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肉文女配福利好》在线阅读 > 正文 99098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肉文女配福利好》 作者:作品集

99098更新时间:2016-10-17

    欧阳婧一吓还没回过神来,赵爵然已经扶着床边坐了起来,看到赵爵然她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人啊,不久之前才看到那么血腥的场面,她的精神处于紧绷状态,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她很紧张,就像看到那一只手,她以为有了什么灵异事件。

    赵爵然眼神呆滞,待看见欧阳婧,脑中回想起刚才晕倒前看到的鳄鱼抢食,还是抢食着一个人的场景,像是将他带进了一个犹如末世丧尸的世界,那样血腥和暴力。

    他想要惊叫出声,但是看清周围是之前他呆过的房间,整个人犹如泄气的皮球瘫软的趴在了床上。

    “我想我们确确实实是被绑架了,也许秦默就是提醒我们将会是这样的下场。”

    欧阳婧坐了起来,拢着膝盖,淡声说道。

    现在她的淡声却是充满了一股凄凉,听着伤感,这话就像是给自己下了一个死期一样。

    赵爵然一阵阵的发颤,他再笨也知道欧阳婧指得是什么,也能猜出秦默让他看那样的场景是警告,是威胁。

    他突然笑了,笑的有些疯癫,手大力的拍着床。

    欧阳婧看着赵爵然这个样子,不会是吓傻了,疯了吧?

    赵爵然笑了一会,那疯癫的笑声变成了嚎啕大哭,眼泪鼻涕齐下,伏在床上,哭得身体都在颤动。

    如此的无助,欧阳婧也很想哭,可是却是哭不出来了,也许她才是那个被吓傻的,居然都不会哭了,连个大男人都哭成这个样子,她还做什么坚强?

    可是哭了又有什么用,难道哭了之后就有人来救她?不会……

    赵爵然哭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欧阳婧,眼眶绯红,帅气的脸哭得跟个花猫一样,说真得,欧阳婧从来还没见一个大男人哭,尤其还是哭成这副样子,但是现在可以肯定,不管是长的多美多帅的人一哭起来肯定是全无形象,丑爆了。

    “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事吗?”他带着哭腔的问道。

    欧阳婧摇摇头,她怎么会知道他想做什么。

    赵爵然手胡乱的抹了把眼泪,咬牙切齿,“杀了我自己!”

    欧阳婧愕然,真变成了疯子了?

    想着毕竟两人现在是在一条船上,刚见识了死亡,现在听闻杀字,欧阳婧心有余悸,轻声劝慰道:“你不要想不开,我说的只是最惨最坏的结局,不会的,我们不会死的,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一定会的!”

    慕容昀瑧一定会来救她的,一定的,欧阳婧心里笃定的想着。

    听了欧阳婧的话,赵爵然却是笑了,自嘲苦涩的笑容,看起来极其的落魄,很狼狈,双眼失神而茫然,他缓缓的开口,“你知道我想杀了自己的原因吗?”

    现在的赵爵然退去了所有的佯装,看起来确实顺眼很多,但是他想杀了自己的原因不是因为害怕葬身鳄鱼腹,那又是什么?

    “不知道……”她没有读心术,自是不会知道他的想法,而且这原因和她没有关系。

    可是她错了,这原因和她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还解开来了她一直以来的困惑。

    赵爵然转了个身,背靠着床沿颓然而坐,他仰着头看着明亮的窗户,直视着刺眼的太阳,刺激得眼睛又流出了泪水,他却没有躲开,任由眼泪流下。

    这一刻他真得很想死,从来没有过这么想死,懊恼的想死。

    “我终于体会到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的真正意思了。”

    赵爵然说完顿了顿,欧阳婧没有接话,赵爵然用手挡在眼睛处,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不是欧阳婧,欧阳婧不是你这个样子的,我之前就说过,就算这里的人物都有了偏差,但是没有彻头彻尾的偏差,我可以肯定的说你不是欧阳婧,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里的每个人的性格设定!”

    欧阳婧眸子亮了亮,赵爵然说的太过肯定,而且没人比他更清楚又是什么意思?

    “你也不是赵爵然~”或许因为是刚才共同经历了那一幕,同处困境,欧阳婧也间接的承认了她不是原主欧阳婧。

    “是啊,我不是这里的人,莫名其妙的穿越了这里,变成了赵爵然,我想你应该认识我,不对,不是认识我,而是知道我。”

    说的欧阳婧脑子有点混,但是赵爵然的话却是明确的表达了所谓的知道但不认识理论。

    “你好,我是落水乌鸦。”

    “你是落水乌鸦!”欧阳婧险些跳起来,但是现在的她完全没了这分力气,本来该是震惊无比的消息此时却只有诧异。

    落水乌鸦是谁?他是《少爷们的迷情女佣》这本肉文小说的作者,现在所处的肉文小说世界的缔造者,被欧阳婧咒骂了无数遍想要抽筋剥皮的作者大人。

    “是的,你终于承认你不是欧阳婧了……”

    “你错了,我是欧阳婧,但是不是这个欧阳婧……”她本名欧阳婧,同名同姓的很多,她就是欧阳婧,改变不了的事情。

    赵爵然不纠结欧阳婧的说辞,说道:“你说,我是不是自作孽不可活,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

    这个世界的人都是他设定的,想要怎么写就怎么写,完全操纵着他们的命运,可是当他以这世界的人的身份置身于这里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谁也斗不过,除了躲开就只有躲开,现在还无路可走。

    这么阴戾用活人来喂鳄鱼的情节他当初觉得写的可带劲了,觉得大快人心,可是现在他只有作呕和害怕,他为什么要塑造出秦默这么一个恐怖的黑帮帮主出来。

    他觉得自己是史上最悲催的作者,被自己书中的人物给虐杀了,还没有任何申诉。

    他是这个世界的缔造者,可比于上帝□,可是他这个上帝什么能力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等死,还什么事都做不了。

    欧阳婧嗤笑了一声,赵爵然刚才那样的疯狂大笑大哭,她算是知道缘由了,她怎么想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穿越的人会是原书作者,只想着是一个读者或是其余人而已。

    “我觉得你该有成就感,这个世界很美好。”

    “去他妈的成就感,我写了这本书被读者追从,大赚了一笔,我是很有成就感,觉得自己小小年纪真得算是做了件出息的事情,让他们那些人看不起我,嘲笑我,老子有钱了,可是在我还没有使用这笔钱的时候,我就穿到了这里,赵爵然这个身份是要钱有钱,要势有势的,可是你知道我刚过来的时候,过的是什么日子吗?我才二十岁,一下子就迈到了三十岁。”

    赵爵然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肚子的话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将这个秘密宣泄而出。

    “我之前问过你你为什么能适应的这么好,是因为我完全不能适应上流社会的生活,我以前生活条件不好,只是幻想过有朝一日能够飞黄腾达,也能过上有钱人的日子,可是我不知道上流社会会这么的麻烦,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什么品酒,穿着,礼仪,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我都不懂,幸好还能借着车祸后遗症掩饰了过去,处处被约束着。”

    欧阳婧不知道说什么,低着头,她想穿越者的家庭背景也是能影响一个穿越者的适应程度和心态的,她穿过来之后没有想到那么多,赵爵然身上满满的违和感竟是来源于此。

    “我每天都是惶惶恐恐的过着,这个不敢碰,那个不敢弄的,后来靳婉上了我的床,我想通了,我现在就是赵爵然,管别人怎么看,我是赵爵然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我开始享受,上流社会又不是都是精英,我就做一个阿斗也没事。”

    赵爵然这么想着之后就埋藏在声色犬庐中,身为男人就有一个后宫梦,他享受被女人包围的感觉,无论年纪大小,沉迷于其中也可以让他忘却那些惶恐和担忧。

    他躲在国外不回来,不想被剜心,但是迫不得以他他还是来了,可是他才发现原本的剧情根本就没有照着剧情走,徐舒欣竟然进了演艺圈,欧阳家的三兄弟和她毫无牵扯,反而是欧阳婧和她成了朋友。

    因为剧情的如此走向,他提心吊胆的日子也是告一段落,继续着荒诞而享受的日子,将偌大的公司都交给公司里的高管来处理,他有发现公司里的不对劲,但是对于一个才初中毕业文化的人来说,他什么也做不了,他只在社会上混了几年,哪会管理一个公司,那些个合同他一个字也看不懂,弯弯曲曲的英文只认识ABCD。

    “我他妈的觉得我就是一个废材,别人金手指全开,而到了我这里什么都不会,要是知道我会有穿越的这么一天,我一定会好好学习。”

    但是世上哪会有如果,更何况是穿越这种不被列入灵异事件的无稽之谈。

    赵爵然除了可以动用一笔钱之外,在集团里基本算是被架空的状态,赵爵然说道最后话语越来越平静。

    “你知道炎天帮这里有出口吗?作者君,”欧阳婧问道,作为这本书的灵魂,他应该知道的比她多很多。

    赵爵然转过头来,看着平静还能狼的问出这个问题的欧阳婧,微张了张了嘴,“你不害怕吗?”

    欧阳婧知道了眼前虽然顶着三十岁实际才不过是只有二十岁的灵魂,还只是一个孩子,如此考虑不周,做事没思量原来是缘于年纪小,只是二十岁写这么一篇肉文,她有些汗颜。

    相比于他,二十四岁的她自是比他经历的要多,更何况来这里之后,她的心里承受能力再一次被刷新提升,对于赵爵然她可以理解。

    “怕啊,很怕~”欧阳婧的语气松了点,“怕也没有用,想办法出去才是真的,你不是作者吗?这里有没有秘密通道?”

    赵爵然垂了头,闷声道:“不知道,这个世界里有好多事情我都不知道,我写的时候不会写的时候就会直接跳开,这间别墅里的装置都是看电影里面的高科技,还有黑道场景描写的。”

    欧阳婧理解,作者不是专业人士,不可能面面俱到,这就是她喜欢架空,不需要太考究的原因,只是他们要凭借自己离开根本不可能,一没有功夫二没有技术。

    门下面的小窗口被拉开,递进来了食物,应该是午餐时间到了吧,但是两个人没有一个人动作,一点食欲都没有,现在胃里还翻滚着有些作呕。

    “你呢?你是谁?你是2013年的Z国穿越过来的吗?”静默良久,赵爵然问道。

    欧阳婧点了点头,不知不觉来这里已经半年多了,穿越之始单纯的想法以及想过的单纯日子,却变得如此坎坷和激烈。

    “因为吐槽你的小说太小白太没逻辑性太烂太脑残来这里了……”欧阳婧毫不忌讳原作者就在面前,批评道,扯了个笑容,“吐槽的太厉害,所以现在经历如此惊险的生活。”

    一本小说就是一个作者的心血,不管它到底是好是坏,把它写出来都是一个耗神耗时耗脑的过程,赵爵然也是如此,此时听闻欧阳婧如此批评,心里也是愤愤的,想要责骂回去,可是却没了必要,因为说过这话的不是她一个,边写边被抨击中。

    他只是看了太多的片子看了写肉文小说觉得自己也可以写了,然后就有了这部成绩还不错的小说。

    “你以为每个人都是大神啊,我写出来有人看就好了,你不是也看了,你完全可以不看。”赵爵然语气不爽的说道,他知道自己的小说写的不好。

    “我也后悔,为什么看了还要吐槽~”要不然她怎么会来这个世界。

    两人话题转到了这里,之前的紧张恐慌心情也渐渐的平复缓和了下来,放得轻松起来。

    “可是这个世界一点不小白,我的三位表哥没有一股脑的去喜欢你设定的完美女主,对她没有兴趣,还有这里很有逻辑性,每个人都是鲜活的。”她喜欢上了这里。

    “是的,有些我写的BUG都在这里修复了。”赵爵然感慨道,“我也觉得一女N男的剧情不实际,一个女人怎么可以有这么大的魅力让这么多男人趋之若鹜,还是个女佣,少爷们玩玩倒是可能,真爱是绝对不会的,但是这样写有人看啊,同在一个屋檐下,处理起来也方便……和你说这些干什么,你又不懂。”

    说到写了一本成功的小说,赵爵然自得满满的骄傲,算是他人生的一大胜利点。

    还不待欧阳婧开口说话,他接着说道,“我喜欢一个大神,她写的文很好看,文笔好,情节丰富而宏大跌宕,不只是言情,而是权谋类的,扑朔迷离的悬疑,往往到最后一刻才会知道真相……我穿越之前是个男的,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赵爵然知道有些小说是男穿女,女穿男的,而他的肉文小说受众是男读者,读者群里冒泡的都是汉纸,他突然怀疑其眼前的人的性别?

    “女的,如果我是男的穿成个女的,我想我会当场就去撞墙。”欧阳婧很是膈应。

    “哦……”赵爵然直觉欧阳婧该是个女生,如果他穿成个女的,他想他也会去撞墙,“那你肯定知道她,爆浆菜,她是女频的大神,人气很高,虽然是个女人写的,但是真得很好看……只是很遗憾,我没有看到最后跟的那本小说的结局,不知道解开的阴谋是什么,也不会再知道了……”

    想着,赵爵然很是伤感,语气喟叹,作为一个读者最讨厌没有看到结局。

    其实在赵爵然说前面的描述的时候,她就有所猜测,现在已经是指明了是她了,爆浆菜久违了的笔名,她已经习惯了酱爆肉这个笔名了,乍然听到都有点不习惯,好像已经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一样了。

    “不用遗憾了,因为没有结局~”她都到了这里,怎么还会有结局,除非有人可以从她的脑中把她要写的内容接收过去,因为没有存稿没有大纲,也许会有人续写吧。

    赵爵然没有听懂欧阳婧话里的意思,像是回到了之前那个他只是一心想写好小说的男孩,沉浸了当时的思绪,憧憬在里面,单纯的说道:“我也想写这样的小说,不再是低俗而小白的文,我要向她学习将文设定曲折,还将她的情节代入我的文中想了想,边写边想着要如何设定才是正常的,比如说欧阳婧,不是说你,是原书设定的那个,我并不想把她写黑了,但是之后没情节了,没波折了,我就插了进去。”

    欧阳婧这个软妹纸原本想给她安排一个好男人的,只是后来卡文就把她给炮灰了。

    “欧阳三兄弟应该对这个唯一的表妹不讨厌的,欧阳凌夜因为年纪相差大,性格冷酷,不懂该怎么和小女孩相处,欧阳凌若是温柔的,不讨厌,欧阳凌风是火爆性子,看不惯软弱性子,她又不会主动亲近,胆小害怕,所以欧阳婧才会抑郁。”

    欧阳婧聚精会神的听着,欧阳家的三兄弟的态度,好像有什么要呼之欲出,只是她一时还没理清楚,只听得赵爵然继续说话。

    “再说说徐舒欣,虽然她长得漂亮,身材特好,性格乐观向上,但是这样的女孩子一抓一大把,没有其余的特色,欧阳家三位出色的人才还有其余男配看上她我觉得也不可能,我想着她要是去拍A、V倒是能大火,不过现在的她进了娱乐圈,倒是差不多,不过看到我用了所有溢美之词来描写的女主,真得是太美了……“

    欧阳婧不置一词,徐舒欣是漂亮的,但是男女眼光不一样,她问过慕容昀瑧的看法,慕容昀瑧只说了一声,“非常适合荧屏。”此话不知是褒还是贬,她还真没推敲出,但是可以肯定慕容昀瑧不追星,对徐舒欣丝毫没有兴趣。

    “我还想啊,古代那是朝堂风云,那放现代就是政治风云,贪官神马的有阴谋,商证勾结,市长是个大贪官和炎天帮勾结,有了这个就要有人剿灭,政府军方不是吃白饭不干事的,所以就要有人来查案……”赵爵然说的眉飞色舞,竟是忘了之前的恐惧。

    欧阳婧却是越听越觉得提了口气上来,全身血液都在缓缓的向着脑袋移动。

    “可是我也只会想想,这个设定就大了,剧情就复杂了,我就把握不了,我决定将借鉴学习菜菜大神的东西写在下一本文中,可是我就到了这里……我不知道怎么就穿了,我不过是在看菜菜大神的文感叹佩服,一觉醒来就躺尸在床上,变成了赵爵然~”

    赵爵然领口一紧,惊愣低头,一只瘦弱白皙的手紧紧的抓着他的领口,明眸圆睁,“你是说你写的时候乱想却只写了可以处理好的部分?”

    赵爵然不知道欧阳婧突然的怒气从何而来,在欧阳婧的注视下,怔怔的点了点头。

    他并不知道他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慕容昀瑧是中央派下来解决炎天帮的,这是一个机密,没有什么人知道,因为欧阳婧陷入其中,他才会被告知,而且她自己也猜出了大半。

    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和原来的肉文剧情天壤之别,真得不是全是因为欧阳婧的插入,欧阳婧的插入是使剧情发生了改变,但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构筑是依据原文加上赵爵然结合了欧阳婧写文的逻辑性再加上想象融入。

    原本的脑残世界变得有逻辑性变得正常,是不是可以说是她的功劳?

    赵爵然的话解决了欧阳婧很久以来一直都有的疑惑,她什么都没做剧情就荒腔走掉了,真得不是他的错,如今算来她也算是小半个世界缔造者?赵爵然参照了她的逻辑性,从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她把自己作到了如今的境地?

    欧阳婧揪着赵爵然领口的手松开垂下,抬眸冷淡的看着赵爵然,“你知道我现在想要做什么?”

    赵爵然仍是呆呆的仰着头,摇了摇。

    “姐想自杀!”欧阳婧对着赵爵然的面低吼一声,她真得是忍不住了,胸口堵的慌,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还是在此时处境中知道。

    欧阳婧在秦默的山间大本营里惊吓愤懑,而外面的人却是忙的焦头烂额,欧阳凌若和欧阳凌风一夜没睡,将陈丽琦等人都招了来,开始盘问线索,而慕容昀瑧则是坐在监控室里调看监控,派了警察一波在会所里查找,一波在会所外面的街道上探查信息。

    欧阳婧在秦默的山间大本营里惊吓愤懑,而外面的人却是忙的焦头烂额,欧阳凌若和欧阳凌风一夜没睡,将陈丽琦等人都招了来,开始盘问线索,而慕容昀瑧则是坐在监控室里调看监控,派了警察一波在会所里查找,一波在会所外面的街道上探查信息。

    整整一天一夜都没有欧阳婧的消息,可是在第二天,欧阳婧的消息却是出现在了杂志和各大报刊上,成了第二天的热门新闻。

    外出买早茶食物的小警员看到书报亭里的杂志封面上的女生觉得眼熟,拿起来看起来,不就是找了一天一夜的欧阳小姐,可是身边却躺着一个男人,两人极其亲密,然后看到那耸动的标题“欧阳娇女秘会清合总裁,缠绵。”

    小警员早饭也不买了,拿了杂志就是一路狂奔而走,书报亭的大爷在后面大喊,“喂喂,小伙子你还没付钱!”

    小警员一步不停,从兜里掏出几个硬币,也没看有几个,就往身后掷了过去,“对不住,急事急事,之后我再来补。”

    大爷看着小警员身上一身警服,叹了口气,弯腰捡起散到各个角落的硬币,他也不知道有几个,其实也就两三块钱一本,看来有急事,可是现在查案是要看娱乐八卦杂志的?

    小警员气喘吁吁的将这个消息报给了上司,这本杂志与消息才传到慕容昀瑧那里,仔细看着封面上的两人,黑色的床榻上,暧昧的躺着两个人,一个是欧阳婧一个是赵爵然,衣服有些散乱,慕容昀瑧都认识,两人躺着很是亲密,让人不禁想往某种不好的方面去想。

    也是会让人想入翩翩才会登上这一期的娱乐八卦,标题也说明了一切。

    大队长紧张的看着慕容昀瑧,他们这里在辛辛苦苦熬夜寻找欧阳婧,可是她却是和别人在风流快活,慕容昀瑧对欧阳婧的紧张程度,他不会认为只是普通关系,能让他出动人手还亲自调查,欧阳婧必定和他关系匪浅。

    “长官,我们是不是可以把人撤回来了?”大队长开口道,他看到慕容昀瑧的脸色很不好,眼神狠戾,手捏着杂志,青筋都冒出来了,不会是给带了绿帽子了吧。

    大队长小心翼翼的看着,觉得很有可能,只是他可不敢明说,慕容昀瑧可是大有来头,他一个大队长还是得罪不了,上头交代只要配合就好,不能质疑,会不会下个命令是去抓奸?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cnia亲的地雷么么

    好吧,虫子面壁去,没有一万~~

    其实虫子躲去睡觉,明天要上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肉文女配福利好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