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36章 兄弟反目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36章 兄弟反目更新时间:2016-10-17

    林微在床上翻了个身:“林阿姨,我口渴,水壶没水了你出去再打一壶。”

    “哦,来了,马上去。”林阿姨立马飞快的去打水了。

    林微瞧着一向高冷高傲的男人微笑着:“我不知道,首长你这么多年,脾气好成这样了。连个护工阿姨的情绪都会体谅。”

    他走近,用指尖点一下她调皮的眼睛:“还不是为了你?”

    “怕她对我不好,所以你就对她很好?”她凑近他的怀里:“又爱你多一点了,怎么办?”

    “所以,要快快好起来!”

    “嗯。”室内又再沉默了一会儿,他低头吻她,捏了捏她的小手:“要和陆晓商量点事,我会快去快回。”

    看聂皓天进来,陆晓把一个黑色垃圾袋从脚边向外踢:“就是这袋东西。”

    刘春华走近来:“这是什么?”

    陆晓:“春华你最近没在,不知道个中情况。”

    “是啊,所以你直说嘛。”刘春华粗人一个,一向对陆晓这种情报界的高手很头痛。而他半年前和聂皓天一起主治新疆,把那边的暴徒收拾得妥贴了,近日才回到军区。但一回来,便听说许多变故。

    虎爷病退了,林定之有可能扶正了,但最大的变故却是:238回来了。

    林微是刘春华旗下最特殊的一个士兵。虽然军队里练兵比他练得棒的人也有,但是能练出一个首长夫人来,他刘春华却是第一个。因此,他其实有点引以为豪。

    当然,更是体恤聂皓天多年的思恋,听闻这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大喜事,他着实兴奋得一个人自干了三杯。

    但现在听陆晓的语气,对回来的238却是有诸多不满。

    “春华,我就和你直说。回来的林微,不再是从前的238了。她回来,不是为了和老大重逢,而是要老大的命。”陆晓气得说话时咬到舌头。

    刘春华拍他的背:“别激动,慢慢说。不过,238怎么可能会要老大的命呢?我不信。”

    “这就是证据。”陆晓又踢了一下垃圾袋,望着聂皓天:“军委那天便作出议案,林定之的任命通知,很快就会下来。哼,她的病能病得那么及时?一开会便大出血?我查过你家里的监控,她曾经出门扔过一袋垃圾,就是这一袋。”

    “所以呢?”刘春华好奇了:“别卖头子啊。”

    聂皓天伸手拉门:“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你知道什么?”陆晓把他的身子转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很小的药片板,药片板的锡纸全被挖空,他把这排药片板放在他的眼前摇:“一排的华法林吃下肚子,能不出血吗?妈的,她就要自己大出血啊,不然你怎么会离开军委?”

    “我说我知道了。”聂皓天瞪着他,愤怒的神色:“陆大侦探,我感激你的料事如神,但我要回医院了,微微在等我吃饭。”

    “聂皓天,你它妈的眼瞎了,她不是林微,再像也不是。她是要你的命。”

    “她哪里要我的命了,她要的是自己的命。”聂皓天把他的手扯开:“她宁愿自己出血,也不愿意伤害我,我只看到这一点。”.

    “哈哈哈,大情圣啊,你它妈的女人应该是睡的,不是爱的。你到底懂不懂。”陆晓今天也像一头狂兽,被刘春华向后抓也压不下怒气:“宁愿自己出血也不愿意伤害你?你想得美……你没有看到当天的相片吗?她和狂讯搂得多亲热啊。她为了狂讯无恶不作,抢计划、绑太子、杀你,她什么时候试过舍不得?4年了,他们两个狼狈为奸,说不定睡都睡了4年了,你还当她是纯情少……”

    “纯情少女”没说完,他的脸上便重重中了一记,暴怒的聂皓天红着眼,拳头仍旧举着,指着他的脸:“你它妈的给我闭嘴。”

    “我就不闭。像她这种烂女人,你就应该把她撕了,扔到床上去做,做死她为止。让她荡,让她荡……”

    “陆晓……”拳头像雨点一样落下,刘春华在旁边劝架,却怎么都劝不开扭缠在一起的两只。

    陆晓心里对聂皓天始终敬畏,虽然身手也好,但本能的不作反抗,这样一来,便是活活被揍死的格局。

    刘春华劝不开,打开办公室的门叫人帮忙,一时间办公室内围满了人。值班战士和旁边几个办公室的领导也过来劝架。

    其实等到外人来到的时候,聂皓天也揍得差不多了。迎着一众军委首长的诧异目光,聂皓天不发一言,自行步出军委。

    刘春华把勤务兵招过来,要送陆晓去医院。一脸血,俊脸红肿得像关公一样的陆晓,一把推开刘春华的手:“老子自己走。”

    “去医院看看嘛。”

    “老子不去。”

    “你说你和老大怄什么气呢?他是我们老大……”

    “是老大就能打人了。妈的,为了个女人打我。我为了他,我不全都是为了他。妈的,有女人没兄弟。”陆晓走着走着,身疼肉疼心更疼,蹲下来咬着牙脸都扭曲了:“妈的,居然打脸,这辈子他就没打过我。”

    刘春华知道他难受,也不知道如何规劝,只好由得他在停车场里使劲儿的发泄。

    他和聂皓天自小在军区大院长大,聂皓天从商他从商,聂皓天参军他也当兵,这一份亲比手足的感情,今天这一顿揍下来,真是伤在身痛在心啊。

    刘春华怎么都劝不了陆晓入医院,只好守在他的身边发呆。其实军人嘛,身子骨都是铁打的,挨一顿揍挺平常的。像陆晓这种皮肉伤,不用一阵子便生龙活虎了。

    但他们两个这么想,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不够半小时,陆晓便被他老爹派来的大家闺秀给拖着上了医院。

    陆晓的爹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是能源工业部的部长,只这么个独子,以他的期望,其实一直希望他从商。毕竟他家大业大,一直掌握着肥到流油的部门,人脉资源丰富,正正经经做生意也绝对是几代不愁。

    但偏偏陆晓虽然一副不羁样,但脾气却犟,和父母感情并不和顺,而一生中唯一追随崇拜的人就是聂皓天。18岁那年,一声不响便和聂皓天入了部队,还一直在最危险的特种兵团里打滚,真是让陆部长操碎了心。

    这会儿听说儿子被聂皓天揍了,还是光天白日尽日皆知的狂揍,连陆部长都觉得丢脸。居然欺负到我儿子的头上来。

    陆部长暴跳如雷。

    所以,当老头子派了张京丽来拖陆晓去医院,陆晓也只能从了。

    被揍几拳就跑去医院,陆晓觉得蛮丢脸的,而且他这次伤得比较特别,拳拳都在脸。一向把外貌看得比智慧还重的男人,走在医院宽敞的走廊上,没有收获任何小护士倾慕的眼光,陆晓受伤的心就更低落了。

    张京丽挽着他的臂:“我来也是你老头子逼的,你不用对我摆脸色吧。”

    “怎么会?你肯来关心我,我求之不得。”

    “哟……”张京丽捏一下他的嘴巴:“这被打爆了的嘴,说话还这么甜啊。“

    “喂,痛。”嘴唇最敏感,又真的被打爆了出血,被她这么一捏,他痛得咋呼咋呼的,张京丽一下又怜惜地:“痛啊,来亲亲就不痛了。”

    唇边真的有温软印上来,陆晓有些懵。他和张京丽的感情平淡,但渊源却深。他虽然处处恋床,但心里明白,将来有一天,他要娶的人必是张家的闺秀张京丽。

    他和她不曾情投意合,但许的却是白头之约。但许是许了,这么多年,两人却从无亲密举动。这突然就在医院人来人往的走廊这么咬他一口,陆晓表示理解无能。

    看他发呆,她不满的娇嗔:“吻一下就这个样子,那结婚的时候你要怎么办?”

    他举手扫了扫自己的眉,回复流氓本色:“结婚就洞房呗,还能怎么办?”

    她“扑哧”一声笑,夸他一句“甜言蜜语”,然后便看见他又红又肿的脸红到发紫,眼神里闪过一抹明显的慌乱。

    她顺着他的眼神,便看见了站在走廊里迎面走来的女人。这女人和她差不多的年纪,长长的发披垂于肩,白肤长腿大眼睛,美女应该有的配备这女人全都有,特别惹眼的是那一副厚唇,娇艳欲滴的性感无比。

    她知道这个女人叫纪彩云。

    纪彩云不晓得在这里站了多久,但当他们的眼神看向她的时候,她仰着头,冷漠的从他的身边走过。

    擦身而过的时候,陆晓的爪子微微伸出,却被张京丽握在手里,张京丽的声音更娇更柔,带着嘲笑:“又是你的其中一个床客?”

    “……”

    纪彩云的步子走得很正,高跟鞋砸在磁砖的声音很响也很痛。他在人来人往的地方与人亲吻,正经的说“结婚就洞房”。

    她已走得很快,已经掩饰不住自己的苍惶,而耳边飘来女人鄙视的那一句“又是你的其中一个房客”。

    又、其中一个、床客……哈哈哈,10个字道尽我纪彩云的处境。这位姑娘你是个高人。

    那女人这个词用得妙:床客……终生是客,而且还只是他花花路途中其中一个。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