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95章 聂臻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195章 聂臻更新时间:2016-10-17

    朱武把枪套背上身,迷彩服下面严密的穿上防弹衣。他才踏出半步,聂皓天却对他摆了摆手:“我一个人去。”

    “老大,我可以帮忙的。”

    “人太多,反而碍事。而且,你也要在外面给我作后盾。”

    “那我去,老大你为我作后盾。”小武固执的坚持,聂皓天温暖的望着他:“我人生最欣慰的事,就是猎狼分队的小兵们,一个一个的成长成军之栋梁。小武,你要承认,老大的身手比你好太多。”

    “老大。”朱武男儿泪要落,这个任务虽然并不危险,但是如若被发现,却得背负无穷尽的问责。事关老大的前途,但是自己却不能帮到他。

    “徐展权能调用的兵力并不多,而狙击赵伟恩,他必然找最信任又最强壮的兵将出马。今晚,留守N市的精兵便会松懈。我,会非常安全。”

    聂皓天决定的事,小武自然无法抗拒。只好伴着他潜近N市的特种兵营。

    要潜入特种兵营的机要室,偷取聂进的证据资料,这对聂皓天来说,是并不困难的任务。小武会担心,只因为聂皓天近年已极少上前线,他肩负苍生,实不宜再孤身犯险。

    但聂进是他的父亲,这事只应由他一人来做。聂进这一次,为竞标地王,的确用了些擦边球的手段。这些手段,平日并无人追究,但是若提堂公审,却也是有口说不清,无处说理。

    聂进曾表明:经济案件,大不了关他三年五年,他这副老骨头还受得起。

    但是聂皓天却不能坐看他受牢狱之苦。聂进生他育他,最后却因他的争斗而被无辜拖下水。

    坐看白发苍苍的父亲,在牢里度过晚年。这不是为人子之道。

    深夜的机要室,守卫仍旧严密。特种兵营的监控被他信手破坏,他进到内室,可谓不费吹灰之力。

    机要室内文件众多,要找一份文件实属不易。而最不易的是,除了要毁灭原始证供,还得把藏于电脑里的机密资料一并删了。

    但他凭着敏锐的触觉,还是在厚厚的文件堆里找到要找的文件。而N市特种兵营里的电脑,更难不到16岁便成为世界闻风丧胆的黑客小朋友的聂皓天。

    他在自己的手机输入解码器,就着机要室的电脑潜入系统内部。N市的电脑屏障虽然薄弱,但是要进入其内部系统却必得由自己局内的电脑才可进入。

    这一傻瓜式的设置,却也引得聂皓天必然要亲自潜入兵团内部。

    系统“叮”的一声开启,他快速的浏览着资料,这时,电脑里却突起异样警示,他敏感的知道出现了险情。但聂进的资料却近在眼前,他毫不犹豫的快速的控制了正要关闭的网页,并输入自己独创的黑码。

    电脑屏幕发出可怕的蓝光,然后瞬间黑屏。他吁了一口气,机要室内外却警铃大作,而机要室外走廊漏进的灯光也眨眼便熄灭。

    拉一下机要室的门,锁死了。

    他皱眉,机要室为一密闭斗室。除了这扇门,连窗子都没有。但门是由电脑控制的,电脑损坏,立时启动封闭模式,机要室现在,已成为一个牢固的密室,除非等待外人开门,否则绝无逃脱的道理。

    简单的包间病房内,狂讯看着手上的电脑,电脑屏幕上一堆的乱码,机要室此时,正式被封闭。

    聂皓天已是瓮中之鳖,只能坐等机要室电力及监控恢复,被闻讯赶来的荷枪实弹的士兵逮住。不出一周,军事检察院便会以偷盗机密资料、以权谋私、渎职等多项罪名被审理。

    聂皓天的风光生涯正式毁于一旦。

    狂讯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林微讶然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他拉她进怀:“我们要走了,你高不高兴?”

    “真的?”她惊喜,一双明眸望着他闪闪晶莹:“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接宝贝?”

    “今晚出发,明天就能见到他了。”他也高兴,终于让聂皓天得到制裁,而也终于能完整的得到她。

    证件,资金、行李几天前,林微便已整理好。她搀着重伤未愈的他走出医院,他颈旁的伤口还压着敷料,精神却很好。

    她们坐上轿车,由她亲自驾车离开。出城最后的一个红绿灯前,西方的天空突起冲天巨响,熊熊火光照亮这个平静的城市。

    她看着西边跃动的火光,皱眉:“那边,好像是特种兵营的方向。”

    他挨在椅背,含笑眯着眼睛:“也许,是特种兵营抓到重犯,正在提前庆祝吧。”

    “连特种兵营也敢闯吗?”她讶然,前方红灯已过,绿灯闪起。她踩油门,向着前方平静的开去。

    城外的天空,在这黑夜里,无数星星闪耀着光芒,这里,是有宝贝儿的天空。

    清晨的阳光洒落大地,绿油油的菜田溢满人间的芬芳,田梗上,一个小小的身子向着林微的方向奔过来。

    她泪流满脸,看着他小小的身子,却忘记了要冲上前拥抱他。

    只怕这是从前梦过无数次的场景,手要碰上他,却又再也触不及,醒来时是无法言说的疼痛和思念。

    不长的距离,小宝贝却要跑上很长的时间。田梗凹凸不平,他一跑一跌,却并没有跌倒,一边跑一边嚷嚷的声音:“妈咪,妈咪……”

    怀里突然充盈着他的甜香,是记忆里最挥之不去的味道,小胖手围在她的腰间,脸埋进她的小肚子上,小拳头一下一下的就往她的身上捶:“坏妈咪,臭妈咪,天下最坏蛋的妈咪。”

    “宝贝儿……”她蹲下来,紧紧的环着他的身子,用尽全身的力量,心灵里惨痛在这一刻被满足填满。

    他回来了,就在她的怀里。这大半年的苦寻不得的心,瞬间没了疼痛。

    “妈咪坏坏。”小腹上的衣裙被他的泪水润湿,他很少有这么任性又撒赖的时刻,像人世间所有的小孩,扑在妈咪的怀抱,却只记得向她诉说自己的苦难。

    “坏妈咪,宝贝吃不饱。”

    “啊呜呜,宝贝。”她无言以对,只能抱着他一起流泪。

    阳光洒尽这一片青绿,他仰着小脸蛋儿,终于不再捶她,伸手去擦她腮边的泪珠儿:“妈咪不哭,宝贝乖乖,宝贝再也不会不听话……宝贝再也不挑食!”

    多么乖巧的宝贝,在他的心里,妈咪长久把他放弃,只是因为他挑食和不听话,

    “呜呜呜……”装得乖巧的孩子,终于还是放声大哭。小腿小手并用,一起密密的圈住母亲的身子,像块膏药一般粘住她。

    妈咪不要走,求你永远不要再离开!

    狂讯站在田梗上,望着抱头痛哭的母子。这一场离别缘于他的阴谋,但幸好,他并没铸成大错。

    他走近,把蹲在田梗上哭泣的两个人拥进怀里,他仰脸深呼吸,田野里飘来泥土的芳香,他和她们一起,将踏上最幸福的征程。

    “我们要赶飞机。”狂讯最先从这场久别重逢的戏码里清醒过来,他握着她的手:“今天最早的一班机,飞向纽约。”

    “嗯。”她轻声应,低头温柔的望着聂臻:“妈咪和你,要坐飞机去纽约,小臻高不高兴。”

    小家伙重重的点头,小手摇着她的手臂:“只要和妈咪在一起,去哪儿,小臻都很高兴的。”

    “是的。”她宠爱的捏他的小脸:“妈咪也一样。”

    “说得好像真的一样。”小臻却扁了扁嘴,委屈地:“到时候又把我扔下来,哼!”

    她呆了呆,心里被愧疚填满。狂讯回身拍小家伙的屁股:“哟,这么快就不听话,惹妈咪不开心?”

    “没有,绝对听话。”小家伙立马见风使舵,在田梗上立正,敬了个端严的军礼:“小臻会很乖,妈咪不要生气。”

    他敬军礼的样子,端正而霸气十足,这么小的年纪,却自有一派天生的Man模样。像极了他的父亲。

    她晃头,不让那个人再次占据自己的思想。小家伙察颜观色,以为真的是自己又惹妈咪不开心,立时可怜的摇着她的手腕:“妈咪……”

    这一声拉着长长尾音的“妈咪”,真是让她心都甜到麻了。她一把将他抱起,欢欣的笑道:“走,我们去纽约。”

    早晨头班机的机场,人并不多。狂讯拉着林微的手穿棱在并不捅挤的机场。聂臻紧搂住妈咪的颈,头挨在她的耳边,细声的问:“妈咪,我们要和讯叔叔去外国?”

    “嗯。”她抱着他的屁股颠了颠,他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在她耳边呵出的气急促:“那爹地呢?妈咪不是说,回来就带小臻见爹地的吗?”

    “啊?”她沉思着定神看他。

    他还小,眉目间清朗英俊,要不是气质太强,看上去比一个漂亮的女娃娃还要长得漂亮。此刻,这双清亮晶莹的眼睛,渴求的望着她,要寻他的爹地。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狂讯,机场里的景物渐转模糊。聂皓天,你可知道,从此后,你将会和我、和你的宝贝儿永恒的告别。

    也许,还应该努力的回到他的身边。

    可是,回得去吗?回去以后,便是光辉坦途吗?

    她已经太累太累,已经无力再作最后的奔跑。此刻,她只想怀抱着这难能可贵的幸福,孤独走远。

    此后,不会再有完美的人生,但是她会与聂臻一起,陪伴他走过童年、少年,保他快乐无忧的长大。

    机场提醒入闸的提示音催促,她抱着聂臻,向闸口迈出一大步。

    机场的透明落地玻璃外,照见等待起飞的客机,行人渐涌近闸口。悬挂于透明玻璃上的电视屏幕,正在播报早晨新闻。

    “昨夜凌晨时分,N市特种兵团发生一场大火,大火波及整个特种兵营,附近民居并无人员伤亡。而昨夜的大火一直燃烧了近半小时,才由消防人员紧急扑灭。人员伤亡及损失情况,暂时未明。请留意本台的跟踪报道。”

    身边一个游客在向围观者陈述:“昨晚那火可大了,西边那片天都烧红了。妈啊,我家就住在附近,当时特种兵倾巢而出,彻夜搜捕放火份子。”

    “放火的?不是失火吗?”

    “怎么可能是失火?特种兵团那种地方,无缘无故的会失火?听搜捕的兵将不小心泄露说:机要室内档案文件全都烧了,电脑系统也被破坏得一塌糊涂,找到那个放火者,他们要把他鞭尸呐。”

    “这么牛逼啊,那个贼还真是厉害。居然最后还逃了。”

    “可不是嘛。害得我们一夜都睡不着。”

    “可新闻不是这么说的啊。”

    “特种兵的事情都是绝密,新闻能报吗?”几个人聊得兴起,全都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狂讯手里的行李袋有如千斤重。特种兵营失火,过后兵将却在民居附近搜捕一夜,也就说,聂皓天当时逃掉了?

    不然,特种兵根本不会大动干戈的扰民。而且,徐展权恨聂皓天入骨,为求把聂皓天一招致命,要是当场捉到聂皓天,必然会赶在上面干涉之前,公布聂皓天闯入机要室的消息。只有抢早公布,才能让聂皓天的党羽无还手之力。

    但是……狂讯仰天叹气,郁闷的胸口便要大声的喝出来。林微摇了摇他的手:“要登机了。兵团失火,我们昨晚不是看见了吗?”

    “是的。”他满不在意的在行李袋里找来找去:“我的护照呢?明明放这儿的。”

    前方催促登机的提示声又起,林微过来帮他在包包里翻找。他以口叼着机票:“你找吧,烦死了。”

    “有什么好烦的。肯定是你自己乱拿乱放。”她单手在包包里掏,他却把包包丢给她,沉重行李袋的重量把她压得腰一沉,右手的重量突然一空,聂臻惊慌的声音:“妈咪……”

    “宝贝……”她惊叫出声,眼前狂讯已抢了宝贝在怀,抱着向机场出口奔出。

    “不要,救命啊。”她疯狂的掉下手上的行李,向着前方追赶,行人们全都诧异的看着奔跑的这一对。

    “我老婆疯了,要带孩子和男人私奔。”狂讯一边喊一边跑,机场的特警看到动静,正要向这边走近。

    他一扬手,向着空中撒出一大把美金。本不热闹的机场下起了一场美元雨,人群哄动而至。在纷乱的人群中,狂讯的身影飞速的只余下一个小黑点。

    “救命啊,抢孩子啊,救命啊!”林微失控的尖叫,拔开机场出口处无数的人群,扑出机场的檐壁。

    台阶下,如鲫的行人,整齐的出租车,飞扬的彩旗,却独独没有他的影子、

    “宝贝,小臻……”她跪倒在冰冷的台阶上,捂着胸口,像个疯子一样痛哭。

    “不要啊,我的小臻啊。”她一捶一捶的捶向自己的胸口,不知如何可减轻胸口的疼痛。

    “为什么?为什么?”

    她哀哭着瘫倒在地。身旁人们冷漠的脚步从边上路过,无数的脚印,却无一个是她的小臻。

    原来,这天大地大,却无一处容得下她和小臻的地方。

    朱武走进城市的一栋民宅。才进门,发现聂皓天已洗好澡出来,颈间搭一条白色大毛巾,正揪着毛巾的一角在擦着头发上的水。

    这一副浴后出镜美男图,让小武一介粗人也差点流鼻血。如果不是亲历,他如何都不能相信,就是这个如今像个模特拍硬照一样的帅哥,昨晚闹得N市特种兵营鸡飞狗走。

    一场大火过后,聂进的证据人间蒸发,特种兵营的电脑系统估计永无完全修复的可能,而特种兵营区,更是得彻底修缮一番了。

    但这个把天地差点翻了个天的男人,此刻竟悠闲的沐浴完毕,桌上还放了一杯香气四溢的极品大红袍。

    小武慨叹:“昨晚如果进去的是我,未必能全身而退。”

    “嗯。”聂皓天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没有抬头:“天天那边有什么消息?”

    “押送赵伟恩的车队在国道被截击,搏斗中,从林深处竟然发射了一记火箭炮,直接把押赵伟恩的那辆车子爆了个稀巴烂。”

    聂皓天皱了皱眉:“有没有人员伤亡?”

    “没有。据赵哥说:车子司机已提前跳车,虽凶险,但幸保不失。”

    “非常好。”聂皓天放下心头大石。徐展权要把赵伟恩杀人灭口,因而手段便直接毒辣,这倒好,反而免去了猎狼分队与他缠斗的可能,分队队员的生命,并不因这次任务而出现危机。

    朱武看着他,心中踌躇了一下,还是汇报道:“今天早上,林微和狂讯出现在市区机场,目的地是纽约。”

    聂皓天突然把杯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以后这个女人的事,不用向我汇报。”

    “是,老大!”

    朱武心底黯然。他和聂皓天最近为聂进的事情劳心劳力,其实并分不出时间来监察林微。而林微与狂讯出现在机场,也是后来机场警察向当地警方汇报,他无意听到的消息。

    据说当时机场还出现了一对疯子夫妻,在争吵中撒了一机场的美金。

    唉,有时间还得去机场蹓哒蹓哒,说不定还能捡上几张美金混混日子。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網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