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肉文女配福利好》在线阅读 > 正文 96095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肉文女配福利好》 作者:作品集

96095更新时间:2016-10-17

    慕容昀瑧的不安感一点都不假,凌晨三点多,唐天倒在一旁呼呼大睡的时候一阵嗡鸣声将他吵醒了,有电话打到了他慕容昀瑧的手机。

    电话是欧阳凌若打过来的,欧阳婧失踪了,从会所里失踪,司机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见让他接的欧阳婧出来,就去会所里寻找,这才发现欧阳婧已经不在,电话打过去已是关机。

    出了这样的事情,司机既是害怕又是担心的给欧阳家里打了电话通知。

    欧阳凌风和欧阳凌若都在别墅,听了司机的汇报,立即就带着人到会所查探,里里外外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欧阳婧。

    要不是有欧阳凌若拦着,欧阳凌风差点没把会所给砸了,就算是这样,他也将会所经理和负责人给打趴下。

    欧阳凌若突然想到欧阳婧和慕容昀瑧的关系而慕容昀瑧今晚也还没回去欧阳别墅,抱着最后的希望打给慕容昀瑧,但是得到了验证,欧阳婧确确实实的失踪了。

    慕容昀瑧和唐天交待了几句,带了几个人到了会所,将欧阳凌若和欧阳凌风已经看过的监视录像再次查看,并让带过来的几个警察开始调查。

    陈丽琦,慕容昀玲几人都被从沉沉的睡梦中挖了起来。

    欧阳婧醒过来的时候,摸着后脑勺,那里有顿顿的疼痛,慢慢睁开眼睛,周围一片黑暗,看不清楚周围的情状。

    房间里没有开空调,欧阳婧打了个哆嗦,她是被冻醒的,身上连条毯子都没有盖,在深秋近乎初冬的天气来说是很冷的。

    欧阳婧不用再仔细看,就知道这不是她的房间,也不是她熟悉的任何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地方,透着一股阴冷。

    而她会在这里和段晓语脱不了关系,她记忆中最后见到的那个人就是段晓语,而她是被她打昏的。

    她记得她走了没几步突然有东西重重的击向了她的脑后勺,然后她就没了意识,现在才醒来。

    她动了动,搓了搓手臂,突然她的手碰到了一个温暖的东西,欧阳婧一惊,缩回了手。

    刚才的感觉是隔着布料的暖热,床上还有人?

    这个认知让欧阳婧一下子紧张起来,神经绷紧,她缓缓转过头,往旁边看过去。

    房间里很暗,但是并不妨碍欧阳婧看清身边躺着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

    他的呼吸沉重,偶有一两声轻微鼾声,欧阳婧刚醒过来的时候没有留神,忽略了这个,只暗骂着段晓语。

    欧阳婧一股脑的爬了起来,顾不得头疼,下了床,低头摸了摸身上的衣服,她身上的衣服都完好无损,只是她原本拎在手里的外套不知道哪里去了。

    段晓语将她扔在一个男人的床上,不管她是真快想的,但是绝对不会是好事,她无缘无故打晕她就已经是意图不轨了。

    对于段晓语这个人,欧阳婧真是无语了,她和她笼统见了没几次面,却是对她恶言相向,陷害心机现在的打晕扔上男人的床,就差没杀了她了。

    她都不知道怎么就和她结仇了,要让她这么记恨。

    欧阳婧不知道段晓语确实很想杀了她,她现在就是一种癫狂的状态,尤其是听说了欧阳婧和慕容昀瑧已经是男女朋友之后,她整个人就是一种近乎狠绝的状态,说是疯子一点也不为过,她已经完全扭曲了。

    段晓语本来性格就偏激,这脱不离她小三母亲的从小教诲,因为生活太过美好,想要的东西耍尽手段都得到了,包括将段晓柔逼出段家,破坏她和段市长的关系,独占父爱,一种在自己世界中自妄自大的性格。

    这几个月在戒毒所的日子将她的性格扭曲的更深,大有往反社会反人类的方向发展。

    欧阳婧刚才从床上爬起来的动静过大,床弹动了两下,床上原本也是昏迷的男人就在这时动了动,轻哼了一声。

    欧阳婧退开两步,和床上的男人保持安全距离,因为黑暗,勉强视物的情况下,欧阳婧站在了床头柜靠墙的地方,她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床上的男人,警惕着他的一举一动。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面对未知的危险,欧阳婧虽然表现的冷静,但是身上寒毛都竖了起来,手心里满是冷汗,她攥着自己的衣襟。

    欧阳婧一边注视着男人,一边在屋内搜寻可以使用的武器或者是逃走的门路。

    “小婉,小婉~”床上的男人呢喃着,翻了个身,手在床上挥舞,似是在寻找口中的小婉。

    男人的声音有点急色有点猥琐,欧阳婧手攥的更紧,背紧贴着背后的墙壁,冰凉的感觉从背部开始蔓延。

    床上的男人还在床上游来游去,高大的身材将一张床都给占据了,还在喊着什么小婉。

    这个声音欧阳婧有点熟悉,像是为了验证她的猜测,床上的男人在床上摸索了一遍没有找到什么小婉就疑惑的坐了起来。

    看着周围一片漆黑,他喊道,“小婉,怎么不开灯,是不是又要给我黑暗中的惊喜?”

    男人自说自话的演着独角戏,这样的声音欧阳婧可以认出是谁了。

    这个人有着很好的声线,低沉而悦耳,然而因为语气的低俗,使得他的声音变得下流。

    这样的违和感犹如这个人给人的感觉,违和。

    赵爵然,和她在一个屋里的人是赵爵然,纵然有千万种的疑问,欧阳婧现在还是知道当务之急是离开。

    有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在地板上照出一线线的光,很细,没有使得室内变得亮堂,但是可以知道一个讯息,现在已经是白天了。

    欧阳婧快步走过去一下子拉开了窗帘,突然刺眼的阳光照进来,她闭了眼睛才适应,往外看去。

    她惊住了,不是因为外面优美的景色,山峦叠翠,绿树荫茂,怪不得可以听到鸟鸣声,这就是在一片山林之中。

    她惊住是因为窗户上加固的铁栏杆就像是牢笼一般,只能容得下她的手臂探出,而每根铁柱却有拇指粗细。

    赵爵然抬手挡了挡刺眼的白光,没一会儿,看清站在窗前沐浴在阳光中的玲珑曲线,他撑着床的手臂一个打弯,人就软趴下来。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房间里?”赵爵然问道,虽然没看到正脸,但是他知道这个不是他身边的任何一个女性。

    “你确定这是你的房间?”欧阳婧平淡的说道。

    看着楼下假山后面人工造的仿真水池里,趴在池外平地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和泥土一个色的长嘴尖牙的某种生物,虽然她现在睡眼朦胧,眼角还粘着眼屎,但是不难认出那是鳄鱼。

    就是不是该出现在热带雨林就是出现在动物园的鳄鱼。

    她想这里绝对不会是赵爵然的家,他的别墅在市区,不在深山老林,也不会出现这种恐怖生物。

    欧阳婧想笑,可是扯了扯唇,没有笑出来,她很想骂爹咒娘,天杀的段晓语什么时候和炎天帮扯上关系,还把她弄到了秦默的老巢来了。

    能够没事在屋子里养上个把条鳄鱼的人应该没多少钱,还养上十七八条的,更不多,所以此处欧阳婧不做他想,应该就是书中描述的炎天帮的据点。

    天啊,要不要这么命途多舛!今年她绝对可以评得上最佳悲催悲剧奖,不论穿越这当子事,就是来了之后,唉~她都不想说了。

    现在莫名其妙的被弄来了炎天帮,不知道又是要面临什么事情,原谅她真的是不会往好的一方面想。

    赵爵然扫视了一圈房间,蓦然抽了口气,这里的装潢设计摆设东西无一不是陌生的,他明明记得之前是在会所里和人喝酒,和小姐们玩乐。

    他喝了很多酒,玩得太HIGH,因为经常这么玩,他自是不在意,每次醒来靳婉都在身边,习惯了,每天清晨起来缠着靳婉。

    “这是哪里?”赵爵然惊讶的问道,眼睛惶恐的看着欧阳婧,眉眼之间的坚毅被扭曲了。

    欧阳婧从窗前缓缓转过身来,处于逆光区,赵爵然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才看清她是谁,更是一吓,“你怎么也在这里?”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肉文女配福利好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