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63章 陪伴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63章 陪伴更新时间:2016-10-17

    林微对着伫藏室的刘小晶应道:“我就过来。”然后她对着聂皓天推了推:“这是男人禁地,出去。”

    他笑着被她赶出门,走去大厅和一众兄弟们玩。他一个大男人,也确实待不习惯厨房地方。

    聂皓天出身豪富,虽然多年军旅生涯,造就一身铁血本领,但是居家生活、品位追求,还是比一般的贵家公子高出一筹。

    其厨房对女主人来说,堪称完美。除了一个与餐室相连的酒水间之外,才到厨房,宽敞明亮的厨房后,还有一个很大的伫藏室,放着冰箱、雪柜和几个大大的货架,里面的新鲜或贮存食材一应俱全,应有尽有。

    自上次出院以来,刘小晶和林微便霸占了这间厨房,整天捣腾着各式美食美点,就连群姐都丢了厨师的饭碗。

    偏偏这两只在厨房内捣鼓的菜式,花样繁多又美味天然,不说有口福的聂首长了,连有多年厨房经验的群姐都只能低头认输。

    把聂皓天赶出厨房领地,林微把门关上,才走进伫藏室。刘小星把电脑交给她:“和项飞玲连上了。”

    “嗯。”微微把电脑捧在手,有点担忧的回头望。刘小星安抚她:“不怕,这家里虽然到处是监控,但你那个发射屏蔽器功能强大,前几天我试着拔号,他们也没发现。放心,他们一时半会测不到厨房这里有信号输出的。”

    “好。”林微摇了摇手,刘小星便出到厨房里继续煎炒炆炖.

    屏幕里显出项飞玲的脸:“就是这儿吧。”

    “嗯,别给我看你的脸,你在屋里仔细的拍,一粒沙尘都不能漏。”

    “呸……”项飞玲心底有气,自己就像猴子一样被她扯着玩呢。

    林微苦笑着:“事成之后,我不会食言。聂皓天,我虽留恋,但他总归有大事要做,最后必然容不下我,你放心。”

    “哼,他自然会看穿你的真面目。”项飞玲发出狠话,随后却还是认真的给她拍视频直接传送过来。

    狂讯一直居住的老宅,是城中村里的一个三居室的单元。这里人蛇混杂,周围并不太平。狂讯便是在此处成长,并打下黑道天下。但他住的地方,却简单得很,桌椅摆放得整齐。

    此前特种兵已来调查取证过,但并无重要证物发现。林微让项飞玲拍的却是在厨房后壁的冰箱后,一处隐藏的密室。

    推开冰箱,一个10多平方米大小的房间便呈现眼前。桌面放着几本书,椅背上挂着一件黑色风褛。项飞玲也抑制不住好奇,不用林微指示,便细心的检视每一个柜子、暗格、角落,以图寻出这个由徐展权扶植起来的黑道人物的秘密。

    林微和刘小晶终于把年夜晚准备好,一桌子丰富而又传统的菜式,让围着的特种兵们齐齐流口水。

    聂皓天拉林微坐到身边:“累不累?”

    “不累,都是小晶在忙,我就打打下手。”

    小晶和群姐在摆碗筷,嘻嘻的自吹自擂:“我敢保证,你们去任何一家酒店,都吃不到我做的菜的美味。”

    早就深受“晶菜之害”的大生哥、小王他们认可的点头,对着眼前的美食已失去语言能力。

    赵天天睥着面前的这一味香气飘飘的焗鸭:“刘姑娘不是在医院当护工的吗?看这架势,倒像是当大厨的。”他笑了笑:“有这等手艺,我还真想不到你有何理由要去做脏乱差的护工。”

    “喂,英雄莫问出处,护工也是人。”刘小晶毛了,把筷子在他的面前一拍:“谁说护工脏乱差了?我有爱心,我为病人服务,真是的。”

    越说越气,她扬起筷子在他的头上就要拍下,接触到赵哥眼风扫过来的寒光,她缩了手。却在旁边拉一张椅子来,把坐在赵天天旁边的刘春华推开,自己插到中间坐下,脸侧着望赵天天:“你以为我不想当大厨啊,我去过三间酒店,都被炒鱿鱼了。”

    “呵呵,技术差还是手脚不干净?”

    刘小晶又想用筷子敲他,恼怒道:“因为太漂亮,每个酒店都有厨师非礼我,我去找经理投诉,经理又想非礼我……”

    大生哥表示理解兼且义愤填膺:“妈的,这还有王法吗?你可以找他们经理的经理投诉啊。”

    “经理的经理还是……非礼我。”

    “……”现场鸦雀无声,大家都不晓得再说什么好。林微抿着嘴笑:“小晶,大话说得太离谱,就没人相信了。”

    “我说的这个话,有80%是真诚的。”

    赵天天:“嗯,真诚的部分是投诉完大厨再投诉经理,不真诚的部分是:根本就没有人对她非礼。”

    刘小晶瞪着赵天天:“你不说话,也没有人把你当哑巴。”

    彩云进来时,便看到这么一副场景,喜气洋洋、欢声笑语,第一年不回家过年,本来冷冷清清的心,顿时也暖了。

    林微走过来,牵着她走进餐厅:“等你好久了。”

    她看着彩云的眼光瞟完一圈,目光略呆了呆,又再善解人意的哄彩云坐下:“我说了,陆大官人不来,没骗你吧?”

    “他来不来,和我有什么关系?”彩云嗔她,坐在她的边上,看着餐桌上的菜式,简直惊喜得语无伦次:“盐焗鸡、茶叶虾、香葱炒蟹、清蒸石斑、油焗鸭……全是我爱吃的啊。”

    她伸筷子就夹了一块肉放到嘴里咬,不由啧啧称赞:“太地道了。”

    看她吃得开心,林微也甜笑不已:“是啊,家乡的味道。”

    等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开吃,大家就毫不客气的抢吃。开始时因为多位首长在,大家还规规矩矩的吃,但刘小晶开了一瓶啤酒胡言乱语了几句之后,场面便开始失控了。

    大生哥和小王在抢最后一条螃蟹腿的时候,扎好了马步,作出一副决一生死的气场。刘小晶笑得花枝乱颤:“有没有这么饿啊,你们?”

    大生:“我们当兵的苦啊,伙食单调啊。”

    “那你也单调,你是高官哎,应该自己住的啊。”刘小晶转脸望着赵天天,赵天天睥她一眼没吭声,旁边刘春华有感而发:“自己住,更单调啊。”

    可不是嘛,单身大老爷们,又是当兵的,吃子弹多过吃饭,一日三餐,快餐快餐加快餐……

    陆晓像是掐着点来的,走进餐厅,一众食客坐在桌边摸着滚圆的肚皮,餐桌上杯盘狼藉,每一个盛菜的碟子都像被舔过似的,光亮得能照见人的脸。

    他感叹:“你班废柴是有多饿?菜汁都不留给我。”

    赵天天腰身坐得直直,手臂搭在刘小晶的椅背上:“陆大少爷有住家饭吃,大鱼大肉哪用得着吃菜汁?”

    大生哥起哄:“陆处长,今晚小媳妇没来你家陪你烛光晚餐?”

    的确,每年的年夜晚,张京丽都会来陆晓家里吃饭,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陆部长喜欢张京丽,认准了这个儿媳,她也从不出错,一年一年,把老人家逗得开心又欣慰。

    今晚,他才在家里陪着张京丽客客气气,还约她单独出门逛马路,弄得陆老爷子心头大慰,但刚出到后街,他便把她甩了,心急火燎的跑来会彩云姑娘。

    陆晓狠狠的瞪了泄密的梁大生一眼,再望向纪彩云,彩云姑娘今晚喝了一大瓶啤酒,脸蛋儿红通通的,厚唇咬了咬,泛起一圈让他心痒的牙印。

    彩云扬起头,仰脸又是一口啤酒:“陆大处长真是忙啊,大年三十的也要赶场。三妻四妾的,这不得累死?”

    “……”看热闹的不嫌事多,看着陆晓那青青的脸色,大伙儿开心得很。

    让你风流,遭报应了吧?

    大家又聚到厅里一堆儿的准备过年。电视上放着春晚,彩云腮鼓鼓的在吹汽球,那红通通的脸儿憋着气,这般诱惑,对眼看手不能动的陆晓来说,简直是人间酷刑。

    聂皓天最懂他的心,扬了扬手,让在家伫守的特种兵们都到娱乐室里打牌,他拥着林微,打了个呵欠,在她的颈边咬了咬:“我们上去,风流一下?”

    “整天风流。”她也是懂他的,看了一眼对陆晓视若无睹的彩云,便和首长相偕上楼。

    刘小晶这个人精,自然晓得做电灯泡为做人的第一大忌。大刺刺的以手扯赵天天:“走,今天小妹吃亏点,陪你吹吹北风。”

    赵天天不情不愿的和她一起出去吹北风了。剩下不懂事的华哥,还呆在一旁喝闷酒,陆晓瞪他,又再瞪他,他气不过的瞪回来:“你瞪什么瞪?爷要喝酒。”

    “你到外面喝。”

    “外面冷。”

    陆晓毛了,扯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把华哥的身子一盖,便把他扔出屋外去。彩云吹气球吹得兴起,睥一眼他,放开汽球喘着气:“你把人都赶走也没用,我们早就恩断义绝,你回家陪你小媳妇喝花酒去。”

    他厚颜无耻的偎上来,把她的身子环紧:“哥哥我饿。”

    “切,陆家没肉给你吃?”

    “没吃到彩云肉肉,哥哥我心灵空虚。”

    “身体空虚吧?你这种人,心灵都被狗吃了吧?”

    “被彩云吃了。”他笑得谄媚,嘴巴儿往她的衫里拱:“我的心,早就喂给彩云妹妹了。”

    “……”她要推他,他抱她的力量更大,不依不饶的赖皮劲儿:“我不放。彩云,今天是年三十。”

    “年三十怎么了?”

    “年三十吃不饱,太凄凉了。”他拱进她衣物里的嘴巴,舌头伸出来,便舔到她的尖尖儿,被他这么一搅拌,她顿时心软成泥:“你给我滚,滚……啊。”

    他真的和她滚起来了,在聂大首长的客厅。还和着衣物,他却能精准的揪开彼此要害部位的阻隔,精准的正中耙心。窗外还有兄弟们的身影,他却已吃上了猎物。

    在他进来的那一刻,她悲伤的快乐着。是啊,大年三十,也许是她这辈子唯一可以和他一起共度的大年三十。

    为什么要拒绝他呢?如此自虐?

    而重点是,她根本就拒绝不了。经验丰富的男人不费吹灰之力,便让她迷醉得分不出日月星辰。

    窗外的赵天天无语得很,他对陆晓的荒唐事知之甚详,以前甚至荒唐到,一间双人房,他躺一张,陆晓躺另一张,盖张被子便与女人大战,他也没恶趣味到观赏一番,听着那“咦咦呀呀”的娇语,他也没什么尴尬的情绪。

    但今晚,刘小晶却死死的拉着他的手,悄悄的趴在窗子外一处极隐蔽的点,脖子伸出去,大眼睛几乎贴着玻璃窗,不但肆无忌惮的观赏,还时时发出神点评:

    “哗,陆处长的身材超好……”

    “哗,这招,这招,也能做得出?彩云姑娘你真柔软……”

    “哎哟,这样腿儿会断的,陆处太郎,你是我偶像……”

    “……”赵天天无言望她,这丫头怎么就这么不知羞耻呢?拉他这个大老爷们看现场直播,也无一点羞涩感呢?

    好久之后,刘小晶似乎才注意到他,看了他一眼,又回头定定的盯着他的脸看:“赵爷,你是男人吗?”

    “难道我是女人?”他没好气。

    “不科学啊,男人看到这种,难道不应该有深深的触动,然后直直的勃动的吗?”

    “你是女人吗?”

    “难道我是男人?”她眼睛已从他的脸瞅到他的身上。

    “女人扯着个男人看这种东西,脸不红气不喘的,这难道就科学了?”他此时觉得,自己像是个被饿狗盯上的菜肉包子,身上正起鸡皮疙瘩。

    刘小晶却突然凑近过来,耳朵贴着他的胸脯:“哟,真的嘢,心跳很平稳嘢,你不会是……”她捂着嘴儿惊吓状,大眼睛扑腾出一道同情的光:“你不会是喜欢男人吧?”

    他咬牙了:“你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我不正常的话,你也不正常。”

    “啊?”她更惊了:“可是,我喜欢男人啊!”

    “……”他说的其实是同样的的性取向,我是和你一样的异性恋啊异性恋。

    室内声浪急剧升温,瞬间把刘小晶吸引了过去,她眼睛睁得斗大,紧张的看着陆大处长又翻起一层巨浪。

    还纠结在自己的取向问题的赵天天定神看着她,这一张脸儿娇俏,眼睛大而水灵,小鼻子高鼻梁,嫩皮肤薄红唇,右颈侧一粒红痣惹眼。他突然吞了吞涶沫。

    口渴?今天那味油焗鸭吃得太多了。酒也喝多了,脸儿渐渐烫得不太正常。

    其实陆晓今晚行为急色,,但毕竟是严苛特种兵出身,又是在别人家里,他再荒唐也会有顾忌。

    他实际上是和彩云滚到隐蔽的酒柜前的酒水台里的,他们矮着身子消失在那个地方,加上彩云那压制却仍止不住的肖魂声儿,旁人也晓得,他们肯定没干好事。

    但那些由刘小晶主导的活色生香的解说词,实在是她自个儿脑补出来的。赵天天无语的瞧着她,一个人踱到后走廊处,不知怎么的,他隐隐觉得这屋子里,有些地方不太正常。

    他整了整以通话的耳塞指示小王:“监控室有没有问题?”

    “没吧?”聚在监控室打牌的小王抬了抬头,向旁边正在岗位值班的小伙子嚷了嚷:“看紧点。今晚我们蓝箭4大首长在家,这屋子得守得固若金汤。”

    “是。我保证,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小王汇报,赵天天严肃地:“我要你们拦什么苍蝇?屋里信号有没有不正常?”

    他才问到一半,手里的通讯器便被刘小晶抢到手里,她对着对讲机大声说:“小王小王,9点钟吃汤圆,记得下来吃啊……”

    “好的,晶晶。”

    他从刘小晶手里抢回耳塞,她向他努努嘴,还做了个大鬼脸,才从后面进了厨房收拾碗筷。

    接收项飞玲的视频信号已顺利完成,刘小晶把电脑藏好。不得不感叹,女人对付男人,总有新鲜出奇的法子。

    这大年夜,合家欢乐,就连院子外荷塘里冬眠的青蛙都差点要睡醒过来,更别说深受美人计所害的聂皓天和陆晓了。

    所以,在这普天同庆的时刻,也是这间宅子防卫最松懈的时刻,她和林微的计划得以顺利完成。

    虽然中途差点被赵天天看出名堂,也幸好她精明,才阻止了事情败露。想想这个赵天天也真是讨人厌,她这么个小美人在他的面前,厚颜无耻的施了美人计小半天,这男人竟然还脸不红气不喘。

    她低头瞧了一下自己的胸膊,目光不经意望出去,彩云正从陆大处长的怀里挣脱,被扯得又松又垮的上衣上,内衣的肩带滑落,胸前端的是波涛汹涌。

    也难怪陆晓见着从彩云,像饿狗见着肉骨头似的,把她拖到酒柜后就咬……别人那波涛拍岸浪打浪,自己这波平如镜滑如水……刘小晶深深的受伤了。

    大年初一,聂皓天慵懒的笑着以手顺林微的发,这些年来,极少有这样的时刻,居然睡懒觉,多年来在军营历练出来的严谨克己,就这么被美人的温暖打破。

    她眯着眼睛,手指在他的颈边无目的地搔:“如果是在我家乡,这个时候,主妇们便得早早起床上香,拜神,去之前,还得准备各式各样的素菜。”

    “嗯?你的意思是,我们今天也上上香,拜拜神?主妇!”

    “主妇”抬起脸来,眸子里全是浓浓的期待:“你们这儿,初一的头炷香,是要抢的不?”

    他看着外面敞亮的天色:“这时候去,我估计就只能抢最后一炷香了吧。”

    刘小晶拿着聂皓天早上派的红包对着阳光照啊照,却被梁大生抢到手上,用力的按了按,凄苦的道:“小晶,你才上工半个月不到,怎么你的红包比我的还厚?”

    刘小晶瞪他:“我是首长夫人的心腹,你是首长肚子里的蛔虫,蛔虫和心腹,能比吗?能吗?”

    “……”

    聂首长果然雷厉风行,继大年三十的豪门财色晚宴之后,大年初一派完新年红包,便又“拖儿携女”的到山头上新年香。

    今早除了刘春华军务在僧外,便只得陆晓、赵天天、和聂皓天三个首长便装出行,并无平时前呼后拥的特种兵团守卫。

    当然首长安全这种大事,他们也并不上心。这三个已是现时国内实力最强的特种兵出身的首长了,对于自己照顾自己,自己保护自己这种事,实在高明得很。

    聂皓天和林微、陆晓和彩云刚好配成两对儿,赵天天便只有无奈的和刘小晶跟在后面。

    聂皓天挽着林微,走在最前面,人山人海的观音庙,上香的人聚满了整个山头,进香的道路里几十层外几十层的,从远处望过去,除了密实的人头之外,什么观音神佛都看不见。

    他们均穿着一身厚实的黑色风褛,还戴上冷帽,虽然男人们的身材仍旧板直健壮,但总算是半遮住了一张帅气的脸,也就免了大庭广众被注视的麻烦。

    林微有点儿后悔了:“人这么多啊。”

    “过年自然人多。”他拍拍她的小手:“就当是凑凑热闹,反正来了。”

    她藐了藐嘴,有点不可思议:“真的这么灵验吗?人这么多。”

    他轻笑:“我不信观音,更不信鬼神。”

    “对啊,不合法的。”她这才想起,他们当兵的必然是无神论者。这是自然的,堂堂首长搞这种封建迷信活动,上面纪律委员会,会不会追究责任啊。

    “大过年的,一种风俗人情,不会有人这么不通情理。”他今天心情很好,和她一起站在排队的长龙中,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日理万机的人,却这样陪着她浪费时间,她心里不忍:“要不,你先回去,我和小晶一起参拜就行了。”

    “不行。”他断然拒绝,把她头上的冷帽按得更紧一点,双手从后环住她,把她收进自己宽大的风褛里面,她温暖得不行,俏皮的陪着他在人堆里摇来晃去。

    他的声音响在耳边,迎着风吹向广阔山林:“陪你过最寻常的日子,给你最朴实的陪伴,微微,这是我现在爱你的方式。”

    “嗯。”大年初一听到这样甜蜜的话,似乎这新的一年便充满了生机和希望。

    人群里后面有人在开道,排队秩序混乱之后,后面队伍里怨声沸腾,在这一片的怨声中,一个人头在人堆里跳将起来:“天哥,首长,我在这儿。”

    聂皓天仍旧抱稳了林微,回转身子,却见项飞玲正排开身边的人群,向他们的方向走来。因为她的身边有两个极具威势的保镖护着,刚才哄闹的人声静了一下,飞玲已经几步就奔到他们的面前来。

    她的脸蛋红红的,望着聂皓天极端欣喜:“天哥,新年好!。”

    “新年好!”他礼貌的应,林微抿嘴:“项小姐这么辛苦爬上来和我家首长会合,就是为了说句新年好?”

    项飞玲的眼里瞪出怒火,后面人群突然向她一撞,她便扑的一声正正的倒在聂皓天的身上,聂皓天本就抱稳了林微,她这一撞进来,把林微撞得腰骨都疼,林微气得大骂之余,头顶突然被聂皓天按住,她被按向下的眼角余光窥见明亮的刀锋,还没反应,聂皓天的大手又一把将她扯转,他的身体整个挡了过来,隔空几记枪响……

    “啊,杀人了……”

    “血啊,血……”

    大年初一的观音庙前,万千信众看到了聂皓天司令官遇刺的一幕。亲临其境的群众,对这一事件的传唱甚广,而得益于现今现场拍照视频的方便快捷,不出半小时这一段“首长遇刺历险记”,便热热闹闹的登上各网站新闻头条。

    聂皓天由于前段时间,以雷霆之势清除了军中的害群之马林定之,在军界的影响力巨大之余,因为其俊朗外形、传奇人生也在小老百姓们中拥有良好的群众基础,因而他遇刺的花边八卦也就声威极响。

    据当时目击人群描述:那一天,上香处人山人海,在这人海当中却早就埋伏着大批意欲刺杀首长的奸细。而聂司令当天约了军界重臣项胜华部长的女儿,亦即是项胜文大大的亲侄女儿……项飞玲去上香。(这两个年轻男女齐齐结伴大年初一,拜的还是送子观音,当中的猫腻,你懂的,嘻嘻……)聂首长和项飞玲身着便服,正被人群挤得抱成了一团(咳咳),此时,刺客竟混在人群里,向聂首长突然发难。眼看聂首长一时不察,便要惨遭毒手,这时但见项飞玲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抱着聂首长的腰,以肉身给首长挡了一刀。虽然项飞玲如今要害中刀,生死不详,但却有幸保护了国之栋梁、军之骄傲聂皓天,实是可歌可泣,可悲可叹!

    ……八卦这事儿,向来众口难调,难得的是这次的言论风向高度统一,一个舍身救情郎而身受重伤的一代奇女子项飞玲走进国人视野,而一段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年轻司令官与贵家女门当户对、青梅竹马的爱情也浮上水面。

    看书辋小说首发本书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