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94章 不能再等待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94章 不能再等待更新时间:2016-10-17

    聂皓天站起来,难得温柔的望着自己的父亲:“你忍耐一下,我会弄你出去。”

    “皓天,不要为了我……”聂进冲动的站起,聂皓天苦笑道:“你要相信,你儿子的能力。”

    狂讯醒来,手掌被一双柔软却冰冷的小手握着。他凝视着趴在床边睡着的林微,她的脸苍白,却更有动人的美丽。

    她一向是这样,不施脂粉的脸更加动人。他喜欢她安静的时刻,甚至是她安静的想念某一个男人的样子。

    他那么的努力,想要有一天,她也能以这种神态表情来思念着他。但有一种人,一生只能爱一个人。

    也许,这是她和他唯一相似的地方。她爱着聂皓天,再长的距离便都怀念,他爱着她,再累的征途也没想过要放弃。

    掌心的小手颤了颤,她眯着眼睛坐直了身子。她似乎并未发现他已醒来,本能的以手来捂他的额头,指尖凉凉的触感,她轻叹着气:“还好,没发烧。”

    下一刻,他便把她额头的小手握紧。她微讶的抬头,舒心的笑:“你醒了?”

    “嗯。”

    她摸了一下他颈部的伤口:“痛不痛?”

    “很痛。”他加强的语气:“非常痛。”

    “所以,以后别吓唬我,别得罪我。”她眼里的泪影模糊:“即使没有宝贝,我也有点舍不得你死。”

    “谢谢!”他猛烈的扜气,把胸腔里最后的郁结扜走。这样的甜言蜜语,他只能笑纳。

    病房里淡白的墙、全白的床单,她也着了一身白衣,这一片的白让他的心柔软。她捧了碗热汤过来,一口一口的喂给他吃。

    看着他的表情,她竟然有些怀疑自己的厨艺:“好喝吗?”

    “会不好喝吗?”

    “想不想,一辈子都喝?”

    他看了一眼鸡汤里的圆肉:“一辈子的话,下次可不可以不放圆肉?”

    “等你好一点,给你下点田七?”

    “真好。”他摇头,有点不相信眼前的幸福。太奢侈了,简直不像是真的。

    “我嫁给你好不好?”

    她的表情不似是开玩笑,他呆住了。

    “我和你结婚,把宝贝接回来。然后我们出国。”她淡淡的笑,嘴角的笑纹浅浅:“你有很多钱,我们到了国外,也可以好好的生活。即使你的钱带不走,我们也可以挣,你这么帅,我这么漂亮,宝贝这么可爱,我们在街头卖艺,也饿不到的。”

    “出国?”他看着她,她像是在述说一件很憧憬的事:“聂皓天,我早放弃了。这一生,既然不能与他终老,便得与宝贝儿一起啊。当然,你也一定要参与进来的。一家三口,这感觉也不错。”

    “一家三口?”他的声音有点冷,她便急了:“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可以和你有一个孩子的。”

    “呼,这真是,真是太棒了。”

    和她一起牵手走在夕阳下,她的手牵着聂臻,他的手牵着小狂讯,这样的情景,真是做梦也没如此完美过。

    和她一起携手漫步在异国的街头,从此不再有黑道仇杀、世情凶险,这样的日子,原来并不是他的奢望,原来他也曾有机会拥有过。

    “微微……”他抱紧了她,颈间伤口的疼痛虽仍似刀割般强烈,却不能阻挡他的幸福。他唤她微微,多少年来,也希望能如此亲密的唤她的名字。

    “那我去准备一下?你养好伤,我们就走。”她木然的与他拥抱,闭了闭眼睛,脑海里军服上杠杠星星满满的英伟男人更加清晰。

    别了,我的男人!

    林微在整理狂讯的衣物,医院里的病号服宽大也舒适,她只要把狂讯的东西拿回家清洗,再备一套干净的,等他伤势略好,出院时可以穿。

    他这伤势,虽然出血很多,但是颈边除了动静脉,并无神经肌腱这些影响活动的器官,等伤口愈合得差不多,他便可以出院了。

    出院后,他们先接上宝贝儿,然后再在国外安家。也许此生还是会有遗憾,但这世上已再无任何人、任何事比她的宝贝儿更重要。

    人实在不应该太贪心。聂皓天,这一生,只能再也不见。

    她暗暗叹气,病房的门推开了,她轻声道:“陈医生,他睡着了。等一下再换药可以吗?”

    身边没有回答,高大男子沉稳的脚步与她擦身而过。她的眼睛闪过一袂黑色衣角,烫贴笔直的名贵西服料子,是他一直钟情的牌子。

    “皓天?”她抬眸,聂皓天站在床边,挺直的腰杆,健壮的身材,嗯,这男人,一如既往的好身材,如她初遇他时一样帅气。

    她知道他不是来找她的,但却还是忍不住欣喜。说好不再见,但还是忍不住思念。

    后天,后天我就要远行,皓天,你可知道?

    她凝视着他的背影思潮起伏,他却冷漠的只给她一个背面。他站在床边,轻“咳”了一声:“狂讯,起来谈个交易。”

    床上早就醒来的狂讯,懒洋洋的张开眼睛,打了个呵欠,手伸出来,作出拥抱的姿态:“亲爱的,过来抱抱。”

    “……”她不能抗拒,缓缓的向他走近。

    还没到床边,狂讯便一手将她扯到怀里。她着急的闪,手掌不小心按到他的伤口,他呼了声“痛”,她吓得面无人色的坐起来:“你怎么了?要不要叫医生?”

    唇边沾上他重重的吻,狂讯甜笑道:“有你在,还要医生做什么?”

    “呵呵……”她苦笑,向后挪开了身子。眼角余梢掠过聂皓天那张冷漠、没有情绪起伏的脸。

    狂讯秀完恩爱,也就不再逼她,由得她到凉台上吹风。他才拍了拍身上的被单:“聂司令这是,要和我一介商人谈交易?”

    聂皓天冷冷地:“我父亲正被调查,想必你早知道。”

    “哦,听起来像是有求于我?”

    “地王竞标一事,他落败被审查,而项目却落到你的公司。这想必也是徐部长的一个良计。不知徐部长他老人家此后,有何打算?”

    “我又不是他老人家,我哪晓得他的打算?”狂讯微眨眼笑:“我现在养伤,实在不宜动脑。你看,这起床翻身、吃喝拉撒,都得自己女人伺候。我帮不了你啊,聂司令。”

    “项庄舞剑,意在济公。”聂皓天也不生气,只漠然冷笑:“徐部长,不过就是要赵伟恩而已。”

    “你既懂了,何必来找我?”狂讯瞧着他:“难道是以交易为借口,想来会一下佳人?”

    “我没这么闲。”聂皓天傲然转身:“告诉徐展权,我聂皓天,从不受人要挟。”

    望着聂皓天潇洒走远,狂讯心中得意:从不受要挟?你的父亲,还有亲儿,都在我的手上,你倒是想看看,你能怎么样逃出我的手心。

    凉台上林微一直伫足,从她的背影他看不出她有挣扎。也许,她是真的下定了决心,要和他、宝贝儿一起过平淡平凡的人生。

    但是,事情走到这一刻。他好不容易才让聂皓天腹背受敌,危机重重。就这么放弃吗?男人以血泪打拼回来的天下,身为儿子应尽的孝道,他都能舍弃,而只与她简单终老吗?

    是的,他愿意!十万分的愿意。

    他明白,她不会再有这么脆弱的认命的时刻,倘若这一次他没有紧紧的握牢她,他就真的会永远的失去得到她的机会,没有回旋的余地。

    这个女人,大多时候都很绝情。

    所以,他得把事情化繁为简。聂皓天知道徐展权的目的,只为了除掉赵伟恩。赵伟恩被聂皓天囚禁多时,叛变的可能性极大,而他掌握着徐展权几乎全部的不法证据,倘若他发起诉状,徐展权的前途堪虞。

    但猎狼行动组秘密关押,并保护的证人,任徐展权有通天的本事,也寻不到赵伟恩。因此,把聂进拉下牢狱,是徐展权部署的一着妙棋。

    成功的话赵伟恩这一背叛者被除,不成也能让聂皓天这个拦路虎失了磊落。

    林微走进来:“聂进被审查?”

    “对,在地王竞标中涉嫌贿赂,正被关押审查。”

    “这是真的?不是栽赃?”

    狂讯无语的瞧着她:“别因为和他过去的情谊,就认为,他有多清廉。聂进白手兴家,纵横商界这么多年,靠的肯定不是清廉和清高。每一个项目,都得来不易。政商勾结,合作敛财,在商务操作上冒险打打擦边球,聂进玩得很纯熟。这一次,他会栽倒,因为是自家人捅的刀子。”

    “谁?”

    “聂庭轩。”

    原来如此。竟是受亲儿的背叛,这刀子捅得也太狠了点。所以,聂皓天才会急急跑到N市来,只为了营救父亲,而不是一心与她团聚。

    晚饭时林微很沉默,这让狂讯感动焦燥。她的心看似死水一潭,但实际上只要聂皓天的影子笼过来,她便能荡起春波。

    他暗下决心:不能再等了!

    幸好,现实果然没让他等得太久。午夜,他在病房上便接获通知:赵伟恩由赵天天押送出京。

    本在神秘关押处被一直关押保护着的赵伟恩,却要在这节骨眼上,经历长途跋涉,暴露目标?

    这自然是聂皓天与徐展权谈妥了交易。以赵伟恩的人头,换聂进的性命。

    本文来自看书網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