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00章 我儿子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200章 我儿子更新时间:2016-10-17

    “晓子。”聂皓天仰天大力的舒气,在这萧索雨幕下的长叹,却泛着隐约的美好:“你和彩云的宝宝,要叫我的儿子,做哥哥!”

    “什么?”陆晓讶然看他,他认真地点头,唇边掠过淡淡笑意:“我儿子,算起来,已经快4岁了。”

    “啪……”陆晓手中的大伞就这么掉了下地。

    老大,你悲伤过度,人疯了?

    聂皓天看着张着大眼睛不能置信的陆晓,哑声发出轻笑:“那天在林子里,微微伤心欲绝的时候,一刀割下了,我给她纹的蔷薇花。”

    “这事儿,我听说了。”陆晓表示佩服:“我一向认为,爱情三十六计,我样样都掌握得比你好。但在女人肩上纹花儿这种事情,我还它妈的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聂皓天略得意,却正色道:“那块皮肤上,除了微微的血,居然还染有另一个人的血迹。她当时从地上捡起的刀,刀上有鲜血未干。所以,我当时怀疑必然是某一个歹徒的血液,所以,我拿了样本去化验。”

    “结果呢?”陆晓都有点紧张了。

    “结果显示,血液标本,和微微的,是亲子关系。”

    “于是,你再拿你的血样去比对?”

    “是的,他的血样,和我的血样鉴定结果显示:父系可能性为99.9999%的亲缘关系。”他手心微微颤抖,即使真相揭晓已有多日,但他仍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晓子,我有个儿子,他快4岁了!”

    “我,我居然一直不知道……”

    他居然一直不知道:我有个儿子啊,我是爸爸啊。

    那些年,他高官厚禄,但妻儿却流落异方。

    聂皓天,翻手云,覆手雨,又有何用?你不曾保护过他们,疼爱过他们!

    这当然是大喜事,陆晓也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他近日静心陪着彩云养胎,彩云被他养得一天比一天更娇气,让他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女人嘛,就是应该被宠爱得像个小女孩儿一样,不然他就太失败了。陆老爷子虽然还不能接受彩云做媳妇,但是陆妈妈却早就归降,整天算计着给彩云肚里的孩子炖补汤。

    他不能要求老人家能欣然接受一个开始时并不受期待的媳妇,但是,老人们已承认了孙子,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不难办。

    孩子都生出来了,陆老爷子总不能让自己已当爸的人,一直当光棍。

    因着如此,他更充分的享受了陪老婆怀孕的乐趣。但老大白白便宜的像捡了个儿子似的,心里却是极遗憾的吧?

    不曾对老婆嘘寒问暖,更与儿子从未谋面。这样的痛,只怕也不太容易接受。

    他轻拍聂皓天的肩膊,故意逗聂皓天开心:“这就是守身如玉的好处啊。”

    “嗯?和守身如玉有什么关系?”

    “你说你这辈子就睡过一个女人,这凭空突然冒出一个99.9999%,那这孩子就无庸置疑是微微的孩子了。既然微微能生出孩子来,那她,即便变成孙悟空的样子,那也只能是你的微微。”

    “是。”聂皓天会意的笑出声来,没有和他抬杠,轻轻的道:“只能是我的微微。”

    林微的死而复生,反复无常。千头万绪,让他无从窥知。但当宝贝儿子的真相冒头,这雾里看花不清不明的处境,便立时化作晴空万里、广阔无垠。

    “4年前,狂讯或者是徐展权,便已布局害我。这件死亡鉴定案,当年由林和言亲自督办。当时微微的尸检报告,只割下肩膊的一块肉来作尸检,后来也未经再核实,林和言便故意上报,出示了死亡鉴定书。你和敏姨伤痛之余,也不怀疑正规的军警机构会故意出示假的死亡报告,因此便信了。狂讯当时,想以微微的死,以打击我的意志,使我意气消沉。但想不到,你们把消息掩盖了下来。4年后,他们便派微微亲自回到我的身边,让微微成为他们手里的剑。”

    陆晓也释然:“林微对你的种种伤害,对狂讯的顺从,你以为是微微变了,爱上了狂讯,而我和天天认为:她根本就是假的林微。所以……”

    “所以,这些日子,我们都被狂讯耍着玩。”聂皓天:“他们必然是控制了孩子,以逼迫微微听话。”

    “当母亲的,为了孩子,还真的是什么坏事都会干,什么人都能舍得!”

    “嗯。”

    风雨刮向他的腮边,却没从前那般冰冷渗人。

    又是一年倒春寒,但春已来,爱也还在!

    陆晓的叹息孤清清的飘在风中,只有他自己能听见:“可是老大,她始终亲手杀了虎爷啊?你现在得有多痛苦,多纠结?”

    赵天天接获密令,要拉赵伟恩出来蹓蹓。他近来一直与猎狼布置看守赵伟恩,这种任务其实很小家,他得以整天的清闲自在。

    但在清闲自在中,却获知虎爷的死讯。他知道:是老大出手的时候了。

    赵伟恩出现,徐展权一派必然会抓狂。腥风血雨,又将粉墨登场。他回到宿舍,打开门,饭香浓郁飘散。

    刘小晶确实是厨师界的一把好手,男人如若能娶到如此厨艺的女子,即使再多的不满,也会被这一味味的菜式给伺候好吧。

    但他这个人嘛,一向比较铁石心肠。不然,也不会凭着一张帅脸,硬是领一个不近女色、不懂风情的“冷阎罗”的名头。

    聂老大当年情陷林微之后,好男风的怀疑风向便吹向了赵大队长。军中人人皆以此取笑他,倘若知道,他宿舍里藏了个女人近半月,估计军营里又得一片惨呼。

    连赵哥都有女人了,是要虐死我们这些单身兵?

    他皱了皱眉头,举脚进去,围着围裙的刘小晶已经蹦蹦跳跳的奔了上来,伸手就来,给他捏肩颈子:“舒不舒服?”

    他坦然坐下,对这丫头的献殷勤功夫,安然接受。但话题却严肃:“你在我身上也花了很多心机了,是时候知难而退了吧?”

    “你都说我花了很多心机了,哪有这个时候前功尽毁的?”刘小晶在他肩膊上的手指暗一使力:“我就不信拿不下你。”

    “为什么一定要拿下我?”他淡然看她。

    她狡黠地笑:“你长得帅啊。”

    “你被林微驱赶之后,便矢志不移的守着我,难道不是把我当成了另一个靠山?”

    “是啊,我在找靠山。”她脸不红气不喘:“女人嘛,不都得找一个靠山嘛。聂皓天被微微姐控制,陆大处长被彩云染指,就只剩下你好看又好用了,我不码住你这码头,我还叫冰雪聪明小晶晶吗?”

    “哼……”他陪她玩了半月,是因为坚信自己不会因她的接近而动摇,也为了想在亲近里试探出这丫头的底细。

    但是,确实是冰雪聪明小晶晶,这半月下来,她竟然也没露出半丝马脚印来。

    也许是时候,抛出更大的诱饵了。

    他叹气:“你不用再给我煮饭了。明天开始,我有任务。”

    她不在乎的为他摆碗筷:“又像上次一样,出去一天,弄得满脸都是灰的回来?”

    “那次押送赵伟恩,赵伟恩被一火箭炮给打得灰尘滚滚,我只满脸灰,已很潇洒了。”

    想起他上次满脸灰的狼狈样,她点头:“好吧,灰灰的也挺潇洒。”

    给他的碗里夹了块排骨,她一边吧唧吧唧的咬着,一边随意的问:“赵伟恩死了,当然也没什么任务能让你碰灰了,我在家放心地煮好饭等你回来。”

    “不用了。”他叹气,脸色浮上一丝凝重:“这次也是赵伟恩。”

    “啊?他不是死了吗?那么大一火箭炮轰过去,还能活着?他是美国队长还是超人?”

    “他是假人。我和老大早就安排了一个死囚来代替他坐囚车,死的是那个代替者。”他低头扒饭,目光余光瞟到她握筷子的手,指节无意突起的女人轻轻的道:“不明白你们这些当兵的,假来假去,有意思吗?”

    “嗯,挺有意思的。”他笑,突然觉得今晚的饭菜,她做得大失水准,鼓汁蒸排骨却是苦丁的。

    赵天天带着赵伟恩从安全屋里出来。坐在车上的赵伟恩疲惫,人却比以前长胖了不少。在猎狼分队的保护之下,不但性命无忧,还好吃好喝不用运动,不长胖才怪呢。

    赵天天冷笑看着他:“赵局长,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这阵子将身子养得好是好了,但四肢不动,真的大敌当前之时,你还能扛得动枪吗?”

    赵伟恩颓然道:“我这生,还能有扛枪的时候吗?阶下之囚,何以言勇?这些年,追名逐利的日子过多了,能享享平淡清福也还不错,要珍惜啊要珍惜。”

    赵天天无语的摇头。看似优渥实则却险恶的环境,已把赵伟恩的昔日雄心磨损不剩。

    队员把赵伟恩押进车子,据说是要转移到更安全的别处。赵伟恩与赵天天同车,装备精良的军车,车子的外表看去低调平和,和街上行驶的所有车子一样普通,绝无人能透过一辆这么普通的车子里,却装着现时势力惊人的徐部长的心腹大患。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