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78章 捡到一大宝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78章 捡到一大宝更新时间:2016-10-17

    林微站在街灯下感慨,一时间只觉世事无常,人心善变。她在这京城也曾风光过,短短几日,便落得如此潦倒。

    再抬头,侧边一间繁华的夜总会门前车水马龙。帝豪,她早闻其名也曾亲身经历。她的心里忽然有了个荒唐的想法:如果她林微出现在这间帝豪,以色侍人,聂皓天会不会疯掉?

    她苦笑:当然不会,变心的男人,才不管此后你有多少裙下之臣。

    侧边伸出一双手,把她往后面拖,清脆的声音透着急切:“我说,你不会想要进去供职小姐吧?”

    面前,纪彩云抿着嘴巴,瞪着大大的眼。

    她摸摸头:“刚才真有这么想。”

    “你以为,你堕落了,男人就会心软、内疚、悔恨,痛不欲生一辈子?”彩云恨铁不成钢:“我认识的林微,应该是:你它妈的今天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爱我不起。你现在想的应该是独立自强,坚强不屈,努力拼搏、开创明天的啊。”

    她又扁扁嘴,握着彩云的手却很有力,脸上浮上一丝笑:“可是,我认为,给他戴100几十顶绿帽子,这样才够杀伤力。”

    “呃……”彩云大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她看了看侧边停着的一辆豪车,车里项子翼好像已跟踪了林微半天了。看来,林微要是真的玩狠的,聂皓天头顶的军帽上就连国徽都变得绿油油。

    她挥挥手,挡住林微看向项子翼那边的视线,手搭上林微的肩膊:“失恋不是个事,想想我和金超贵,你得有我那作派。混蛋的男人,自有混蛋的女人收,我们在旁边看看热闹鼓鼓掌,不知多痛快。”

    林微眼神耷拉下来:“看热闹也得先吃饱。”

    彩云从头到脚望了她一轮:“你没吃晚饭?”

    “中饭也没吃。”

    “噢呜……我说啊,这女人就是不能让男人照顾得太好。这半天不理你,你就该横死街头了。”

    “嗯,他从前,真的把我照顾得挺好的。”

    明明是林微肚子饿,彩云却像也没吃饭似的,拉她往旁边酒楼吃饭的脚步匆忙。走进二楼的包间,她自己占据了窗边的位置坐下,扔了张餐牌给林微点菜。

    林微早饿得前胸贴后背,才上来的小食两下便扒拉光。彩云瞥向窗外,项子翼已从车里跳了出来,但前脚才下车,便给人拦了回去。

    项子翼恼火的想要拔开来人:“给爷滚开。”

    “太子爷,难道是要找半月前,涉嫌谋杀高官儿子的女人?”

    “你是谁?”项子翼提高警惕,不禁细看面前的人。此人一身平易近人的便装,长风衣裹着高挑笔直的身材,瘦削的脸,眼睛显得精明,整个人却给人一种憨直的呆感。

    这么呆呆的帅哥,他脑海中恍有印象。是了,是聂皓天曾经的近身侍卫,林微还在聂皓天身边时,总由他出面保护,后来退伍被安插在特警队,叫朱什么来着?

    “属下朱武,任职于京城特警一支队队长。日前,林微糊涂作供时说:她之所以会挟持徐浩强,全因受了项家的主使。虽然这事如今已被压下,口供也因她当时神志不清而作废,但是太子爷,瓜田李下,你实在不宜再与此人有任何接触。”

    项子翼气得把他的身子一拔,面前人却如高山巍然不动:“如果我接触呢?难道我就成了杀人犯了?”

    朱武很诚恳地与他耳语:“现在因为此事,太子爷和聂爷重新修好,结盟事关重大,不可因儿女私情而坏了大事。这是聂爷的善意提醒。”

    项子翼怒目向他:“别用聂皓天来压我,老子不怕。”

    他说不怕,人却向着酒店窗子看了一眼,才心心不忿的离开。朱武望着他的车子走远,才又步回自己的车里,坐着擦汗。

    这个林微就是他命里的灾星啊,惹事生非从来都得祸连上他。他心里在吐槽,车门却“啪”的一声打开,倏的钻了个人进来,“CD”香水的味儿瞬间充盈他这辆破旧的二手车子。

    他呆瞪着一双眼:“你怎么来了?别进来,出去出去。”

    “出去干嘛。”女孩子娇俏的瞪他,不但不下车,反而还系好了安全带,妥妥的斜睥着他。

    “我在执行公务。”

    “上个月,我成功让项飞玲派人暗杀林微,这事儿,差点把项家一锅端了。我立了这么大的功,你敢不理我?”

    她便是鼓宇司令的掌上明珠彭品娟。

    千金彭小姐瞪着他:“我发现了,你一整天开车都跟着个大美女,你要么让我跟着你,要么就让我上酒店去拆穿你。我也想看看那狐狸精有什么本事?哼!”

    “……”世上女人怎么就这么不可理喻?

    他凌厉眼神飘过来,她怯怯的把敞开的大衣整好,却又更加刁蛮的凶他:“你敢用暴力,我就叫非礼!”

    “……”好吧,不可理喻是女人的轻量级武器。他输了,捏细了声音:“林微涉嫌谋杀徐浩强的事,聂皓天虽然压下来了,但还是有疑点,我得跟着。你别胡闹。”

    “聂皓天不准别人质疑的结果,你朱武会跟疑点?哼,你当我三岁小孩啊。”她瞅着他,却因他的解释而开心,身子挨近了枕着他握在方向盘的手臂:“你慢慢跟啊,我睡觉,不吵你。”

    臂上女人的体温,如触电般使他颤抖僵直,目光落入她眯眼假睡的样子,他惊慌失措的以另一手撑着腮。蓝天美食总汇的二楼窗口,纪彩云的头在窗边探来探去。

    但是,本应该在她身边的林微的身影,却不见了。

    林微飞一般的速度跑到洗手间。所以说,人就是衰成这德性,她在医院饿了一周,出来便狼吞虎咽,结果一分钟前,连肠子都差点给拉出来了。

    唉,虚不受补。她在镜前泼水洗脸,手往侧边抓干爽的纸巾,手里却适时被人递上一张厚质的纸张,这张纸拿在手里,与一般的纸张绝不相同。

    她立刻警觉,以袖子擦干脸,看向手里的纸。这是一张精美的相纸,相中一片绿色菜田,田梗上一个小男孩子的背影,白上衣黑裤子扬起的小手,夕阳霞光穿过田野洒得他金光满身。

    “宝贝……”

    这一刹那,她心中的激动、安乐如春日繁花终于走出沧海桑田。

    她抱着相片捂在自己的胸口,挨着镜台曲着身子,哑着嗓子痛哭,泪水倾盆汹涌,从没一刻如这时一般。

    “宝贝,宝贝……啊,你还活着,你还在,宝贝,宝贝……”她张开口仰着脸哭,却压抑着不发出更大的哭泣声。

    洗手间里空无一人,走廊上也无人迹,她傻傻的在走廊的尽头哑着哭哑着笑:宝贝,她的宝贝,还活着,还活着啊!

    “微微,微微……”彩云的声音在走廊处飘来,林微晗着眼泪,一转身冲向侧边后楼梯。她向下奔跑的脚步轻快,胸中溢满着无处渲泄的幸福:“宝贝,妈咪带你去找爸爸,找爸爸呵,你的爸爸!”

    聂皓天低头走出军区,今天天气和暖,晚上虽有寒风,但没有霜冻,是难得的好天。朱武那小子正靠着车子向他扬手,急急的向他这边走过来。

    他微皱眉头,一阵劲风,突然一个纸状异物从高空向他飘过来。他迅速避开,眼前一张米白相纸在空中飘飘摇摇,落在他的脚边。

    他低头捡起,相纸簇新、厚度也好,不致翻折弯曲,相片中只有一片绿色田野,在这片碧绿田野中,一个约摸4、5岁的小男孩左手执一支长长的菜梗,在泥地里扬起烂漫春光。

    他奇怪的感到眼前一热,就只这么一个背影,却令他心灵无端端的妥贴。也许是在这冬日里,看到这一片碧绿菜田,柔和霞光,导致这个小男孩的背影有着奇怪的治愈能力。

    朱武急步前来,望了一眼他手中的相片,奇怪的问:“哪里飘过来的?我刚才还以为,是不明武器飞行物。”

    “这也能算武器?”聂皓天微晒,却不责怪小武,相纸拿在手中,捏了几回,也不舍得转开眼睛,只淡淡的问朱武:“事情怎么样了?”

    朱武挠头,踌躇了一下才禀报:“林微又跑了,没有和彩云一起。”

    “什么?”老大柔和的眼神又显凌厉,朱武木在当场:“对不起,老大。”

    侧边一声嬌脆的声音:“聂皓天,你怎么这么对下属啊?小武休假也看着犯人,你还刁难他?”

    聂皓天看了一眼彭品娟,却是问朱武:“你刚才和她在一起?”

    朱武惭愧的低下头,聂皓天瞭然的道:“难怪。”

    “喂,聂皓天,不准欺负我男人。”

    朱武一掌把她的嘴巴捂上,哭丧着脸向聂皓天求情:“老大,我,我……”

    “微……她吃饭了吗?”

    “吃了,10菜一汤,全吃了。”

    “嗯,拍拖去吧!”

    “啊?”朱武懵了,被她捂着嘴巴的彭品娟却开心的跳了开来:“喂,朱小呆,我们去拍拖吧。”

    “放开手,别拉。”朱武甩开她的手要逃,她却拽他紧紧:“军令如山哎,这是命令,你老大的命令!

    “……”

    聂皓天回到家里,群姐早就把晚餐摆好。他吃了几口,却食不知味。拿了大衣上楼,书房里,暖气开得很足,人却还是觉得冰冷。

    他把大衣随便扔下,袋子里却悠悠的滑出那张相片。他拿起它在灯光下细细的看,看了几回,随手又把它放在桌面。

    键盘密集的打字声停了,他抬起眼睛,习惯性的伸手去捏自己的肩脖,却没有她习惯性的伸手过来轻按。

    她的按摩手法,像从前在M县时一样好,随便的揉几揉按几按,便能令他疲劳尽消,身心康泰。

    可惜的是,他总是被她捏得男人火起,在她还没捏得尽兴之时,自己便爽快的让小兄弟尽了兴。

    所以说,从前那么急色做什么呢?本就应该密密的**、细细的抚慰,把每一次的放肆都变作回忆里最诗意的亲热。

    陆晓推开门走近他:“这么晚才回来?”他亲近靠上去,奇怪的看了一眼桌上的相片:“哪里来的?”

    “天上掉下来的。”

    “哈,捡的?”陆晓转到他的侧边:“捡到也当宝?”

    “很帅对不?”他也奇怪自己的感觉,有点需要陆晓的确认。

    “帅?就一个背影。”就一个背影也能看出帅不帅的,陆晓睥着他,无语状:“你想生孩子想疯了吧?”

    “是挺想的。”他挨着椅背,愁眉苦脸:“每年医院都那么多意外怀孕的,我那么辛苦,为什么就怀不上呢?”

    “哈,你身体差。”陆晓大笑揶揄他,竟有些许得意,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明天彭宇的小孙子摆满月酒,你去不去?”

    “我干嘛去?”聂皓天又拿着那张相纸在生闷气。看这小男孩子,虽然还小,但那身材比例,架子风范,端的是个又帅又萌的小孩儿。

    为什么他不能有一个呢?

    陆晓笑着摇头:“你啊,彭品娟当初配合我们的计划,差点把项飞玲给弄死了,最后还把赵伟恩给坑了进去。是个功臣,她哥哥摆大酒……”他向聂皓天挤了挤眼睛:“我们不去的话,小武哪有借口去?”

    他皱着眉心:“小武有任务。”

    “你女人和我女人在一起。”陆晓摇头:“你别这样,整天皱眉头,别儿子没出来,皱纹就先出来了。”

    他整天皱眉头了吗?有吗?他倒是自己不觉得。

    他长叹气,把案前的文件一推,没心情了。

    彩云对于林微的临时失踪事件很介怀,大清早的把林微提起床来陪她去见客户。

    林微很无奈,最近她在医院里养着,懒觉睡习惯了,早上起来人就昏沉。她被彩云拖着走,身子落了大半个在后面:“彩云姑娘,我现在无家可归,你肯收留,小女子感激不尽。哪里还会逃跑?你拿扫把赶我,我都不跑的。”

    “你昨晚吃饭吃一半跑哪去了?害我追你追到脚都断。”彩云恐吓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肯定是去旁边的帝豪面试小姐姐去了。”

    本书源自看书蛧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