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66章 冷血前路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66章 冷血前路更新时间:2016-10-17

    村落最大的一间旧屋,被枪指着头的赵天天轻描淡写的:“作为新*军区的特种兵队长,击杀前来增援的友兵,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威名远扬的赵哥,如今落在我的手上,你还敢强硬?”新*军区的特种兵队长赵贵阳仰头笑道:“废话连篇,我这一枪下去,你和你的猎狼分队便成为历史,哈哈哈……”

    “你的上头让你击杀的,难道不是聂皓天吗?”赵天天目露怯色,颤抖着身子,赵贵阳正得意着,却听得他突然扯开嗓子喊:“聂皓天……”

    这个名字像有着魔力,只听到便令在场的新*军区特种兵毛骨悚然,赵贵阳心中杀机更盛,手中枪支正欲动作,半空中突然响起一声暴喝:

    “到!”

    电光火石间,屋檐旁突然爆开一个大洞,与此同时,屋子的4个窗口,发出密集的炮火,突遭变故,赵贵阳拖着赵天天往后一闪,拿枪的那边肩膊同时剧痛,鲜血涌出之际,赵天天已在他手肘滑落之际,往后一仰,制住了赵贵阳的身子,手中匕首向着他的颈下一刀,随后扬声道:“停手!”

    主将被擒,还在顽抗的新*兵团的特种兵们顿时慌乱,群龙无首之中望向现场,不禁心胆俱丧。

    刚才被他们捉获的10余名猎狼尖兵,现全都生龙活虎的持枪扫射,而地上躺着的,竟全数是新*兵团的兄弟的尸体。

    赵贵阳自知大势已去,惊恐的望着侧窗外炸开的厚墙,墙边站着突袭进来的聂皓天,宛如天神一般,明明手上沾满血腥,但身姿行走之间,从容得如一个诗人。

    聂皓天缓缓步近,看着躺卧在地暴恐分子踢了一脚,却又低头把躺在地上的一个新*兵团的伤员扶起,他以手按住那人腿部喷血的伤口,从身上撕下一条长布,帮伤员把伤口包扎止血。

    那名伤员咬牙强忍疼痛:“呸,我们新*特种兵不需要你们可怜。”

    聂皓天帮他把布带勒紧,正容道:“军人不畏牺牲,但捐躯也必是为国为家为社稷,而不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而妄送自己性命。”

    他话语极轻,却有着凌厉不可侵犯的威严。猎狼分队的精兵们此时除了控制现场之外,余下的人手都开始简单的照料伤员。

    赵贵阳这才看清,自己的兄弟虽然全都被俘,但所中的枪弹全在手、脚、肩膊这些影响战斗力,却不伤害性命的地方。聂皓天,竟然在计划行事之时,能料想到这一点,确实令他佩服。

    场中一名身材窈窕的女兵矮着身子,一直为伤员们止血包扎。她的声音温柔而轻细,像春雨润落久渴的田园:“家里也有老娘的吧?你可知道?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命更重要了。”

    聂皓天从伤员侧边站了起来,走近赵贵阳。他凌厉的目光里充满着鄙视:“赵贵阳,你从军多年,难道就不知道,自己兄弟的性命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吗?你竟然,带着他们来送死?”

    “败类!”赵天天怒极,一枪把便敲在赵贵阳的额头,赵贵阳额角涔涔血下,但心底的悔恨浮了上来,汹涌而澎湃。

    场中,与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们都在看着他,充满着失望和惊疑。

    这一次,新*特种兵伏击暴恐分子,事前安排部署得严密,但他们刚进这间屋子便遭遇密集火力的对抗,兄弟损伤对半,才把暴恐分子清剿。然后赵贵阳放出求救信号弹,赵天天带着猎狼尖兵一涌而入,而赵贵阳却命令他们,趁赵天天不察,谈笑着交换情报之间,把赵天天和一众猎狼尖兵掌控。

    却不想,聂皓天早就窥伺在旁,一击之下,新*军区反而成了败军。但是,如果聂皓天不来,他们真的会把猎狼一众尖兵尽数铲除吗?

    猎狼虽与他们隶属不同军区,但是也是人民的子弟兵啊,是和他们一模一样,本该并肩战斗的兄弟友军啊。

    而在这次暴恐行动中,新*特种兵团损折了30多名兄弟啊,在现场躺着的尸体,除了暴恐分子,有一半是自己的兄弟们啊。

    暴恐分子的顽抗,明显像是有备而来,情报极可能已经泄露,赵贵阳难道真的不晓得吗?

    新*军区的特种兵们心里都起了疑惑,而聂皓天的一句“兄弟的性命等同自己的性命”这更是激起了新*兵将们的反心:

    赵贵阳,我们跟随你多年,南征北战,对你来说我们的生命竟是如此轻贱的吗?

    赵贵阳自知今日之事,自己多年经营,不但是官威,就连属下的信任,都全部葬送。他闭上眼睛仰天长叹:“要杀要剐,做吧!”

    赵天天冷笑:“杀你做什么?你的命活着比死了要值钱。”

    聂皓天不再搭理赵贵阳,只走到林微的身边来。

    她现在正在处理伤口的伤员,被击中的是大腿内侧,血涌出来怎么都止不住,她担心得快哭了:“首长,他好像出血不止,是不是伤到动脉了。”

    还躺在地上的伤员,脸色苍白,感觉生命正在无情的流逝,在残存的意识里,看到画着油彩也难掩清丽的一张脸,脸上一双极美丽的眼睛看着他的伤口滴下热泪。

    她仰脸对着如同天神一般的聂首长说:“他是我们的人啊,是当兵的人啊,皓天,不要让他死……”

    “嗯,他不会死的。”聂皓天对着现场的新*特种兵团的兵们发号施令:“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只带走赵贵阳,救护车很快会到达村外,你们照顾好伤员,回去静待消息。”

    他对着新*被控制却没受伤的数名兵士,指了指其中一个:“从现在起,由你负责,把伤员全部送院,写一份详尽的报告。”

    “是,聂首长。”该名士兵对着他敬礼,回答他的声音端严而响亮。聂皓天露出赞扬之色,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膊:“送走。”

    赵贵阳脸如死灰,这一役他输得如此彻底。不光是打输了,连人心也失了。他的兵将对着聂皓天尊敬无限的敬礼“首长”。

    是的,他忘记了身为指挥官的要诣:珍惜战士们的生命。

    他早知暴恐分子会顽抗,赵总参谋长交托下来的军令:意不在暴恐,而在猎狼。

    赵总参谋长要的是聂皓天的性命,可是,他又哪有要聂皓天性命的能力?

    聂皓天,他生来便应该是个王者,是让人没有理由反叛的领袖。

    救护车来得很快,闪烁的指示灯停在屋子的外面。伤员们狂喜:救护车这么快就来了?

    却听得聂皓天大声暴喝:“找掩护。”

    他的话声刚落,从救护车上跳下20多名暴徒,持着重型机枪向着屋内扫射。聂皓天一跃把林微护住,在枪弹的轰炸声中,与赵天天交换了一下眼神。

    赵贵阳在赵天天的挟持下声若洪钟:“我是赵贵阳,和你们的阿迪里有过协定。”

    枪火略小,赵贵阳升起一丝希望,对着屋外喊:“大事已成,此处由我们善后。”

    外间静谧,聂皓天和猎狼分队的尖兵们却在这短短的数十秒里,齐伏在四边窗子外窥伺。在屋子的后侧和另两角,此时也有数不清的暴恐分子在逼近。

    屋内沉静而紧张的作战氛围里,众人听到聂首长轻轻的一句:“不要怕!”

    女子轻松的笑:“我不怕,有你啊!”

    寂静中,似乎听到首长啜了她一口。窗外一声雄浑笑声奸诈而得意:“赵贵阳,你以为你是钓鱼的?其实你是饵,杀……”

    赵贵阳在枪火中懵懂惊怒:这就是和魔鬼做交易的代价?从猎杀者变作被猎的人。

    他垂头丧气的道:“赵哥,这次我们完了,真的完了。”

    赵天天鄙视地:“你是完了,我的日子好着呢。”

    屋外的火力更加猛烈,枪火,流弹,爆炸声响彻午夜。但在这等激烈的短兵相接中,射进屋内的炮火竟然少了,渐渐没了。

    漫长而煎熬的对战时刻,实际上却只短短的10多分钟,屋外的炮火小了,火光熊熊燃烧着屋外的焦草堆,焦味儿从屋外飘进屋内,林微捂了捂鼻子:“这烧的是什么?”

    “人!”

    “啊?”她惊叫,不禁恶心欲呕。她按住自己的胸口,让胃部泛出的酸水生生的吞了回去。她是特种兵,是猎狼分队的精英,她不能这么娇气。

    屋外传来三声布谷鸟的叫声,赵天天和聂皓天齐齐大喜,也回了三句布谷声。大门“啪”的一脚被踹开,梁大生的头发也焦黑焦黑,像被火花舔过似的,狂喜的他一步便冲到屋子中央来:“老大,金天方发明的武器真它妈的管用。我们这一遍扫过去,那些暴徒都没反应过来,便成焦炭了。”

    “这么棒?”林微从聂皓天的怀里跳出来,看着大生和随后进来的尖兵们手上的那株外表看来朴实无奇的“枪”:“这东西是金天方发明的?了不起!”

    大生哥自然知道林微和金天方以前的破事,看到林微一脸崇拜之色,顿时知道自己领错功劳了,立刻更正道:“虽然是金天方研发的,但是却是我们老大运用得当。”

    “嗯,运用的更了不起。”她抿嘴笑,聂皓天在窗子处慢悠悠的踱过来:“梁大生,你难道就一个活口也不留?”

    “留了啊,珍贵的一个!”

    “……”赵天天把吓得脚软的赵贵阳拎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现在你明白了吧?你尊敬的赵总参谋长和阿迪里之间,早就有了约定。只等你把聂皓天歼了,他们最后出来,也把你们一起歼了。”

    “为什么?为什么?”赵贵阳喃喃自语,不敢置信。

    林微同情的望着赵贵阳:“如果新*特种兵把蓝箭特种兵的增援部队、和首长聂皓天杀了,这种事情能见光吗?你成功之后,和你这帮兄弟,自然是要被灭口的?”她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这样的道理,我一个女子都懂,你居然不懂?”

    赵贵阳颓败的跪倒在地:是的,这个道理他居然不懂。上面派聂皓天的尖兵团过来增援,原本就是为了杀姓聂的。但聂皓天在军队、人民之中的声望极高,他若有不测,过后肯定会被追查此案的真相。最完美的真相,便是他们全都被暴恐分子猎杀了。这事完美的嫁祸给暴恐分子,而他们这些死人,也不会再透露任何真相。

    至于暴恐分子的势力壮大,上面其实又何时惧怕过这些散兵游勇?

    只可叹的是,他抛弃情义兄弟,到头来只是块饵。而作为一个军中领袖,聂皓天比他又高明了多少?

    聂皓天竟然早就洞知这一切:先是派赵天天进来诱敌,聂皓天自己却只带着几个人便对新*兵团突袭击杀,掌握主动。而在被暴恐分子围困之时,外面却另有一队尖兵殿后,再把暴恐分子全歼。

    这一切,岂是有勇有谋便解释得通的,这是天赋,天赋的领导才华,天赋的身手,天赋的胆色……也难怪他从军以来,身边围绕着的这帮生死兄弟,均愿唯他马首视瞻,以命相托。

    现场新*兵团的仅存兵力留下来清理现场,并紧急提请上级支援。救护车及支援部队到达之时,聂皓天的猎狼分队带着赵贵阳早已离开多时。

    猎狼分队们步行数里,到了市集。赵贵阳以为他们会等待军车迎接。却不想,在此处,所有猎狼尖兵都已换作平常服饰。混入晨早赶集的回民,融入冬日耀眼的阳光中。

    他们大队人马返航,很难避人耳目。临近市集,竟然化整为零,成为人海中小小的一员。那么赵总参谋再难找得到猎狼兵队的踪迹。

    在一小时前才打了个漂亮的大胜仗的猎狼分队,又再一次在新*集团军指挥营的监控下人间蒸发。

    午夜便传来消息,村落里的一场恶斗,聂皓天众人竟然逃过大难。但是,如今聂皓天身在新疆境内,有徐展权兵力的暗中围堵,有收到军界秘密情报的暴恐组织的明里狙杀,如果这还能让聂皓天毫发无损的回京,那他们新*集团军,就真的不死都没用了。

    而最重要的是:赵贵阳在聂皓天等人的手里啊!

    如果赵贵阳最后招供一切,那么赵总参谋的罪可是杀头的大罪啊。而且,即使他能侥幸避过这一劫,以聂皓天有仇必报的狠辣,他这辈子在军界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自来政治斗争便是如此,成王败寇,一将功成万骨皆枯。并不是你想独善其身,就能安享太平的。”聂皓天拥着林微,但看冬阳洒在这百里黄沙,扬起的沙尘像金黄色的飞雨,他把她的围巾往她的嘴边捂得更紧,微皱起眉头。

    她本不用承受这种辛苦,行军打仗,不说人心奸险,单单就是环境,便是对人类艰难的考验。

    但她却傻傻的跟了过来。昨夜一战,她的利落身手,比4年前当兵时更胜一筹,胆子也大了不少,伴着他从窗边跃进去时,持枪扫射的姿态,勇敢而又敏捷。

    她终是成长了起来,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在他没能陪着她的时候。

    她在他的身边,让他本能的多了掣肘和担忧,但也因着有她在,他嗜血的心也变得温柔。因此,才下了命令:对新*兵团的士兵,只伤不杀!

    不是想树立仁义之师的威名,而只是为了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冷血凶残的黑暗面。

    “想不到沙漠的落日景色也会这么的美。”林微偎在他的怀里,虽是冬日,但刺眼的阳光洒在这一望无际的沙漠地带,如在大地上铺开的一张巨大的黄金做的毯子,极炫目而奢华的美丽。

    “我们是不是迷路了。”她侧着脸看他,他淡笑,俯身亲她那围巾唯一露出来的眼角的皮肤:“我从不会迷路,我会带你回去!”

    “嗯,我知道。”她又再静静的偎着他,看着万里赤紫烟尘。赵天天离开探路,还没回来。她不忍回顾,这一天下来,他们的连番恶战。

    大部队化整为零后,相继按原定计划离开新疆。这时的猎狼尖兵,只怕早就出疆,回归主要城市。只是他们的领袖聂皓天和赵天天却意外的在半途遭遇截击。

    就连聂皓天也没有预想到,他们的行踪竟然被新*军团掌握,先是不明暴恐分子的追击,再是新*军团的伏击,他们这一日,逃得相当的狼狈而匆忙,如果不是因为三人的身手了得,而又智计频生,只怕早就落入虎口。

    而由于躲避追击,他们偏离了原先定好的接头地点,没有上车,还被逼退到这片沙漠的边缘。

    她被他紧紧的搂在怀里,前方沙尘飞扬,但身后依靠却坚实。她的身子向后顶了顶,又顶了顶,这是她喜欢的撒娇的方式。摇晃着身子,在他的怀抱里磨来磨去的折磨他的耐性。

    人生看似很长,但其实我们不知会在哪一个时刻便莫名其妙的永别。这漫天黄沙之下,也不知掩埋了多少的尸体。

    这一次,她庆幸自己任性的跟了过来。此时,仍能在他的怀里,是她人生抉择中最正确的一次。

    “微微,有没有后悔,陪着我来这儿受苦?”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微笑:“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想陪着你的。”

    “微微……”他的声音似乎哽了哽,他的唇瓣便从围巾外钻了进来,领口处沾上的黄沙,她回转脸静静的凝视着他。

    生死只在一线间,但她给予的快乐和温柔却真实的充斥着他人生全部的岁月,丰满着他嗜血冷酷的心胸。

    “微……”他以大衣包起她的身体,避到侧边一个土堆之后,与她一起面对这落日下的漫天黄沙,看落日从西方爆出万丈流霞。

    远处夕阳洒到头顶,她全身被罩在这层金光中。

    微微,谢谢你!这一刻,仍在我的身边。

    赵天天回到这里,还隔几步看着相拥亲吻的两人。

    隔着一个一人高的土堆,男人身上衣物整齐,宽大衣披垂下来,遮住了他怀抱里的女人身子,两个人的影子却因缠绵而叠成了一个。

    赵天天的脸红了一阵又一阵,但却不想移开眼睛。就这么心怀鬼胎的观赏着他们的亲近。

    女人服软,娇娇的喘着气:“皓天,水,我要水……”那声儿,像在这沙漠里开出的滴水的玫瑰,勾得人头皮酸麻。

    聂皓天把她倦极的身子搂了回来,递了水壶给她喝水。看着她红红的脸蛋儿渐转平静,他宠溺的抚她的脸,把围巾再给她围好,整理好她身上的衣物。

    赵天天躲在后面,可怜的是做坏事的两只不尴尬,却尴尬了他这个偷看的。

    碰上聂皓天和林微亲密,他也不是第一次了。从前,他一向都心无旁鹜,只这次,他看得兴趣盎然,这难道是受了刘小晶那丫头的影响?

    上次她死扯着他观赏陆晓袭击彩云姑娘的盛况,难道就是那一次她把自己带坏了?

    “刘小晶?”这念头忽闪而过,他突然清醒,心间恐惧,从土堆后冲了出来:“老大,快逃。”

    聂皓天抬头,赵天天已冲了过来,执起地上的枪弹挂上身:“这里很快也有人追来。”

    林微讶道:“不是说,已和华哥取得联络,会在这里接我们回去吗?”

    聂皓天不语,紧急拉着林微跟着赵天天跑。他对赵天天的判断绝对信任,看赵天天的脸色,这一次,他们的行踪又再泄露了。

    赵天天一边跑:“我们在这处已逗留超过一小时。他们还没追来,只是因为临近沙漠,调兵困难。但以新*军区的调动能力,不出10分钟追兵就会赶到。”

    “为什么,他们会知道?我们不是用我们自己的波段,不会被监测到的吗?”

    赵天天突然在前方开始脱衣服,把穿在军服下最里的内衬衣一扯而下。衬衣向后甩了几甩,却并无异常。他又突然脱自己裤子。

    林微被他的这一系列动作惊得发呆,聂皓天紧皱着眉:“是刘小晶?”

    “是。”赵天天的裤子褪下,滑稽的样子,从三角内裤的后侧外缘摸到一个极小的跟踪器,他灰着脸:“老大,我们被那丫头算计了。”

    “走。”聂皓天飞奔,但赵天天却停了下来:“老大,你先走。”

    林微对着落后在后面的赵天天大声的嚷:“天天,你干嘛?跟着我们啊。”

    聂皓天回头注视着赵天天,两人交换了坚定的眼神之后,他毅然拉起林微向着前方奔去。

    “我们不能抛弃天天,他为什么不抛掉身上跟踪器?他这样,不是送死吗?”

    天已入黑,赵天天跑近密林,近沙漠的边缘地带,当地种满密密的保护林。为防风沙继续侵蚀植被,这一处的林子盖得又密又高。

    沙漠的另一处,一人高的土堆后,军车上走下刘春华。他大踏步奔近土堆,土堆后黄沙很高,但仍可见到当时两个人前后相拥,在这处践踏留下的痕迹。

    “是老大。”刘春华脸色凝重,向着警通大队的队员挥手:“老大刚才还在这儿,走得还不远。我们跟上去。”

    “是。”这次的跟踪保护,比想像中困难得多。

    出发前,为了确保己方的行迹不被敌方掌握,聂皓天和赵天天等人的身上都不配有与团队紧密联系的定位仪。而由他们猎狼分队独自研发并独家使用的波频,在超过5000米之外,便无法收发信号。

    这次出征,聂皓天只打算把暴徒击溃,大部队立马便退,小部队接应人马也在各自地方接到完成任务的弟兄,但唯独老大和赵天天没回到接头地点。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網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