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38章 出大事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238章 出大事了更新时间:2016-10-17

    看聂皓天的隆重其事,林微知道这次的任务是个难啃的骨头。以他现在这种军阶高位,实在不应再接受这么危险的任务。

    但他说:赵天天身手智谋皆出众,但另有任务安排;刘春华身手虽好但人不够滑头,不适合这个任务;小武家有年迈老娘,又尚未娶妻,不舍得让他犯险;至于陆晓,人家都快要做爸爸的人了……

    所以,算来算去,只有他最适合!

    是啊,他身手好、智谋好、运气好还长得好,但是……

    “聂皓天,你难道没有老婆没有儿子吗?你就没想你自己?”

    他捧着装得愤怒的女人的脸亲了亲,拥她进怀里。车子停在一处枫林外,冬日的漫山红枫,春风吹过,反而黄绿绿的坠满了山头,飘摇的山河秀色,怀里有她与己甜蜜相拥。

    “微微,我想过,只要把这次的拦路虎最得力的右臂给砍了,天下就太平了,我们就安乐了。”

    “哼……”她佯装生气的捶他的胸口,拳头却软绵绵的没有使力,落霞余晖中,她的脸儿悄悄的红得美艳,声儿细而娇:“呃……我们,嗯,有没有,试过,车上震一震啊?”

    他望着前方,眼神淡定平静,瞄都没瞄她一眼:“爷今天没兴趣。”

    “啊?”

    虽然任务凶险,虽然前路茫茫,但于他的脾性,她主动,他居然不紧急争取主动?这不科学啊……

    她疑惑的跷起身子,车窗上映出他暗暗咧动的嘴角,她急呼一声:“坏蛋……”

    嘴儿却已被他“主动”含住,缠绵到极致的悠长深吻,是他一路来疼爱她的方式。如这摇晃的车窗外,那漫山遍野的野枫林……他们的旅程,是乱世里如野火般燃烧变幻的魅丽闪影。

    经历时多是悲苦,回忆里却画满甜蜜。

    陆晓的视频请求在车载电脑里不停的闪。聂皓天坐直了,为林微把衣服弄平整:“你下车一会儿,我和晓子谈点事。”

    “我不下,不下!”正累得脱力的女人在闹别扭:“你这是过河拆桥,吃完斋就不要和尚。”

    “我这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亲她的额头哄她,但推她下车的手却毫不客气,车门打开,她还扯着另一边袖子在穿,像被他赶了下来。

    她真是一肚子的火,刚才还温存缠绵,一下子就这么公事公办。陆晓和他说的事,再秘密,难道还不能让她知道吗?

    她现在已经脱离狂讯组织了,他居然还不能相信她。

    把林微赶下车,聂皓天焦急的打开视频通话,戴上耳机:“晓子,有什么消息?”

    “你好儿子的消息。”陆晓因为在线等待时间长,早就把那段视频放了上来。聂皓天打开观看,看着聂臻被两只大狗齐齐扑上,他被狗只逼到栅栏一角,大声惊呼着“爹哋救我”。

    他痛苦的闭着眼睛,不让自己的失常动作惊动到外面的林微。虽然让林微亲自看,便能确定视频中人是不是聂臻,但是,他又怎么忍心?

    她会疯掉的,而他已经快疯了。

    他两手紧握着车座上的扶手:“他是不是聂臻?他还活着吗?”

    陆晓脸上又有佩服的笑意:“老大,你儿子比你棒啊。他不够5岁,就会使枪了,将来,比你还牛啊。”

    一直强抑心境,冷静的聂皓天终于吼了出声:“陆晓,我问你,他还活着吗?”

    “放心,他活得好好的。”聂皓天紧抿着唇,痛苦的表情让陆晓没有再与他逗弄的心,一古脑儿的把分析说出来:

    “我去过视频拍摄现场,现场早就被破坏,,空地上也无任何栅栏的痕迹。但是,我在旁边树上发现一块叶子,叶子还吊在树上,但中间有一个被子弹穿破的弹痕,然后,我在树下污泥里,寻到一颗子弹。这中枪的枯叶,方位正好处于聂臻的前方,狗只的后方,子弹从那个方位打过来,按推理正是聂臻开的枪。而且,通过地上的印迹发现,两条大狗倒毙时,是头向后仰倒跌出去的。这只应是由与畜生正面相对的聂臻发的枪,击中畜生后,畜生向后仰倒。”

    “这个我明白。”聂皓天长长的吁气,总算是放下心头大石,却又疑惑道:“你怎么确定,这孩子一定是聂臻?”

    “所以,我说你儿子聪明啊。”陆晓举起了手里的一支录音笔:“这支录音笔,我在视频现场一个极隐蔽的草堆缝里找到的。前面的都是项飞玲当初与你的对话,但这里,老大,你听……”

    聂皓天定神凝听,当录音笔里童稚的声音神秘而又焦急的响起,他的心揪起,跳动得快要让他承受不住。

    他终于听到儿子的声音,却是在这样的时刻,这样的情境。

    “陆晓叔叔,救我,我是小臻。那女人是丑死丽……”

    录音嘎然而止,想是突然有人闯入或打断,聂臻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但这几句话却透露了足够多的信息。

    求救的人是小臻,捉小臻的人是个女人,那女人很丑,她的名字可能还有个“丽”字。

    聂皓天:“他为什么叫陆晓叔叔救他?不是应该叫爹哋的吗?”

    “呃……”陆晓也只是猜测:“我觉得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捉他的女人,和我有关,因此,他本能的向我呼救。”

    “张京丽?”

    “对,小武和彭品娟的调查也指向张京丽。”陆晓狠狠的拍向侧边桌子:“那女人,她怨我恨我也算了,却为什么要对小臻下此狠手?我绝不放过她。”

    “她对付小臻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你。”

    “老大……”

    “你认为,只为报情仇出口气,她能有胆子杀项飞玲?”

    对啊!张京丽能在项飞玲手上抢得聂臻,必然也和杀项飞玲此案有关,说不定她就是行凶者。

    项飞玲乃项家的掌上明珠,项家现今还在执掌天下,敢于去动项家的小公主,那必然不只是小情仇杀,极可能是倾国之事。

    聂皓天冷哼:“张部长这条豺狼,终于露出獠牙来了。”

    张京丽把聂臻带回另一个据点,瞪着那张被大狗撕咬后,不但没受伤,却反而更露出锐气的脸。

    她走近他,居高临下的睥着他:“好样的啊。居然藏了一支枪,居然还能在危险之中,开枪射死两只畜生。这一份胆色和勇气,很让人刮目相看呵。不愧是聂皓天的种。”

    “哼。”聂臻冷冷的哼了一声,也许是因为一场人狗大战胜利后,他心中生出更骄傲的勇气,也许是明白此刻再也无法伪装。

    孩子的外壳,确实可以让人心生同情而轻敌。但如今,张京丽已不会再把他当一个普通的小孩子来怜悯了。

    不过,她又何时会对他怜悯。他怒目而视,瞪着她那张脸突然笑了笑:“真丑。”

    “什么?”张京丽怒问出声,他更轻慢的转身:“我妈妈和我说过,那个和彩云阿姨抢陆晓叔叔的女人,长得好丑。”

    “兔崽子……”她一巴掌扇过去,身边小人儿却向侧边一滚,恰恰避开她的巴掌。她更气愤,扑上来一脚踩在他的腰间,他受痛却没哼声求饶,被她拖着出到门口,她发狠的把他的头按住往墙上撞:“你聪明是吧?你勇敢是吧?说我丑是吧?我就把你弄成个傻子,再还给聂皓天,看他还要不要?”

    聂臻头上的痛楚传来,迟钝的疼痛,他以手捂住头,无助的任她把自己往墙上撞去。他毕竟是个小孩子,力气哪及得上发狠的女人,一时间,额头已肿起几个小包,他慌乱的大声叫嚷:“陆晓叔叔,陆晓叔叔你来了!”

    “什么?”听到陆晓的名字,张京丽本能的感到紧张,抬头看去,屋里屋外哪有陆晓的身影?

    又被这小兔崽子给骗倒了。她怒不可歇,一脚踩向他的小腿,他痛得嚎叫不堪,躺在地上本能的向着屋子的中央爬。

    不能撞小臻的头头,小臻不要变傻,小臻还没见着爹哋。

    可是,他如何可与盛怒的女人对抗?

    张京丽奔过来,又要拖他走近墙壁,门外,属下大声禀报:“小姐,彭品娟求见。”

    彭品娟?她不是正和聂皓天的属下穷小伙朱武打得火热,一副与上流社会决裂的清高模样的吗?如今来找她做什么?

    张京丽扔下聂臻,洗手后穿了件干净的黑色衣裳,踏上地下室的楼梯,穿过隐秘的暗门上到书房里。

    彭品娟在厅中看见张京丽不慌不忙的下来,她顿时就扑上去,很亲切的拉着张京丽的手:“出大事了,丽姐。”

    张京丽瞄着自己被她拖着的手:“哼,彭品娟,我和你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亲近了?”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把我当外人。”彭品娟受伤的扁嘴:“小武说,你捉了一个不该抓的人,将来会后悔的。”

    “哼,我光明正大的,会捉什么人?你和你家男人,找我开什么玩笑?”张京丽强装冷静,心中却暗潮涌动。

    本文来自看书辋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