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10章 你儿子在我手上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210章 你儿子在我手上更新时间:2016-10-17

    徐展权对着狂讯摇头:“聂皓天绝对不会相信你。”

    狂讯:“但我终于有机会站在他的面前,而他并不会拔枪指着我。”

    徐展权冷哼着:“你原来这么希望和他交好?”

    狂讯对着徐展权,从来都无怯色:“我和你合作,不是为荣华富贵,也不是为了锦锈河山。我唯一的目的,只是要聂皓天的性命。”

    “殊途同归啊。”徐展权递给他一杯酒:“N市你坑聂进那一把坑得漂亮。聂家商业王国巨大,聂皓天倒下,便轮到聂进,还有华能,这一切的一切,我都会让你来管理。”

    “听上去真诱人。”狂讯抿了一口酒:“只不知道,事成之后,徐部长你还需不需要我?”

    “你手上有聂皓天的儿子,这么重要的人质在手,我会不需要你吗?”徐展权和他碰杯:“我将来,会更需要你这种雄才伟略,又精明能干的人,为我打拼。”

    “呵呵……”狂讯淡笑,徐展权近前一步:“聂皓天的儿子,你到底藏在哪里?”

    “秘密的事,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安全。”狂讯喝尽了酒,向他致意后便踏出房间。

    全昆从暗处出来,极讶异的问徐展权:“狂讯手上,居然有聂皓天的儿子?”

    “是的。这事连聂皓天也不知道,狂讯认为,这最重要的棋子,要到最后时刻才能用。”

    “怪不得狂讯如此嚣张,林微也对他言听计从,原来是因为有这个把柄啊。”全昆恍然大悟地:“但是,之前狂讯不是威胁林微说:聂皓天的儿子现在是在我们的手里吗?”

    徐展权冷冰冰的心有不甘:“他认为,让林微知道孩子在我们手上会更有威慑力,林微会更加担心孩子的安全,而不惜铤而走险。”

    “你有何打算?”

    “我想要那孩子。”

    “属下一定帮你办到。”全昆币心,分析形势道:“如果我们有了人质在手,聂皓天就必然和我们合作。虽然他和我们不和,但是为了儿子安全,他也只能辅助我们了。”

    “聂皓天会为了儿子而牺牲事业?”徐展权疑惑,全昆释疑道:“为人臣子的打算,徐爷你就不如我通透了。聂皓天不管是辅助谁,最后都能得到重用,关键是成不成功而已。他目前也没有牢固的派系,和我们站一起,既可保儿子平安,又可升官发财,他权衡轻重,会合作的可能性超过80%。”

    “可惜,我们没有那孩子啊。”

    “我们可以有。”全昆走近徐展权:“只要我们让聂皓天相信,孩子就在我们手里。”

    全昆奸笑着,眼睛眯得像狐狸一样狡猾:“之前,狂讯不是给过我们证据嘛。我们可以把这证据抛给聂皓天,他自然就相信了。”

    徐展权和聂皓天的约谈在一个起风的午后。

    虽然现今科技发达,随时可进行无线通话或邮件,但是监控技术也如此高明,所有的电话通讯、无线传输、数据等都有可能被监控。

    相反来说,徐展权觉得,面对面的约谈,反而更加的安全。

    聂皓天摸着手上的钻戒,不在乎的语气像在和他寒喧:“徐部长的谨慎,我又见识了一次。”

    “这是为了聂司令的安全。”

    “我一直很安全。”聂皓天的笑容有点玩弄的意味:“我聂皓天的信息,还不曾被人监控过。”

    “呵呵,那你儿子的信息呢?”

    聂皓天的眼睛倏的睁大:“徐部长什么意思?”

    “如果我说:你儿子在我的手上——这事儿,你会不会很感兴趣?”

    聂皓天拍着桌子站起来:“徐部长,这玩笑不好笑。”

    徐展权胸有成足的敲着桌子的边角,如鹰的眼眸紧紧的攥住了他:“林微4年多前,大难不死,后来为你生了个男孩,现在已经4岁零一个月了。”

    “不可能。微微已经死了。”聂皓天拂袖而起,胸膛强烈压抑的喘息没有瞒过徐展权的眼睛。

    聂皓天强装镇静:“赵伟恩给我的保险箱里,除了你的证据之外,还有就是,微微那一年的死亡通知书。”

    “那死亡通知书是伪造的。”徐展权很满意他的表现,真相被剖开,聂皓天当然应该惊讶不可置信。他得意的笑着:“死亡通知书是真的,只是那具尸体是假的。但用来做DNA检验的却是林微的皮肤,从林微的右侧肩膊割下来的皮肤组织用作尸检比对。因此,根本就无人看出破绽。”

    聂皓天双手撑着桌子,怒瞪着他,一会儿之后唇边才扯出冷笑:“这事,是由你串通狂讯,亲自督办的,所以,就连赵伟恩也并不知情。”

    “哟,聂司令似乎也怀疑过?”

    “我审过林和言。他招供一切。”“是的,林和言当年曾参与其中。”徐展权:“所以,现在你家里的那个,确实是你的女人。死而复生,还捎一个儿子,聂司令好福气啊。”

    聂皓天淡然地:“我早就晓得微微是真的。所以,我才一直疼着她。当年的死亡通知书可造假。今天的孩子难道不能造假?”聂皓天整了整衣领坐下来,神情又恢复平时的冷静稳重:“我不相信你。”

    徐展权把一支试管放到桌面上,试管里的血液已凝固,他向着聂皓天的面前一推:“这是贵公子的血样,聂司令可以拿去检验一下。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聂皓天定定的望着眼前的血样,闭着的眼睛在徐展权的手拉上门把的时候张开:“他活着吗?”

    他突然就冲到徐展权的面前,单手揪起徐展权的衣领,眼里的阴鸷神色让人心惊,全昆在后以枪指向他,他浑然不惧,对着徐展权喝道:“我只要活的。”

    全昆在后扣着枪把,大声吆喝:“聂皓天,放手!”

    徐展权压下狂乱的心跳,拔了一下聂皓天的手道:“我给你活的儿子,你给我活的江山。”

    “见到人再说。”

    聂皓天把徐展权推向后壁,斜睥着全昆,一股阴冷杀气让全昆本能的后退,聂皓天走近桌子,拿起桌上的血样试管,扬长离去。

    徐展权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沉思了许久:“全昆,你说的对!要得天下,必得与此人为盟。”

    “我去送送他。”

    “也好,尽尽地主之谊。”

    全昆领命,从后送聂皓天出去。午后阳光刺眼,四下无人,全昆紧张的望着周围:“聂司令,我希望你能信守诺言。”

    “我一向一诺千金。”

    全昆望着从容离开的聂皓天,沉默中忆起和聂皓天的对话。

    聂皓天从来都是个爽快的人:“你杀赵伟恩的证据全在我手,不管是徐展权还是更高的项家,都保不住你。而且,到那时候,徐展权不但不会保你,还会弃卒保帅,把事情全推给你。具体可参照赵伟恩的下场。”

    全昆是明白的:像他这种为人卖命的,必要时,那命儿也会让主人毫不迟疑的交出去。赵伟恩就是一个例子。

    聂皓天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身陷敌窝,要让儿子平安的回到自己的身边,硬攻当然不行。他采取的是离间。

    让徐展权如今的最信任的人,去寻得孩子的下落,再设计救出,此乃最安全之法。

    而遗憾的是,孩子却并不在徐展权的手里。狂讯手上最有用的筹码,当然不会随便地交给徐展权。

    此次,徐展权现在情况困难,和聂后天再次“结盟”,是他起死回生的最好法子。他染色不惜全力去办。

    陆晓把一切可用的监控手段全都用在全昆身上,但求重要时刻,不出任何差错。

    聂皓天不但能与林微重逢,居然还有个儿子,这种天下一等一的好事,却是一局这么凶的死棋,陆晓和赵天天发誓,要帮老大把这棋下出几百条活路来。

    赵天天坐在桌前,精美的南方点心和菜肴摆了一桌。小王把刘小晶带上来时,刘小晶望着桌子上多姿多彩的美食头晕眼花:“赵天天,突然良心发现了?居然要款待我?”

    赵天天悠闲的扭着自己的手腕:“你招一句,我给你吃一口。”

    “哦?鸿门宴?”刘小晶双手趴在桌前,脸都要偎到面前的炸鸡了,赵天天把盘子向后一拉:“你效力于谁?”

    “我招我招。”刘小晶发狂似的抓起一只鸡腿就往嘴里送,送到嘴边的肉却被赵天天以手拉住手腕,他语态严肃:“回答我。”

    她瞪一眼他,张开嘴巴大喊:“我效力于……毛爷爷!”

    刚刚还握在手里的鸡腿“啪”的被他拍下了地板,一只警犬“汪汪”的上来,一口就把鸡腿吞了。她恼羞成怒地拍桌子:“喂狗也不给我吃?”

    “狗比你老实。”

    “你……”刘小晶也毛了,这男人,7天来只给她几口水吊着命,在她大饥荒之时,居然用美食来诱惑折磨她。

    “本小姐不招,饿死也不招。”她两手束在胸前,别过头去,一眼都不瞧面前的食物了。

    赵天天和她对恃片刻,仰头冷冷的望向小王。小王心虚的向后退了一步,眼睛望着天花板在数星星。

    赵天天一口气提不上来:“小王,你做的好事?”

    曾经是个超级吃货的女人,在饿足7天7夜之后,对美食的抵抗力应该已接近为0,但现在看刘小晶这模样,哪有半分重度饥饿后失态的样子?

    所以说:小王这几天来,把刘小晶照顾得真是无微不至啊!

    小王无辜地低头:赵哥,我哪晓得你不给小晶晶吃喝,是为了逼供啊。你事前不和我通消息,我坏了你好事,你也不能怪我啊!

    赵天天冷冷的睥着顽固的刘小晶:“哼,你那主人就值得你这么为他?”

    “就是值得。”她噘嘴不理,却见赵天天把小王拉着,坐到桌前,两个人开始大吃大喝。你扯一只鸡腿,我抓一只龙虾,旁边的“汪汪”再来一只红烧乳鸽……

    刘小晶气得脸都绿了,一边吞着口水一边破口大骂:“赵天天,你忘恩负义,一定会有报应的!”

    这男人,心多狠啊。她千错万错,也曾经有半个月时间在他的单身宿舍里,为他做免费厨娘啊!不但提供丰富菜色,还无限量的供应多姿美色。

    她那时候千方百计留在他的身边,确实是为了情报。但是,她可以有别的法子取情报的,却选择了供养他的胃的法子。到头来呢……被他生生折磨得饿成了人干。

    她捏着自己没半分脂肪的手肘子,咬牙瞪着他们狼狈的吃相。赵天天抬眸,阴深的扯开一丝笑:“想吃?”

    “呸,才不想!本小姐现在对美食没兴趣。”

    小王好奇:“那你对什么有兴趣?”

    “美色。”她咬牙,忍着直冒到咽喉的那道气:“你脱衣服跳跳舞,也许我还会给你点边角消息。”

    小王指着自己:“我脱?”

    赵天天轻笑着:“我……的狗脱。”

    “脱你的狗!”刘小晶觉得自己已经被气饱了。

    但赵天天和小王却吃得更欢。酒足饭饱时,他捧一杯啤酒挨到小王的耳边:“想办法放了她,干净利落,不让她起疑心。”

    “嗯。”小王含着一口啤酒模糊的应。

    小王喝多了,东倒西歪的押着刘小晶回牢房。牢房旁边一个大水洼,他“扑”的一脚踩了进去,把**的脚抽出来之后就开骂:“妈的,爷我……”

    他摸着痛得发麻的颈向后仰着跌倒,倒在水洼里时,还晓得从嘴里吐出一句狠话:“枉费我喂你吃了三天的……”

    三天的康师傅牛肉面嘛!小王同志,我心里记住呢!你是兄弟,我以后会对你好!

    刘小晶心中默念,把小王从水洼里捞出来,在他的口袋里摸到锁匙,把烦人的手铐脚铐都给开了。

    她身轻如燕的走到特种兵营的后头。特种兵营守卫森严,兵营地势又九曲十八弯,但幸好她曾经在这里住了半个月,因此对地形非常熟悉。

    绕了几条小道出来,碰上几个小兵,她紧张的作出搏斗的姿态,小兵却看着她很尊敬地咪着嘴笑,便把她放出去了。

    本文来自看書网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