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38章 一笑泯恩仇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38章 一笑泯恩仇更新时间:2016-10-17

    病房内又转安静,林微握住聂皓天的手:“我没事儿。”

    “嗯。”他自责的低着头:“我下午打了陆晓,他才会失控。”

    “那,你为什么打他呢?”

    “他说……你自己吃下抗凝血的药,才会导致经量过多,他说,你回来是为了要害死我。”

    “所以,你就打了他?”她的手僵硬了,翻过身仰脸望着床顶很久,才轻轻的说:“他说的都是实话,你为什么要打他呢?”

    “微微!”他一直很小心的握着她的手掌,眼神专注,但这一刻也难以掩饰的手指轻颤:“你说什么?”

    “我回来,可能真的会害死你。”她叹气:“这4年,我经历过什么?为什么不回来?又为什么会做坏事?我很想说给你听,但是我不能。”

    “为什么就不能呢?”他凑过来贴着她的脸,鼻边印到她落下的泪,他亲她:“是不再相信,我能保护你了吗?”

    “是我不想,再自私的让你来守护。”她哑着嗓子:“但是你一定要相信,不管什么原因,什么理由,我都不会舍得害你的。”

    “嗯。”房间里长长的静默,他才轻轻的抹她脸上的泪水:“睡吧,你困了。”

    热闹的夜店里,劲爆的音乐让人耳膜都要吵破。陆晓分开在身上趴着的陌生女人,大声的嚷嚷:“给爷再满上。”

    那女人向后面倒了倒,侧方扑过来一名男子,二话没说拳头就往他脸上招呼,陆晓并不抬头,一手便接住那人的拳头,他凶神恶煞的望着男人冷笑:“我不还手,你就当我是纸老虎吗?我从小就让你,都让了一辈子了,你它妈的还不识货。”

    话说完,他似是更悲了,一脚踢向那人的裤裆,那人明知他的袭击方向,却还是避不开,皆因陆晓的身手太快太精准,男人根本就不可以是对手,只抚着痛死的鸡蛋躺在地上鬼叫一声嚎。

    这一打斗引来店里一阵喧嚣,看热闹的人起哄不已,过来几名酒吧看场,想拖陆晓离开,却又不敢上前。

    像激怒的野兽一般的特种兵,光气势就能吓死一堆人。只一会儿,店内竟冲进来一帮特警,个个荷枪实弹,把陆晓围在正中。

    陆晓抚了抚额,冷笑道:“只不过在酒吧打个架,你们这帮兔崽子也来凑热闹?”

    特警队的头头很显然认得他,走近他的身边,细声道:“陆处,注意一下形象。”

    “我它妈的什么时候有形象?”他瞄一眼重重围着自己的特警:“你们这是有备而来啊。”

    “是太子爷让我们来请你。”

    “OK。”他摊摊手,跟着特警头头向外走:“反正爷也玩累了。”

    VIP包房里,项子翼给他递一条毛巾,陆晓放到脸上擦了擦,然后便把湿毛巾蒙在脸上,躺在身边靠椅上。他像是赌气似的,用力一口一口的向着湿毛巾吹。

    项子翼看着他蒙脸把毛巾吹得一拱一拱的样子,好笑得很:“只不过是被聂皓天打了一顿,你就像个怨妇一样闹完医院闹酒吧。陆晓,要不是知道你好女色,我还真以为你爱上聂皓天了呢。”

    “呸……”毛巾被吹得更高。项子翼笑出声来:“你看你,痴心错付了吧?我对聂皓天有多好,10多年来人人皆知,他都能二话不说,就让我在婚礼上出丑。你只不过是受点皮肉伤,够我伤吗?”

    “噗。”陆晓把脸上毛巾摘走,认真的瞅了他一眼,大笑道:“你伤你更伤。哈哈哈,全京都的贵族圈都晓得,太子爷娶了自己的堂妹妹,唉,玩得真大,真大啊。”

    “靠……”项子翼大骂,一脚踢向他垂在沙发外的小腿:“你它妈的别告诉我你有份儿。”

    “聂皓天的事,有几件事是我没份的?他的江山,有一半是我打下来的。”陆晓傲气道:“那天烟花升天后,新娘被调包。赵天天不在京都,特种兵团远在千里,他又一直在现场摆酷吸引你们的注意,那这件事的幕后,除了我还有谁帮他操纵?”

    “陆晓,你它妈的,我宰了你。”项子翼扑上前,与沙发上的陆晓扭了几下,直到两个人都力竭,他躺在陆晓的身边喘着气,好久才叹息道:“聂皓天就是比我强啊,他能对你这种忠心耿耿又追随多年的兄弟下手,我能吗?我不能啊。即使明知道是你干的,我还能真的对你怎么样吗?我坏就坏在心慈手软。”

    “那么,18岁时,我断了你的腿,你也不气我了?”陆晓坐起来,搂着项子翼的肩膊,一双邪气的眼珠子里面内容复杂。

    “多久的事情了,还气个屁。”项子翼轻笑道:“就是多亏你打断了我的腿,我才不用被老头子逼着去当兵。哼,像你一样,整天打打杀杀,身上没一块好肉,还得受聂皓天的欺压,我幸好啊,没走那条路。”

    “若是太子爷你当初投了军,别说聂皓天了,就是林定之,彭宇都得靠边儿站啊。太子爷你就不光是个太子爷,会是统领三军的小虎爷啊。”

    “哈哈哈,你心里真这么看得起我?”项子翼洋洋自得,捧起杯子和陆晓又干了一杯:“我好奇,到底聂皓天为什么要揍你?”

    “我说林微这4年来不知道睡了多少男人了。”

    “哈哈哈,该揍该揍。”项子翼眯着眼儿像个狐狸,贴到他的耳边:“其实告诉你个秘密:我也和她睡过了。哈哈哈……”

    陆晓立时敬仰的道:“味儿好不好?”

    “好啊。不然,我哪会娶她?可惜,她有眼无珠。”

    自从陆晓把项子翼一条腿了断了之后的10多年来,两个人第一次相处得这般愉快。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啊。

    一晚上,两个人就唠叨着聂皓天的霸道跋扈,简直是酒逢知己、相见恨晚的势头。

    陆晓把项子翼的一条腿废了的事,要追溯到他们18岁那一年。项子翼是最先投军的,报名表格递上去,后来聂皓天也突然决定参军,陆晓自然也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

    三个好男儿齐齐去当兵,这事儿乐坏了赵长虎等几个家长。他们三只为了更好的融入战斗队伍,还一起练体能、练功夫,准备投军后大展鸿图。

    三人中,又以项子翼的功利意识最重。当时是项胜文正要成为一哥的冲刺阶段,和赵长虎等拧成一个强大的利益团体。自己父亲如若有一天成王,自己从军会是如何光景,项子翼当然明白。

    但才18岁的他,心里却一直把聂皓天当成心腹之患。聂皓天这种人,小小年纪便已锋芒毕露,他的气势和才华如何遮掩都掩不住,何况彼时年少气盛,聂皓天也从没有意识要去敛一敛锋芒。

    聂皓天,如不能成为自己人,就绝对不能让他成为敌人。和他为敌是件痛苦的事,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羽翼未丰之时折了他的翅膀。

    那一夜,他们三个一起从训练场回来,路遇袭击。一番激烈打斗之后,他们三只退到暗处。当夜树林漆黑,几十人的追逃打斗实是一场乱局。但这么多人的围捕,聂皓天和陆晓也未落下风。

    混乱中,项子翼握着手里的尖利石头,微不可察的向着聂皓天的后头潜过去。只要一击即中,废掉聂皓天,陆晓便不足为惧,事情也完全可以嫁祸给这帮歹徒。这种天赐机会,他绝不能错过。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他离聂皓天还有几步,突然身后中了一脚,手里扔向聂皓天头颅的石头失了准,砸得一名歹徒瞎了一个眼睛。而那时,他的脚部被人狠踏而下,他听到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在暴力的反复踩踏之后,他痛得差点休克过去,才看见陆晓在他面前惊讶的一张脸:“小项子,怎么是你?我以为是歹徒……”

    就这样,项子翼因小腿胫、腓骨合并髌骨粉碎性骨折,在病床上躺了半年才复原。不但错过了当年的征兵,更在后来因为骨头的旧患,再也不能实现当兵的梦想。

    而聂皓天和陆晓此后10年,却在军界如鱼得水,势如破竹。

    喝了半夜的好酒,项子翼舌头有些打结,眯眼瞅着陆晓:“晓子,说实话,你当年是不是存心废了我的腿?”

    “说实话:不是。”陆晓“哈哈”的大笑,搂项子翼的肩膊拍了一下:“小项子,说实话,当年那帮歹徒是不是你安排的?”

    项子翼“呵呵”地笑:“说实话:不是。”

    “哈哈哈……”齐齐的爆笑,两个人又再举杯齐喝。

    一笑泯恩仇啊,妙哉妙哉!

    陆晓宿醉后醒在项子翼的公寓,从里面出来。刘春华开了车子来载他,他上车坦然的坐稳:“吹了什么风,让刘师长亲自来载我?”

    刘春华明人不打暗话:“老大知道你在项子翼这儿,让我来提你回去。”

    “我隶属于军情局,并不由他直接统领,老大什么的,是你们的而已。”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