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79章 他要负责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79章 他要负责更新时间:2016-10-17

    居然冤枉她去帝豪卖?林微气愤地:“彩云姑娘,你姓孔的啊?”

    彩云身子一僵:“什么孔?”

    “孔明。”

    “你还没睡醒啊,孔明姓诸葛的。”彩云拍她的头,心里却升起浓浓的温情。

    小时候,还是小时候,这是她们的日常用语。

    “哗,微微,你太聪明了,你姓孔吗?”

    “你傻啊,孔明姓诸葛……”

    “你这个猪才割。”眼前的小女孩子已变作长发飘飘、明眸红唇的大美女,大美女向她眨巴着眼睛懒懒的笑:“六婶今晚娶新妇,我们谁输了,谁就负责割烧乳猪的猪头呵。”

    “微微……”彩云像做梦一样,圆睁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激动的泪水:“微微,微微……”

    她摇着林微的手都是抖的,林微奇怪的睥着她:“你不会怕六婶怕成这样吧?你还记得,她拿扫把揍你?她当年也就吓一吓你。”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彩云点头,抹去泪珠,喃喃的像在说梦话:“那天,乳猪还没上桌,你便真的偷偷把猪头割掉了,然后还把刀藏我书包里,六婶把我从镇上一直追到南山脚。”

    “我不是给你送饭了嘛。”林微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但脸上笑容温柔,眼神悠远——那样的时光,那些好时光。

    “微微……”彩云在人来人往的车流里,紧紧的抱住了她。

    原来,要怀疑一个人是那么的容易,要确认一个人也是这般的容易。陆晓从来都说这个女人并不是真的林微,因为林微已经死了,他亲眼看到她的尸体,亲笔在死亡通知书上签字确认。

    可是今天,她知道面前的女人,就是自小与她一起长大的林微。一起翻墙摘七姑家的酸杨桃,一起割了宴席上还没上桌的猪头,一起在池塘里按着金超贵暴揍……

    那些时光,没有人能取代,也不会有别人知晓。她摇着林微的身子在晃:“你为什么不早说,你这笨丫头?”

    “说什么啊。”林微真的被她搞混乱了:“谁无缘无故的说小时候的事情啊。而且,也得想得起才说啊。”

    林微又叹气:“我当年脑子受过伤,记忆力越来越不灵光了。只怕……”她苦笑,揉纪彩云多愁善感的脸:“忘了谁,也不会忘记你。”

    “嗯,不准忘记我,死都不准。”彩云微带笑,终于还是把哭腔收住了。但把她牵得更紧,过了马路,一起杀进酒店大堂谈生意去了。

    对侧马路上的朱武奇怪的对着话筒:“晓哥,你家彩云当街抱着238,是要怎么的?”

    “有基情呗。”侧边彭品娟瞪着他:“中午满月酒,你到底去不去?”

    “不……”

    “不准不去。”

    “不准备去!”

    “你?”彭品娟被这块木头气死,下车关上车门,一脚便往他的车门踢:“滚,有种你不去。”

    她叮叮的就气跑了,朱武心疼得一抽一抽的,打开车门,看了一眼被高跟鞋踢到的车门把子,心碎了一地。

    陆晓在那头狂笑:“小武,还挺得住不?”

    “挺不住,心疼死了。”小武的声音已经听得出哭腔,陆晓叹气:“心疼就追啊,以彭品娟对你的心意,你追两步,保证立马扑你下床。”

    “晓哥,你想哪去了?我心疼我车门!”

    “……就你那破车。”

    朱武出身革命老区,家里两个老父母,5个姐姐,有1个已因病身亡,剩下的4个姐姐也嫁了周边老区,身边又带着一队的小萝卜头。

    家里就他这么个儿子,老太太却还一心一意的送他参军,他也争气,当兵年年先进,军功章也摆得像人家小学生家的奖状一样多而普通。

    他今年终于退伍,还在京城特警组担任要职。他一直存钱,希望把父母亲接出来享享清福。男人实在爱车,特警组的车子他本可以调用,但他耿直,不愿意公车私用,更不愿意要陆晓这些兄弟的好意馈赠,自己咬牙,拿出10多年来捏在裤带里的积蓄出来,买了辆二手的越野车子,虽然不豪华,但实用,他很是欢喜。

    但再欢喜,他也不认为,就自己这辆破二手车,能做二位首长的专车。

    他在前面开车,局促得不行的回头:“老大,晓哥,还是让大生开车来接你们进去吧。”

    陆晓在后座一脚踹向他的座子:“大男人,哆嗦什么?这车子有什么丢人现眼的?是你凭自己的实力,不偷不抢,自己买的,比那些富二代,靠老子有钱买的那些车子有面子多了。”

    前面朱武坐直开车的样子,像是小学生上课一样的正经坐姿,显见他心里着实紧张。聂皓天轻笑着,指了指马路侧边:“一会儿,在宁景前面停停车。”

    “是。”朱武知道,“宁景尚衣橱”是老大和晓哥这种大人物的私人衣橱,里面一条领带,就比他这辆车还要贵格。老大出席彭宇司令的喜宴,自然又得添上体面新衣。

    他看着聂皓天和陆晓一起踏进宁景尚衣橱,同样高大英挺的身姿,同样贵气逼人的装扮和气场,他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虽干净整齐,还烫得很直,但是哪儿有半分大家气派啊。

    他油然而生出自卑:你陪老大去喝喜酒,也就是个小跟班而已,是他身边的小护卫,你有什么资格和他比穿衣?

    他还在出神,车窗子被猛力的敲,聂皓天坐进后座,陆晓在前面把他往车外面提,被揪出车外的朱武呆呆的:“你干嘛?”

    “你坐后面去,今天我开车。”陆晓把他塞进后座,他坐进去,车子徐徐开出,聂皓天把身边的一个精美礼盒推给他:“换上。”

    看他懵懂的样子,聂皓天极严苛地:“这是命令。”

    “是!”朱武在车内坐着敬礼,打开盒子,里面那套西服,一看便价格不扉,他摸挲着,咬了咬唇。

    他是不该有这样的攀比想法,但是,今天是彭品娟哥哥的喜宴,她一家子都会在。

    虽然不正式,也许彭司令在人群里根本就不会发现他这个不起眼的人,但今天也许是此生唯一的一次,体面的站在她的家人的面前。

    彭品娟于他的人生有什么意义?他不知道,因为从来就不敢想,也就不知道意义在哪里。

    他和她相识,也只不过是寻常任务里的其中一个。

    彭品娟那天刚好路过街头,他刚好执勤经过,那天就刚好有个讨薪民工在楼顶表演跳楼,结果民工没跳,跳下来一个大花盆,花盆砸下来,刚好就要砸中彭品娟的头,他便刚好扑上来,抱着她在地上翻滚几下。

    他如生平无数次这样救场的反应一样,拍拍身上的特警制服站起身,消失于人海。意外的是,她第二天站在他的特警组的楼下,等他下班后在门口堵住他:“朱武,你到底负不负责?”

    她说,她被他抱过又压过了,所以她已经是他的人了,所以,他要负责。

    他到今日,仍旧认为她的举动不过是千金小姐百无聊赖时开的一个玩笑。很不幸的,这个玩笑刚好像天降花盆一样砸中了他而已。

    像她这样的女子,自然多的是出色、有财有权的男子,陪她玩这些无聊的游戏。

    车子停进彭品汇的院子里,院子里各式各样的豪车排了一排又一排,像阅兵时的方阵。这辆没牌没姓的越野车子刚开进来,便吸引了周边人群的目光。

    正在窃窃暗笑的人,在看到车上下来的人时,窃笑声像突然哑掉的留声机,微“擦”的音色在冷风中瞬息飘逝。

    从这辆与并排豪车相比,像块石头一样的车子上走下来的,竟然是富贵财势双全的聂皓天,与他并排下车的男子,脸上虽然没有聂皓天那股子的傲贵气场,但身板子、脸蛋儿却也是个一等的帅哥。

    大家齐齐上来与聂皓天客气,陆晓慢吞吞的下车来,潇洒的按了防盗锁。侧边有认识他的哥们便好奇的和他打趣:“哟,陆大处长,最近风格变了,这车?”

    陆晓傲得很:“古董,你不识货。”

    哗,顿时一帮人围了上来,虽然没开过,但也晓得这并不是什么古董车,只是不是贵价豪车而已。

    但因着主人的不同,这辆车停在这里,也没有被怠慢。陆晓意味深长的望着朱武:“贵的从来都是人,不是车或衣服。像我们老大,即使穿一条三块钱的裤衩来参加婚宴,也不会有人说他寒酸。”

    朱武苦笑:“可是我即使穿上宁景尚衣的西服,也不会有人说我贵气。”

    “哎哟,今天这活白干了。”陆晓一手拍他的头,在场中随便的指了指:“我可告诉你,你别看彭品娟在你面前狂追不舍的,就当她没销量。她可是排在项飞玲的前面的前面的名媛,是城中最热的求婚对像。你抓紧了别放。”

    “我不……抓。”朱武又苦笑。

    陆晓气死了,无奈的拉聂皓天来安慰他,却见聂皓天的眼睛直直的,已灵魂出窍。

    他顺着聂皓天的眼神望过去——气死了,气到灵魂出窍了!

    那在一队的狂蜂浪蝶中,被围得水泄不通的境地里,笑得花枝招展的两个女人,不就是他的彩云和老大的微微吗?

    不是去谈生意了吗?年头卖楼的任务不是很紧张的吗?居然有空来这里勾三搭四?

    本書源自看書罔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