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55章 离开他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55章 离开他更新时间:2016-10-17

    在聂皓天看来,狂讯受徐展权之托,要求林微杀掉陆晓,这事太过蹊跷。陆晓是他的旧臣,即使是挡路石,也应当由他来处理。徐展权并不是这般越俎代庖之人。

    而看林微拒绝任务之后,狂讯并不坚持,可见他让林微杀陆晓只不过是个试探,目的根本就是想要探听陆晓到底是不是奸细。

    现而今,对陆晓身份起疑的人,本应是项子翼,而不是徐展权。但如果徐展权已和项家结盟,那陆晓便是他们共同的眼中钉。

    林微与狂讯的秘密,聂皓天并不打算向谁说,即使和赵天天他们亲如兄弟,他也不愿向他们坦白。

    也许正如赵长虎所说:他回避一切有关林微的身份和行事可疑的细节,而倾尽心力的去相信她,保护她,即使这在外人看来,是彻头彻尾、显而易见的背叛和欺骗。

    聂皓天沉默半晌:“林展权最后会和项子翼结盟,这其实是意料中事。”

    刘春华有点奇怪:“他不是和我们有约定的吗?”

    “政治家的约定,你信一分都死。徐展权借助我们的势力,把项胜文现今最倚重的林定之给铲除。原来项胜文势大,本不欲与徐展权联合,但现今被我们打击得灰头灰脸,他自然得重新找伙伴,徐展权是最佳人选。”

    赵天天:“两人如果联合:对徐展权来说,有项胜文的政治势力相助,顺利接班大有可能,从此便是他的天下。而对项胜文来说:既然一定要退,那就不如把位子交给自己人,那么他便可继续施加影响,自己家族多年经营下来的东西就用再吐出来。当真是两全其美,最佳组合。”

    刘春华咬牙切齿:“那现在,他们不再需要我们了?这不过河拆桥吗?”

    “谈交接,还为时尚早。”聂皓天又再泡好一壶好茶:“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是徐展权的最终目的。他从一开始就属意项家势力,只是要等林定之被除,他才更值钱而已。”

    “呸……那我们现在怎么干?”刘春华一副跃跃欲试,聂皓天淡淡道:“现今局势,牵一发而动全身。估计不管是徐展权还是项胜文,都在观望,不会轻易出手。我们嘛……”

    他把茶杯砸在桌面,脸色冷洌非常:“我们务必,端掉狂讯。”

    赵天天、刘春华、陆晓几个一起坐在聂皓天的客厅里面面相觑。

    老大说:林微听闻陆晓回归队伍,喜出望外,因而要请大家一起来吃一顿庆功宴或是洗尘酒,反正不管是何名目,就是我老婆请吃饭,你们都得早早到。

    按理说,他们几个从前和林微也熟得不行。刘春华是林微的教官、赵天天是林微在猎狼分队时的顶头上司,陆晓则是聂皓天的最佳哥们,从前与林微的关系最和谐。

    有这些陈年情谊,军人又最念战友旧情,但是自林微回归以来,他们三个对她却是没多少好脸色。

    所以,林微对聂皓天说:“也许是我这次回来,出场方式太另类了,败坏了形象,要不我明天请他们吃一顿,我亲自下厨。”

    “你管他们做什么?我喜欢你就行。”

    “话不是这样说嘛,我很重视他们的。”林微郁闷,在首长的身上磨了一晚,首长气血翻腾之时金口一开,今天便把这几只请了过来。

    酒过三巡,客套话说了不少,饭桌上几只打闹得相当的惨烈。陆晓太久没和哥们畅饮,本来就话多的人就更加口若悬河。

    聂皓天今晚穿得很居家,一身休闲棉质运动衣趿着对拖鞋,俊朗之余显得亲和亲近,就连刘春华这个呆子也连连拍他的马屁:“老大今天真是,真是帅到极品。”

    “极品是贬义词好不,华哥。”陆晓数落刘春华,站起来倒酒,被对面的光线明晃晃的刺了一下,他指着林微手上的戒指:“老大给你的?你们要结婚?”

    “嗯。”她甜甜的笑,聂皓天抬眸睥他:“喝你的酒。”

    陆晓却一把将杯子反扣在桌子上,想要说话,却又忍了下去。林微望了一下近门边的位置,笑意盈盈:“你老大和我这样子,都要结婚了。你呢?”

    “什么我?”陆晓气冲冲的。

    “我问你,什么时候娶我家彩云姑娘?”

    席间安静,突然静得针尖落地都听得见,聂皓天向陆晓使眼色,陆晓突然站起来:“老大你不用对我挤眉弄眼。我知道,彩云是她闺蜜,但她有什么资格管我的婚事?”

    “我就问你,你有没有想过娶她?”

    “没有!”陆晓淡定平静,林微气得站起来:“不以结婚为前提,你在耍流氓啊?”

    “我就耍流氓你能怎么样?彩云她也从没要求过我要结婚。”

    “女孩子不说,不代表不想。”

    “那她倒是说啊。”他站起一杯酒灌下肚,粗声粗气地:“她要是想结婚,我早千年前就碰都不碰一下她。”

    身后“嘭”的一声,聂皓天以手抚眉摇头。大家齐齐回头望,只见有个女人正低头慌乱的去捡地上的包包,再站直时,她抬手顺了一下自己的刘海,笑得灿烂:“你们有没有搞错啊,居然不等人家就开吃?”

    “彩云。”林微在身边让开一个位置,还没等佣人群姐过来加碗筷,她抓起林微的汤匙就去装了一勺子的杂果甜丁,才刚要塞到嘴里,陆晓坐在对侧嚷:“你不能吃弥猴桃,你过敏。”

    彩云低头看了一眼勺子里弥猴桃的切片,笑了笑道:“我这种粗人,哪有这么多讲究?垃圾都吃得饱,还会过敏?微微呵……”

    她一口吃进果肉,咬得吧唧吧唧的响,用纸巾擦了下嘴,对着林微豪放地指了指众人:“不介绍一下?”

    林微怜惜的望着她,随手向那边指了指:“刘春华大哥,赵天天大哥,都是特种兵团里的长官。”

    “哗,都是高官啊,厉害厉害。”她又夹了块排骨放嘴里嚼:“那个呢?”

    林微望了一下对面呆若木鸡的陆晓:“陆晓,好像是军情局的处长。”

    “噢……”彩云恍然大悟的点头:“不认识。”

    “……”桌上很静,陆晓的脸白了又青,彩云一碗饭扒得快,光着碗一抹嘴巴:“微微我和你说。”

    “嗯?”

    “我睡过一个男人……”她笑得像朵花儿似的,就连眼睛都里都前所未有的晶莹,突然抬手指着陆晓:“那男人长得和他挺像的。长得好看,身材也无可挑剔,就是技术太烂了。”

    林微在桌下牵着她的手,陪着她一起笑:“男人技术烂可不行。”

    “对啊,关键是技术烂也算了,天份不能低啊。”她像是说什么秘密一样偎到林微的耳边,声音却刚好大家都听得见:“又小又短,还早泻。”

    “哗……彩云,你回头是岸。”

    “何止是回头,我简直是自由泳、仰泳、蛙泳、花花泳游上岸的。”

    “……嗯,彩云,你很棒。”

    陆晓僵直着身子,脸色苍白,想说话,却终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林微一直在桌下握着彩云另一只颤抖的手。她从来都是这样的,倔强死要面子。再深的伤和痛,都自己藏在心里,露在表面的永远是那些或真诚或无所谓的笑容。

    彩云,她从不会好好的哭。在她看来,哭似乎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从前金超贵劈腿,她获知分手消息的时候,金超贵的老婆孩子都有了。她不吵不闹,包了封红包去喝喜酒,还扬着嘴角从开始笑到最后。

    此刻,即使情商高如聂皓天,也不知如何给出合适反应,因此饭桌上大家都低头扒饭。等得彩云终于吃好,抹一下嘴巴,被林微拖着一起出到庭院。大家才松了一口气,赵天天快要绷断的神经稍回位,才斜斜望向陆晓:“晓子,你这女人幸好不当兵,要是当兵也是个狠角色。”

    这种情景都能反客为主自己编自己演,那颗心啊,也是够硬的。

    陆晓挺着的胸膛终于缩了下来,聂皓天冷冷望他:“你就这点本事!”

    他微愣一下,便扑的一声冲了出去。

    红枫树下,落叶飘在彩云的肩头,她靠着树干,尤在笑着:“我厉不厉害?”

    “彩云,在我的面前,你可以不那么厉害的。”林微伸手去搂她,却被她一巴掌拍在手肘子上,她含泪的眼睛不知是愤怒还是悲伤,冷冷的笑着她:“你故意的。”

    “是的,我故意的。”林微叹气:“我故意请你来,就是故意要问他这话:陆晓,你对彩云是不是认真的?我想让你,亲耳听到最真实的答案。”

    “然后呢?就是为了取笑我,羞辱我?让我在他的面前出丑?你是发现我从来就没相信过你是林微,所以这样来打击报复我?”纪彩云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对着林微大声的吼:“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在他的眼里什么都不是,我从来就知道,不需要你来提醒我。”

    “所以,离开他。”

    本文来自看書网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