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74章 他还活着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74章 他还活着更新时间:2016-10-17

    众人面面相觑,正等待带头人的指示。聂皓天踩在脚边的录音笔突然被他向上踢飞,录音笔飞向坟头离远方向的巨大樟树。

    在空中剧烈爆炸,明明只有几厘米大的东西,爆发出的能量却惊人,离坟地较园的地带,就连樟树都被炸到开裂,围困的人堆人仰马翻。

    他们拔开樟树旁边的迷雾,聂皓天早就不知所踪。适时传来徐展权的通话:“撤,都它妈的给我撤!”

    看来,儿子被聂皓天绑架的事,徐展权知道了,因此投鼠忌器。但聂皓天早有人质在手,却还能自己冒险脱逃,并不利用人质。

    他的狂妄是骨子里的。早就有万无一失的方案,但他还是想要告诉这些人,即使他并无徐公子在手,他也能想跑多远就跑多远。

    他奔向南山山脚,正是当年他和微微相拥而坐的地方,早就准备好的黑色轿车隐在林中,他打开车门,跃了进去,车子引擎发出轻巧的鸣响,他突然全身血液凝结,颈边的刀子冰冷刺骨。

    “聂皓天,你也有今天!”

    身后的声音,让他不由自主的愧疚:“妈……”

    刀子微一颤抖,身后女人更加狂躁的骂他:“不准叫我妈。我没有福气有你这女婿。微微是你害死的,我要杀了你,为她报仇。”

    “如果你觉是这样是对的,那就杀吧!”他苦笑:“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隔了4年,我追上去,她在那个世界也一直在等着我吗?”

    “可是,妈妈,没有那个世界的。”他笑得凄惨:“她走了,便是永别,不会有另一个世界的相聚,她也不会因为你报了仇而笑得灿烂。她死了,我们便什么都扣不住,连我们脑海里回忆,也一点一点的扣不住!”

    “那是因为你,因为你寡情,忘了她。”纪敏如在后面哭泣:“你只是没了个女人,而我没有了唯一的女儿。”

    “微微对我来说,也是唯一的。”身后的哭声渐停,颈边的锋利离他而去,密林后,一个单薄的身影跑着离去。

    多年来,他想要照顾她,孝顺她,但她却始终不肯认他这个女婿。她恨他,她当然应该恨他。

    是他把她单纯的女儿拉进特种兵的险地里来,是他让她美丽灿烂的人生提前凋谢。

    他负了微微,但微微的牺牲毫无价值。从来,他手里的棋子不管是存在或是消亡都有足够的理由,只有微微,她的离去,让他觉得上天做事全无道理。

    命运,终究是命运,无法抵挡。

    “虎爷从前,找了个大师为我批命:指我今生必然大富大贵、拜相封候,只是半生戎马、亲情缘薄,是个辛苦命。这么多年,似乎还挺灵验。”聂皓天在南方的茶室沏一壶热茶,抬眸间笑容淡淡:“徐部长,你可曾为你家公子求过一纸批命书?命里可有批他:活不过今晚午时三刻?”

    “聂皓天……”徐展权黑着脸,但却只能强忍怒气:“祸不及妻儿,聂司令一生光明磊落,何必做这种劫人子孙的龌龊事?”

    “只因我这一生光明磊落,徐部长你就可以对我做尽龌龊之事?”他冷笑:“我很小的时候,虎爷还曾和我说过:权力之最高必然至最奸。如果你不想被政治玩,那你就要学会玩政治。那年我才10岁,这句话却记了20年。”

    “好,你想怎么样?”徐展权脸色铁青,但爱子徐浩强在见过陆晓之后,确实已一天一夜失去消息。他只好低声下气地:“聂司令,过去种种,皆是徐某不是,请高抬贵手放过犬儿。”

    聂皓天潇洒的喝了口茶:“狂讯,最后一次联系你是什么时候?”

    “他不早就成了聂司令手下的亡魂了吗?”

    “嗯,如果他死了,那令公子,路上也有个伴,挺好的。”

    “聂皓天……他,10日前,你在新疆的时候,我和他有过联系。”

    “好。狂讯重要还是自家儿子重要,我相信徐部长心里有数。”

    “世上的黑道组织多的是,狂讯近几年虽然赚的黑钱很多,但并不是无恶不作,你为什么一定要对他赶尽杀绝?”

    “制毒、贩毒、杀人放火,还不叫无恶不作,你这个警界一哥的底线还真宽。”

    徐展权的脸皮僵了僵,却终是没有和他硬扛。

    正月底的寒天,月亮藏得深深。巷口的风吹得人直打哆嗦,刘小晶却硬拖着林微出来散步。

    林微诸多不满,刘小晶却更加神秘:“出来有要事。”

    “这个时候,我想睡觉。”

    “你最近怎么这么渴睡?”刘小晶斜斜的看着她:“你不会真的怀上了吧?”

    “你才怀上了。瓜都没有一个,别说子了。”她凶刘小晶,转过身就要走回家。

    奈何刘小晶用力的把她往后扯:“我有狂讯的消息。”

    “啊?”林微整个人都呆滞了,由得刘小晶拉着飞奔,耳中嗡嗡的响着她的话:

    “我觉得狂讯可能没有死。上月在新疆的时候,他和我对过暗号,我还以为是巧合。但今天,他又联系我了。”

    林微紧紧的捏紧刘小晶的手,指甲激动得掐进她的皮肉里:“狂讯还活着?那么,他……也就活着。”

    “嗯,你放心。”刘小晶抚她的头发,和她一起走进京城著名的夜场。

    “帝豪”是现时京城最大最豪的销金窝。

    虽然帝豪客似云来,但却不可能会欢迎林微这两只良家妇女。因此,为了混进来,刘小晶早早就和这里的“老妈子”打点好,两个穿得春波激荡的走了进去。

    帝豪能成为城中贵家公子、权富二代们扎堆儿来撒钱的地方,妞儿有多娇、玩法有多妖,这就不用作任何论述了。

    林微和刘小晶对这些风月烂事知之甚详,那些对着她们的脸和身体发射出可怕目光的男人,她们也一概忽视不理。

    刘小晶说狂讯今天联系上了他,但这也是纯粹的拼运气。因为只是一句暗语,没有门牌地点,她们两个只好瞎摸。

    一间间K房推开门,一间间的陪笑转过身。林微和刘小晶揉着头发郁结。靠着门把,门后突然5声轻敲,频率正是狂讯与她们相约的暗号。

    她们惊喜的打开门,一个黑影闪过回廊,身影间果然与狂讯有几分相似。

    “狂讯……”林微压着嗓门,惊喜的随着身影追了过去。

    身影消失在前方的“至尊厅”,林微不经思忖便大力撞门。门内一个男人暴喝:“谁敢妨碍老子?”

    这一声并不是狂讯,林微凝视冷静,从厅里隔着门板突然传出一声孩音的哭叫声。

    这一声如尖锤击中她的胸口,她不顾一切,以肩膊撞门,身形急撞之间,里面大门却打开,她整个人直直的撞了进去。

    “啊……”她急刹住脚步,却见厅中大屏幕处正播放着一曲儿歌音乐。而那一声啼哭便是由此而来。再看厅中5人,有4人穿着普通青年的衣服,但身材身姿却极之挺拔俊伟,而且站立坐位,虽似松散,却是极刁钻安全的排位。

    他们这样的排位,只因坐在他们中间的瑟缩男子。男子身上皮夹克、黑靴裤很富贵,腕间所戴名表也价值不菲……嗯,是个有钱的主。

    这个有钱的主吓得脸色青白,鼻边看来还被揍过,红肿的脸求助的神情,嗯,是个可怜的有钱的被挟持的主。

    林微自知自己误进了一场不明来历的纠纷。这种情况下,她要脱身便比较麻烦。轻的话,只被人揍几拳警告一下不准泄密便会放走,重的话那就是直接把她杀人灭口。

    她转念间,脸上亮出夜场小姐才有的媚俗笑容:“哎哟,这几位大爷,酒喝完了?我给你们叫去……”

    那几位站位刁钻的帅哥竟然没有拦她,她心中大乐,正欲开门,那个被挟持的有钱的富二代这时却突然嚎的扑上来,虽然被一脚踩在地上,但他的手还是死死的抱紧了林微:“救命啊,救命啊……”

    第三声“救命”没嚷出,门牙便被人一脚踢飞了去。

    这就有点过份了。她再怎么说也是首长的夫人,军队的小小机要秘书,光天白日之下,这种闲事她不能不管。

    她一转念,暗藏于丝质袜子里的手枪便要握在手里,却听得后头一个人哑着声说:“不能伤她,这是老大老婆。”

    呃,老大老婆!

    竟然是大水冲倒了龙王庙。既然是自家人办案,她就不多管闲事了,也正好可以腾出机会去找狂讯,她拱手便要走,才拉开门,门后一声低哼:“要想宝贝儿没事,把那小子救了!带他到……”

    还在归途中的聂皓天,还没踏进京城便接到这个消息:徐展权的儿子被人劫走了,而劫持者是……老大,是你老婆啊!

    从聂皓天让陆晓悄悄的控制了徐浩强,在坟前化险为夷,再到拿徐浩强交换狂讯的消息……这一切,全都在他的掌握。

    他在痛失林微的悲痛境地中,仍旧算无遗策,但偏偏就算漏了自己家里的这一个。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