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62章 万家团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62章 万家团圆更新时间:2016-10-17

    才进大宅,刘小晶便上来迎接林微。她换掉在医院的护工服,一身休闲便装,竟显得十分清秀俏丽,与在医院病房里的护工小刘,有着天壤之别。

    她甜笑着上来,微躬身:“首长、夫人请慢走。”

    林微额头冒汗,夫人这词实在太复古了吧?她瞪一眼刘小晶,刘小晶对她伸伸舌头,俏皮走在前面引路。

    聂皓天侧望着林微:“你就这么喜欢她?”

    “嗯,她在医院照顾得我很好。而且她年纪小,可以陪我说说话,家里的佣人们都一本正经的,你又经常不回来。”她手挽进他的手臂,仰着脸儿:“如果你不喜欢,我让她走。”

    “不用了。难得你喜欢。”他挽着她大踏步进屋,她喜欢小刘,想要有个伴,无可厚非,而且小刘这丫头并不像医院的老护工们一样古板,相当有灵性,有她伴着林微,他也确实能放心。

    晚饭时,群姐一脸不高兴。桌上摆着清淡的6菜一汤,虽然式样繁多,但都太清淡,在群姐看来,林微正从医院回来,应该是大鱼大肉、山珍海味调养身子的时候。

    但刚进来一天的小护工小刘却坚持:“病人饮食宜清淡,食物以温补为主。”

    不但坚持,小刘还亲自下厨弄了这6菜一汤。聂家的伙食一向由群姐负责,这会儿有个小丫头来抢饭碗,自然是高兴不起来。

    正等着小刘受批评,却不想林微却吃得很香。平时饭量极少的女主人,却吃了一大碗饭,两碗汤,桌面上的一味清蒸石斑,还被她一个人吃得干干净净。

    聂皓天看着胃口大开的林微,笑容很暖,对着刘小晶赞许地:“不错。林小姐喜欢吃南方的美食,你以后多给她做。”

    刘小晶低眉晗首,很真诚的点头道:“我其实没做什么,都是群姐亲自下厨的,我只是嘴多和她商量了一下菜单。”

    “嗯,那以后,你继续定菜单吧。”聂皓天面色开朗,对着群姐笑道:“今年你不能回家过年,挺遗憾的。明天我让大生给你家人寄一封大红包,你安心工作,家里不用太操心。”

    “谢谢首长!”群姐连忙道谢,看向小刘的眼神也和善了很多。

    才吃完饭,林微回了房间休息,聂皓天便把刘小晶叫进了书房。首长坐在灯下,淡漠的样子:“你上次瞒着我,帮林小姐传话给项飞玲,这事儿,你觉得要不要解释一下?”

    “首长?”刘小晶眼睛瞪得圆大,很惊讶惊吓:“你居然知道?”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不知道?”

    “哦,是啊,首长英明,什么事都瞒不过首长。”

    “既然知道瞒不过,以后就不要瞒。”聂皓天冷眸扫向她的脸,她伶伶的打了个冷颤,差点被跪倒了:“首长,我,我是好人,不要抓我。”

    他睥她一眼:“我抓你干什么?但是,你必须记住一件事:我不但是你雇主,我还是可以把你的命当成蚂蚁一样踩的人。”

    “首长权力滔天,威猛……”糟了,拍马屁真的拍到屁股上了,首长的样子更加阴冷了,刘小晶差点哭出来了:“我记住了,我不敢的,我不敢做坏事的。”

    “记住就好。”他在桌上扔了一张支票:“这是给你的,以后你不但要给我守着她,照顾好她,如果她有异常举动,或是吩咐你私底下做事,来报告我。”

    刘小晶拿起支票,在数那支票上的“0”,流着涶沫猛点头:“我会的,我一定会的。首长……”她的眼睛狡猾的眨了眨,又不怕死的伸长了脖子:“请问,如果我有军情汇报,立功的话,你会不会加……钱?”

    “哈…”他被她这小奸小滑的模样儿逗到,怪不得微微喜欢她,实在是个聪明又贪心的丫头。

    “出去吧,我不会亏待你。”

    “是,首长!”她居然正经的给聂皓天敬了个军礼,喜滋滋的把支票贴进胸前口袋里,才出去找林微。

    林微在房中收拾衣物,刘小晶“蹭蹭”的扑上前:“林小姐,我来,我来,你这么尊贵,怎么能做家务呢?”

    林微便束起双手看她忙碌,端详着她兴奋的俏脸,林微突然问:“聂皓天给你多少钱了?”

    “啊?你又知道?”刘小晶矮着身子怨念了:“你们两夫妻咋搞的,你想瞒他,瞒不过,他想瞒你,也瞒不过。哎哟,这钱不好挣的好伐,我夹在中间会变葱油饼的。”

    林微白一眼她:“发工资给你的人是他,但给你这工作的人是我,你好好记住了。”

    刘小晶慢慢的把衣服放进柜子:“首长让我看住你,你有异动就向他报告。说穿了就是疼你。虽然说这爱霸道了点,但军人嘛,高官嘛,控制欲总会比较强。而且,你这样子一看就知道不听话。我理解他。”

    “你就不理解我了?”林微转身,刘小晶却已蹦的一声跳到她的前面:“你对我有大恩,我是你的人,怎么可能背叛你?”

    “哼……那聂皓天的钱拿得可爽?”

    “爽啊。”刘小晶嘟起小嘴,俏皮地:“反正首长的钱太多,我帮他花花。”

    “小财迷。”林微嗔她,她笑着抱着林微的腰:“我就是贪钱啊,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林微由得她撒娇,正经道:“聂皓天怀疑你了?”

    “也不是,但他知道上次是我给项飞玲带的消息,有点不满。还威胁说,我要是不醒目,就……”她在自己的颈上作了个“卡擦”的动作。

    林微笑着:“他不是随便杀人的。除非你杀了我。”

    “哈哈,那我这命还是能挺久点的。”她才转身,林微叫住她:“明天给我带个信给项飞玲。”

    “喂,现在首长还不信任我,手机什么的肯定已被监控,我怎么带信给项飞玲?”

    “那就凭你自己的本事了。”林微奸诈地:“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切,说得好像你养过我。”她又眨眨眼睛:“今晚,难道真的要和聂哥哥生BB?”

    “生你的头,我身体还没好呢?”

    “你受伤的是肩膊,又不是子宫。”

    她俏皮,被林微一巴掌拍向后脑勺子,痛得直咧牙,这才停止了胡说八道。

    还有三天便是农历新年,因为面临悠长假期,聂皓天又希望把事情处理妥,好专注的陪林微,因而这几天就格外的忙碌。

    林微和刘小晶却也闹腾得很,刘小晶和群姐去了一趟市场,买来大量的糯米和绿豆、花生之类的食材,要给首长做过年特餐。

    群姐看这两人闹腾,心里也欢快。刘小晶虽然年纪小,但胜在嘴巴甜,也尊敬群姐,不居功之余,还整天在主人的面前宣扬群姐的丰功伟绩,群姐非常的喜欢她。

    首长回家,便看到三个人在餐厅里围了一堆儿,大篮子里装了满满的馅料,炒香了的馅料发出夺人的香味,旁边站着的几个特种兵哥哥,已露出垂涎欲滴的表情。

    林微坐在桌子边上,细嫩的手指把馅料包进由群姐压好的米饼里,再以手仔细的捏合,刘小晶在旁边一边搅着馅料,一边吱吱喳喳的对着群姐嚷:“群姐,你别理林小姐,让她自己包,嘻嘻,首长要吃她亲自包的,晚上才会身壮力健,一夜七次。”

    “哈哈哈……”一向严肃的群姐被她逗得大笑,林微向她瞪过来:“对啊对啊,谁都不准动啊,我要亲手包的,今晚必得要7次。”

    “哎呀,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刘小晶仰天作感慨状:“首长,我为你默哀……啊首长!”

    正聊得挥发的三人抬头看着倚在立柜旁的首长,林微的脸不禁红了红。

    她最近虽然乖巧,但实在极少露出这样又娇又淘气的表情,这让聂皓天的心里像抹了一层蜜,甜笑着走近她:“让我看看……”

    他拿好一个包好的米籺,瞧了瞧那青绿的生菜包着的东西,疑惑道:“吃这个东西,就能一夜7次?”

    “噗……”刘小晶喷了,伸手悄悄的牵起群姐,一起走出**现场。

    聂皓天在林微的身边坐下,悠闲的跷起二郎腿,双手揽住了她:“从前我满足不了你,难道是因为没有吃这个?”

    “才不是。”

    “哦,你的意思是,从前你一直很满足?”

    又被设计了,她恼羞成怒,回身以手拍他的脸:“不给你吃。”

    “没关系,吃你更好。”他的吻落在颈项,因为这段日子的压抑,他的热情不经撩拔便汹涌起来。

    “喂,这是餐厅,有人。”她拱他,想把他推开,望着他的脸,突然就喷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他奇怪的瞧着她,她却一直笑,从他的怀里掏出手机来,让手机的镜面照着他的脸,他才发现自己的脸蛋上被她刚才拍了薄薄的一层白色的粉,这模样儿……

    她笑得岔了气,又把满是粘粉的手往他的脸上抹:“首长太帅了,哈哈,啊应该去演电影了,白鼻客!”

    “让你调皮……”他凶凶的,伸手去抓桌子上的米粉,也往她的脸上起劲儿的抹,她左闪右避,却难逃首长敌手。

    一会儿,由头到脸全成了白糊糊一片,她也不甘示弱,一双手使劲儿在他的身上抹,抹着抹着,男人突然不动了,捉紧她摸到胸前的“脏手”,眼睛闪亮闪亮的:“微微,这东西你下了什么?”

    “什么?”她一脸迷糊。

    他粘得像浆糊:“我还没吃,就想要一次了。今晚,7次不够啊,宝贝!”

    “啊……救命!”

    “……”

    全屋的人集体回避,不防碍首长耍狼。刘小晶和群姐来到屋檐下,群姐感慨:“林小姐回来的日子,首长笑的比从前4年加起来都要多。”

    “嗯,人逢喜事精神爽嘛!”刘小晶认同,却突然又惊叫道:“糟了,我忘记了买陈皮。”

    “这东西很重要吗?”

    “重要啊?林小姐最喜欢吃加了陈皮的馅。”

    “啊,那现在买还来得及吗?”

    “可以的,我快去快回。”话没说完,刘小晶便溜得没影了。

    在后面守着特种兵才追出来,群姐笑道:“她去给林小姐买陈皮,过一会儿就回来。”

    特种兵回身望向屋内,首长和林微已抱在一团磨成一块大籺。保护林微才是他们的职责,那个小丫头就由得她去吧,买点食材而已。

    刘小晶在超市出口,甜甜的与超市小哥聊了3分钟,抛了几个媚眼之后,小哥便爽快的把手机借给她打一个电话了。

    项飞玲在那头鄙夷地:“林微倒是狡猾,找了你这个通讯员。”

    刘小晶:“嗯,她狡猾,你也不笨啊,项小姐,我只是个打工的,林微交待我的事,你想不想干?”

    “哼。她现在还有什么要和我说?自己男人都和别人……那个了,她还当宝一样抱着。”项飞玲恨得咬牙,这个林微是前世的狐狸精,不但让因嫉成恨的聂皓天回心转意,她自己也能对聂皓天和项飞玲的“丑事”宽容大量,真是能人所不能。

    “哈哈,项小姐,男人是逢场作戏还是真情相待,林小姐自然看得清。何况像聂皓天这种男人,身边即使有个三妻四妾,女人也是乐意的。嘻嘻,我看项小姐你,不是也知道他和林小姐的事,还对他情深似海吗?关键是看男人想不想要你,是吧?”

    “你别给我磨嘴皮子,什么事说吧!”项飞玲被气得头冒头青烟,却又无话可驳,在那头跳脚的反应让刘小晶心里暗爽。

    “你记住这个地址,帮林小姐走一趟,在那里拍下视频和相片,最隐秘的墙角、地方、字画等都不能遗漏。”

    “呸,我为什么要帮她?她出尔反尔,明明答应了我要离开聂皓天,却还赖着不走,我还帮她做事,我就是个傻瓜。”

    “项小姐不傻,傻的是聂皓天而已。你想想,凭聂皓天的能力,除非是他不要林微,否则林微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你的意思是?”

    “林小姐现在和聂皓天一起,实在是被逼的,真是对人欢笑,背人垂泪。你想啊,首长一晚7次这样弄,林小姐那身子骨那受得了……”

    “够了!”项飞玲已被气岔,截住她的话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林小姐说:你在这间屋子里拍了视频后,把这视频保留一份,交给聂皓天,保准聂皓天会立刻离开她。这样,聂皓天便是你的了。”

    “那里有什么东西?”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受人钱财,替人传话。”刘小晶冷笑着:“你进屋后,视频得马上与我连接,再告诉你下一步行动。”

    刘小晶的陈皮买回来,餐厅里已只剩下笨手笨脚的群姐和几个难得调皮的特种兵。他们全是北方人,并不懂这种南方节日里的吃食,因此包出来的各式籺,简直多种多样,丰富多姿。

    刘小晶贴脸上前:“主人家呢?”

    特种兵小王轻笑:“上去开吃了。”

    “哗,还没进食,就饭气攻心了?”刘小晶鬼马的奸笑:“今晚林小姐,还下得来吗?”

    “哈哈哈……”几个特种兵齐声大笑。都凑到刘小晶的身边,起哄着要她手把手的教导包籺秘芨。

    被冷落的群姐大怒:男人见到年轻漂亮的女人,就全都一副狼样。就连这些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们都犯贱得很。

    群姐,拜托你有点人情味行吗?我们天天守在这个小地方,不能行军打仗,本来就寂寞,老大天天和女人打情骂俏,更是撩起男人心头火。可是一向这屋里就一个漂亮女人,却是老大的老婆,他们连正眼都不敢瞧着看。

    这下好了,小刘姑娘年轻漂亮又俏皮,人还平易好亲近,常常和他们开一些擦边儿的黄色玩笑,娇滴滴的和他们一起打闹,这种百年难遇的好事,他们就不能亢奋一下?

    我们当兵的,找个女人聊聊天,容易吗?

    厅里一片欢腾,主人房内更是春色无边。刚才在厅里,首长被女人抹了一身米粉,女人被粉沾污的脸蛋儿,也红得妩媚娇俏。

    好像已经很久,她没有这么调皮淘气过了,淘气完了,还偎着他的胸脯:“首长,人家要洗白白。”

    她简直就是为了勾搭他而生的,明眸盈水,呼吸娇喘,抱她进了洗手间,温热的水滴洒下来,他身上的火更是烧得又痒又酥。

    她的脸蛋儿像喝醉酒后的猫咪,在他光着的身上蹭,他身上的情火已挥之难去,只能定定的挨着洗手台,深呼吸着对抗身体里燎原的大火。

    她抿着唇,水汪汪的眼睛被热气蒸得潋滟:“我帮你洗干净……它!”

    她的手伸过来握紧,他“嘶”的一声长呼气:“微微,别淘气。”

    “就淘气。”她仰着脸,手上加了力度,却更让他激亢。她作出凶狠神色:“那晚,项飞玲有没有抓过它?”

    “傻瓜……”他只觉得自己正被她逼疯,低头就咬她的耳垂:“项飞玲,她不配。”

    “那有没有……”

    “没有。”他不等她问完,便断然否认。她却恼了,指甲儿一掐:“答应得这么快,肯定是说谎。”

    “答应得这么快,难道不应该是真情所致,全是真话吗?”

    “真的吗?”她笑了,红艳的唇瓣笑开像一朵盛放的蔷薇,她喜悦得跳起来,双腿盘在他的腰间晃啊晃:“你们没有?你不喜欢她?你还是为我守身如玉?”

    他叹气,亲她的眼睛:“就你坏。”

    “嗯,我坏。”她的声音已像能渗出水来,他腰上圈着的腿儿,腹间顶着的美好,让他疯狂的大火占据了他的全部狼,他用力一摆,把她扛向后面,就着洗手盆的着力点,他咬着牙关:“现在是7份之1次……”

    “什么?首长,我身体还没好……”她娇呼佯作推拒,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向他贴过来,他粗粗的嗓音:“微微,我不管了,忍不住了……”

    好吧,忍不住就不要忍了。她理解,只是早晨醒来,她理解不了的是,自己为什么就脑残了呢?

    他当时说的是“现在是7份之1次”啊……接下来还有2/7,3/7……7/7次啊,这男人,太拼了。

    早上瘫在床上,她恼怒的凶他:“你不知道纵什么欲的,会导致不育不孕吗?”

    他酒足饭饱,精神好得出奇:“我只知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子得子!”

    种子得子?

    好,你强!她咬碎银牙。

    刘小晶候着首长出门上班,走到她的床边拍她的腿儿:“不会吧?真的糟蹋成这样啊?首长,也太拼了。”

    “可不是嘛!”女人在床上晒幸福。刘小晶一副羡慕嫉妒恨:“赶明儿我也找个军哥哥弄弄。这么拼,是女人都得幸福啊。”

    “楼下那一帮子,你随便找一个呗。”

    “切,那帮木头狼?姐没兴趣。”刘小晶摇头晃脑的:“项飞玲和我谈妥了,今天已经赶过去。”

    “嗯,这事儿,得着紧办。”

    “你觉得狂讯的老居,会有线索?”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能放弃。”林微在床上翻过身子,晨起时的慵懒的幸福劲儿被一种强大的哀伤击败,她无助的望着刘小晶:“小晶,如果……”

    “没有如果。”刘小晶止住她:“你家首长等了你4年,全天下的人都当你死了,你不也回来了?你要相信,这世上有奇迹。”

    “嗯,我要相信奇迹。可是,小晶,奇迹不可能一再降临在同一个人身上的。”她抿唇:“我怕,我把他的好运气也用完了。”

    “别傻……”刘小晶把她拥进怀里,伶牙利齿却没有语言来安慰她。

    今年新年聂首长的礼物比较离奇。

    聂首长年年都会给跟着他的直属兄弟们包红包。他身家富贵,人人皆知,因而他手下的兵士不但可领到年底的军饷,还能领到他私人打赏的团圆加菜钱。

    聂皓天对亲近部下,尤其是当兵离家的困难家境的部下,向来大方,包的红包一向令别的兵团的亲兵们眼馋。

    但这也没办法,人家首长有钱,所以大把机会任性。

    今年聂首长更是任性得可以,一大早带了几个大箩筐过来,箩筐里居然是新鲜出炉还冒着热气的又软又糯又香的糯米籺。

    这种南方精点美食,拿到伙食枯燥的军营里来,简直让人馋成一个又一个见着嫩竹子的大熊猫。

    就连赵天天这种长年面瘫规整,对美食美人都不感兴趣的男人,也偷偷的吃完一只又一只。

    梁大生作解说:“这是首长夫人和夫人丫环做出来的啊,好吃得不得了。”

    “大生哥,你也来一个。”

    “不用了。”大生哥毫不客气的打了个饱嗝:“这东西一出炉,热得手也拿不住的时候,放到嘴里咬一口,烫得又掉下来拿不住,那时候吃,才是最美味的吃法。”

    “梁大生!”亲兵们怨念了,知道你是首长亲兵,什么好的都先尝了,但能不能不对我们显摆?

    但大生哥还是抑不住的显摆:“吃太多了,唉,有点腻!”

    “……”众人更加怨念了,赵天天微抬了抬眼睛:“拖出去,毙了!”

    “是,队长。”众人顿时乐了,齐齐扑上去,把梁大生捧着向教场外扔。

    迟来的陆晓刚好看到这一幕,大家便把梁大生整个儿往陆晓的身上砸。陆晓接住梁大熊,蹬蹬的倒退了几步才站稳,他瞪着梁大生:“你它妈的吃什么胖了?重得爷也抱你不住?”

    赵天天:“他不是长胖,是吃撑了。”

    大生恼怒的从陆晓的怀里跳下来,扑到人堆里单枪匹马的“维权”去了。

    中国人过大年,再深再厚的忧虑,都在团圆的各色美食和欢声笑语里淡化褪离。聂皓天望着一众玩嗨了的部属,心里升起愧疚。

    这些人,跟着他出生入死,一年又一年,这本该万家团圆的日子,他们却还得留守岗位,不能似普通老百姓一般享受简单的天伦之乐。

    “今天这是怎么了?”陆晓迟到,没抢到籺吃不说,还溶不进大家这等欢天喜地的氛围。

    聂皓天微笑着:“今晚,天天几个会来我家吃年夜饭,你来不来?”

    陆晓无语地:“我又不是他们,无家可归。”

    赵天天睥他:“是啊,陆大少爷身家富贵,几代名门,哪用得着去老大家蹭饭?”

    聂皓天淡笑,随意的说:“也对,陆大少爷实在不需要去我家吃饭。像天天、春华、彩云这些无家可归的,才需要过来。”

    彩云?陆晓的脖子立马转了过来,脸红了红,不过还是没吭声。刘春华还在回味刚才的美味:“彩云姑娘难道也会包籺。”

    “她和微微一个乡下的,你说会不会?据说,她的父亲是粤菜大厨,所以……”聂皓天从架子上拿起军装穿上:“除夕,大家都收兵回家吧。”

    赵天天向陆晓抛了个媚眼:“走了,去吃彩云姑娘亲手炮制的年夜晚啰!”

    才刚进聂家大宅,赵天天和刘春华便被这热闹气氛给晃晕了脑。院子里的全部树桠上,高高低低的挂满了灯笼,从大门到大厅的长廊处,屋檐下有序挂着的灯笼上,还用闪闪发亮的金色彩带绕了起来,才踏进客厅,西式吊灯上飘着一大束五颜六色的气球,粉红气球还从楼梯上串连起来,一直廷伸到楼上去。

    而大厅里,几个特种兵全聚在一堆吹气球。

    这是乡下摆酒娶老婆吗?

    相比于惊骇的赵大队长和刘团长,聂皓天的反应就正常多了。丢下两个人,就直进到厨房找“老婆”。

    赵天天一脚踹向正在沙发边上吹气球的几个特种兵的中间,刚吹好的气球转眼便被他踢爆了几只。

    特种兵哥哥们跳起来就开骂:“谁啊?敢踩我们的球?”

    呃,眼前的是直属首长。几个吹气球狂人,立马胆怯,敬礼:“赵哥,华哥,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刘春华微微点头。新年就是好啊,骂了首长也不用领罚。几个兵哥哥们又嗨了,一起又弯腰继续吹气球。

    被无视的赵天天又想捣乱,却听得楼梯上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喂,球球吹好了没有?”

    “哈哈,报告小晶晶,球球快好了,我们也好了!”

    “……”赵天天和刘春华相顾无语,还没抬头,一个着一身喜气红裙子的女子便扑到冲到了人堆里,那一身鲜红棉袄裹着清瘦的腰身,在厅子里动来动去,比头顶被风只得飞来飞去的彩色气球还要让人眼晕。

    正在现场检阅吹汽球成果的刘小晶,一会儿才看见旁边伫着的两座大山,她的大眼睛在赵天天的身上极不礼貌的由头看到脚,旁边小王赶快扯了扯她,在她的耳边细声的道::“这是我们的老大,你态度放端正点。”

    “端正,我都不晓得有多端正。”刘小晶端正的又在赵天天脸上停下目光,手指突然就向上捏他的脸蛋:“哟,你们特种兵这是干嘛啊?”

    一不留神,被个女人“摸”了,赵天天顿时火冒三丈,但对着老大家里的女宾,他又不得不压着火头,只冷冷的瞪着她,希望她知难而退。

    但刘小晶却得寸进尺的,目光在他昂着的胸脯上流连:“太极品了,太极品了。小王,你们特种兵是不是看脸的?”

    “啊?看什么脸?”

    “长得越帅,官就越高啊。”

    小王挠挠头,真诚的叹气道:“我们兵团三个老大,聂老大、陆处长、赵哥,号称军中三大帅。”

    “的确,帅死了。”刘小晶点头赞同,旁边刘春华一脸无奈,弱弱的反抗:“我官不低。”

    这位姑娘,我长得不帅,但我官也高啊?谁说我们是看脸的?

    刘小晶瞟了一眼他:“你长得也好,可惜不是本姑娘喜欢的那棵菜。”

    “哈哈,小晶晶,你的意思难道是,我们赵哥是你的那棵菜?”

    “呸,不是一棵菜,是一盘菜。”

    啊,这有区别吗?

    赵天天和刘春华无言对望,完全接受不了威风凛凛的两个特种兵首长,却成了小姑娘眼里的“菜”。

    小王们正想打破沙锅问到底,她却已蹦啊蹦的跑进了厨房。

    唉,晶晶姑娘,真是活泼啊!

    活泼的晶晶姑娘跑到厨房后面的食材伫藏室。从门隔板的后面抽出一个私密的平板电脑,又向着厨房里正“忙碌”着的林微嚷道:“微姐姐你进来,看看你要的鲍鱼是不是这一种?”

    本書源自看書辋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