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52章 少一点遗憾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52章 少一点遗憾更新时间:2016-10-17

    聂皓天用纹身枪刺好图案,再给它上色,涂好保护膜,他低头看她,林微却已睡得很沉。她眯着的眼睛旁,还有浅浅的泪痕。

    他把纹身的材料放到一边,活动了一下僵着的肢体,把她轻搂进怀里躺好,小心的不碰到她最新的伤痕。

    刺青这事情,毕竟太精细,比他练几小时的枪还要费神,他眼睛生疼,但看着她肩背部的红色,心里觉得满意又安慰。

    从此后,海角天涯,她再也离不开他的眼睛。

    她眯着眼睛哼了一声,拱到他的怀里,皱了皱眉,像是疼痛刺激,迷糊的问他:“楼顶的狙击手是不是雷丰?”

    “嗯。”

    她又安稳的睡去。雷丰,你果然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成为国内最好的狙击手。

    赵长虎接到林微的饭局邀请,虽然意外,但仍欣然赴约。

    茶室位于这间茶艺馆的正中,建作一座开放的凉亭,亭边低矮的青松盘在檐下,一条人工造的小溪从亭底静静流过,侧边一处小小的假山上,在几株活的小青松之间,水珠顺着滑道流到溪边的水车,水车轻溅水流汇入溪流。

    单是选取这一处作品茶地点,便深得茶艺的精髓。

    亭内茶香扑鼻,林微微笑着给他泡茶。煮、冲、泡、斟,每一道工序都完成得行云流水,侧边站着的茶道姑娘,也不禁欣赏点头。

    林微淡笑着放下茶具,邀请赵长虎坐下品茗:“素闻虎爷最是好茶,微微今天班门弄斧,不当之处,也望虎爷海涵。”

    赵长虎坐下,轻品一口,是上好的大红袍:“前天是你救下我,这茶应该是由我来敬你。”

    “虎爷这样说,微微真的无地自容了。”

    他看她微跷起来的小指,那纤纤玉指看着嫩滑幼稚,是极好保养的一双手。他淡笑:“林小姐于茶道一途很是精通。”

    “妈妈爱茶,我从小耳濡目染,不怕你笑话,茶这方面我还是下过功夫的。”

    “听闻你流落在外,被匪徒劫持超过4年,还能记得茶道这么优雅的艺术,确实难得。”

    “有些东西,开始时难学,但是一经学会,却是终生都不会忘的。虎爷,是不是?”

    “的确是。”他环视四周,林微甜笑着又给他倒了一杯茶:“皓天他一会儿便到。”

    听说外孙一会儿便到,好久不曾与外孙吃饭谈心的赵长虎不禁喜上眉梢。

    林微像是看穿他的心事似的:“首长他其实很爱你,他只是任性而已。”

    “任性?”还是第一次听人这样评论聂皓天。

    “就是任性啊。因为爱着,所以任性,所以不能容忍对方的一丝丝不可理喻。”

    “难道爱不是包容。”

    “虎爷,我不是和你吵架的。他爱你,可是你一直都不喜欢我,他觉得难受,又无法取舍,干脆就晾着你。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如何做,你还是爱他胜过一切。所以,他敢任性,因为虎爷对他来说,再任性都不会失去。”

    她目光中的柔光像冬日雪地上铺上的银色月光,明亮妩媚又温暖。虎爷不得不承认,她是个很好看的女子,难得的是有一颗聪颖的惠心。

    她迎着他的目光:“可是,皓天他不知道,世间万物,其实是那么的容易失去。像我,他未曾想过我4年前会死一次,像你,他也未曾想过,总有一天你也是会离开的。”

    “林微你?”他站了起来。

    她仍甜笑:“生老病死,难道你能避免吗?两个人的缘份,最后不是生离便是死别。我今天把你们叫到一起,只是为了,将来真的到了那一天,不管是你还是他,都不会有遗憾。”

    他稍微怔忡,苍老的心被她一击即中。生离死别,她说的话是不好听,但是这却是事实。他已苍老,从前踏马军中树功名,如今却只能在这一道道浓烈的茶香里品味岁月逐渐老去。

    他如今最渴望的已是儿孙绕膝,谈笑一堂。但是,他和聂皓天的关系疏离,这4年来,聂皓天对他甚至是充满着怨气的。

    这么多年的霸权生涯,他功名利禄一点不欠,但是女儿18岁便离家私奔,后来关系稍好,却又意外身故。好不容易把外孙聂皓天培养成国之栋梁,但亲情却在他的指间又溜得一丝不剩。

    她果然是聪明的,知道他的弱点。现在的他,不过就是一个孤独的老人。

    她并不是来体恤这个迟暮的老将军,她只是心疼自己的男人。人在拥有时都不知道要珍惜,但当他不幸离去,那些流逝时光里自己所忽略的爱,愧疚更加蚀穿人心。

    她爱着的男人,她要他这一生少一点遗憾。

    茶又过了一道,赵长虎沉思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就这样随便的交给她:“给你。”

    “哦?什么东西?”她好奇的打开,红楠木的盒子里,平放着一只普通的戒指。戒指上的金色已暗黑,看上去似乎有些年月。

    她很开怀的举起来扬着戒指:“给我的?”她又戴到手指上对光照了照:“传家之宝?”

    “你,不知道?”赵长虎的表情相当的讶异,皱着眉头看她,轻咳了一声:“没有人告诉过你,这戒指的来历?”

    “没有啊?”她天真的样子:“难道是……聂皓天妈妈的结婚戒指?”

    “呸,我会留着聂进的戒指?”

    “噢,可是电视剧都这样演啊,母亲的戒指留给孩子的漂亮媳妇。哈哈……不过肯定不是了。能收到这种戒指的,必然是很讨人欢心的媳妇。我明显不招你喜欢。”她自嘲的笑,脸上却还是欣喜。

    赵长虎轻敲桌沿:“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和我的夫人是怎么认识的?”

    “没有啊。”她疑惑的望着他,不晓得这个老人怎么就突然会提到这种陈年旧事。

    额边轻轻一吻,聂皓天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怎么约这儿?风这么大。”

    “情调好啊。”她转过身子,搂住他的腰,他高高的站着抚她的头,这让她觉得十分的温馨。她抬起自己的手指,仰着脸望他:“你外公给我的戒指。漂亮不?”

    他惊讶的望着她手上的戒指,望向赵长虎时,目光已很柔和:“这么重的礼物啊!谢谢了。”

    “这礼物很重的吗?”她惶恐了。这个破戒指是什么东西,让聂皓天看见了都心怀感激,还开口说谢谢?

    难道是某个朝代的古董?或者是慈禧太后的陪葬品?

    她脑洞大开,心急的要把戒指摘下来还给赵长虎,聂皓天却按住了她的手:“戴上就不要摘了。本来就应该是你的。”

    “哦。”她低头泡茶。

    自聂皓天来了,三个人的气氛就有点诡异。在静得难受的时候,林微站起来:“我去一下洗手间?”

    “去吧。”他给她披上大衣,她便溜了出去。男人之间的事情隔着她这个外人,会很不方便的。

    聂皓天看着林微离开的方向,手指轻轻绕着杯缘,再坐正了,给赵长虎换了杯茶:“换一杯热的,天气冷,冷茶你喝了胃会不舒服。”

    “皓天,事到如今,你还怪我?”看着赵长虎苍老的脸,苍老的声线,聂皓天皱眉,像林微说的,他已不关心这个老人多久了?

    他轻轻的叹气:“这几年军务繁忙,而你也应该知道,失去微微,我实在……”他又摇头,晃去那些不好的记忆:“你是我外公,不管世事如何改变,由血缘构起的亲情不会淡。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能,心平气和的面对你。”

    “我明白。她死了,你有多痛苦。”赵长虎望着远处,林微的背影隐在假山后的青松里,她正曲着身子在瞧着什么。他微哑着嗓子:“但是皓天,人死不能复生,这世上,即使出现一个人,再怎么像她,都不是林微了。”

    聂皓天喝到一半的茶停下,望着他目光炯炯,赵长虎瞅着外孙的脸,一脸的怜惜:“皓天,她是假的,她不是林微!”

    “够了。”聂皓天良久才把嘴边的茶杯搁下桌面,他怒气冲冲,决绝的起立。

    赵长虎依然不紧不慢:“4年前,也就是在你们准备结婚的前一夜,我让飞玲把她挟持过来,我和她谈过很多,然后第二天她就逃婚了。你还记得吗?”

    “那又如何?”

    “那一天,我告诉了她:她的父亲就是林漠,是GD的最大首脑,还是害死你妈妈的仇人。以此使她混乱,让她纠结的离开你。但是,当时我还和她说过另一些话。”

    “是什么?”

    “我当时曾经把这只戒指拿出来给她看,告诉她这是你外婆和我的订情戒指,告诉她这个戒指会传给你的太太,但绝对不会是她。我还和她说过,我和你外婆的故事。皓天,刚才我把戒指交给她,她完全不记得这一段往事。”

    “那又如何?她记得和我一起的事就行了。”他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林微在青松旁抬起头,向着他娇俏的挥手,他握紧了拳头。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惘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