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41章 我送你离开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41章 我送你离开更新时间:2016-10-17

    午夜风凉,纪彩云静静的偎在陆晓的怀里熟睡。她们有过那么多的夜晚,却是第一夜可以在他的怀里安睡,醒来时,有他迷人的桃花眼看着她忽闪忽闪。

    他轻轻的拍她的背:“睡得好不好?”

    “嗯。”她朦着眼,甜甜的笑开唇角,还是以为在做梦。直到他滚热的身体覆了上来,身体被他再次入侵,她才醒得彻底又迷醉。

    “坏蛋……”

    坏蛋送她下楼,11月,早晨的风刮过来像冰沙一样刺痛。他帮她把红色风褛的领子捂紧,摸着她冻冻的脸蛋儿,他又把自己的长大衣裹到她的身上。

    他的风衣,她穿上拖得又宽又长,把她只有黑袜包裹着的小腿儿也裹住。看她圆圆的脸蛋儿被套在他的风衣帽子里,他才觉得安心。

    她嘟嘴很不情愿的要松开他的衣服:“丑死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似曾相识的情景,他的目光有一丝恍惚,轻轻的话,像是自己也不相信是不是真的:“我听人说过:如果你爱着她,一心便只想着她好不好。她再要强,身体再棒,还是会怕她冷、怕她热、怕她苦,怕她颠沛流离……这是不是真的?”

    “你说什么?”她有些疑惑,他的声音小得有点迷茫,她听不清楚。

    他轻笑,捏她的下巴:“我说:你真漂亮!”

    “现在才知道啊?”他眼里有些深沉的她读不懂的情绪,让她的心跳得飞快。她害羞的低头,用手理自己热热的耳垂。

    沉默竟比相贴时更加暧昧,她的脸慢慢的就红得透贴。

    车子开过来,是一辆普通的出租车。陆晓把她推进车里,凝视着她:“离开这里,乖,我会给你电话。”

    “什么?”她被他凝重的神情吓到了,还没反应,车子已然开出。她才发觉前面坐着的司机并不是开出租的,而是一个熟悉的面孔。

    她不知道他的名字,但这人曾经上酒店和陆晓谈过事,据介绍是陆晓在军情局的亲信,是当年在蓝箭特种兵讯通大队带过来的人,可说是隶属于陆晓的亲信心腹。

    那人在前座作自我介绍:“我是陆处长的属下,杨烈。我负责送你离开北京。”

    “我为什么要离开北京?”她懵了:“我不离开,你们凭什么?”

    “纪小姐,我只执行命令。”

    “我又不是当兵的,我为什么要听命令。”

    “纪小姐,别让我难做。”杨烈的车子开得四平八稳,但速度却不慢,是出城的方向。彩云好久才反应过来,这是要被流放的节奏啊。

    为什么会被流放?难道昨天晚上那流氓没吃好?

    妈的,这样对老娘。纪彩云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但是陆晓远在天边,而近在身前的杨烈却是个木头,介绍完命令便一副“闹吧闹吧不是罪,反正我要把你送出去”的模样,让彩云毫无办法。

    林微正在温室里赏蔷薇。因着名字里这个“微”字,她从小便喜爱蔷薇。玫瑰也是蔷薇花系,但她却觉得蔷薇真心比玫瑰好看多了。

    反正就是喜欢。她正凑鼻子上去闻花香,袋子里手机铃声响得欢快,一接听竟然是彩云。

    彩云又哭又嚷:“林微,救我,我被绑架了!”

    “靠……”林微急得把手上的蔷薇连根儿拔了。

    关键时刻,纪彩云叫天不应叫地不闻,本能的便想到自己有这么一个闺蜜,在军界非常有存在感。

    她拔了这一个电话,果然在即将进入出城高速路口之前,被一辆黑色越野车截住。

    杨烈脸色都黑了,看着下来的居然是聂皓天的心肝宝贝儿。现在这心肝儿正撩起袖子,凶神恶煞的找他拼命来了。

    他一个头变两个大:打嘛,出手重了伤了聂皓天的女人,那是死;不打吧,跑了陆晓的女人,那也是死……

    林微走近车窗,从玻璃窗外看见彩云安然无恙的坐在车后座,心稍微放宽了,一拳头便砸向车前:“大胆狂徒,光天白日强抢良家妇女。”

    彩云好汗:微微姐,你这台词会不会复古了点?

    复古的微微姐砸完车门,把不知所措的杨烈拎了出来。杨烈觉得要是不反抗,可能会被陆晓骂。因此他非常不怕死的和林微对拆了几招,才华丽丽的败下阵来。

    林微华丽丽的和彩云上了自己的越野车,彩云看她的样子实在帅气死了,觉得自己应该出一点力。

    便又冲了回头在杨烈的旁边吐了一口涶沫,再在杨烈的大腿上伸了一脚,这才很潇洒的和林微开车跑路了。

    杨烈躺在草堆里咬碎银牙:这是要被两位首长夫人玩死的节奏啊,他还要不要脸,活不活啊?

    车子里音乐开得很响,极冲动劲爆的舞曲,彩云还因为刚才“伸那一腿”而高度亢奋,用手比划着:“我其实应该这样,先踩他脚踝,再来个一脚踩蛋……”

    “哈哈哈……”微微陪着她笑。开怀的笑声慢慢静下,彩云瞥她一眼:“谢谢你啊!”

    林微微笑着,却又不屑一顾:“说一声谢谢就行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来救你,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

    “我把梁大生一棍砸晕了,抢车之后还撞烂了聂皓天的大门。你看,车子前面的挡板都断了。”

    “哦,真的呵。”彩云嗫嚅着:“干吗这么暴力嘛?”

    “你被绑架了啊,我能不暴力吗?我都急死了,聂皓天又指示不让我单独出来,我一急,就全程使用武力解决了。”她一边显威风,一边叹气:“今晚,得被聂皓天吊起来打了。”

    “他那么疼你,不会的。”

    “你不知道,他很凶的,只是装得很温柔而已。他眼睛一瞪,我心肝儿就颤。”她嘟着嘴发牢骚,脸上却是满满实实的幸福。彩云淡淡的笑,又拍她的肘子:“谢谢你。”

    “别客气了。”她一边开车,一边好奇:“杨烈为什么要绑架你?”

    “他要送我离开北京。”

    “陆晓?”

    “除了他还会是谁?”彩云气恼的绞着手指:“死王八蛋。”

    “你到底做什么了?陆晓外表吊儿郎当,其实办事最靠谱了。不至于无缘无故送你走啊。”

    “我哪知道?昨晚还睡了,睡醒就这样。”纪彩云是真的委屈,急于找人倾诉。男人的态度转变得快,而且莫名其妙,让她摸不着头脑,心里揪得像麻花儿一样。

    林微终究比她见识多,知道陆晓这种人,秘密事情和不得已的情况较多,反而不觉得惊奇。只安慰她:“也许他只是想保护你。”

    “我一个良好市民,品行端正,连卖菜的大妈都不得罪,我要他保护个屁?”

    “可是,你是他的女人啊。”林微笑着叹气:“做他们这种男人的女人,很不容易的。”

    “哈,你以为我是你,他是聂皓天吗?我只是他一个床客,临时的、其中一个床客。”

    “……你太谦虚了。”

    两个女人就这么唠嗑着,开着轻慢的音乐,漫无目的地开着车。沿途风景秀丽,路边一排排的风景树在劲风中摇摆。

    已经很久:她们不曾有这样的时光,轻松的、贴心的、无理由的任得时间悄悄的从手心滑走。

    不同于其他惊险的绑架案,这一次的解救顺利,而且后面没有追兵。林微便轻松的和纪彩云商量下一站。

    彩云回家的话,肯定会再次被陆晓派人遣送出京。回聂皓天的家就等于回陆晓的家,因为陆晓在聂家向来都自出自入,半个主人一样。

    “那就只有亡命天涯了。”彩云一拍大腿豪气干云,看着她红扑扑的脸,林微举起她的手一起齐扬臂:“亲爱的,我们一起做一对同命鸯鸳吧!”

    “Gogogo……”

    她们就这样牵着小手Go了,像小时候,拖着小手背着书包逃课到隔壁镇看恐怖电影一样。

    她们重温儿时的风流快活,只急坏了家长们。

    聂皓天看着被撞烂的铁门,脸儿黑得像灰,梁大生自责:“是我办事不力,被偷袭了。”

    杨烈在陆晓的后面伸出一个头来:“我已经拼命守护了,还被揍了。”

    陆晓一脚踢向他的腿:“你它妈的一个女人都打不过,还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

    杨烈惨呼:“那女人又不是普通女人。是老大的老婆。”

    “老大的老婆?杨烈,现在谁是你老大。”

    杨烈望了一眼脸黑的聂皓天,低头向着陆晓:“是你,你是老大。”

    “走。”陆晓潇洒的带着杨烈走了,开车直奔郊区。

    入黑的旅馆设施简单,暖气根本就不暖。林微和纪彩云一人抱一张被子在啃薯片。

    “嘣滋嘣滋”的声音中,彩云忧怨的道:“昨晚上好不容易聊天了,居然第二天就赶我出门,男人心海底针。”

    “聊天也好不容易?”林微奇怪了,联想到陆晓以前说过的从不曾和彩云吃过一顿饭,不禁有些同情她:“难道你们一起,就只顾着做……坏事?”

    彩云瞪她一眼:“不做坏事难道做好事?”

    “噢,无法理解。”林微表示对她们的相处方式表示崇拜:“陆大处长果然作风独特,行事出人意表。”

    彩云咬牙:“我就不相信聂皓天对你很纯情。”

    “一般纯情。我回来后,还没做过坏事。就是聊聊天、吃吃饭、亲亲嘴……”

    “阔别4年,他还忍得住?”

    “忍无可忍,还是要忍。”微微极得瑟地摇了摇手。

    “你太残忍了。”彩云发表感言,然后就看着大门“噼噼啪啪”的被砸烂,两双大长腿、两个俊男人站在门口。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