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32章 对不起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32章 对不起更新时间:2016-10-17

    “微微,你记得吗?”聂禽兽的眼睛配合着肢体动作,表示他现在真的非常禽兽。

    “什么?”林微迷离着眼眸子看他,明明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却偏就不回答。引得聂皓天又气恨恨的咬将下来:“明知故问。”

    “噗,明明是你问。”她瞅着他,月色映着她俏脸上的红意,红晕在他的凝视下越染越深,他的鼻尖抵着她的鼻尖,呼吸已是急促不平顺:“我们的第一次,就是在这儿。”

    “是吗?”她故意使坏,看着外面的浅滩。第一次,明明是在海滩啊,哪里是树林子了?但同样的猎岛的一处隐蔽点,好吧,这儿就这儿吧。

    但哪容得她胡思乱想?身上男人已经在她的身子上坐了起来,大手袭向她的领子下光滑的肌肤。她“啊”的一声尖叫,林中不知是什么东西受惊后扑腾了出去。

    她的脸更红了,用手扯着他那作乱的手指:“分队的人也在。”

    “我们哪一次,他们不在?今天天王老子来,我都不管。”他才不管,低头唇瓣与指尖一起抢攻要塞。

    “……”

    首长,你这是有特殊癖好吗?喜欢让人围观吗?

    “你怎么总是想这事啊!”她很无辜。

    “我当然总是想这事了。”他很无赖:“我告诉你,我4年来就想这事儿了。”

    “混蛋……”她笑死了,干脆逆来顺受把手一摊,腿儿一伸,做出个自暴自弃的表情,嘟着嘴:“忍心你就来,哼,你都不可怜我……”

    哟,又来这一招,装可怜!

    男人身子沉下来,狠狠的咬下:“心能忍,身不能忍,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这男人是憋急了啊,眼看能吃上了,说话都语无伦次了,平时他哪有那么多话?她眯着嘴儿笑,一直在身上哼唧的男人突然垂头丧气的挨着她的肩膀,急促的呼吸压啊压,才慢慢转平缓。

    她装得很无害:“首长,你今天手枪没上弹?”

    “小妖精……咬你!”他真是气得脖子都青了,但又实在舍不得放开这个柔软的身子,只好抱着磨啊磨,那跳得像生死时速一样的心脏怎么都慢不下来:“不早说,坏女人,不早说。”

    “你自己说的啊,天王老子来了都不管。”她终于大笑出声:“哈哈哈,大姨妈原来比天王老子大啊?我一直不知道哗。”

    这大姨妈来了,当然比天王老子大,他能打得赢天王老子,却战胜不了她的大姨妈啊……悲摧啊啊啊!

    男人在她身体磨动的幅度越来越小,感觉他慢慢的冷静下来,她突然半坐起来,微侧着身子看着他。

    地面铺着绿色藤状青叶,着白衬衣的他半枕着手臂躺在地上,另一只手微抬起来,安静的扫着她的眉。

    月色透过疏落的树叶缝隙漏进他的身边,轻摇的树梢伴随着摆动的光影落在他的脸,一点点一圈圈的漾开——他是这么好看的男人!

    她从前也曾见过这么美丽的景色、这么可口的男色。是的,她第一次和他相遇,他在“安和堂”的后面竹林子里一个扑腾,牢牢的锁住了她。

    她翻身反攻时压住了他,便是如今这个完美的360度。

    那一天,午后阳光正好,竹叶缝隙间透进万缕阳光直洒在他的脸上,竹影摇曳……那时她心里说:一见面就抱抱,帅哥我们缘分真好!

    她心中涌满命定的温柔情愫,却低头凝视着他的眸子:“对不起!”

    他抚她眉心的手指停了停,有点无奈地:“傻瓜,来大姨妈也要说对不起?”

    她没答他,眼里眸色更深,深得像这月夜后空茫的夜色,极力远望却找不到尽头。

    “聂皓天,对不起!我这么久才回来,对不起!”

    林中风声划过耳际,四周的枝叶吹出动听的音符。重逢以来,这是她第一次说对不起,第一次郑重的告诉他:我是微微!

    身子被他紧紧的拥住,没有欲念,不含色心的拥抱。她感到腮边热热的湿意,迅速被风吹得泛凉,他的声音很轻,像隔着很久很远的过道上拂过来的风:“没关系,回来就好!”

    良久良久,她在他的怀里挣了挣:“为什么你从来都不问‘为什么4年都不回来’,‘为什么要变得那么坏’?皓天,为什么你从来都不问?”

    他笑,抚她的眼睛:“我问,你会告诉我吗?”

    “……不会!”

    “嗯。”他把她拱起的身子又往怀抱里压了压:“再躺一会,我抱你回去洗澡。”隔了一阵子又哄她道:“大姨妈很爱干净。”

    “呸……”她嗔他,伏在他的怀里舒适的闭上眼睛。

    不问,不说,不强求,你回来了就好!这样就很好!

    聂皓天忙碌,不能在猎岛逗留。第二天,便携着林微出了猎岛。

    相比猎岛的与世隔绝,重新进到城市森林,热闹的都市浮躁的人们,诡异的政局。经历了“大闹太子府”的这场闹剧,可想而知聂皓天肩头的压力变得更重。

    但是,因了身边佳人的陪伴,他的笑容开在每一个沉重的阴谋之内。

    与项子翼无可避免的要有一场谈判,林微穿好衣裳想要出厅迎客,却被聂皓天挡在书房:“我不准你见他。”

    她嘟嘴,却安静的坐了下来。她知道他要做的是正事,自己的回来正把他波澜壮阔的仕途变得更加风起云涌。

    聂家的豪宅,项子翼在厅中转了几圈,才看到聂皓天慢吞吞的下楼。他因等待而磨尽了耐性,说话也没从前伪装的客气:“清沐回来了,我来带她走。”

    聂皓天安坐厅里摇了摇手,提醒群姐上茶,才指了指侧边座位:“坐一下嘛,太子爷。”

    “聂皓天,我们已经无话可说。”

    “日前,太子爷大婚,新人却被人调包,这事林定之亲自查办,难道还没有眉目?”

    他得意闲适的一副成足在胸,让项子翼更加愤懑。姓聂的如今身居高位,即使没有郝清沐,他也再不愿意居项家之下了吧。

    想不到这么多年,他们项家竟然养虎为患。如今要除了他,真得烦不少心思:“聂皓天,赵长虎已退休,他的旧部新臣全归林定之旗下,没了我项家的庇荫,你日子也不太好过。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把清沐还给我。”

    “项家的庇荫?不知10年前,到底是谁庇荫了谁?”聂皓天淡定从容。从前若无赵长虎的扶持,项家能一直高位安稳?他笑得更冷:“你不见了新娘,若能在我家找到,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你强抢硬要,我问心无愧。”

    “呵呵,我觉得其实是因为:我比较帅,身手比较好!”

    “你?”项子翼彻底没气了。聂皓天捧起刚呈上来的茶喝了一口,俊眉轻扬:“这世上,再也没有郝清沐了。”

    “什么?”

    “一周前,蓝箭特种兵团一个秘密派遣出去4年的猎狼分队成员林微,编号238,正式归队。略作休息,等人事通知下达,便是我聂皓天司令处的机要参谋。”

    “……”郝清沐本就是平空出来的一个人,没有背景,来历不明,身份不详,从没有任何军职要职,也无同事亲朋,她要消失是如此的轻易。

    这世上再无郝清沐,只有林微,编号238,他的机要参谋,他的未婚妻。

    项子翼从聂家出来,一脚踢向身前豪车,车子颤了几颤,他摸着脚尖儿在抖:“妈的,聂皓天,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他拔了电话给林定之:“关于林微复职一事,尽最大能力阻止。”

    最近京城贵族圈炸开了窝。小道传唱,屡禁不止的八卦头条便是:太子爷项子翼大婚,和自己堂妹子项飞玲交换了戒指,还差点交颈喝了交杯酒。

    本来当天出席婚宴的都是至好亲朋,当时又紧张戒备,全部视频相片都删除,并且下了禁令,不得把消息传出去。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如网络上没有不晒图的微搏。项子翼甜蜜掀开头纱那一刻,项飞玲那楚楚可怜的“期待”小眼神。

    虽然原微搏其后瞬间秒删,却挡不住微搏上剽悍的截图党,瞬间转发上万,还登上了当天热门头条。

    结果几分钟后这热闹又没了,铺天盖地的转发截图也没了。但是,却深深的留在了八卦人们的心里。

    普通百姓不明真相容易瞒得住,但贵族圈里的私下嚼舌头,就是天子来了也管不了,

    然后圈中就流传着各式各样的问题:

    项太子这是犯了什么混?

    太子爷难道真的和项飞玲乱那啥了?

    真相是不是有人捣鬼,新娘被调包了?

    太子爷的女人也敢抢,还是在重兵围守之下抢,到底是谁有这能耐?

    抢婚哎,好浪漫好刺激哎,老天爷,给我一个抢婚的男人吧!

    ……这种问题千奇百怪,全是对事件的好奇,对项子翼的嘲笑,和对抢婚者深深的崇拜。

    种类繁多的问题,终于打进了核心人物军情局的陆大处长的手机里。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