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88章 重生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88章 重生更新时间:2016-10-17

    这是一个南方小城,林微站在一个小镇的国道边,柏油路边一览无际的菜田,青绿碧翠,像一块巨大的绿宝石般迷人。

    宝贝儿相片中那一片绿油油的菜田,南方乡间无数与此相似。

    但她认为最像的还是这里,她在这里已经停留三天,小镇不大,她几乎一家一户的寻觅,却无一人知道宝贝的下落。

    “聂臻,你在哪儿?妈妈在找你。”

    她委顿的蹲在田梗旁,感到心都梗住了。南方有这种景致的田野那么多,她到底要到哪里才能寻得到他?

    狂讯当天为要挟她听话,把聂臻送走,寄养在一户普通人家,而这户人家只有狂讯一人知晓。这也是她一直受制于狂讯的根本原因。

    人若做了母亲,天下事再大,也及不上亲儿的平安。她迫不得已的在狂讯的要挟下步步为营,最终却完全断绝了宝贝的消息。

    人海茫茫,寻一个人,有若大海捞针。唯今之计,还是只有寻到狂讯,才是正途。

    项飞玲被她胁迫,供称狂讯就在南方城市N市养伤。于当时情景,项飞玲应该不敢诓她,而林微若与狂讯相会,于项飞玲来说,便是打击聂皓天的最好机会,项飞玲的私心应该也强烈的想要林微与狂讯在一起。

    因此,林微认为项飞玲这次的情报,绝对的可靠真实。

    但狂讯即使伤重,也不至于要养上这么久的日子。只不知狂讯他,到底又在筹谋什么?

    她心事重重,乡间小镇清风徐来,这里已是满城春景,只不知远在他方的聂皓天,如今可曾有想念着她?可会还一心奢求,她会怀上他的孩子?

    赵长虎和他都着实可笑,明明已有聂臻这么个好孩子,却还一心要为聂家无后而忧心忡忡。

    她在田间小路上微笑:“小臻,爸爸要是见到你,会不会被吓到呢?他会不会伤心难过?因为,这么多年,他竟然不知道世上有一个你?”

    等真的到了那一天,对聂皓天来说,有这么大个儿子,到底惊喜还是惊吓。

    但是,真的会有这一天吗?宝贝儿已近半年生死未卜。

    “宝贝,你不会有事的,我知道。”她在田间细语,一如既往的只能自己安慰自己。

    前方突然一个奔跑的身影,身姿骄健,跑如疾风。黑色长风衣的衣袂,扬起侧边菜田的青绿,像她多年来见惯的颜色。

    “狂讯!”她追了上去。

    追尽这片菜田,前方男人默然伫立,他回转身子,脚边万丈流霞。她几乎是扑上去的,摇着他的手臂,兴奋得语无伦次:“是你,是你,臭小子,你居然没死,真没死!”

    她笑着,眼里却泪花闪闪。他再难强装镇静,大力的把她搂进怀里:“是我,是我!”

    “太好了,你没死。”她没有推他,透过他的身侧,看着晚霞映落菜地,洒出金黄翠绿的希望。

    “我总是在想,你不会死的。你要死了,我怎么办呢?宝贝又怎么办呢?”

    “……”他多么想安慰自己,她对自己死亡的恐惧,是缘于爱情。可是,他却清醒的知道,那是为了聂臻。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抚着她的发:“想不想见他?”

    “想!”她斩钉截铁的回答,再抬头时,眼里的光芒已淡去。她轻轻地叹气:“别把我想得这么不近人情。你若死了,即便没有臻儿,我也会掉几滴眼泪的。”

    “谢谢你那几滴眼泪。”他的笑容深到眼底,总归她是眷恋着他,舍不得他的。

    “为了那几滴眼泪。我们出发吧!我想他,想到快要死了。”她松开他的手,才走几步,却被他大力往回扯。

    田间的风滑过耳畔,他微颤抖的声音:“我也想你,想到快要死了。”

    “你现在不是好好的活着吗?”她推开他,他却固执的把她搂得更紧:“一达目的就过河拆桥?”

    “我哪有?”

    “没有就抱紧我。”

    “……”她瞪着他,但却也无计可施。在田间菜地里任得他挽着自己的手,她微恼怒:“其实你死了更好。我自己找,一定也能找到宝贝。”

    “哈……你试试?”

    她认命的挽他更紧,凶巴巴的:“这么多人死,你怎么还不死。”

    “哈哈哈,口是心非。”他就爱她这个样子,坚持固执,却又懂得见风使舵。

    狂讯在聂皓天的伏击之下,与当日的红蔷分别,滑下小溪,却又遭遇更强炮火的袭击。幸得一忠心手下掩护,戴了他的面具伪装成他,才得以逃脱。

    狂讯本以为,自己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当时能瞒得了聂皓天的手下,却决计是瞒不过聂皓天的。但想不到的是,自己潜逃养伤期间,竟然闻得自己的死讯。

    当时他还耻笑聂皓天原来也有失算的时候。但现在细想想,会不会也是聂皓天的一个计策呢?

    他把心中所虑与林微商讨,她叹气道:“也许他,只是想要让我相信你死了吧!”

    是的,让她相信狂讯已死。便绝了她与狂讯组织的勾结,当然更绝了她对狂讯的“旧情”。

    可惜聂皓天一世英明,难得的循一回私,却让狂讯得以海阔天空!

    林微站在他的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室外繁华的N城如天空下的一颗明珠,发出耀目的光亮。而这间注册资本超10亿的公司,有一个神秘的海归大Boss:徐伟信。

    林微指着公司的镂金艺术字“伟讯”集团公司:“这是你的公司?”

    “对,在下不才,正是伟讯公司的老板:徐伟信。”他得意的挑眉。

    “怎么可能?”她按了按脑门:“我认为,你一辈子都洗不白。”

    “置之死地而后生。是聂皓天给了我重生的机会。”他大笑,骄傲却又志得意满,黑西裤,蓝西装,不得不说,如若不知道他从前的黑道经历,没有人会怀疑他便是一个白手起家、春风得意的青年才俊。

    是的,由狂讯主事的组织已崩解,黑头子狂讯已由官方判定死亡。那个曾经臭名昭著的黑帮头领已然伏法。

    世上再无狂讯这个罪犯,而只有眼前这个商界新贵徐伟信。

    “我得,喝口茶。”她是得冷静一下。聂皓天这算不算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让眼中钉金蝉脱壳,成功洗白转型。

    但这短短时间,你不可能一下子把生意做得这么大。

    他解开她的心里疑惑:“有钱能使鬼推磨。”

    是的,狂讯很有钱,他当然有钱。她叹叹气,也不想去费神他如今生活如何,成为名流新贵在上流社会圈子里混得有多如鱼得水,她想要的只是自己的聂臻。

    但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狂讯怎么可能会把聂臻就这么还给她?她缠着他半晚,要他把聂臻的现状细细描述,他却装懵懂,一问三不知的让她着急。

    但从他的话语里,知道宝贝现在安好,她长久以来悬着的心,也才稍稍放下。

    狂讯一向疼爱聂臻,如果没有变故,臻儿自当快乐无忧的长大。

    她心情大好,便答应了“徐伟信”的邀请,到江山中路吃美食。

    用葱蒜、姜和各色调料爆香的海螺,格外的让她思念家乡。

    “改天和宝贝一起,我也得让他尝尝海螺。”

    “好的,我们三个一起尝。”他淡笑看她,终于,能得到一个光鲜的身份,无须再因为黑暗的身份而自惭形秽。从此后,他便可以光明正大的照顾她,爱护她,得到她。

    他终于有了,像正常人一样爱护她的权利。大排档上嘈杂不堪,她的手机铃声响了几遍,她才听到,油油的手却不方便拿机子。

    她蹩了憋眉,他便体贴的拿着手机接听了,贴着她的耳朵。

    “喂,哪位?”她嘴里正起劲儿的啜着螺肉,被对方的声音差点呛到,矮下脖子咳得一塌糊涂。一边咳一边着急的抓起手机嚷道:“聂皓天,要是我呛死了,你给我赔命。”

    “你在哪儿?”聂皓天的声音冰冷阴寒,活像要从手机里扑出来掐她的脖子似的。

    她被自己的脑补情节吓得打了个冷颤,她瞄了一眼狂讯,又警觉的看向四周,才直着腰杆道:“吃,吃饭啊!”

    “和谁吃。”

    “要你管。”

    那边静了静,他继续冰冷着:“肚子争气了没有?”

    “对不起,我没这福气。”她想了想忽然就来气。

    她从虎爷那处别墅逃出来也有近一周,聂皓天居然现在才打电话来“问候”,果然是对她不再上心,估计要不是探听自己肚子争气与否,他也许连这通电话也懒得打了。

    想从前,她踏出家门半步,他都得着急三天,现在这接近不闻不问的处境,真是让人心凉啊。

    她心里凉嗖嗖的,便也冷冰冰的说话:“挂了。”

    “你敢挂?”

    哈,开玩笑!我不敢谁敢?

    她果断的把电话挂了,还顺手关了机。狂讯望着她意味深长:“吵架了?”

    “分手了。”

    “哗。”他坐直,抓过一瓶啤酒:“大喜大喜,一定得好好庆贺?”

    “庆贺。”她举起杯子与他碰杯,豪气的道:“连醉三天。”

    “哈哈哈。”他大笑,捉起她的小手印在手心:“是你想开了,还是他玩不开了?”

    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