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87章 如果我们在一起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87章 如果我们在一起更新时间:2016-10-17

    虎爷发表一番奇奇怪怪的言论之后,便把林微迷晕了。她醒来后,摸着脸一头雾水。纵观整齐的衣服,她显然没有被虐待,再看眼前这环境,窗帘紧拉,室内只有一盏昏黄壁灯。灯光幽幽的照在她的身上,嗯,眼前迷离的室景,很有情调,尤其是配上靠墙倚立的高大男人,情调更是迷人得不似是真的。

    她捏了捏下巴,证实自己并没有做梦。才难掩欢脱的跳下床,一边磨磨蹭蹭的走近他,一边咬着唇分析道:“虎爷把你送来了?他说……”

    细心想了想,前方聂皓天冷着的脸还绷得紧紧,唇瓣儿抿得很用力,让她看得有些痛:“你这样咬嘴唇,难道不痛吗?”

    她单手抚上他的唇瓣,他像触电般往旁边缩,配上一个挣扎的“嫌弃”眼神:“别过来。”

    她扁了扁嘴:“虎爷说你不肯给他生小外孙了,所以,这事情非我莫属,啊……难道他给我下药了?”

    她眯眯眼睛自己用力的领会了一下,身体并无异样啊,别说药性发作那不可控制的欲念了,就连一丝暧昧色心都没泛起。

    耳边他强力吞涶沫,向着侧边缩了缩,眼神故意看着窗子,轮廓完美的侧颜迷人,这会儿却不是咬嘴唇了,是咬紧了牙关……

    “难道……你被下药了?”她恍然大悟,再看他那难掩气恼的脸色,不禁就捂嘴大笑:“你也有今天啊。”

    虎爷好样的。

    她嘻嘻的笑,干脆坐到侧边椅子上,托着腮欣赏他。他双手摊开扶着墙,细心看指节有明显的青筋,靠墙的身体挺得直直,别说下方了,就连颈项都绷得紧紧,僵直的紧张的表情,眼睛里没有太多欲念,但是却也看得出失了方寸,正强自按捺着。

    嗯,原来聂大首长对付下药中毒,用的是“死撑”这一招。这撑得也太帅了,要不是她聪明,还真相信了他冷漠得不着痕迹。

    “看、够、了、没有?”他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声儿有些颤。

    她兴致勃勃地:“没看够,挺好看的。”

    “你。”他又侧过脸不看她。

    的确他真的被虎爷下药了,如若面前这个是个普通女人,他咬牙一忍就过去了。但偏偏是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昏睡之际,就能让他看着那一张脸,差一点就办她。

    更别说现在,她托腮精灵的故意挑逗他。那噘着的嘴儿、忽闪的长睫毛,那舌尖轻轻扫过的唇,每一处都是他曾经爱抚亲吻过的地方。

    即使闭上眼睛也没有用,脑里还全是她的影子,还变态的总是出现过去她在自己身后欢娱时的勾人样子。

    “你打算忍多久?”她终于欣赏够了,贴近他,颈脖儿徐徐吹来她呵出的气,让强自冷静的男人连全身的毛孔都起来敬礼。

    “你觉得你忍得了?”她的指尖滑进来了。

    “靠……”他爆了粗话,腰肢却挺得更直:“一定要忍。”

    “你这么固执做什么?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你现在忍住了,也不代表你从前没那个我。”

    “够了……手放开。”

    “我赌你忍不住。”

    他喘了两口气,沿着墙壁向外再滑出一点,声音已弱不可闻:“我在赌,我到底能忍多久。”

    呵呵,还算有点识时务,知道忍不住,只想知道能忍多久。她指尖在他光光的颈边上游移,那力度不轻不重的撩拨他的心智:“忍久一点,有奖状领吗?”

    “没有。”但是,忍久一点可以,……可以做什么?

    “啊……”他几乎是哀嚎的惨叫,这女人,竟然亲上来了,那让他从头到脚都颤抖的轻吻。

    他忍不住含着她的唇儿亲,紧靠墙壁的头向着她的方向追,她却一下子退了回去,站在床边,坏笑着:“忍吧!一定要忍一辈子呵,为4年的林微守寡嘛。首长,我欣赏你……”

    太坏了,这女人!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而且,这么美好的事情,有这么个好借口,为什么还要忍呢?

    “啊……救命!”屋内再次响起的是女人的哀嚎。

    首长平时温顺时她也敌不过他,更何况是现在这个被动发狠的禽兽?

    给她一百个脑子,她也想像不到自己今日竟然遭遇到这样的奇葩对待。想起从前她也曾这么对待彩云。

    果然是坏事做多了,得到报应?

    坐在外面院子的虎爷,一直憋住的气终于扜发出来。

    一室春光,她迷迷糊糊的睡了又醒,撑着疲累的身子坐起,阳光从密闭窗帘的缝隙漏进一抹光明。耳边恍惚还有他的眤语:“我输了!”

    然后又说了什么?她迷糊的记不分明。

    环顾室内,没有他的身影。也对,狼给喂饱了,自然就回大本营了吧。

    她本能的抚了抚自己的小腹,这里,他真的又能种出果实来吗?其实,她也很期待。

    房间没有锁,走出去是一座海边别墅。徐徐海风吹过,聂皓天站在栏杆边极目远眺,手里一根香烟明明灭灭。

    她嘟嘴要走,他在前朗声道:“过来。”

    “过来就过来。”她磨蹭着走近他,他轻笑:“腿还走得动?”

    “走得动。”她咬牙:“杀人的力气都有。”

    “嗯,体能好了不少。”

    好吧,你狠,不和你斗嘴。她站在栏杆边,悬崖下远处的深海碧绿迷人,虎爷给他们选的地方,是个好地方。

    “估计这几个月,你都得被关这儿。”

    “为什么关我?”她恼了:“你不能这么没良心。难道,你怕一次不成功,要关我几个月不停的……”

    再下去的剧情她已不敢脑补,他斜眼看她:“虎爷既是要你生子,就得你生了才放你走。以你的性子,出去一通胡闹,惹出事来不说,最后说不定还丢了命,那他昨晚的心机就白费了。”

    他以手指了指各个角落,果然可以隐约看见兵将的布防。她极恼火:“现在这当官的,越来越没节操。”

    他一副看穿世事的通透样:“虎爷谋事,自然是滴水不漏。”

    “滴水不漏不是也被你看穿了?”她扶着栏杆,攀上去,被他狠劲扯下来,他微恼:“你干嘛?”

    她眨眨眼睛,突然就拔开他的手:“以你的聪明,怎么会被下药?虎爷能算计得了你?”

    “他是我外公。”他做出“我也没想到”的样子摊手,她却不信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我有好处?”

    “你没好处?难道我得了好处?”她真的想在他的额头写个“服”字:“你不会是明知虎爷要干嘛,然后故意跳下来让他坑吧?”

    他耸耸肩,眼里的狡黠一闪即逝:“我以为,我忍得住!”

    “你……”

    真是够了。

    早饭他吃得很香,她咬着筷子瞧他。和他好像已经很久不曾一起吃饭了,那些被关在他的豪宅里被喂饭的日子似乎已经很远了。

    他抬头,对上她闪闪的目光,微皱眉头,往她的碗里瞧了瞧:“吃不习惯?”

    “没有。”她摇了摇头:“你一会儿要走?”

    “嗯,军中有事。”

    “哦。”她满怀期待地:“什么时候来?”

    “如果种子顺利发芽,应该就不来了,如果不顺利……”

    如果不顺利,他还得多辛苦几趟。他唇边扯出不易察觉的笑意,忽然就很希望:不要太顺利好吧?

    她低下头努着嘴:“顺利就不来?我大肚子的时候,你也不来看看吗?”

    女人怀孕的时候,没有男人在身边有多可怜,你知道吗?我那时候,一个人怀着宝贝,天天梦醒了,身边没有你,有多凄凉,你知道吗?

    坏人!

    眼看她的脸都要埋进碗里了,他叹气:“大得起来再说。你那肚子,从来也没争气过。”

    “是啊,我肚子不争气,你去找争气的啊。项飞玲,项飞玲她一定是个争气机。”

    “蒸汽机?”他莫名的想笑,却见她气鼓鼓的把碗扔了,一个人蹬蹬蹬的跑上楼。

    他瞧着她的背影,让她被虎爷关一阵子也是好的。她不用乱跑,他也就不用扔下正事,整天儿的跟着她。

    这阵子,都乱套了。赵天天被派秘密任务,晓子对自己怀孕的女人严防死守,朱武又正为情所困。

    他得清醒点。

    远处的盘山小路上,聂皓天的军车绕山而行,渐渐的她的眼里便只余下一个小黑点移到山脚。

    他走了,也不知道何日再会来。来与不来,她也没有时间等待他。

    刚才那么期待他回来的心境,是她的奢望。即使来了又如何?终究还是要各自远行。

    对着他,她总无法决绝的转身,但他离开了,她便得清醒的谋划自己的路。

    2小时后,林微背着背包出现在市区火车站。虎爷的几个亲兵,自然是关不住她的。可笑他们都以为,她只是个被首长宠在手心里,闹了小脾气离家出走,没什么真本领的小女人。

    彭品娟从屋里出来,看见朱武那辆不起眼的越野车停在门侧,她双眼放光的跑到窗边,隔着车窗,小武端坐在内,眼神迷惘的望着前方。

    她敲敲车窗:“喂,呆子,接我去接妈妈?”

    他侧脸望她,隔着车子玻璃,她甜笑的脸罩着太阳的微光,这个无忧无虑、天真坦率的小姑娘。

    “上车。”他才打开车门,她已扑的跳了进来。欢快的瞧着他:“快啊,第一次见面就迟到,妈妈会对我印象不好的。”

    “妈妈?”她怎么能把这两个词叫得这么的顺口呢?他叹气开动车子:“她先不来了。”

    “为什么?”她惊讶了一下,转而又开心起来:“那你今天不用陪妈妈,你又放假,那么……”

    “我陪你!”

    “……”她竟惊喜得无言以对。一向吱喳的女孩,眼神定定的瞧着他,竟蕴了丝泪光。手指怯怯的抓过来:“小呆,我没有做梦吧?”

    一天的假期,他陪她走尽京城。城区再大,走起来却又嫌太小。她整天儿都粘着他,而他难得的没有推拒,一直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

    “兄弟们从前在猎狼,都觉得保家卫国,是为天命。大家都认为,残酷的军途,有女人便麻烦了。直到后来,238上了岛。那时候,我们都羡慕聂老大,军功显赫,威名远播,还有爱人相伴左右。”

    “你现在有我了啊。”她的头靠向他的肩膊,站在城中山岳,眺望周边繁华:“首长有的,你也会有。”

    “我从来都不敢奢望,我能像首长一样幸福。”他叹息着,远处的山峦起伏,城市里的路人如蚁一样渺小。

    “我会让你幸福的。”她自信满满,他哑然失笑:“能有多久的幸福?老大和238,也就半年光阴。”

    “那是他们。”她恼怒的用手拍他的肘子:“不准说不吉利的话。今天是第一天。”

    今天是她们相恋的第一天,像对恋人一样相拥抱、相缠绵。

    特警队的单身宿舍,在这个城市还算是中规中矩,一室一厅的小套间,难得的竟还有个小隔间的厨房。

    朱武在剁韭菜馅,他说“他有自信能让她吃得习惯的,便只有饺子了”。

    他不知道,不管是什么,只要是他做的,她便都能习惯。

    她是个被捧到上天的小公主。彭宇司令出身将门,却是个文职将军,所使所用都品味超然,她的哥哥幼时从商,现已是大型上市公司的主事人。她含着金锁匙出生,什么都不缺,更不缺追求者。

    但这千万人里,她却独独挑中了他。看着他身着黑色T恤在小厨房里忙活的背影,她称赞自己的眼光。

    他是个好男人,将来也会是她的好夫婿,她相信他。

    她蹑手蹑脚的来到他的后面,“扑”的一下就搂住他的腰,腰间被软绵绵的女人磨着的男人脸涨得通红,斜低下头:“如果我们在一起,我会一直做给你吃。”

    “嗯。幸福死了。”她低头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听着身边他把饺子下锅时的滋滋声,听着他细微的有点颤抖的呼吸声。

    她就这么拥抱着他,姿势也没换,陪着他把一顿饺子下完。饭桌上,他凝视着她,她把大大的饺子整个挤进嘴里,鼓鼓的腮还要嘟着嘴笑。

    他曾给过她幸福,让她做他生命里最娇贵的小公主,虽然只有一天,他还是感恩。

    人,是不是应该更贪心一点?比如,这样的日子再多一天,再多一天就好了。

    本文来自看書罔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