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49章 置身事外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49章 置身事外更新时间:2016-10-17

    年终第一大娱乐新闻,花若霞演出途中被刺,这一娱乐版的热门,今天却上了新闻版的头条。

    花若霞正式向纪律检查组投诉:正在公示期间的林定之,凭借自己在军界的势力,于2年前用枪指着她的头,威逼她与其长期保持不正当的两性关系。日前她终于不堪受辱,想要脱离控制,却被林定之派人在闹市突袭,恐吓她不得提出分手。她一介弱女子,虽无力与强权对抗,但亦相信世间还有公义在,现冒死对林定之作实名举报。希望上级查处这一军中害群之马,还普通市民清白。

    花若霞的举报信投上去,虽是实名,但也算是机密文件。但奈何现今媒体挖新闻的本领强大,才第二天,这封举报信便被公诸于世。

    大明星花若霞与高官林定之的权色交易,立刻成为街知巷闻的热点头条。年轻美艳的超级巨星、军界高官、贪污渎职、包养金主、暗杀灭口……等一系列热闻关键词,让这则新闻持续发酵。

    事已至此,林定之的声誉已摇摇欲坠。

    三天后,由林定之的新闻发言人向外声称:林定之的事情已作调查,也已督请全军进行自查自纠。林上将多年来正直清廉,高风亮节,也正因为如此,得罪了不少人。此次事件,实为不同政见人士暗中栽赃嫁祸。

    而同时,媒体又再流出花若霞与另一些高官或富商的豪放照。舆论风向又悄然向着花若霞自甘堕落、求包养不成再而伙同政敌喷黑水的方向吹。

    播放这一则新闻时,林微正捧着杯子从沙发边上走过,聂皓天正在看着电视,唇边轻笑。

    她坐到他的怀里来,感叹道:“看来项胜文还有意包庇林定之,护着他,花明星这件事,项家以为能像从前一样压一压就下去了。”

    聂皓天很有兴致的撑着腮,询问她的看法:“听你的语气,好像不认同?”

    “花若霞再不济也有万千粉丝,圈中也颇有人脉,把脏水泼回给她,难度也有点大。倘若现在还是项家一家的天下,这事儿勉强也能盖得住。但如今,项家声威已近尾巴,政敌又虎视眈眈,要把这事盖住?哈哈,乐观了点。”

    “那如果你是项胜文,会怎么做?”

    “弃卒保帅。林定之无药可救了,何苦还来沾一身赃水。”

    “哈哈哈……”他抱着她,在她的颈边儿咬下,语气里多的是欣赏:“但项家把宝全押在林定之的身上,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他保林定之是死,不保也是死。”

    林微看他笑得开心,赏了他一个深吻,便捧着杯子上楼,不耽误他想事情。之前还担心他的计划,现在看来,一切尽在他的手中,她爱着的这个男人,着实了不起,不用她来瞎操心。

    舆论的风向现在全都对花若霞不利,她戴着墨镜、背着挎包低调的走向纪检会办事大楼。

    才踏进大楼前的空地,便有几个黑衣男子来围着她,要抢她身上的挎包,她死命的护住,大声喊救命。

    如此扰攘,大楼里的警卫兵却都像瞎了一般视若无睹。她心中悲苦:光明前途,亮丽形象,已全都失去。

    她高着嗓子大喊,与黑衣男子们争抢:“老娘今天就和林定之拼了。我有他的犯罪证据,你即使杀了我,我还是有很多证据。”

    狂风从空旷的街道传过来,她的眼前似乎有一道电光,极美丽极闪耀,是她半生前多姿多彩的星途。她的额间开出美丽的糜红,一代巨星,死的那一刻,妆容仍旧精致动人,是世间难寻的美人。

    花若霞在去检举林定之的途中遇害,终年27岁。当时挟持抢掠她身上所背挎包证据的5名歹徒被当场抓获。全为军区上将林定之的贴身爱将,多名爱将也当堂供认,是受林定之的军令,现场拦截花若霞检举。抢回罪证,不惜一切。

    最后时刻不惜一切,发出绝杀的狙击手,却幸运逃脱,只在委员会的对侧高楼留下一个鞋印。

    而花若霞挎包里的罪证,只流出几张图片和文件,便能让人们气血翻腾。

    人死如灯灭,一切罪过皆原谅,不能原谅的是向她暗施狠手的公权之人。花若霞的粉丝、挚友发起盛大的纪念活动,并声讨心狠手辣,沾污一身正气军服的军界害群之马林定之。

    即使贵为明星,平时光鲜亮丽、巧笑嫣然,也无法和这些大老虎对抗。她的死,是不畏强权,维护公义,有冤申不得的死,死得如此悲惨又如此正气凛然。

    问世间,何曾有公义?

    聂皓天悠闲的搂着林微在温室内,赏花赏月赏蔷薇。

    林微手里拎着花枝,要去摘枝上的一块枯叶,男人的身子却使劲儿往她身上顶:“薇薇,我饿了。”

    “别馋了,你看,这叶子是不是有虫?”她回拔他,被他的胡须根儿扎得吃吃的笑:“色字头上一把刀,你忘记了林定之的教训?”

    “他是包养,我是抱养,哪能一样?”

    “哼,你怎么抱了?”她瞟他,他无耻的“狂笑”:“你20岁出头我就把你抱进军中,日日吃好喝好,养得如此珠圆玉润,难道还不能抱了?”

    也对,自己确实是被他抱回军中养成的。

    “真是的,唉……为满足一己私欲,引征兵为借口,无耻无耻太无耻。”

    他兴奋的抱着她向墙边一推:“那就再无耻一点。”

    “报告……”门边一声报告,聂皓天有点儿扯火,这个家里居然还有敢打扰他和夫人**的不长脑子的兵?

    门外大生尴尬的伸出半只头来:“首长,林定之求见。”

    微微星星眼:林定之啊,现时全国知名的大红人啊,幸会幸会!

    聂皓天无奈的捏她的脸,点了点头,大生便把林定之引了进来。

    林定之一副憔悴之色,眉间再无半分从前的得意忘形。他一进来,看着林微向聂皓天示意,聂皓天冷冷地:“她想看看热闹,你有事直说。”

    首长,你这是邀请我来持马馏戏的吗?

    林定之的嘴角扯了扯,虎落平阳已成定局,人家要陪夫人看热闹,他又有什么法子呢?

    聂皓天在花坛边上坐下,拉着林微坐到怀里,撩一下她的发,很随意的对林定道:“林上将,今晚是来和我谈心的?”

    林定之吞了吞唾沫,突然“啪”的一下跪在地上,声泪涕零:“聂司令,此前是我林定之不识好歹,是我的错,你念着我在你虎爷手下劳碌半生,救一救我吧!”

    “你这件事,项大都不敢插手,我聂皓天区区一个司令,能做得了什么?”

    “聂爷,聂爷,你就饶了我吧。”

    “如果是一周前你来跪我,我还能给你想想法子。但如今……林定之,你得罪的是全国人民,摧毁的是全军声誉,别说神仙也救不了你,就是还有谁敢出手救你?”

    “聂爷,花若霞不是我杀的,我敢发誓,不是我杀的。”

    “是不是你杀的,你觉得现在还重要吗?”

    林定之跪坐在地上,绝望的嚎了一声“啊”。

    林微看着林定之跪在地下,一派颓唐绝望。不禁也有些不忍,聂皓天看穿她的心思,在她的脸上轻轻亲了亲:“乖,你先上去。”

    不想他这一声吻却刺激了林定之。聂皓天这人从来都不曾把他放在眼里啊,自己死到临头,聂皓天却敢抱着女人对他如此轻视。

    跪在地上的林定之突然站起,指着聂皓天痛骂:“聂皓天你这卑鄙小人,这次的事件全是你策划,现在,你却想置身事外?”

    聂皓天笑容阴冷,把林微紧紧的挟在怀里:“林定之你脑子有病啊?你自己玩掉自己的事业,到头来怪我。你既能有胆子和我敌对,如今输了又吞不下这苦果?我4年前就掌握了你的贪污证据,你和花若霞睡第一晚,我就拍了相片,你应该感激我到了今天才办你。”

    “为什么?”林定之跌撞着向后退了一步,聂皓天他居然还有自己的贪污证据?4年,4年也不曾发难?

    聂皓天瞧着他,懒得和他客气,搂着林微出了温室:“虎爷提拔你拥护你,你还真以为,是因为他赏识你的不世之才?虎爷是老了,但还没瞎。”

    林微和聂皓天走出温室,远远看着林定之茫然的离开前院。他现已是无牙老虎,再不具备伤人之力。所以一干守卫也没理他,任得他自由来去。

    林微不禁叹息,瞅着聂皓天咬了咬唇:“我有个疑问?”

    “嗯?”

    “你既然早就掌握他的证据,为什么到了4年后才办他?”

    “林定之不是老虎,充其量只是个毒瘤。要是在一开始就开始治疗,那也就是小病小痛,但是等毒瘤长大了,成熟了,再好的医术也回天乏力。”

    “哦,我明白了。就像挤暗疮。”

    “啊?”他轻笑,她得意地:“刚长出的暗疮你要是挤它,必然是怎么挤都挤不干净的,过后还得长,还得留疤痕,但是等到它成熟了,轻轻一挤,就连根拔起。”

    “嗯,很有道理。”对于她合适到不行的“挤暗疮”理论,他吐槽无力。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