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47章 为什么我会想亲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247章 为什么我会想亲你?更新时间:2016-10-17

    聂皓天正从角落里转身,前方,骆静宜在向他奔过来,他停下脚步皱眉,骆静宜已奔近他的身边,手肘牵上他的臂:“天哥哥,你去哪儿了?我好担心。”

    “出来走走。”他走出巷口,街角里的女子已不在,前方的人群匆忙的经过经绿灯,他轻拍了一下骆静宜围紧自己的小手:“我从前曾经在这里驻军,对这个城市有一定的感情。”

    “嗯,旧地重游,故人不在,的确令人伤怀。”她体贴的牵他上车,踮起脚尖撑开小手掌为他挡太阳:“你身上还有伤,不要太劳累。”

    “好像,你身上的伤比我的更重。”他低头看着她胳膊和胸脯处的伤口:“是不是我不乱跑,你就能定下来养伤?”

    “天哥哥真聪明。”

    车子开出,与密集车流汇成无数的黑点。林微从名店里走出来,心间疑惑更重。

    聂皓天既然平安,为什么一直不给她报消息?她凭着攻占黑罗据点时,自己在他身上放的追踪器,才寻到他的行踪,一路追踪而来,在最后的落脚点,狂讯横尸其上,地上倒了一地的尸体。

    在这种搏斗下,他逃脱了。他是无所畏惧的兵王,狂讯果然不是他的对手。

    念着和狂讯也曾有过情谊,她收拾了狂讯的尸首,为他找了个不错的地方安葬。4年前,她的那一场离劫,终于画上了句点。

    亲手给她施下无尽苦难,却又护了她4年的男人,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从此后,她真的可以和聂皓天、聂臻一起,海阔天空,万里同行。

    但是,聂皓天为什么要躲她?为什么那个女人会那么亲密的挽他的手?而他看她的眼神,竟然温和带着宠爱?

    聂皓天?你敢?

    她噘着嘴儿气得半死,但是,终归他是活下来了,不是吗?共过这么多的患难,她有什么理由再怀疑他?

    聂皓天坐在骆刚府宅的院子里看夕阳。书房内,骆刚和骆静宜听着电脑中的监听视频喜出望外。

    骆刚阴笑:“8年前,我还未曾与聂皓天为敌,他还真会选时候。哈哈哈……”

    骆静宜点头,把监听的视频删除:“聂皓天始终不改狡猾,记忆错乱之事只与宁医生提及,就连我这个救命恩人,他也一分未泄。害得我还以为,药物对他无效。”

    “聂皓天一生谨慎,这个事关自己的大秘密,他不会向任何人泄露天机的。”

    “那我们要怎么办?”骆静宜忧虑重重:“即使天哥哥而今信任我们,我们也得和张部长一起,把他铲除的。”

    “你错了,静宜。”骆刚望向院子中的聂皓天:“张部长大势已去。”

    “你是说我们要改投蓝部长和聂皓天的门下?”

    “不。叛徒,即使再有价值,都得不到新东家的绝对信任。因为,这是人性,我背叛过张部长,蓝部长就会认为,我也会背叛他。即使此时改作同一阵营,好处也不多。但是,我们可以,装作一直是聂皓天这一队的。”

    “爸爸。”骆静宜的眼睛亮了。

    如今聂皓天只有8年前的记忆,8年后骆刚与张部长合谋的事情,聂皓天自然懞然不知。此时与聂皓天同路,那么当蓝部长得了大势,论功行赏,骆家便是屈指可数的大功臣。此后功名浮华,将袭不尽。

    骆刚笑得阴沉,撩着女儿的发:“你不是喜欢聂皓天吗?比你姐姐当年还要喜欢。”

    “是的,我喜欢他。”骆静宜凭窗看着院子里斜倚着的男人,如此伟岸骄傲,又清俊潇洒。

    是她年少时便爱上的男人,使她和姐姐骆晓婷同时疯狂的男人。

    聂皓天的睡房,他睡得香甜,骆静宜用力去推,他也没有苏醒。

    碗里的汤,空调水里放进的迷药,聂皓天即使是铁人,也只有被迷倒。骆静宜手持一支极细小的针筒,对着他的肘间静脉注射进去。

    淡蓝的药液一会儿便注进他的体内,她俯下头,以手细细的抚着他俊美的五官,舌尖舔向他最性感的唇,她呢喃:“天哥哥,你说,你还记得她,记得她的脸,记得你爱她。”

    她的手移到他的心口,捂着他心前区的位置,阴柔眼波凝视着他:“对我来说,你可以记住全世界,只要忘记她就可以了。”

    “对爸爸来说,你是他的前途、富贵和天下。而对我来说,你是我的男人,唯一的无可取代的男人。你的心,一定要忘了她。”

    早晨,聂皓天醒来时,颈间微痛,坐直了身子,腰膝竟感觉到酸软。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骆静宜安静的躺在他的身边。

    他拉开她搂在腰间的手,掀开被子才坐起,骆静宜便眯着眼睛醒过来,揉着睡眼,对他茫然的道:“天亮了,天哥哥。”

    “嗯,天亮了。”他微不可察的把自己的身子挪远了点:“你怎么睡在这里?”

    “你不记得了吗?”她娇羞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噘着嘴儿坐起来:“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对不起,静宜,最近我脑子还有点乱。”他规整了一下自己的睡衣:“但我确定,我没对你做什么。”

    “哼,没做什么啊?”她站起,背对着男人的脸容却紧张不安:难道,第二次的药力没有发作?

    他微叹一口气:“我一直是个洁身自爱的好男人,不会对你强行做什么的。”

    “你没有强行,是我愿意的。”她跳下床,心中纷杂的想:不必理会事实上有没有做过什么,只要他的心里认为有做过就行了。

    下到早餐桌前,骆刚精神爽利,对着聂皓天敬军礼:“聂司令,早。”

    “早。”聂皓天坐到餐桌前,看了一眼还在端正行军礼的骆刚道:“不用客气。我虽是你的上级,但是你和静宜救过我。大恩,我总是要报的。”

    “司令客气了,作为共和国的军人,保护司令是我的职责所在。”

    “嗯,吃饭吧!”聂皓天微抬手,拉着骆静宜坐到身边,注视着她的目光温柔:“昨晚,你孤身一人,在枪林弹雨中救下我,我很感激。”

    骆静宜甜丝丝的笑着:“我救过你,这一生,都不准忘记呵。”

    昨晚在枪林弹雨中救下他?哈哈,离那一场有预谋的救援,其实已经过了3天了。

    昨晚的药,果然还是加重了他混乱的记忆。

    天哥哥,那个女人,现在你心里还记得她吗?

    聂皓天在午夜出行,对于自己的现状,他一直都清楚。忘记了近8年来的旧事,但幸好他并没有变残疾或弱智。

    记忆这东西,没了就没了。毕竟他前面的那一段长路,才是命中最重要。

    男儿忘了前尘,却不改胸中一腔热血。他是军中的兵王,是和蓝部长缔结盟约,为国家为社稷死而后已的顶天立地的男儿。

    他这几天冷眼旁观、从旁枝侧节里,也能感觉到,国内形势正处于最关键时期,蓝部长应该正等待着他来收网。

    从骆刚的家到达8年前的那间安全屋,下车后,途中经过一片广阔田野,涉着溪水而过,便到达安全屋的那一区。

    溪水清澈见底,水中小鱼穿棱游曳,鲜软碧绿的水草贴着溪壁的小石块不停的晃,他停下脚步,似是观赏水中美景。

    大手却迅速抓起水中一块石子,向后精准一掷。岸边一声娇呼,扑通一声,被石块击中膝盖的女人扑倒入河。

    她在溪水中狼狈的站起,溪边石子湿滑,她一个没站稳,头仰着向后一滑,又再扑通下河。

    她在水里扑通几下,湿透的发粘着脸面,站起来以手拔开遮脸的长发,熟悉的男人气息围绕周遭:“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啊?”她的声儿动听,只“啊”那一声,便让他有一种浑然不知何处的恍惚。

    女人的大眼睛眨得快,长而密的睫毛像一把刷子,几滴小得几乎看不到的水滴沾在她的长睫上,雾蒙蒙的眼睛、水汪汪的眸子,如此让他心动的美人。

    她迟疑的望着他,眼里疑惑渐重:“你说什么?我为什么跟着你?”

    “嗯。”他突然大步踏近,溪水被踢起几朵浪花,他的脸凑近,几乎与她紧贴着。

    一轮银月,影着青盈溪水,他的眼睛如银河里最闪的星星,让她刹那音凝住了呼吸。

    她伸手要推他的胸膛,人却鬼使神差的向后又要滑倒,他伸手把她搂住。他由上而下的目光,似隔着千山万水、无边苍穹,在那么远的世界里凝视着她,质问着她:“为什么,我会想亲你?”

    “啊?”这男人,虽然是久别重逢,但也无须如此煽情吧?

    她恼羞的想推他,人却反而被他抱紧,紧缚着腰肢的力量,吻上唇瓣的亲吻却是如此轻柔而珍惜,带着微微的不可置信和疑惑重重。

    月光与碧水凝成一幅画,画里的男子眉眼如诗,舌尖仍旧缠着她的唇瓣不舍离去:“为什么,你会这么香?”

    “聂皓天……”林微快要被他气死了。

    好不容易活着,好不容易才找到他,他却装出这副登徒浪子调戏良家妇女的作派来故意气她?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