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70章 我杀了她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70章 我杀了她更新时间:2016-10-17

    绝望的哭号中,口袋里手机在欢快的响。是聂皓天为她而设的手机铃声,触屏上跳跃的字体,是亲昵的“老婆”。

    他在人前并不常对她说这么肉麻的称呼,但在秘密手机里,他在夜里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把签名设置了,跳跃的音符之间还伴着她的笑脸,一张可爱的、美丽的,和微微相似的脸。

    他抽泣着身子,看着闪烁的屏幕,一直都没有接。他不知道可以和这个“女人”说什么?问什么?

    他无法面对手里捧着的“死亡通知书”,更无法面对家里的那个“活着的微微”。

    如果说前一刻,他还在悲痛,那么这一刻他便在混乱,他的人生,首次有让他绝望到崩溃,如何狼也无法冷静思索的时刻。

    他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为什么?他侧脸望着四周,空空茫茫的四堵墙,窄得只容一人的密不透风的空间,他任得手机持久地,一次又一次的响,也没有接。

    这个世界对他还是厚道的,给他一个这样的地方,让他可以尽情的痛苦、绝望的哭泣,让他的所有无措、无望都禁绝在这个死寂的,永远不会有外人知道的空间。

    林微在厅中踱来踱去,群姐一边打嗜睡,一边哄她:“首长肯定是执行公务,不方便接你电话。”

    “像他这种人,神神秘秘的事多了去了,几个小时不联系你,你就急成这个样子了?哎,这不是首长夫人应有的风范啊!”刘小晶扯她上楼:“你上去睡觉,睡醒了,他就在捅你了……嘻嘻。”

    “你别推我。”林微一下坐在厅中沙发背上:“我不睡,他不回来,我就不睡。”

    她赌气,心里更赌,从他出门那一刻起,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已把她都激惹得毛躁:“赵天天怎么还不来?”

    话没说完,赵天天在门外走进来,脸色有些莫测。刘小晶上扯他:“让你赶快来,这都什么时候了?微微姐急死了。”

    赵天天望了一眼林微,淡淡道:“首长执行任务了。”

    “他什么任务?不和我说一声,也不让带个话?”

    “我这不给你带话来了吗?”赵天天丢下这话,人便又往屋外走,走了一半,发现衣角正被她扯着,他皱眉:“又想给我装跟踪器?”

    “你以为你有宝啊,整天装你跟踪器?”刘小晶瞄一眼林微:“你说详细点,让微微姐相信,你没看她都哭了吗?而且,她还有伤在身。”

    赵天天冷眼瞪了一下拽紧自己的手指:“放手。”

    “放就放,那么凶干嘛?”刘小晶别扭的放开手,嘴里嘟得像条香肠一样奔近林微。赵天天望一眼在旁忤着的林微:“我们当兵的,任务来了,紧急情况,哪里还顾得上交待?你又不是第一天和老大在一起,这一天半晚的,就能吓成这样了?”

    “也不是害怕。”林微被赵天天一训话,也晓得今晚的自己实在是神经过敏。也许是任务紧急,也许是任务机密,反正总有不和她说的理由。他只是在外面半夜不归,自己就这样子,难怪得屋里的人全都认为她小题大作。

    刘小晶送赵天天出门:“男人也真是的,明知道女人在家担心,还说好了快去快回,这一出去,却没了影儿。”

    “他又不是去玩,是做正经事儿。”

    “难道给个信就不是正经事?他走不开,现在通信那么发达,他手下的兵那么多,难道带个信这也是难?”

    他睥了眼她:“蛮不讲理。”

    “你?”转眼却到了门口,她瞪一眼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药膏:“听说,这次在新疆你也受了点小伤。嗱,给你!”

    “新疆的事都过了那么久了,现在给我药膏?有伤也早就好了。”

    他身上的擦伤淤伤早就全好了,他当兵多年,要是皮外伤也得这么久也不痊愈,那他就不用活了。哪料到刘小晶却恼了:“我给你药膏你就拿着,谁管你伤好没好?”

    他望着手里多出来的药膏,这难道不是要来搽的吗?只管拿着就行?

    他才开车出来不久,通讯器里却听得小王在报告:“赵哥,林小姐她,刚刚开车出去了,说要找首长,气呼呼的谁都拦不住。”

    他随口回答:“那就不拦,你跟着她就行了。”

    “是!”

    放下电话,他的心中也觉得不安。老大不是个没交待的人,尤其是对林微一向上心,即使有任务或是有要事导致夜半不归,也必然不会像今晚这么无声无息。

    而今天下午,老大去见了赵伟恩。难道事情并不如他和陆晓所料想的,只是反间赵伟恩与徐展权的关系而已?

    林微开着车子在市区逛来逛去,她其实也不晓是应该去哪里找他,只是提着的心,不管如何自我安抚都放不下来。

    他对她好,怕她在家里闷,特意请了病假,陪着她一起休。这些天,他们没日没夜的腻在一起,也没觉得这时间有一分是浪费的。

    他比她更珍惜,他们一起的相处时光。他答应了快去快回,即使临时有事,也会尽量通知她让她安心。现在这般没了踪影,她觉得,他是不是出了意外。

    刘小晶说“堂堂大司令哪会那么容易出意外”,但是小晶不知道:首长是这个世界最危险的位置了,他没少了在她的面前被暗杀,追逃。

    她很害怕。在京城夜半却仍不改繁华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开着车缓驶,鬼使神差的便来到了这里。

    寸金尺土的高级住宅小区,幽静的物业小花园的一侧空地上,停着辆红色的豪车,看着颇为眼熟。林微看着车子片刻,走近车子的前方,看见车前悬挂着的内饰,果然,这果然是她的车子。

    她压抑着自己心里的疑问和不安,走进楼内,直上多年不曾涉足的私密领地。2301的镂金铜门彰显着主人的不凡身价,她深吸气,按了门铃。

    铃声响得像她的情绪一般争燥,在度秒如年的等待中,厚重铜门缓缓打开,项飞玲手拉着门,侧靠着门把,盈盈的笑:“这么晚?”

    林微一口气提不上来,甚至没有狼和她吵架:“你怎么在这儿?”

    “噢……”项飞玲腮边的笑意更浓:“我还以为,你有多得宠。想不到,才回来那么一阵子,皓天他就忍不住再找上我。”

    “我不和你吵。”她伸手推门,项飞玲却伸出右腿把门口挡住:“你真的确定你能受得住?有时候,事情不挑破,感情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何必撕破脸呢?”

    她瞪着项飞玲:“放开脚。这是我的家。”

    “是吗?哈哈哈……”项飞玲笑出的声音像针刺一样刺耳,一丝得意,一丝轻蔑:“你的家?这4年,一直在这里陪着他的人,睡在那张床上的人,是我,骆飞玲。”

    “滚开……”她一脚把项飞玲踹开,瞟一眼散落厅中的项飞玲的衣物,咬牙鼓着一道气推开主人房的门。

    床上,聂皓天神情茫然的看着天花板,当看到站在门边的她,他的眼里精芒骤闪,却在一转眼间又归于平淡,他再度躺下,更茫然的抚着自己的头:“你怎么知道这儿?”

    他问,却不是要她的回答:“哦,你当然知道。”他又看向她,那看着她的眼神,漠然、陌生得让她觉得害怕。

    “从前我和微微还没结婚,大屋在装修,我想给她一个惊喜,便没有带她回家,那时我们一起,住的就是这儿。”

    她眼圈里的泪珠在打滚,身后项飞玲在厅里故意弄出各种声响,她咬得唇瓣都破了,才冷笑着:“我知道你当时为什么会带我来这儿了,因为,这儿就是你,带各种女人回来的行宫。”

    “这里是家,你不懂。”他凄然苦笑:“你以为你懂,其实,没有人能懂。”

    “现在我懂了。我担惊受怕一整晚,怕你出意外,怕你被暗杀,但现在我看你躺在这儿,却巴不得你昨晚被乱枪扫死了。”

    “哦,我知道,你想我死。”他呵呵的笑,却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棉被:“这张被子,这张床,她真正的和我一起躺过。”

    对,还有很多女人躺过。她再也冷静不下来,转身便冲了出门。厅里,项飞玲正捡起扔在沙发上胸围半裸着身子戴上,回头她对林微笑得轻佻:“有空常来啊,不过,提前给个电话。”

    大门关上,林微扑进电梯,才支撑不住的身体沿着墙壁滑倒。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让她经受这样的侮辱和鄙视。他甚至连一丝歉意、一点后悔的表情都没有。

    他根本就不在乎,更没有打算解释。他看着她,像个陌生人,不,他深深的冰冻的眸子里,是幽深的看不透的仇恨。

    她坐回车子里,还残留着暖气的车厢内,她却冷得发抖,那从最深处向她袭来的恐惧般的冰冻直达身心。他的眼睛,看着她不再有任何温柔。

    她感到害怕,那么的害怕。

    项飞玲一直绷得紧紧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她深呼吸着,心里多久不曾这么的快活过了。让林微在她的身上领略到挫败和妒嫉,这让她感到无比的满足。

    回转身,她却又吓得面无人色,聂皓天无声无息的站在她的身后,一双眼睛望着她时也似死水一潭,今夜的他,像个没有家的孤魂,只在这夜色下孤寂的游荡。

    他自己到柜面上拿出一瓶酒,就着酒瓶喝了一口,才低着头问她:“你怎么在这儿?”

    “昨晚在中行门前,你一个人走,差点被车子撞到了。我拉你上车,你就带我来了这里?”项飞玲不确定的问他:“你不记得了?你昨晚也没喝酒,但看着却不清醒。”

    “嗯。”他抱着头,低声地自言自语。他的话音却越来越模糊,混着酒气,他像在哭泣自责:“我不清醒好久了。一直都不怎么清醒。其实,为什么要清醒呢?一直像从前一样,一直睡得迷迷糊糊,一直做着你还活着的梦,那也是挺好的。”

    “微微,你一定恨死我了,对不对?你一个人在那个地方,我这么久也没有去陪过你?我还和她在一起,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很生我的气?”

    “微微,刚才我看到她,那么像你,我就想:为什么你死了,她却活着?你是不是怪我和她在一起了?所以嫌弃我脏了?”

    “你说什么?”项飞玲凑近上去,耳朵挨在他的颈边,听得他的细碎的声音呜咽,他竟然在哭,破碎到让人恐惧的嗓音:

    “微微,如果你恨,我就送她下去陪你。她伤了你的心,还想抢你的男人,我杀了她,让她到地狱那头陪陪你,好不好?”

    “啊?”项飞玲一声尖叫,人退向后,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

    他居然对自己动了杀机?她只是一时好胜,想装出与他暧昧的情节来让林微吃醋,这私心里面,掺杂着过往的仇恨。

    但是,她创造了这个误会,他解释就好,他和她从没发生过什么,也未曾伤害过他。却只因为林微哭着走了,他就要送她到地狱的那头?

    聂皓天……她捂着嘴巴,逃一般的扑了出门。

    林微回到家里,一天都关住门,没有给外面的人说一句话。群姐和刘小晶急得什么似的,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

    逼问跟踪着林微的小王,小王也一直摇头,苦着脸作迷惘状,刘小晶动用了美人计,也撬不开小王的金口。

    聂皓天还是没有回来,人们只能当他是真的忙碌,但其实心里也亮堂,男人再忙,只要心里不忙,便不至于会忘了家里女人的死活。

    他这一次,很不寻常。群姐说:“夫妻嘛,床头打架床尾和。”

    刘小晶却叹气:“也得有人打架才能和啊,他人影都不现,更别说床头床尾了。”

    军政局势却不会因了个人情绪的低潮而停顿,相反的,在聂皓天缺席多个会议之时,徐展权终于行动。

    正获准退伍离职的新*集团军总参谋长赵伟迁,在出疆途中被暴恐份子伏击,逃至沙漠边缘的防护林带,被暴恐分子当场击杀。伏尸的地方,便是当初聂皓天等人被围捕的山林。

    在那里,新*兵团的血还不干,便又染上了指挥官的鲜血。

    消息传来,全军齐悲。除了军界政要之外,就连徐展权和项胜文也出席悼念。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