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90章 要杀的是谁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90章 要杀的是谁更新时间:2016-10-17

    一室的寂静,望着玻璃窗上的子弹洞,林微暗自害怕。

    狂讯快步走近窗前,敞开的窗纱,玻璃窗后,一幢商业大厦与此相对。他极目看去,仿佛能看见对面高楼上潜伏的危险。

    他急步走向对面高楼的天台,楼顶上大门未掩,风刮着楼顶上的棚料,发出簌簌的巨大声响。

    开阔的东面栏杆处,聂皓天背手而立。脚下城市的夜景繁华,对面窗台上,女人隔着窗纱,在正对着他的方向扬手。

    她似乎在给他作暗示,他却没有回身,只淡淡的笑:“狂讯,死在狙击枪下,是你的理想和追求?”

    正蹑手蹑脚向他走近的狂讯停步,向着天空冷冷的吼:“传闻聂司令枪法如神,从无一人能在你的枪下逃出生天,但是,我命硬吧!”

    聂皓天回转身子,北风中孤独伫立着的首长自有一派萧索冷意:“你还活着,你认为是我的枪法不够准?”

    “难道是因为,不愿意让我死在她的面前?你怕,她会恨你一辈子?”

    “我不杀你,只是因为,我能光明正大的赢你。”

    “那,就等着瞧。”徐伟信走下楼梯。他的身份,他从不认为可以瞒得住聂皓天,但他也相信,聂皓天并不屑于以阴暗的手段杀他。

    “你就不怕,林微,她最终会是我的吗?”

    “我不认为,这有担心的必要。”

    晚风萧索,聂皓天走向江山路的一间酒店。酒店大堂处,红色蔷薇花在夜灯下一枝独秀。

    手执红色蔷薇的她,名唤红蔷,本应是狂讯的女人,却鬼使神差的和他有过日久厮缠。

    她于他,曾经是爱人在尘世间投下的最后的幻影,这个幻影如林微一般美丽多姿,临时填补他足足4年的空虚寂寞,却又在这一刻,给他带来更彷徨凄惶的处境。

    他没有看她,擦着她的身畔而过,身边花香盈人,在他将要擦肩而过的时候,她急急的捏紧了他的手:“虎爷有危险!”

    他立定凝视着她,她焦急的样子,眼里流露出的情感那么的真挚。他甩了甩袖子,她却捏得更紧,固执的抿着唇瓣。

    他的心不由自主的放软,他任她牵着:“跟我进来。”

    聂皓天这次必定不是出公差。公差的话,军队不会给他在这种五星级酒店开房间。作为一名现役军官,他在不需要受苦的时候,绝对不会让自己受苦。

    一进门,独立单人床上白色床单透出一股温暖气息。刚刚还纠结的抿着唇瓣的女人,立马双眼放光,飞扑到大床上,拉起被子盖住,打着呵欠就要睡觉。

    他站在床边无语了半晌:“你刚才说谁有危险?”

    “你外公啊。”她拉被子裹住了脖子,打着呵欠的样子,似乎是真的很缺乏睡眠。有点顽皮的捉紧被子,不让他突然伸过来的大手把被子掀开。

    他微恼:“起来谈正事。“

    “人家累死了。昨晚一夜都没睡。”她委屈的差点哭出声。

    “别给我装。”他握紧她的被子,一扯一掀,被子被拉起。

    她骤然离开温暖的被窝,撑不开眼睛的女人登时爆炸了:“喂,能不能让人睡一会。”

    “哼,忙到不肯睡?”想到这个女人和狂讯在屋内通宵达旦的独处一室,连正常的睡眠也忽略,他的脸不是一般的黑,

    “有个大色狼在我身边,我还敢睡觉吗?你以为保清白是那么容易的吗?滚……”

    想想就来气,她像个警犬一样力保清白,好不容易脱险了,遇到了自己人,他居然也不让她睡?

    “老娘我要睡觉,谁敢拦我,就拉出去枪毙。”她干脆不抢被子了,蜷着身子在宽大的床上躺得像个小猫咪。

    大棉被再次软绵绵的盖了上来,他贴着耳朵的低问:“你怕他非礼你?”

    “切,明知故问。”有了大棉被,她悬着的心思更加放松了,转过身子,摆了个舒服的睡姿,旁边他的手臂结实有肉——嗯,不错,是个好枕头!

    手臂里枕着她侧着的脸,她的侧颜细精致,呼吸平稳而沉实,竟然真的睡着了。看这睡相,还真像是一天一夜未曾合眼似的。

    因为时刻提防着狂讯的魔掌,她便一直保持着清醒的状态?

    他的唇边牵起一丝笑,把她身上的被子卷得更紧,再把她整个拉进自己的怀里。

    “嗯。”她这娇娇的浅吟,煞是折磨男人的耳朵。

    他定定的瞧着她红润的小脸,他才取出手机来:“晓子,派上几个人守着虎爷,保护他。”

    “是。”那边陆晓回答完,又打听他的去向:“你这出了京城便人影全无,一打电话来就事关虎爷安危。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在做什么?”

    “我在……”他的指尖绕着她的小耳垂,自己也没发觉自己在笑:“睡觉啊。”

    陆晓何许人啊?聂皓天还没摇尾巴,陆晓就知道他要干啥了。这隐而不露的笑声,能瞒得过他?

    “林微在?”

    “嗯。”他承认,刮在她耳边的指尖重了点:“狂讯在N市。”

    “啊?”

    “调查一下,徐伟信,伟讯集团有限公司。”

    赵长虎已近10年不曾到达N市。他身处高位,却不喜奔走,即使外出视察阅兵,也不作铺张,只稍稍停留。

    因而今日N城的胜境,便与他阔别多年。

    他指着其中的一幢建筑物,对着赵副官豪气的道:“这个高台,我站在这里看阅兵时,就像现在的皓天一样,是军中最年轻的上将。”

    赵逼官笑了:“可是,虎爷当年的年轻和聂司令现在的年轻,不可同日而语啊。”

    赵长虎也笑了。的确,能看到下一辈青出于蓝胜于蓝,他真的能含笑九泉。不,还不能,他还得抱小小外孙。

    林微能在自己安排了重重守卫的别墅给逃了,赵长虎当然气得吹胡子又瞪眼。她肩负着为聂家、赵家传后的使命,居然还敢到处跑?

    好吧!即使是指点江山的军界牛人,临老了,其愿望也俗气得更比普罗大众。

    赵副官安慰他:“听说聂司令也来了N市。也许,他也想要再努力。”

    “哼……”虎爷冷哼着。也是自作孽,不可活。早知今日,他当年不在林微和聂皓天的婚事上搅局,小小外孙现在都能陪他出来打酱油了。

    唉,搞得现下如此凄凉。

    “什么人一直跟着我们?”赵长虎悄声问赵副官,赵副官正容道:“是特警组的朱武带队,应该是聂司令派的人。”

    “他又要做什么?”赵长虎疑惑不解,他虽隐退,但政治敏感度和军事触觉还是敏锐的:“徐展权难道真的把手伸到了N市军区?”

    林微揉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一觉睡到自然醒?这是什么福利?

    醒来时,身侧还有美男眯着眼睛唇边带着笑,带笑的帅首长抽出被压了一夜的手,在床边轻甩了甩,装得潇洒的表情,人却还是皱了眉头。

    “手麻?”她悄悄的望他,他没好气地:“事关我外公的安危,你却睡了一天一夜才起来告诉我真相?你觉得,这是你应该有的态度?”

    她扁嘴,用软软的被角砸他:“带着自己外公的安危,你却任得我睡了一天一夜也不叫醒我?你觉得,这是你身为外孙应有的态度?”

    “……”和睡眠充足的女人抬杠,明显不是狼的行为。他指了指桌面上摆着的早茶糕点:“换好衣服,吃早餐。”

    动都没动过,也有早餐送上门。果然跟着首长好待遇。

    她跳下床来,他在旁边细致的询问:“虎爷有危险,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反正昨晚我在狂讯的来往邮件信息里,发现了杀虎爷的命令。”

    “什么时候的邮件?”

    “我睡觉前的一小时左右。”她像生怕他不记得具体时间似的,补充了一句:“我被狂讯残暴的亲嘴之前,的一小时左右。”

    “哼,原来是差点被我一枪爆头,的一小时左右。”

    “……”首长也真狠,人家捉奸拿相机,他捉奸拿的是狙击枪。

    但是捉什么奸?他都不要她了。

    她一恼,便用脚踢他走近来的腿:“我是念着虎爷对我不错,才告的密。我和你,没啥交情的,滚远点。”

    她刚刚还让他滚,但转眼间便和他一起伏在N市军事旅馆对面的一个高楼的房间。

    暗色不起眼的窗棂格子,被掩藏着的狙击枪就托在怀,她靠着他的胳膊:“你什么时候把雷丰的活抢来干了?”

    “远水救不了近火。”他淡然地,拱了拱肩膊,却没有真正要推开她的意思。

    “虎爷住在502,是N市招待军方高层的传统。情报显示,今天下午5时,虎爷会外出,参加由军区首长设的接风宴。”

    “嗯,所以呢?”

    “所以,虎爷从旅馆出来,坐上迎接军车的时候,要伏击他的人必然现身?”

    “要是他们不打算在这里刺杀虎爷呢?”

    “也必然会埋伏在四周,提前侦察。”

    他料事如神的样子,她藐藐嘴:“说得像真的一样,我现在都巴不得人家不是要杀虎爷了。”

    “那他们要杀的是谁?”

    “你啊!”她随意回答,却见聂皓天的眼神幽深,墨黑黝暗如海底怒潮。

    看書网小说首发本書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