快就等不及了?”

    “亲一个,亲一个!”

    项子翼笑上眉梢,对着台下使了使手势,大家安静下来。聂皓天在台下笑容更沉,眼神幽深幽深的看不到底。项子翼心中闪过疑惑,但此时婚礼主持人已正式宣布:婚礼开始。

    今天的婚礼虽然低调,但是各种派场还是十足,项子翼与新娘站在台上,等待主持人发言,再证婚人发言,最后轮到男主家长发言。

    项胜文僵在台下,脸色不太好看。他当然不赞同儿子和郝清沐结这一场婚事。但现在亲友齐齐在列,嘉宾众多,这个时候宣布这戏不演了,估计会成惊世大笑话。

    怪只怪他们对聂皓天的痴情太有信心,竟然认定他一定会失去狼来阻止婚礼的举行。

    事已至此,他只能缓步上台,如他一向来指点江山的气度:“今天小儿项子翼与郝清沐喜结连理,可喜可贺,在这里我祝福他们……”

    主持人今天能出任太子爷婚礼的主持,兴奋激昂得声音比平时高八度:“礼成,请交换戒指。”

    项子翼从兜里拿出钻戒,执起新娘的手掌,她在挣扎,手向后缩,不肯就范,他重重的把她握住,再端正的给她戴了上去。

    他以眼角余光瞥中台下的聂皓天:“你不来抢那就最好。从今天起,她就是我的。”

    台下聂皓天抿开的笑容笑到眼角,那一份淡定那一份嘲弄,让他不由自主的手儿都颤了。他能看到聂皓天的嘴型,没说出声音的却是这几个字:“掀头纱啊,笨蛋!”

    项子一感觉心跳都已停了几拍,他毕竟与聂皓天相交20多年,聂皓天懒散眉间那显而易见的得意和嘲弄,完全是他惯常的胜劵在握,因为自信所以从容,因为掌握局势所以淡定。

    项子翼感觉到不妙,手里握着的新娘小手挣扎得更加明显,听得她“吚吚呀呀”的细语,却无法开腔说话。他本能的快速掀开她的头纱,头纱翻开,露出一张花样端庄娴静的俏脸。

    这张脸俏是俏,但艳妆也掩不住她的苍白。她眼神空洞的望着项子翼,颤抖着嘴唇,却“呀呀”的发不出音节。

    场下寂静,然后便是“哄”的一声小声议论,小声议论汇聚成满场不断的哄笑:“这不是项飞玲吗?”

    “堂兄娶堂姐?不会吧!”

    “嘘,出事了。太子爷这次被玩弄了。”

    “哦……”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刻的震惊,戴上了项子翼的戒指,礼成的新娘子,在掀开头纱的那一刻,竟不是新娘名单上的郝清沐,而是项子翼的亲堂妹……项家的三孙女项飞玲。

    这种状况,明显是被捉弄了。三大姑七姨妈都捂着嘴偷笑,而当事儿已气得七窍生烟。项胜华出来用军大衣披上项飞玲的肩头,摸着她冷冰冰的额角:“飞玲,怎么回事。军医军医,叫救护车!”

    项子翼迅速的把项飞玲甩给项胜华之后,朗声道:“来人啊,封锁现场,一个人都不准跑。”

    现场乱成一锅粥,大门关住,所有来宾都不准离开。全体人员的相机和手机均被没收,图片删完,登记下手机信息之后才被归还。

    一场喜宴便作可笑的闹剧,还是发生在王者之家。项子翼慢慢步近聂皓天。

    聂皓天仍旧在场下轻撑着腮,五指分开轻慢的扫着自己的额角眉心,闲散舒适的样子与现场紧张又闹腾的现场格格不入。

    项子翼怒气喷天:“聂皓天,你好过份。”

    “太子爷何出此言?”聂皓天还是懒懒的笑,立起身子来身子向他身前倾了倾,他的笑透着阴冷:“言而无信,出尔反尔。其实娶亲妹子还不算最惨,有些人可能娶的是亲妈!”

    “你?”项子翼一拳就向后击去,却落了空。聂皓天是何等身手,哪能让他一击就中,他一张脸红了又青,但见聂皓天去到项胜文和林定之的跟前,很热心的出谋划策。

    今天一天的婚宴,聂皓天不但列席,还坐在最显眼的位置动都没动过,要把换新娘捣乱婚礼的事情赖到他的身上来,一时半刻怕是找不到证据。

    而聂皓天既然暗地里让人行事,也就不会让人找得到明面的证据,这个哑巴亏,项家是吃得死死的了。

    项胜文虽奸狡,但脸上也已藏不住愤怒民。

    今天受辱的是自家整个家族,不但儿子婚礼被砸,连飞玲的清誉也受影响,老太奶奶在侧边气得双手发抖,拐杖都拿不稳。

    这般奇耻大辱,项胜文全没了平时的温和表情,斜睥着聂皓天:“这事,就由定之派人督查,捉到此人,依法查办。”

    “是。”林定之抬头,拍了拍聂皓天的肩膊:“你回来得是时候啊,正好分担一下我的工作。你说,有心捣乱太子爷的婚礼,谁嫌疑最大呢?”

    “我呗。”

    “啊?”林定之愕然,他微笑,大力一拍把林定之拍得弯了腰:“开玩笑的。”

    看着聂皓天双手插着裤兜扬长而去,林定之气得一吐唾沫:“妈的,聂皓天你这目中无人的家伙,总有一天,老子生撕了你。”

    郝清沐坐在宽阔的车子里,黑黑的车窗子对外不能视物,车前座和后座之间也被挡板遮格,令她坐在这儿非常局促不安。

    项家的天空升起漫天烟花之时,她的脚下被人一拽,便这么向后栽倒。脸上一块捂鼻的布巾捂紧之后失去知觉,醒来时便已坐进车里。

    虽然不知这次捉她的人是敌是友,但总算让她不用嫁给项子翼。是件好事好事。

    组织的人料想不会来救她,而除了聂皓天,实在不会有人对她的婚事感兴趣了。心里不禁沾沾自喜。

    车子兜兜转转癲簸半日,又换了几辆车,她肚子里塞了几块糕点,半夜里睡得昏昏沉沉,车前的司机一直不曾说话。约是凌晨时分,便在一处极空旷的野外把车扔了解,上了一艘小船。

    小船在海面行走约两个小时,把她空空的胃颠得呕吐,才又换乘了一艘大船。船只扬帆出了深海,一路迎风破浪,她走上船头甲板,蔚蓝天空无限碧海,海鸥在小岛近岸处飞扑猎食。

    郁葱的林带、白浪的沙滩,岸边如刀削般陡峭的悬崖……猎岛,她们相爱的地方。

    果然是你,皓天,你终于带我回来!

    岛上景色十年如一日,但4年后,猎狼成员却已多了许多新脸孔。带她下船,一路追随、保护着她的战士,竟也是个新兵。

    新人却是旧面孔,她望着他把头上的罩帽打开,露出英俊不改稚气的脸,她胸口像窒息般不能呼吸:“雷丰?”

    “238!”一路护送她回来的,便是林微的军中好友雷丰。虽然岛上线眼众多,他还是难忍激动,走前两步,把她一抱入怀:“238你这个混蛋,跑哪里去了混蛋!”

    “我……”她竟是久久不能言语,泪水一点点润湿眼眶。原以为身为女子,自己已经够坚强,原来却不是的。

    原来她一直也还是这么想要:开心的时候放声笑,不开心的时候尽情哭……像最初的样子,不伪装,不矫情!

    “咳咳,雷丰,你就不怕老大会剁了你的手?”赵天天冷沉沉的走近,雷丰讷讷的放开林微,挠挠头:“我们是蓝颜知己,久别重逢,相拥而泣。”

    “还敢相拥?”

    沙滩上刚刚才跑出的战士聚了上来,有几个和她们熟悉的战士在旁边大声的起哄:“估计不止剁手,雷丰这姿势,分分钟要被老大碎尸万段啊!”

    “哈哈哈……”众人哄笑,雷丰不好意思的回头追着打,沙滩上扬起一片厚尘。林微呆在沙滩上傻傻的笑。

    身后有新兵不明所以的偷偷问:“这是什么情况?”

    “这就是老大老婆,笨蛋!”

    本书源自看书罓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