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婚令如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49章 你们在追捕我?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婚令如山》 作者:作品集

第249章 你们在追捕我?更新时间:2016-10-17

    他还似是沉浸在一幅不明的画景里,那样情动却又迷茫的眼神,让林微的心像最初爱上他那时一样,不安的跳动,压抑不住的沉迷。

    他的唇缓缓的离开她的脸蛋,还捧着她脸庞的手突然发力,竟把她向水里一按,他的人也随即与她一起伏倒。

    她猝不及防中被呛了一口水,鼻子顿时又呛又辣,手下意识的拔开面前的秀发骂他:“聂皓天……”

    “别动,有埋伏。”他把她按在水里,只露出她的头,耳边风声掠过,茫茫空地里响起沉重的枪声,他与她一起伏在溪面,突然把她向后一提,便把她扔了上岸。

    子弹擦着身侧飞过,他奔跑的速度极为快捷,林微瞬间落后,却见他在前方停下来,回身一捞,便把她的身子横抱起来,极速奔向林中茂密处。

    林微和他藏在树顶,她疑惑的看着他。虽然他的身手一向好,但是像今天一样,抱着她奔跑在崎岖的田野里还如履平地,如一只疾驰的豹子。

    这样的力量和速度还是让她惊愕。聂皓天向她展示的向来都只是智谋和枪法,在力量这一途从来都不卖弄。

    她用手指向他的胸脯戳了戳:“长结实了?”

    “别戳。”他低头看她,她湿透的长发散在肩上,树梢的缝隙间漏进的淡银月光,映得她一脸的柔和,他情不自禁的又搂紧了她:“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

    “什么话?”她大眼睛瞪着他,似怒似喜。

    “你为什么这么香?”

    “……”她真的被他气死了:“你毒气攻心吗?这个时候还**。”

    她指了指树下,那帮追击的匪徒已走到树下,正持枪在林中警戒的巡查。

    她大气都不敢出,他却眉头都没皱一下,嘴巴凑到她的颈窝来又香了香:“为什么这么香?”

    “真是够了。”她以手拔开他的脸,他迷恋的眼色略淡,瞥了一眼树下的人影,他们正持枪走远:“追你的?”

    “嗯。”

    “你一个小女孩,怎么会惹上军中人?”

    “是军人吗?我以为是流氓。”林微回忆:“3个小时前,他们中有一个人出一调戏我,我一生气,就废了他一只腿,然后便被他们追了九条街。”

    “你废了其中一个人的一只腿?”

    “嗯。”

    他疑惑的看着她:“这是二炮大队的尖兵,是全国知名的重量级尖兵连。”

    “我管他重量级还是轻量级,调戏我就没活路。”

    “我刚才调戏你了。”他侧脸意味深长的瞧着她,俊美刚毅的侧脸在月下迷离,她伸手环住他的颈,挨上去狠狠的咬他的下巴:“嗯,那现在我们扯平了。”

    他的脸突然泛起微红,全身的细胞一颗颗的竖直像在起舞,几乎是本能,他立刻搂紧她的腰,指尖便要滑上她的敏感处。

    汹涌的情潮来得如此急骤而又触目惊心,他感受着腹下的炽热坚硬,瞧着她:“你,喷的香水是什么药?”

    “春,药。”她真是恼了:“聂皓天,你才吃错药了吧?”

    荒山野岭,高树树顶,前方还有追捕的特警,他居然还只记得**,而且调得如此的有新意。

    “是的,我中了很多麻醉针。”他低语,目光还是疑惑的望着她,带着不明所以的迷乱:“你认识……”

    林中鸟儿突然飞出,聂皓天搂着她的指尖更紧,手枪极快的上了膛,牙齿狠狠地咬向她的耳垂:“你在这儿待着,不要走开。”

    他倒吊着树桠,勾着树向树林下的特警们开枪,他向下滑落的过程中,还不忘对她说道:“要等我!”

    聂皓天滑到树下,凛冽气场顿时震慑军人。聂皓天的威名远播,如今又位极人臣,这种跺一跺脚便山头震动的人,二炮的尖兵们大多数都认得。

    他还没站定,带头的连长便向他敬军礼:“首长好。”

    他皱着眉,目光扫过排出整齐的攻击队形的兵连:“你们在追捕我?”

    “不是。是……一个女人废了我们属下的一条腿。”

    “身为一个二炮特种兵,居然被一个女人废掉一条腿,居然还有脸发动兵连追捕袭击?你不嫌丢脸,骆刚也不在乎吗?”

    “这……”连长好不尴尬。但被废掉一条腿只是追捕女子的借口,把女子除掉,却是骆刚的口令。

    聂皓天知道这次的追捕必有隐情,但兵连只不过是奉命行事,显然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懒懒的挥了挥手:“给我撤退,我会找骆刚问个明白。”

    “是。”一会儿之后,林里重回静谧,他走回刚才的大树下,向着树顶嚷了一声:“你下来。”

    但树上不见回应,他心头一沉,攀爬上树,树上却不见了美人的踪迹,只有树上残留着的香气,显示他今晚与她的偶遇,并不只是一场虚无。

    他立在树顶向远处眺望,黑暗的荒野密林看不到边。他的脑里,又再闪现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抿一下唇,舌尖她的温软触感仿佛还粘在舌间。

    林微急急的潜进田野,高高的油菜花淹没她娇小的身子。她慌不择路的走进油菜地,在菜花丛里隐蔽了半个时辰。

    万里寂静的花田,间有春虫啾啾的鸣叫。密林里的二炮兵连已退,林中再无干扰。但她的身边,杀机却未曾退。

    她才进这个城市3日,便遭遇多场杀机。她在危险重重中与他靠近,但他的表现,却像只把她当成一个让他迷乱的陌生人。

    皓天,到底是为什么?你的眼神,虽迷恋,但却充满因陌生而起的探究。

    菜花田里突起一声枪声,一个女孩子娇滴滴的声音:“林微,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因为,天哥哥要杀的人,从来就没留过活口。”

    这个声音,林微认得,是昨天在街头搂着聂皓天的手臂,亲昵的叫着“天哥哥”的女孩子。女孩子有一张清秀的脸,气质活泼,貌似天真无害,但眼神却会在一瞬间掠过阴暗,像一只狩猎已久的小狐狸。

    林微沉住气,隐在菜花后一动也不动,手上的尖刀握得紧紧,掌心渗出了细汗。

    又是一片死寂,女孩子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她的娇笑在午夜里很折磨林微的耳朵:“天哥哥,你怎么来了?”

    转而又是低低的带着委屈的哭腔:“人家,都要吓死了。”

    聂皓天温和的声音就在几步之外响起:“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见你出来啊。我担心你,就跟着来,可是,可是……人家迷路了。”

    ……人家,人家,那娇滴滴的声音,一副少女不知人间事的撒娇,最最对男人的胃口了。

    林微在菜花田里站起一点,透过黄澄澄的油菜花,看见聂皓天温柔的伸出双臂,把小女孩子搂在腰间,再一使力,把她横抱而起,女孩子温顺的依在他宽大的怀里,脸几乎全埋进了他的胸脯。

    月下,高大的男人,娇嫩柔弱的女人,抱着慢行,呈现一出刺瞎林微眼睛有甜蜜。

    她差点一飞刀便向他的背脊射去。居然温情脉脉的给另一个女人公主抱?

    聂皓天,你它妈的,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移情别恋,还是被动洗脑?

    身旁茂盛的油菜花像一大块黄色的厚布向她蒙头而来。她几乎喘不过气,几分钟前,那个女孩子分明在说:天哥哥要杀的人,从来就没留过活口。

    难道我林微是天哥哥要杀的人?呸……

    越过聂皓天的胳膊,骆静宜看着油菜花后那道黑色的小点越来越远。她才轻轻的仰脸,眼神可怜又娇怯:“天哥哥,我只是扭伤了腿,我可以试着走一走的。”

    “不用。”聂皓天似有心事,目光幽远,并没有把她放下。她伸手以袖子拭他额头的细汗:“我是不是很重?”

    “哈,怎么会?”他抱着她的身子颠了颠:“我要是连你都抱不起,如何抱机枪大炮?”

    “天哥哥的地位,已经不需要再扛枪弄炮了。”

    “体能、身手和枪法,是作为一个军人的底线,是活命的本领。不管坐在什么位置,都不能丢。”

    “嗯,天哥哥好捧。”骆静宜流露真心的崇拜。他的脸与这片天地争辉,竟比这漫天月下银光更加迷人千倍。

    她幸福的依进他的怀里,咬了咬唇瓣:“你今晚出来,有没有碰上什么人?”

    “没有。”他淡淡的应,她涩涩的笑。

    聂皓天的心防,即使在满怀温香的时候,竟也不曾松动半分。他一直向她和骆刚,向任何人隐瞒他记忆混乱的事实。

    聂皓天,他对8年来新旧事件、人物的记忆模糊,但是智谋和心机却似乎比之前更加深藏不露。

    确实,他虽然只有8年前的记忆,但是骨子里却仍旧是在政坛、军界纵横了10多年的聂司令。

    我要如何才能得到你?天哥哥!

    骆静宜凝神看着环抱自己的男人,目光像朝圣一样的沉迷,眼神掠过他胸脯处的一道疤痕,痕上刺了6个数字和一个字母图案。她以手指轻轻的抚摩:“这是什么?”

    本書首发于看書蛧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婚令如山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