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53章 罪证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53章 罪证更新时间:2016-10-17

    赵长虎:“皓天,如果你是狂讯,明知道聂皓天的软肋是林微,你再造了一个林微,那么,必然会把你和林微曾经的点滴记下,她才能装得更像。你一直是敌人打击的焦点,你与她的恋情又极轰动,当年的特种兵团、猎狼分队多有流传,要知道林微和你的事情有什么难?但是,我和林微的谈话是私密而又无足轻重的,所以,这个假货便一点儿都不知道。”

    “你这故事很好笑,可惜我不相信。”聂皓天大踏步走向庭院,走向林微。

    身后赵长虎悠悠叹息:“为什么以你的冷静,却不听我把话说完呢?是不是因为你拒绝听到任何关于她不是林微的消息?还是因为,其实你心里也害怕,害怕这个人其实不是林微吗?”

    聂皓天举步,没有回头,穿过迂回的长廊。林微在青松后抬起脸来,向他娇俏的挥手。他的微微,一直就在那里,微笑着等他过去。

    “微微……”他奔向她,在青松下把她抱紧,下一刻,便深深的吻向她的唇。侧边奉茶的茶女抿着唇笑得红了脸,远处赵长虎痛苦的闭着眼睛。

    真相太过残忍,人们便只愿相信谎言。皓天,难道你现在,就只能靠谎言活下去吗?

    林微被聂皓天亲得晕乎乎的,虽然他常对她火样热情,但光天白日在这等公众场所,还是在老人家的面前放肆,她简直对他无语。

    又羞又恼的噘着嘴巴与被聂皓天拖着出了茶庄,她不甘心的问:“既然都来了,为什么不一起吃完饭?”

    “他牛、他顽固,他一个人吃更开心。”

    她看他腮帮鼓鼓的,不禁失笑,伸手捏他的脸,学着老人家的语调:“你这小外孙啊,怎么长不大啊?”

    他被她逗笑,捉住她乱动的手指,慢慢的走出茶庄。她摇着他的手臂:“为什么,本来还好好的?为什么又生他的气?你没发觉,他其实老了吗?头发全都白了。”

    “他是老了,可是脾气没老。”他叹气站住,把她戴着戒指的手抬起:“他说他曾经告诉过你,这戒指的来历。”

    “是吗?可是我不记得。”她低头踢了一下小石子,石子“扑通”的掉到茶庄旁边的一个出水口的水渠处:“我那时坠海,那么高坠下来,头撞到海水,后来醒来,就有很多事情不记得,我自己也不记得,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她抬起头,泪水圈在眼中,望向逐渐暗沉的夜色:“我也想要全都记得,可是它就是记不得,不可以吗?我难道不可以忘记吗?”

    他把她抱进怀里来,心酸又涩,伴着不安:“可以的,你可以不记得。可以什么都不记得,你记得我就行了。”

    他宽阔的胸膛缩着她的脸,静静流淌的泪湿了他大片衣衫,她搂紧他的腰,很紧很紧,像他从前搂着她一样,极重的力量,像生怕轻一点就会失去他似的:“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全都不记得了呢?聂皓天。”

    “傻瓜。”他突然把她手指里的戒指摘下,远远的抛了出去:“这鬼东西,不祥的东西,我们不要它。”

    她扁着嘴儿撒娇,腮边还有泪滴,声音却已嗲得瘆人:“可是人家要戒指。好想好想要戒指啊。”

    于是,他带她去买戒指,于是,京城最豪最贵的珠宝店里,俊男美女依偎着,让路边经过名店区的行人都不得不在玻璃窗前伫足,那么亮丽般配的一对。

    “最贵的、最闪的、最亮的,全部给爷我拿出来。”聂皓天从没有过这么张扬俗气的时刻,扬着手嚷开嗓子。

    她吃吃的笑:“你像个包养小三的款爷。”

    “哈,我需要包养?你看我这脸,你看我这身材……”他对着镜子照了照,还拉柜台的服务员来评理:“我需要包养吗?需要吗?需要吗?”

    一众女服务员捂着嘴迷了眼睛,一起点头,响亮的回答整齐划一:“不需要!”

    林微受不了,捂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他把戒指一只只的往她的手指上戴,她定定的凝视着他,他帅气的脸,他故意逗她发笑的动作,他专注还有点紧张的表情。

    手指被无数个指环环过,她一直都没有看自己的手指,只定定的瞧着她的男人。

    店里渐渐的很静,连他并不粗喘的呼吸都听得清,她突然捂住他给自己戴上的戒指,连着他的手一起握住。她的眸子闪闪晶莹,比这店里所有的钻石加起来都要更闪亮:“皓天,娶我,好不好?”

    “好!”

    满室的闪钻像是天上的繁星,而繁星闪闪之处,他的眼里只有她幸福的脸。

    他曾让她幸福,这么的幸福,满到倾尽全力也装不住的幸福。

    是不是因为你太好了,所以,我才注定要失去?皓天!

    林微来到机要室找文件,聂皓天并不忌讳她和自己的关系。因此在军中,她虽只是个参谋,但却自由度很高,出入自如。

    聂皓天要一份文件,她在书架上找了一会儿,拿到文件正要出去,却发现门竟在外面被反锁。

    她用力的拍门,正想叫人,背后传来一声让她心底生寒的笑声:“红蔷,最近是不是活得太逍遥了?”

    她倒吸一口凉气,回头。密封的机要室,隐在黑影中的狂讯向她走近,她僵着身子往下退,却碰到身后厚墙,他的指尖温柔的画过她的眉梢、眼角:“亲爱的,他是不是也常常这样抚摸你。”

    “你放手。”她拔开他,警觉的看向四周:“这儿是军区,你混进来找死吗?”

    “聂皓天和徐展权结盟,我又一直是徐展权的人,我要来这儿,难道有困难吗?”他以手撑着墙壁,像是把她拢在自己的怀中:“即使聂皓天见了我,他也不敢杀我的。”

    “可是他会杀了我。”她把他拔开一点:“你明知道,如果被他看见我们还接触,就一定会怀疑我,那我们就前功尽弃。”

    “前功?”他轻蔑的笑:“我们来想想你前面立了什么功勋?是昨晚收的这颗戒指吗?”

    “和你无关。”

    “和我无关?”他突然把她堵在墙,俯头亲向她的脸:“我才放你回来几日,你就妄想嫁给他?”

    “你不是要我接近他吗?他要结婚,我当然得答应着。”

    “是吗?”唇瓣又被他狠狠的咬了一口,她举起手掌“啪”的一下扇过去:“狂讯,别太过份。”

    “我过份?这么多年,我对你还过份了?”他被这一巴掌扇得火大,突然把她推向侧边书柜,柜上的文件随即四散。他整个扑上来,眼里是嫉妒的火焰:“这么多年,我疼着你,护着你,你它妈装贞洁,装纯净,但一到聂皓天的身边,就对他投怀送抱。”

    “对,我就抱他了。我爱他,我想和他睡觉,怎么了?”她被他压在书柜上喘不来气,而这里是军区的机要室,只要被任何人看见狂讯的影子,她的麻烦就大了:“现在什么时候啊,你到这里来就是和我谈这个?”

    “对,我就是和你谈这个?我来看看你,到底哪里骚?”他今天像是疯了似的,全身的力量钳上身,她受制于他,脸色苍白苍白的任得他在自己的脸上啃,渐渐的,他抬起头来,捧着她冷漠的一张脸,看着那双空洞的眼睛,他微微的吁气,唇挨着她的颈:“难道这么多年,你就没有被我感动过?”

    “对不起,没有。”她不耐烦的别开脸:“狂讯,你既然能把我派到他的身边来,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这结果。”

    他把她别到一边的脸摆正,强逼她看着自己,他的眼神里有那么明显的忧伤:“我只是派你接近项子翼,我想过,最后却是聂皓天。我还以为,即使是聂皓天,你也不会置我们多年的情份不顾。”

    “狂讯,请问,我们之间什么时候有过情份?”

    “无情的是你,不是我。”他抚着她的脸,慢慢的调整了情绪:“接下来,把陆晓办了。”

    “啊……”她惊讶得连争辩都不能。狂讯冷声道:“陆晓早就背叛了聂皓天,他对聂皓天的事情掌握太多,权爷认为留着是个祸害,聂皓天顾念旧情,舍不得下手,就由我们来做。”

    “我不做。”

    “嗯,也对,你也舍不得。那我派别人去做。”

    “狂讯,你们错了,陆晓他不会背叛聂皓天的。”

    “什么?据调查,陆晓提前警告林定之,让他回避和花若霞的关系,幸好聂皓天下手也快,不然,林定之也许就逃了。所以,陆晓不能留。”

    “我没有证据,但是,以陆晓对聂皓天的情谊,他不会背叛的。我可以说,聂皓天手下的猎狼分队的人,没有一个会心甘情愿的背叛他的。”

    “哈哈,就凭你觉得?”狂讯不以为然,但沉思的想了一下:“林定之这件事,聂皓天干得漂亮。权爷很欣赏。但他要我拿到聂皓天杀花若霞的罪证。”

    本書首发于看書網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