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85章 反击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85章 反击更新时间:2016-10-17

    黑衣男子拿着包包向后退,却没有给她想要的东西:“宝贝价值千金,哪能随时带在身上?”

    她冷笑,微挑眉:“那么小的东西,难不成还藏不住?”

    “在保险柜里放着呢,宝贝嘛!”黑衣男子想要速战速退,转身便往密林里奔。半空一声闷响,销声枪支发出的子弹贴着他的耳沿飞过,击在前方的一枝树桠上。他望着飘摇的树枝,吓得定住身子,回头,林微持枪冷静的指着他:“到底是谁?让你冒充狂讯组织与我接头?”

    “嘿,我不是冒充,我,啊……”他一声惨叫,右手臂中了一枪,鲜血涔涔而下,他抚着手臂,惊慌的望着她。

    “把东西扔回来。”她慢慢走近,脸带寒芒:“我好歹也是受过训练的,你们这样欺负我,也太看不起特种兵了吧?”

    “你,你……”男子被枪指头,美丽的女人面容阴沉,竟挟着一丝地狱般的黑暗之色:“要脑袋还是要忠心,你自己看着办。”

    他的忠诚敌不过丢性命的恐惧,身体颤抖着摇摇欲坠:“是项飞玲,项飞玲……”

    “带我去见她。”她拿着包包木无表情:“要不然,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噢,不是,是见不到任何人。”

    死人,当然是见不到任何人的,一辈子。

    项飞玲来到与陈坤接头的秘密宅子。陈坤是赵伟恩手下的一员干将,曾一力承担与狂讯接头联系的任务。赵伟恩被逮捕,他便直接听从徐展权的号令。

    徐展权现今与聂皓天闹翻,与项家的关系亦暗藏危机。

    项胜文虽为前途与他结盟,但项胜文一生主政,天下太平,虽在后期个人前途上有所偏差,但却确是有大智慧,心系家国的领导人。与徐展权结盟后,交深言浅,项胜文却反而对徐展权的个人修为略有不满。

    项家谋定后动,最近都甚是低调。但项飞玲却不能坐看林微日子滋润,不在聂皓天与林微生出嫌隙之时狠推一把,实在对不起她多年的惨淡努力。

    闻说,陈坤已取得关键性证据,而陈坤竟还截获了林微的绝密信息:林微一直受狂讯钳制的原因,“宝贝”的终极下落,陈坤已然知晓。

    她当然喜不自胜的坐等林微的“软肋”。这里是项飞玲的秘密处所,“华能”的军需仓库后方的平房小屋,自从在总参处辞职后,便进入华能。仓库物资由她直属管豁,她便在此僻了个秘密的屋子。

    陈坤在外轻敲三声,便推门进屋。项飞玲看着他浑身鲜血,不禁警惕的抬头,陈坤痛苦的咧着牙,却仍安抚她道:“不担心,小伤……”

    陈坤高大的身子立在门边,手里举着一个包包,包里露出的文件的一角,便是赵伟恩的亲笔签名。

    项飞玲喜出望外:“居然真的拿到了?”

    “那女人好本事啊,聂皓天也信任她,我们以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转眼就办成了。”陈坤像在叹息,项飞玲兴奋的走近他,扯过他的包包翻看:“等聂皓天发现这些关键性的证据,被林微偷了,那才叫爽快。被最爱的人背叛,我也要他尝尝这滋味。”

    她正兴奋的拿过包包,身前的陈坤却向前重重一扑,她被这极重的身子压下来,整个便扑倒在地,陈坤的身后响起一声娇脆的笑声:“项飞玲,我有多坏,你以为聂皓天他不知道?”

    “林微?”项飞玲慌乱中要站起,才把陈坤推开一线宽,陈坤的后脑勺上便忤了把手枪,越过暗色的枪柄,林微笑得狡黠又阴损:“陈坤,你敢起来,我就一枪崩了你。”

    被枪指着后脑勺,陈坤当然一动都不敢动。项飞玲被一座大山似的男人压得喘不过气,正晕头间,听得林微冷冷的声音:“陈坤,把她的上衣脱下来……”

    “不……”项飞玲的哀叫声被陈坤以手捂住了。

    陈坤死到临头,别说是揩女人油水了,即使是被女人揩油水也认了啊,陈坤心底里其实挺享受,这样“**”的酷刑,能再演久点就好了。

    林微一手持枪,一手看着面前抱得紧紧的两个人:“项飞玲,如果没记错,你曾经有两次是真心想杀我,一次在沼泽地,一次在观音庙。你这么个标致的大家闺秀,为了抢个男人,做了这么多的坏事,为什么就没有报应呢?聂皓天舍不得你,所以,我现在要靠自己了。”

    “聂皓天他说:总有一天会弄死我。好,我就先把你弄死算了。但是,我还比较有良心。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拿着摄好片子的手机转身出门,身后项飞玲又羞又急的哭着求:“林微,你想怎么样?你要怎么样,我都依你。”

    “好。”林微回转身,唇边掠过狡黠的笑意。

    像项飞玲这样的女人,果然是血可流、头可断、面子不能丢。要是今天和陈坤半光着相拥的片子被传了出去,她还真是生不如死。

    外人才不管,陈坤是压在她的身上演戏未遂,还是真的把她吃干抹净。

    名声这东西,坏了就是坏了,何况是项飞玲这种从小到大,人前人后做榜样做了一辈子的?

    林微远去,陈坤立在原地,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仓惶的逃了出去。

    项飞玲呆呆的望着窗边,心中羞愤难平,如今却想不到应该如何化解。

    虽说她身体没受损失,但是却被林微真真切切的把不堪相片拍了过去,此后,她不但不能再对林微使难,还得被林微控制着当枪使。

    这么阴狠的招,这女人居然也能使。林微,她不是那个被聂皓天护在怀里,除了撒娇、任性之外,便一无是处的女人吗?

    为什么,今天可以把她玩弄至此?

    她拢起散开的衣衫,门边高大挺拔的男人走进来,沉静的脚步,沉冷的脸色,那么英俊的让她痴迷半生的脸。

    聂皓天脸色阴沉,扫了一眼凌乱的房间,只冷漠的问:“她,要挟你做什么?”

    “聂皓天,你什么时候来的?”项飞玲用手把自己的衣襟禁得紧紧,本能的不想让他发觉自己的狼狈。

    “我一直跟着她。”他对项飞玲身上的凌乱视若无睹,侧壁的灯光直射在他的身上,映着这张十分冷酷、毫不怜惜的脸。

    “你一直跟着?”她“哗”的哭了出来:“你居然眼睁睁的看着她这样欺负我?聂皓天……”

    她胸口裂开一样的痛,这痛比刚才的屈辱更让她崩溃。她爱了半生的男人,居然就这样放任着另一个人欺负她。

    项飞玲,你还不死心吗?你这一生,终究错爱了他。

    聂皓天声音冷沉,背着手转向窗口中:“这几个月来,她在我的身边,温顺得像个小绵羊,少有咬人的时刻,所以,我们便都忽略了,她有一双能撕裂猎物的利爪。”

    “你明知道她这么坏,你还爱她?聂皓天,你什么时候才能醒?”

    “我一直很清醒,飞玲,傻的是你!”他没有看她,留给她一个决绝的身影:“不要爱我,这是我给你最后的忠告。”

    聂皓天走进荒凉的夜色,林微就在前方,离他只有几丈远。他要跟踪她,以她的能力自然发现不了。

    他站在街灯后的那一株高大的风景树后,静静的看着她。

    他这般跟着她,已有半晚。从聂家宅子出来,到仓库,再到这里,他跟着她走了半个城市。

    刚刚才羞辱了项飞玲的女人,呆呆的立在湖边,湖边杨柳的残枝被风吹拂,枝上发出零落的几瓣嫩芽。

    好像,冬天快要过去了,春天要来了?

    看她的背影,单薄而萧索,一个人孤清的站立,像比随风吹拂的柳枝还要脆弱不堪。但是,却也是这么个娇弱的女人,把项飞玲狠狠的整了一回。

    如项飞玲所说:这个女人这么坏。

    可是,他却欣赏。面对一个曾经数次差点夺去自己性命的女人,面对一个时刻窥视着给自己放暗箭的女人,林微今晚的反击,其实甚得他心。

    对敌人宽容,便是对自己残忍。

    他想起在新疆时,他和她的并肩战斗、生死扶持。那时她说:我们死也要死在一块。

    那在炮火中始终牵紧的手,那在枪林弹雨中仍旧追随着自己的眼光,那时候,他以为那是天命赋予自己的深情。

    可是,她不是微微!一个替代者,再像,再爱他,也不是他的微微。

    微微,如果你真的幸运的,在经历了4年的艰苦磨难之后回我身边来,你会是怎么样的?

    会依然如故的善良而聪敏,还是无可奈何的变得沧桑而凶狠?

    微微,告诉我,你会不会成为和她一样的人?成为一个失去我的庇护,也能在黑暗里潜行的女人?

    月光影着湖面,折射出一道微弱的光,这光却没能瞒过身经百战的聂皓天。浮光初起,几乎在同一时间,高大风景树后的男人大手一扬,刀子锋利的刀光划破夜空,街灯后一声闷哼。

    “咚”的一声,一个黑衣的巨大身子坠落在水里。

    本书源自看书辋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