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47章 猜忌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47章 猜忌更新时间:2016-10-17

    据说这次的军演,聂皓天的红队会惨败,皆因其聂老大长得风流,人却一点儿都不风流。

    不够风流之下拒绝了项家的大小姐项飞玲,担任要职的项小姐便在这次的军演中略试小计,破坏了地面通讯,导致将、兵失联,彻底惨败。

    谁都知道这次军演意义重大,林定之离执掌帅印只差一步,此前对他的不敬不服甚多,而聂皓天却支持者众,这一次军演实则上决定了林定之的掌权之路,是否顺当。

    而林定之与项家关系密切,人人皆知,即使没有聂皓天的风流帐,项飞玲为着家族利益背叛聂家军,也在情喇中。

    不管此传闻是真是假,但军演的第二周后,项飞玲确实被撤除军职,离开总参处,正式离开军队。

    今晚的晚饭气氛有点不同,群姐摆好碗筷,便赶快逃离。平时首长和林小姐,饭前恩爱,饭后更恩爱,腻歪粘乎的让人看着也受不了。

    但今天一顿饭,两个人都坐得正正经经,没捏脸蛋儿握小手,更没夹菜传情送秋波。

    小夫妻要起风雨了?但也可能是因为今天的军演失利,首长不开心吧!

    大家族里的佣人们最会察颜观色,早早的厅里便一个人都没有,给他们提供广阔战场。

    聂皓天终于还是把碗砸在桌面:“我在乎的不是输赢,是你这态度。”

    “我什么态度?”她一直低头扒饭。

    “你欺骗,隐瞒我。”他已懒得和她说废话,一叠相片扔在桌面。从前她如何荒唐他不计较,但她已回到自己的身边,便得重新做回那一个善良无害的238。

    相片里清清楚楚的影着林微潜进项飞玲的指挥营,她向帐内喷麻醉气雾剂的相片,她一拳头再抠在项飞玲颈脖的影像,清晰得能数得清她事成后,因微笑而勾起了多少道笑纹。

    她无话可说!

    她既然以这种方式回到他的身边,便早有被揭穿的心理预期,聂皓天不是傻子,不会一直由得她欺骗。

    但一个好的说谎者,得脸不红气不喘,即使被揭穿也得辣气壮,让他觉得其实是他欠了她几万块钱。

    她抬起头来,盯着他冷漠的眼睛,虽然明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但心里还是一抽一抽的痛,她眼里有泪光:“你早就想要输,我只是让你输得快一点,顺便把项飞玲坑进去而已。”

    “我想输?这么大的战役。”

    “你别狡辩,我知道,这次你故意想输,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你其实很想林定之得到这个位置。”

    “荒谬。”

    “荒谬的是你。你说我欺骗隐瞒你,难道你就没有吗?这些相片是怎么回事?你根本就一直派人跟踪我。”

    “我是担心你的安全。”

    “你在怀疑我,聂皓天。”

    她伸着颈与他争辩的样子真是让他气到喷火:“我已经对你很好,你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

    “你对我很好了,是,很好了。”她对着他吼起来,甩他捉紧自己的手,却甩不掉,也就不再甩,斜眼瞧着他的手指:“原来,你对我已经很好了,呵呵。”

    “……”他仰着脸长舒气,冷静下来,摇她的手臂温声道:“微微,我们谈一谈。”

    “有什么好谈的?”她低着头没看他,平滑的地板上滴下她的泪滴:“谈了就能解决吗?你现在对我这么好,我走的那一天就会很难过。”

    “什么?”他扯她进怀里,强大的力量把她差点扯倒,他急促没法再忍耐激动的声音:“走的那一天?你要走?”

    “我总是要走的。”她推开他,还是低着头,小小的声音哼哼,但却像重锤敲在他的心:“希望那一天,你也没那么难过!”

    “……”心碎掉的声音。

    群姐感慨:都说了男人不能和女人吵架,这一吵嘛,便被罚睡了一晚上沙发。

    聂皓天早就醒来,躺在沙发上发呆,看上去竟有点憔悴。群姐侍候他数年,从前是经常看见他在客厅发呆的样子。但自从林微回家后,他已不再有发呆的空闲。

    皆因林微太闹腾了,闹得他都忘记发呆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似是首长在放纵着她的闹腾,但群姐却觉得,其实是林微故意闹腾着使首长开心。

    首长喜欢看她活泼有生气的样子,她就一直表现得很活泼很有朝气。可是首长不在家的时候,却是她常常躺在这个沙发上呆呆望着天花板。

    林小姐她,心事很重。

    “群姐。”聂皓天在沙发上坐起,向群姐招了招手。

    “哎,我在。”群姐殷勤的走过去,看他的脸色迟疑,她体贴地:“早餐已经备好了,首长先吃吧。”

    “嗯,叫微微下来吧。”他站起,活动了一下身子,拍了拍脸,让自己看上去精神爽利。

    群姐却“呃”了一阵,才低头道:“林小姐说了,今天不吃早餐。”

    他双手插头揉着自己的发,抬腕看了看表,沉声道:“很晚了,开午饭。”

    “林小姐说:午饭也不……吃了!”

    他抬脚就往沙发座上踢,忍痛气得咬牙。明明是她瞒着他去嫁祸项飞玲,但现在错的人却像是他似的。

    他们已经重新走到了一起,这一天谈何容易?可是她却像玩似的,不但背负着和狂讯的秘密对他只字不宣,还随时随地给他下绊子。

    他本不想与她摊牌。那4年,她处身狼窝到底经历过什么,这些事情她不说,他也就不问。

    要做长久的夫妻,就得坦承相对,共结一心,如何还能继续欺瞒,互相哄骗?可是,她却说……她说了什么?

    我总是要走的。希望那一天,你也没那么难过!

    她不知道:只是听到这个“走”字,他就已很难过!

    他走出大院,抬头望着她的二楼露台。区区一道门哪能难得到特种兵的首长?她不开门,那他就爬上去呗。

    虽然爬自家墙壁破窗而入这种事,想起来有点凄凉。但人嘛,总得做一次两次傻事。

    他握着墙壁外露的板材就往上爬,脚才刚刚跨上去,后面有人诧异的问:“聂皓天,你在干啥?”

    他回身,跳了下来,拍了拍手,面容清冷:“你来干什么?”

    项飞玲憔悴得不似人形,他伤她实在够深,但是,即使全军的人都认定了她项飞玲是个叛徒,他也不能。

    她深爱的这个男人,即使不能夺得他的爱,但也不应收获他的鄙视。老天爷,你对我太不公平。

    “我来是要告诉你,不是我做的。”项飞玲眼眶含泪。

    “不重要了。”他叹气,抬头又看着二楼露台,单脚踏上水泥踏板:“没事的话,你能回避一下吗?飞玲?”

    项飞玲敏感的知道,他和林微吵架了。不然,他不会大清早爬自己家的前墙。

    为什么吵架?是因为我吗?聂皓天,其实你有维护我的,对吗?

    以为再也不会燃起的贪恋之心,却在这丝微弱的火星下冒头,她瞬间扑上来抱紧他:“皓天,相信我,不是我做的。我被林微陷害了,她破坏你的军演,却把这事嫁祸给我。她不是从前的林微了,她是个蛇蝎女人,她是回来要你的命的。”

    “项飞玲……”他的声音冷得像冰,因为一脚踏上水泥想要爬墙,竟被她在后抱得紧紧,这让他很是恼火:“这事,我都知道。”

    “啊?”她木木的抬眸,身子被他甩出老远,却仍不死心的望着他。

    他的眸子冷而狠,一步一步向她逼近:“我知道,是她打晕的你。”

    “那你还冤枉我?”

    “是的。”

    她站得晃了晃:“为什么?”

    “因为,她想冤枉你。”

    “只因为……”

    只因为她想要冤枉我,你就帮着她冤枉我?项飞玲一口血咳出来,痛苦的脸容扭曲,捂着胸口说不出话。

    “我怪她,只是因为她做这事没有向我报备。但其实,她做得很合我的心意。4年前,你故意把她引到林漠的身边,使她受挟持,让我们差一点就永无再见之日。她回来后,我才知道这个真相。倘若是4年前,项飞玲,我已杀了你。只不过是渎职把你开除军籍,我已很给你们项家面子。”

    他再一次让她见识到他的残忍,4年前他毫不犹豫的剁掉她的一只手指,今天他毫不怜惜的毁掉她的光辉前途。

    这个男人,从来都狠且绝,只唯独对那个人例外。

    她抬头望向二楼窗台,那是聂皓天一直仰首的位置。

    林微,我不会被你打败。纵然我这一生都得不到他,但我也要你,无法伴他永远。

    林微隐身在窗口,看着项飞玲失魂落魄的离开。项小三扑上来抱着首长楚楚可怜,首长居然还能处变不惊,把小三打击得落花流水,这一气呵成的赶小三架势,很得她的欢心。

    今早一直和她煲电话粥的彩云在那头八卦:“怎么说一半就不说了?绝食抗议出效果了?”

    林微拿起手机:“刚才小三杀上门来了。刚观战完毕。”

    “哎,你可小心,免得被人乘虚而入、引致后院失火。”

    “怕失火的那个人是他,不是我。”她得瑟得很,但和彩云叨了一早上了,她也无心恋战,急急和她说了声“再见”,面前便现出一张俊朗中带着怒气,再带一点睡眠不足的脸。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