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65章 英雄气短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65章 英雄气短更新时间:2016-10-17

    徐展权对着聂皓天火冒三丈:“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协定好一起结盟,你一声不响的端掉了狂讯。好,狂讯是带涉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你并不知晓他其实是我派在道上的卧底,特种兵一时不察,把他端了。我此前也已经谅解你。合作嘛,虽然坐着同一条船,但总还要兼顾各自利益,有误会也在所难免。但你现在是怎么一回事?赵伟恩是我的人啊,你砍掉我的左手,是要把我姓徐的也一窝端吗?”

    聂皓天冤枉得很,苦着脸:“徐部长,这次你真的是冤枉我。以你的聪明,自然明白这是项胜文为保亲侄女,把赵伟恩送到断头台的做法。在观音庙前袭击我,这事情的真相天知地知我知你也知。她们的下手对象既然是我,我也无放他们生路的可能。只是项胜华要救自己的女儿,而从买凶行刺我,到受命到医院杀人灭口,都是由程超平一手主办的。他被捉后,为求自保,在项胜华的唆摆下转供出赵伟恩,我也没法子啊。毕竟在这件案子里,我只个受害人而已,办案的是京城警察和检察机关,我的手伸不到那么长啊。”

    “哼……聂皓天,你再圆啊。”徐展权冷笑:“我和你的结盟,就到此为止了。”

    “徐部长,林定之死后,难道我们之间还存在协定吗?”聂皓天笑笑,感觉戏也无须再演下去了:“其实你要保住赵伟恩,找你的新主人项胜文才对,找我这个被唾弃掉的旧臣,徐部长,你这是自讨没趣啊。”

    “聂皓天,我现在就把话搁这儿了,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与我为敌。”徐展权怒拍着桌子,看着聂皓天傲慢的离开。

    聂皓天你再牛,也只是一个军界领袖,只要项胜文退下,轮到我徐某执掌天下,我看你有多大的能耐,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找项胜文救赵伟恩已是奢望,项飞玲再不济,都是项家的人,他现在还得倚仗项家,赵伟恩,他也就只能壮士断臂的砍掉了。

    京城特警让朱武玩一玩,也未尝不可。毕竟大权还是在他徐展权的手里,改天寻一个理由,把朱武给弄死就行了。

    特警组虽不比特种兵拉风,但由于任务的普遍性,比起只出席特殊任务的特种兵还要更危险。

    哼,聂皓天与他拆了盟约,又早与项家闹翻,你一个人唱独角戏,能唱出什么把戏出来?

    不过,这被活活砍掉左手的痛,他现在真的忍不下。门外,项飞玲在求见。

    她才进来,便扑的跪下,哭得情真意切又悔恨交加:“徐部长,我爸爸说的没错,如果可以,他真的应该一枪打死我。因为我,害得徐伯伯你的爱将被活活逼害,飞玲我罪大恶极。但这一切,都是聂皓天的错。”

    他没好气的不说话,项飞玲哭得更悲切:“你们只当这事,是我一人发起,傻傻的让聂皓天顺着梯子上,让我和徐部长都损兵折将。但其实,我回想起来,这事情,却是聂皓天亲自挑起的啊。”

    “难道他还暗示你去杀他自己?”

    “飞玲不是推责任,毕竟这场祸事,不但害了赵伟恩,还损了我们两家的和气。但当天,是林微约我去观音庙上香,本意是要与我交换视频情报。我当时并无杀她之心,但当天,鼓宇司令的女儿过来与我聊天,暗示并怂恿我:只要林微活着的一天,聂皓天都不可能移情给任何女人。我这几天总在想,如果不是彭品娟对我的怂恿,这件事情便不可能会发生。”

    “可是,鼓品娟为什么要怂恿你?”

    “我不知道,但肯定是聂皓天方面的唆摆。”项飞玲咬牙切齿:“从前是我天真,以为凭真情总可让这男人改观。但是他把我的这颗心玩弄得够狠不说,还想要我的命。徐部长,这次我爸爸让我来,一是向你请罪,二是统一战线,从此后,再不让聂皓天有好日子过了。”

    徐展权淡定的望着激动的项飞玲,世人常说因爱生恨,果是如此。项飞玲杀人放火在所不惜,现在终于大彻大悟。聂皓天在军界虽然声威甚响,但他以一人之势想撬动他和项家的联合,实在也天真了点。

    普天同庆的正月元宵节,林微和刘小晶正在做晚上的芝麻汤圆。聂皓天今晚也不回来吃饭,但睡前一碗汤圆闹元宵,他还是会赶回来与她共度的。

    刘小晶开着电脑在看连续剧,外面守卫的小王走进来:“首长今晚也回不来了。”

    “什么?”

    “你们没有看新闻?新疆**市早晨出现暴恐案件,暴徒拿着机枪冲进人群中,随手扫射,死伤不计其数,官方死亡数字还没正式颁布。”

    她们迅速把页面切换到新闻频道,果然一片哀鸿,林微浏览了一下页面,着急的问:“这事和首长有关吗?”

    “据赵哥说,他们马上就得出发!”

    小王话音未完,林微的手机便响起,聂皓天在那头平静的道:“我要去一趟新疆。”

    “哦,公事要紧,你早点回来。”

    “嗯,好好吃饭。”

    “我等你。”手机在匆忙中挂断了线,只是一场暴恐案件,虽然死亡的老百姓不少,引得国人同情和哀叹,但这种程度的案件对聂皓天来说,应该是小事一桩。但不知何故,她的心里却隐有不安,总觉得这个时候,让聂皓天出发惩奸,并不寻常。

    刘小晶疑惑的问小王:“新疆自应该由那个地方管豁的兵来管。”

    小王:“我们蓝箭特种兵威名远扬,那边这事处理得不好,听说由项大大亲自钦点,即日猎狼奔赴前线支援。说是支援,其实就是不满那边的扫奸能力,派我们去干狠的。

    “赵哥是特种兵的头头,平定内乱由他亲自出马也说得过去。但聂首长这么高级,一定要他御驾亲征?”

    小王抚了抚额:“听说,这次要求老大亲自前去,是大大、项胜华、徐展权极力主张的,也有多名军委大力支持。”

    “……”刘小晶和林微对望了一眼,都望清了对方眼里的忧虑。旁边小王憋了一肚子的气:“我知道你们担心,可是,即使是诡计又怎么样?我们老大,有什么仗是打不赢的?我百份之二百的支持他,你们也给我放100个心……”

    聂皓天放下电话,夜色下的军营,更显得肃穆。平定暴恐分子,这任务并不算难。但既是由项胜文和徐展权合力推荐他亲自平定,那么此去新疆,就不可能只只是平定而已。

    其实他最担心的,还是身在家中的女人。徐展权如今与他势成水火,他并不怕其明刀明枪的来,只怕姓徐的会暗中下阴招。

    他在指挥营内踱步,心里越来越焦燥。他从18岁开始,出征就是家常便饭,只有这一刻,有如此重的离愁和不安。

    “天天。”

    “嗯?”

    “我好想,把她用链子锁在我的身边,用胶布贴到我的身上……”他没有再说下去,但赵天天已明白他的心中所虑。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他在出发前一刻,直升机落在校场东边之时,望着家的方向,几番失神。

    “你告诉陆晓,家中保护提高到战略级别,要把微微保护好。”

    “是。”赵天天打开门,与他一起走向最近的军用直升机。由于新疆军区并不隶属于聂皓天,他此次前往反恐,是一个绝密行动。

    各个集团军皆有各个集团的地盘,而新疆的军务向来由新*军队主理。派另一个军区的高级将领前往清剿,对原军区的兵将来说,绝对算是侮辱。

    而新*军区的司令,是5年前由项胜文培植起来的亲项势力。赵天天与聂皓天坐进直升机舱,叹气道:“这次真是深入虎穴啊。姓项的,明摆着要把我们弄到新疆去,找机会把我们给干掉。”

    “哈,如果这么容易就被他干掉,我们不死也没用了。”聂皓天不以为然,赵天天也自豪情满怀:“想和蓝箭特种兵的猎狼干,哈哈哈,够有胆子的。”

    飞机升空,旋转的机翼震得人头晕。直9武装直升机上分坐着全是猎狼分队的精兵,突然的后排发出几声惊讶的叫声,然后便是大生哥愁苦的声音:“首长,我……是被逼的。”

    聂皓天回过头来,但见后排4座的最边边位置,一个女子坐在最边,虽然脸上涂了油彩,帽檐压得低低,但那裹在迷彩服里的玲珑身段儿,他一眼便能认得。

    他的脑门突然轰的一声血槽充满。虽然前一刻,他巴不得把她粘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当她真的在这架飞机上陪他出征,他怒得一手便往后排扇,把罪魁祸首梁大生揪到座位上挨着,怒气冲天:“你干的好事?”

    “首长,我冤枉,我真冤枉。”梁大生欲哭无泪,238从来都不是省油的角色啊。单是朱武就曾经被她挟持过两次的。首长你以这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我也没用啊,她还是耍阴谋诡计上来了啊……

    林微在侧边伸出手来,把想要把大生哥扔出机舱的首长拉住,她嘟着嘴儿:“首长,我也是猎狼分队的,我要一起执行任务。”

    “胡闹。”他气得脸都青了,此去凶险,她却当是玩的吗?

    “首长,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其实是你手下的兵?”她抬眸看着他,机舱里全是他的得力爱将,虽名声不显,实则却都是精英,她不能驳他的面子。

    但是她现在,也没得解释,因为她确实是把梁大生迷晕了,穿了特种兵的战袍临时上场的。

    “首长,我错了,我太想为国效命。只等这次任务完成,238但凭军法处置。”

    “哼……”小女人的声音正儿八经,但眸子里撒娇求原谅的表情却浓,而且飞机已离地,情势紧急,他也不能把她再扔回去。

    他气啊,扭头过去不理她。

    机上的兵将只知道这次要进行反恐行动,虽不清楚行动去到什么级别,但最大Boss聂皓天居然亲自出征,显见这一场仗不会太好打。因此,大家的心情都严肃,在机内严整以待。

    机舱内静得能听到各自不同频率的呼吸声,在这片死寂里,聂皓天突然向后伸手一捞,便倒提着林微背后的衣领子,把她提到了前排来。

    他把她按在自己的身侧坐着,瞪她一眼,却又无奈地:“跟着我,寸步不离!”

    “嗯,好的。”她乖巧顺从,眼里冒着欢喜的光:“要不要用胶水把我粘在你的身上?”

    “咳咳……”旁边赵天天莫名其妙的一声咳,林微奇怪的瞅他,却又被聂皓天搂紧了。

    前后共5架直升机进入新疆领空,在边防一处宽阔草原全数降落。聂皓天与众兵将空降后,便沿着小路潜入林区,再于凌晨进入国道……然后,在徐展权等人的监控下,这支共50人的猎狼小分队,竟然飞了。

    就像会遁地的土拔鼠,又像会飞天的雄鹰,反正这一队原本按计划降落,也应按计划行动的分队,联同他们的领导聂皓天,在这片广阔的大草原之间,销声匿迹了。

    远在京城布局的徐展权要炸毛了。

    林微靠着聂皓天的身侧,被他摆弄着戴上此行专用的收发器。他解释:“这个波频,只有我们这一队人能够接收到,不会被任何人监控。”

    “你是说徐展权吗?”

    “显而易见。”他淡笑,身着军服的他有着不一样的威势端严,她恍惚的望着他,记得当年初入伍时,他的严厉、冷酷和威风凛凛。

    唉,这些天活久了,见多了他温声软语的居家男人一面,竟然差点忘记了他的铁血强势。

    她开心的搂住他,仰起脸儿:“好开心,第一次和你一起执行任务。”

    “记得躲在我身后。”

    她嘟嘴。说得好像她多没用似的,这里她肯定不是最没用的一个啦,还有一个更没用的。

    赵天天最后的一分耐心都已用尽,对着躲在他的身后,捏着他的军服下摆的刘小晶狂怒的道:“你粘住我干嘛?”

    “人家首长,都是让微微姐躲在他的身后的。”刘小晶努嘴:“这才是英雄所为。你让我躲一躲就不行?”

    “刘小姐,林微好歹是特种兵的一员,受过训练,来参加也勉强说得过去。你凭什么跟来的?还有,人家那是两夫妻,你是我的谁啊?”

    “那今天开始,我和你做一天夫妻?”

    “……”赵天天瞪着她,回首望着聂皓天,聂皓天摊手,林微在抿着嘴笑。

    赵天天咬牙,却突然回身,一掌就敲中刘小晶的后颈部,她登时“呀,你……”就倒在他的怀里。

    赵天天向外摆了摆手,指着其中的一名队员道:“把她送到一户安全的汉民家中暂壁。”

    “是!”

    随后赵天天无比潇洒的摊了摊手:“对女人,就应该这么狠。”

    聂皓天竖起大拇指表示赞扬,微微冷哼:“活该你单身!”

    处理好一堆由于女人而突发的破事之后,赵天天和聂皓天和几个猎狼精英围在一起商量对策。

    由于微微坚决执行“躲在首长身后”的方针政策,因此她得以躲在他的身后听到安排。

    这一局,竟然凶险至此。

    根据由新*军区情报中心发来的情报,元宵暴恐案的案犯,乃新疆维族中的一小撮极端势力所发动。其窝点已查明,位于*城沙漠地带边缘的一条小村落,村里多是女人儿童留守,劳动人口已基本转至市区谋生。但近一月来,该村落却出现众多身份不明的男性青壮年,极为可疑。经派特警便衣摸查,已确定疑犯的位置。

    任务上说,猎狼这一次的行动其实只是作后备支援,当地利*特种兵部队会先行清剿,利*特种兵团如若有突发情况,猎狼随时加入支援。

    猎狼分队在午夜时摸近了这一个小村落。村落里泥屋参杂,村道幽深而蜿蜒,风沙地区特有的沙尘被风扬得尘埃遍地。

    林微和聂皓天埋伏在村后的沙堆地上,午夜将至,村中响起枪火声,熊熊火光之下,一片凄厉惨叫。被枪火点燃了的夜空,突然升起三发信号弹。

    “求救?”林微有点紧张,聂皓天脸色沉定,画着油彩的脸上看不出喜怒表情,但一双幽深黑瞳却写满了嗜血的冷狠。她喜欢他这个样子,冷静果断,酷冷无情,是这世上难寻的兵王。

    村中哀嚎遍地,半空中又扯起几发求救的信号弹,他们这一队人,却仍巍然不动。

    这时候,林微瞥见村尾一处极微小的亮光,亮光在这黑暗的夜色下淡淡闪烁,在他们这一处望过去,却极分明。

    聂皓天阴冷的脸色浮上一层薄怒:“好狠。”

    林微挨近了他,他捧起她的脸蛋儿亲了亲,自有特属于他的豪情和自信:“微微,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所以我才来的。”她的眼里有着明显的崇拜:“和首长并肩作战,是238的理想!”

    “嗯。”他只轻轻的挥手,身后除了林微,还有两个人跟着他,从沙堆中爬出,穿过小村落后的林场,隐蔽在夜色里。

    他们全身画着伪装的油彩,穿着一身与村中黄沙黄墙混为一体的迷彩服,在这个黑夜悄无声息的逼近。

    本文来自看書罔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