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40章 腐化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40章 腐化更新时间:2016-10-17

    聂皓天挥开花若霞在自己的身上乱动的手,扯了外套穿上。出到12楼的SPA休闲馆与项子翼会合。

    “陆处,没介绍错吧?身材好、声儿娇、轻劲还好,哈哈哈……”陈胜猥琐的吹了下口哨,却被陆晓一脚踢中踝部,痛得按住腿儿却不敢声张。

    项子翼看他一脸不耐烦,奇道:“这么快下来?大明星也不喜欢?”

    “我说太子爷,上面那个从前追过聂皓天的,你知不知道?”

    “这事都几百年前的了,现在她帮我们做事,绝对信得过,而且在下面时的那口碑……嘻嘻。”

    “我陆晓,啥都不多,就是女人多。我还不至于贱到和你们分一个情人的地步。”

    “晓子,你这是嫌弃我们了?”项子翼搂紧他的肩膊,声音阴冷:“大家同舟共济,钱一起赚,女人一起上,有问题?”

    陈胜还捂着腿,却斜眼道:“陆处长毕竟是聂皓天的人嘛,和他一样的品行高洁,呵呵!”

    项子翼脸色阴沉,连日来与陆晓合作不错,已准备与他商量谋大事。但陆晓从前与聂皓天的关系太铁,要完全相信他,始终极有难度。但如果陆晓是真心投靠,却会是他手上最好的一颗棋子,试问这世上还有谁,比陆晓更清楚聂皓天的秘密和软肋?

    但是,陆晓这个人到底可不可信呢?真是伤脑筋啊。

    但据林定之分析,陆晓这个人绝对可以腐化,皆因他风流好色。人心最怕是无欲,只要有欲求,便能投其所好,使其堕落。

    陆晓人生得英俊不凡,家底又丰厚,领的是军界第一花花公子的名头。只是他虽然在女人这方面比较花,私下里桃花多,并没影响军纪。所以,聂皓天多年来,对他这方面也听之任之。

    一个个美艳明星、名模往他床上推,不信他不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当陆晓放浪形骸的荒唐事全掌握在他们的手上,他即使再有叛逃的心,也没了叛变的胆。

    他不要脸,还要军中前途呢。

    但现在看陆晓这光景,却还是挺有原则的?项子翼和陈胜微不可察的交换着眼神,陆晓坐在旁边,悠闲的跷着腿儿,手指了指过道外:“要送,就送这个。”

    “哪个?”项子翼和陈胜看向他指的方向。休闲室的旁边迎宾处,一个女子身着一件红色长风褛,红衣止在膝上几寸,露出黑袜下修长的腿,高靴衬得这双腿儿格外的直,而向上看去,那细腰那翘臀,风褛上一排扣子扣得严实,她却艳丽性感得惹人垂涎。

    陈胜吞了口涶沫:“陆处,要怎么弄?”

    “立刻送我那儿。”陆晓起身,把风衣搭到肩上,在桌上拿了张房卡便要上楼。

    项子翼微笑道:“既然同床共枕,自当同舟共济?”

    “其实到了这一步,姓聂的已不可能再信任我。礼物这东西你们送不送也一样,但是,哈哈,你们既然喜欢送,送的人我又喜欢,那就皆大欢喜啦。”

    陆晓自得其乐的上楼,陈胜望着项子翼:“项总,怎么办?这女的,如何下手啊?不明来历,没办法啊?”

    “什么没办法?直接送去就是。”项子翼站起来整了整衣领:“这世上,还没有我们不能动的女人。”

    哼,说得轻松,那郝清沐呢,你现在敢去动一动?

    陈胜陪着笑,等他走后真是想一拳砸过去。就会指使人,这比拉皮条还要下作的事,却总是让他出马。

    陆晓半敞开衣服,悠闲的躺在床上摇着腿。不一会儿,房间的门打开一小线,一个大美人给扔了进来。

    女子红色风褛凌乱,秀发粘着额际,脸色苍白,惊悸的嚷:“救命,救命……”

    她叫了两声,抬起头,却见陆晓潇洒的站着从高看她,沿着他的长腿望上去,敞开的衣服上显现他健美的肌群,他笑的样子有够邪恶。

    他矮矮的蹲下来,与她那像只受惊小白兔一样的眼神儿对视,他的吻印在耳边,轻声悄语:“这几天,不是和我玩失踪的吗?今晚怎么自己破门而入?彩云姐……”

    “陆……”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尖叫,却只一个字便突然被他捂住嘴巴,迅速的被他拖上床,盖上厚被。

    她愕然的听任着,心中惊慌又凄凉。近段日子,她下定决定要离开他,手机不接下班不回,想与他决绝的断了联系。

    本来就不够坚定、痛得像被生剥的心。她这般艰难的要离开他,但他竟然无耻到派人来绑她上床。

    派几个人把她拦在后楼梯谈价钱,她鄙视走开,却反被人捂住口,缚住手脚,把她扔进他的房间。

    我在你的心里,到底是什么东西?陆晓?

    她的心在滴血,又受惊又委屈,心里别扭得不知如何是好,咬着唇只想在他的面前自绝。

    怀里的女人安静,但手掌下捂着的嘴巴却颤抖着。

    他看向她,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全是水雾,盈满眶的泪水却忍住不掉下来,真是让他心疼死。

    “吓到了?别怕,是我。”他的手掌轻了,声儿也沙哑,贴着她的耳际:“乖,别嚷嚷,有监听。”

    “啊?”她更呆愣了,木木的看着他,看着他眼里神色温柔带着歉意,那忍着的泪才这么滴下来。

    他亲着她的脸,把那泪珠儿吞进心里:“傻丫头,我是逼不得已。”

    “有什么逼不得已?”她嘟嘴,但也学着他一般声儿放得很小。她明白像陆晓这种军情局的人,必然有很多秘密,那么她再气他,也不能误了他的正事。

    看她乖巧的样子,他把她拥进怀里,贴着自己胸廓呼吸的女人,起伏的波涛让他不由得心猿意马。

    几天没见她了,身体真是异常的想念。他又再邪恶起来,随手就解她的领扣。

    她单手本能的捉住他的手,男人却不依不饶的在她的身上探索,嘴儿含着她的厚唇:“宝贝儿,今晚尽情的叫,嗨点,尽兴点……”

    冰凉的大手带来一阵蚀骨的燥热,她情不自禁的娇呼:“啊,你,这变态。”

    “哈哈哈……”陆晓的笑声色彩泛滥到轻狂的地步,邪恶得不能再邪恶的话语:“宝贝儿,今晚过后,让你爱上我这变态……”

    真是够了。彩云一拳就捶他,奈何这拳头就像是绣花拳头落在棉芯上,轻而无力似撒娇又似邀请。

    她是无论如何都抗拒不了他的。那么强劲的体魄,那么熟稔的技巧,那么引她沉迷的坏……

    不出片刻,身体内的快感铺天盖地的袭来,她闭上眼睛感受着他在上面的震憾。

    是的,今晚应该尽情的叫,尽情的释放。和他,还能有多少时日呢?既然开始了,就好好享受吧。

    隔壁监听室里,陈胜咬着唇,被房间内的春色惹得身痒难耐,小腹下似有千虫在咬。

    他拍一下桌子:“战况激烈啊,陆晓那丫真是高手啊,短短几分钟就把美人拿下。看着那么纯净的美人,被他点拔得,这叫声真是骚媚入骨。”

    项子翼冷笑:“就是个好色的贱胚。特种兵,屁!”

    陈胜没再说话,细心的听着房间内的动静。那床席间的暧昧声响,那女人千媚百柔的声浪,陆晓那粗喘的呼吸和粗野的话:“小妖精,可爽?说啊,说爽……”

    她弱弱的细唤,完全被征服的媚意:“你,混蛋!”

    暴风骤雨的热情终于退歇,陆晓侧着脸,把还在喘息的女人拥进怀里。抚着彩云汗湿了的肌肤,他亲她的眼睛、鼻子、嘴儿直到身上处处,调戏的话儿让他说得异常的甜:“宝贝,我想你,想你这儿,这儿,还有这儿……”

    他亲到一处就“想念”一次,让身体刚被侍候得烫贴的女人,那一颗心也化成一滩水,柔软得找不到边。

    他从来都很注重前戏,但事后却一向懒懒洋洋,满足后休息片刻,便起来仓促离去。从前每一次的相会,记忆中,最后都是她看着他带着满足后的疲惫,从容的拉开门,而她会一直呆,呆呆的看着空空的床,想念他的背影。

    她总是沉湎在他的激情里,而他总能痛快抽身。这就是她和他对这段关系的最大分别吧。

    今夜稍有不同,他完全没有心思离开,所以极有耐性的慢悠悠的与她继续温存。她由得他在自己身上抚弄,只定定的凝视着他如三月桃花一样长飞入鬓的眸子。

    有着这一双勾魂的桃花眼,命中想没有桃花也很难吧!

    他被她看着,却没有一丝不好意思,指尖在她的耳垂处细细的撩:“帅吧!”

    “嗯。你最帅了。”

    “哈,真有眼光。”他抱她更紧:“今晚,我们说说话。”

    “说话?”她奇怪的嚷,拱起身来,又看着他的眼睛,想看穿这双眸子后面的真情假意:“为什么?”

    “和我聊聊天很奇怪吗?”他诧异地,觉得不可思议。

    她扁着嘴:“很奇怪。我们一向,不都只是做的吗?”

    “哈哈,那是因为我忙。”他又亲她,拔她的黑发:“当然最重要的是,我更喜欢做。”

    “嗯,混蛋。”他的嘴唇被她狠狠的咬了一下,他“啊”的一声小声叫唤,才捉住她乱动的手:“是不是又想做了?”

    她无语了,他却继续坏坏的恐吓她:“晓哥哥愿意为你精尽人亡。”

    “……”

    本書源自看書罔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