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61章 贪婪人心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61章 贪婪人心更新时间:2016-10-17

    “微微,其实我一直想不再爱你,可是我做不到!”聂皓天把她轻轻的环紧,看着她的呼吸转渐平顺,苍白的脸也回复一丝血色。

    他定定的瞧着她,看着她的目光从他的脸上缓缓移开,空洞的望着侧边窗口。

    他把她抱回床上去,厚被子盖上来,她木然的瞧着他,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他的心被绞榨着的痛。

    从军10余年,官位尊崇,他的手中不是没染过鲜血,只今晚,他被粗暴的自己吓到。他从不曾想过有一天,他会有把她彻底毁掉的念头。

    毁掉她,是不是就能掐死他的爱情,就能不自毁?

    空间里暖气开得很暖,她踡在被窝,艰难的翻过身去,腮边不由自主的滚下热泪。

    你要杀我?你竟然有一天想要杀我!

    林微,你到底做过什么?把他逼成了个嗜血的疯子?

    房间静得很,他能听清她密密的啜泣,他知道:她不想和他说话,甚至不想再看见他。可是,他却不舍得离开她的床前。

    对不起,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他和她,命盘里到底谁欠谁多一点,早就分不清。

    他抚着她的手,眼睛却盯着她被下的双足,隔着被面,他似乎仍旧能看清她脚趾上的冻疮。在那些极寒的痛苦时刻,都是那个人在陪着她的吗?

    给她按摩脚心,给她泡中药水,在绝望之境给她温暖和爱情。而他多年之后,竟曾想要毁了她。

    林微住院7天,彩云是第一次来看她。在她的床边坐了很久,她却只望着窗子,懒得说话。偶而转过头来,定定的瞧着彩云不停说话的嘴巴,她间中会露出一丝歉意的微笑。

    彩云看清了她颈圈的一处掐痕,极清晰的叉开手掌掐住的掌印,能想像得出她当时濒临死亡的绝望。

    彩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拿起她的杯子到外面给她倒水。隔间里,聂皓天手撑着头,坐在短沙发上想事情。

    聂首长看去格外的疲累,她很少看到首长有这样的时刻,疲态尽显而又迷惘焦灼。

    她坐下来,陪他喝了口茶。他仍旧撑着额角,像陷在很深深的困局中出不来:“她说,那个人比我更爱她。我原来想,这世上不会再有人比我更爱她了。可是,昨夜,我差点掐死了她。”

    “啊?是你?”彩云惊骇不已,这是她无法想像得到的答案,他是如此的爱她,世人皆知。

    他的声音像压着一层厚霜,暗哑的分不出来自何方:“这4年,我一直在想,只要她回来就好。只要她能回来,不管是瘸的还是瞎的,甚至是毁容的,只要她能回来……后来,她回来的机率越来越渺茫,我就想:只要她活着,活着就好,即使她不能再回来,只要她能在别处活着就好。我始终不愿意相信她已经走了,可是日复一日,我已经不能说服自己她还活着。现在,她回来了,她毫发无损的回到我的身边来。她奇迹一样的活得好好的,我却忘记了我那鄙微的初衷:我从前,只愿她活着就好了啊。我太贪心对吗?我不但要她活着回到我的身边,还要她一直爱我,还要她在没有我的那4年,清白无睱。彩云,为什么她回来了,我想要的却更多更多?我居然还差点杀了她……彩云,你说为什么?人为什么就这么贪得无厌呢?”

    彩云苦笑撇嘴:“人不都是贪心的吗?像我对陆晓,初时只想着,能和他有一日欢娱就好,后来有了第一次,却又想要第二次,一起的时间久了,还想要他的爱,他的承诺,他给的婚姻,还想住在他的大房子里,给他生一堆的儿女。”

    他抬眸看她,静静的看着她淡然的表情:“那么现在,你还想要这么多吗?”

    她又笑,自嘲的耸耸肩:“不想了。有时候,我们只要记住他曾经给过我们的快乐就好。我啊,想通了,我没有和他相聚一生的福气。”

    “可是,我不要福气。”他站了起来,再困惑混乱,他仍然是那个军中的王者:“我这一生,全凭实力,实在无需福气庇佑。我和微微,有福气如何,无缘又如何,她,始终都是我的。”

    他从她的身边步过,踏进病房。她淡笑,这个男人,自有睥睨一切的能耐和傲慢,他确实无需等命运施舍,因为他就是那个掌控众生命运的男人。

    只是她,一介弱女子,又有何能力撇开缘分和运气?

    她唇边仍挂着清苦微笑,站起来出门。聂皓天似乎已解了心结,她再留下便已不合时宜。世事便这样阴差阳错,聂皓天对微微的爱恋,执着而情深,却被命运的洪流撞得支离破碎。

    而她与陆晓,神女的心,总是虚梦一场。她“吱呀”一声拉开门,门外陆晓站得笔直,俊朗的脸略显青白,那一双时时勾魂的桃花眼,也专注得没有一丝熟悉的戏虐。

    她淡笑:“你都听到了?你不用吓得面无人色,我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我对你的痴心早就没了妄想。”

    她转身出门,他伸出的手掌擦过她的小手,却还是没有把她握紧。她笑,更加大步的踏向走廊。

    她不是强大的聂皓天,没有扣紧自己男人手心的能力,所以,她输了,无怨无悔!

    室内热气氤氳,床边一盆热水摆正,聂皓天从被子里抽出林微的双足,给她脚下垫上厚厚的大毛巾,再把足掌移到床外悬着,他才以掌心勺起烫热的水珠,向她的脚部轻轻的泼。

    破溃的水泡被热水烫到,她不由自主把双脚向里缩。他却轻轻的把她按住,声音温柔:“别动,我让大生问过队里的中医师,这是治疗冻疮的最好方子。但是,水必须要热,这样疗效才好。你乖一点,一会儿就好。”

    “……”被他握在手心的脚掌微僵,他温柔的笑:“你说,他从前也这样给你泡过脚?我本来很嫉妒,嫉妒得要死。不是因为,他曾经对你好,而是因为,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却只有他在你的身边,而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曾为你做。”

    他又往她的脚心泼水,这次她没有再缩,他低头贴着她的小腿,亲了一口,这一下撩逗完全出自本能,而安静的她,也把身上的被子捉得更紧。

    他笑:“我很恨我自己,那些年,为什么没有找到你?为什么要你一个人在外面吃苦?”

    “我不苦。”她在被子里闷闷的回。

    “是因为有他在吗?所以不觉得苦?”他轻叹气,却又强展欢颜:“我想,我应该感激他,把你照顾得这么好。”

    一时又再无话,只有水珠洒在她足部的水滴声。用手试到水温转温,他坐在床沿把她扶起来,把不肯就范的她强行搂在自己的怀里坐着,再把她的脚一起泡进热水里。

    他握着她的手,脸伏在她的肩膊上,坐着相贴的姿势,她似乎无法再强装冷漠,微缩了一下身子,她恼怒地:“你这样是什么意思?是道歉吗?”

    “嗯?想要我的道歉?”他抬眸看她的眼睛,从侧边仰望她,低敛的明眸染着一层黯淡的光:“我知道,不管对你说多一遍对不起,都弥补不了那4年。微微……重新再爱我一次!”

    “重新?你就这点出息?”这么甜蜜的话,她却真的恼了,又在他的怀里拱着要躺下,他却夹住她不能动弹:“嗯,我就这点出息了。昨天我看着你在我的面前差点咽气。那时我就想,天下苍生于我又有何用?我失去你了,微微!”

    他的脸伏得更低,沾湿了她的颈项,他从不知道,他这样哑着嗓子说话时,有一种让她非常心碎的性感。

    “微微,帮我生一个孩子!”

    话题突然的转折,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直到脚上的温水变凉,她才伸手向后轻轻的抚他的脸,抚到他高直的鼻梁,她才转身来与他相对,她的脸贴着他的,与他像贴到一对的眸子里有那么漂亮的光芒,耀眼的闪烁的幸福的光芒。

    “我们的孩子,他必然是个男孩子。他像你一样聪明,脸蛋长得像你,眼睛更像你,就连耳朵也是一模一样的。他还像你一样爱枪爱炮,爱玩车车,小小年纪便臭美、装酷、还耍帅。他最喜欢装成个小大人一样,坐在石椅子上扮沉思,手肘子撑着膝盖,手掌叉住下巴,可是他的腿儿不够长,手臂长得又胖,这姿势维持不到一分钟便会‘嘶’的一声整个滑到旁边来……”她以鼻尖去顶他的鼻尖,看清他眸子里清晰可见的憧憬,她捧着他的脸晃啊晃:“是不是很可爱?”

    “嗯,真可爱。”他心腔里涌满了密实的满足,这就是他和她的未来,有儿有女,得享天伦。

    她在深深的呼吸,再呼吸,像胸腔里有些情绪怎么都发散不去似的,捧着他的脸亲啊亲,脸上却不停的淌着泪:“他是世界上最可爱,最聪明的孩子了,我们的儿子,我们的宝贝儿啊!”

    “嗯,我们的儿子,世界最漂亮的宝贝儿。”他抱紧了她,把情不自禁失声痛哭的她抱进怀里。

    这样美好的未来,比梦想还要完美的人生,他永远不能让她离开,和她错过。

    “那你要答应我,快点好起来。”

    “嗯?”

    “身体好起来,我们生个孩子。”他俯头,她却已仰起脸来主动与他亲到一处。

    心里爱着一个人,总是轻易的就能找到理由去原谅。即使她背叛了他,即使他曾有过杀她的念头。

    病房内,又开始似和暖春季,暖洋洋的烘得人心欲醉。

    陆晓和赵天天站在空空的隔壁病房,有苦难言。他们布局在这里的监听装置,于昨天被聂皓天亲手拆除。

    聂皓天似乎已下定决心,不管不想不问也不顾,只一心等林微身体康复……他要给她一个婚礼。

    终极目标便是与她生一个可爱聪明,有和他一样的眼睛,一样的帅气的男孩儿。

    陆晓和赵天天与他多年相交,自然知道他淡静表情下所藏着的强大的内心。

    他决定的事,向来无人可改变。他的决定一向果断英明,只有这一次,明知可能是一场错误的冒险,他也在所不惜,无怨无悔。

    陆晓和赵天天无可奈何,但却又不甘心看着老大往火坑里跳。因为,关于林微的秘密,整个特种兵团只他两人知晓。

    赵天天扯着头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们不可以让老大越陷越深。”

    陆晓却叹气:“还可以比这陷得更深吗?天天?”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他陷进的已是一个无底洞,我们谁都救不了他。”

    “难道我们就看着他送死?”赵天天惊讶于陆晓的表现,陆晓似乎也开始动摇。

    陆晓望着拆得空空的病房,苦笑:“爱情这东西,不是你要狼,就能狼得起来的。很多时候,我们都宁愿在这场谎言里醉死。”

    赵天天望着陆晓离开,陆晓也变了,他不再像从前一样总带着玩世不恭的轻狂。

    爱情是这么个折磨人的东西,只会磨蚀军人的意志和毅力,实在不应该亡命去追赶。

    在这等平静的凄冷风雨里,不知不觉的便迎来了新年。

    林微从医院出院回家,从车窗玻璃看到街上一串串的灯笼和中国结,才惊异的记起:“过年了?”

    “过年了。”聂皓天在侧边搂着她,满足的笑,这满街的花红柳绿,万紫千红,终于有她回来与他一起赏猎。

    她转过脸来,甜笑着望他。他们真正快乐的日子,算起来也只有4年前的短短三月,和现今一起的半季冬天。

    错过了4个新年,4个元旦,4个中秋,每一个应该团圆的日子,但是,记忆里装载着的回忆却是那么的沉,足够让她们在寂寞里啃食了4个春秋岁月。

    他坚强的心柔软:“以后,我们一家三口,过每一个热闹团圆的新年!”

    “嗯,一家三口!”她的眼眯着,轻轻的倚进他的怀里。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