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叛逆的阿斯兰》在线阅读 > 正文 战斗在东亚共和国 第十二章 别离共和国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叛逆的阿斯兰》 作者:作品集

战斗在东亚共和国 第十二章 别离共和国更新时间:2015-11-18

  奥布现任的元卡嘉莉.尤拉.阿斯哈,继承了第一次p1anT独立战争中被大西洋联邦杀死的亡父乌兹米.纳拉.阿斯哈的遗志,在第一次独立战争之后成为奥布的新领导人。又在第二次p1anT大战中与掌握奥布实权的赛兰派分裂,随后与p1anT反抗组织拉克丝.克莱恩稳健派在战争中立了盟友关系,在战后随着拉克丝.克莱恩等稳健派重新掌握p1anT的执政权,p1anT的独立战争以成功告终,奥布作为大战中稳健派的盟友也跟着水涨船高,成为新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同时卡嘉莉在第二次独立战争后清洗了赛兰派,掌握了国家的实权,在政治权谋上都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执政者。

    现在我现眼前被我捕捉的女孩就是传说的影响世界反联合两大女王之一(拉克丝.克莱恩和卡嘉莉),我只能感叹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坐在密林中的森林里和卡嘉莉交流了一会,我现卡嘉莉也许真的认识过去的我,我也如实告知了她我失忆的事实。

    “你真的失忆了?“卡嘉莉大声地惊讶道。

    我点了点头。

    “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无奈地望着她,现在的她完全不像传闻中的奥布元反联合女王卡嘉莉,更多像一个男孩子气淳朴美少女。

    “我现在的名字叫做刘蓝蓝,所属东亚共和国女娲号战舰ms大队队长。”也许是因为对方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如实地说出了实情。

    “你怎么加入了联合?”

    “你脑子进水坏掉了是吗?”卡嘉莉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接着站立了起来指着我说:“联合是当前世界上最邪恶的组织,也就是这个组织太过邪恶了,才会催生蓝色波斯菊和逻各斯之类的万恶组织!”卡嘉莉粗鲁地指责我。

    我无奈地看着卡嘉莉。

    “如果是以前的阿斯兰绝对不会加入联合的!”卡嘉莉再次强调道。

    “可以告诉我阿斯兰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吗?”失去记忆的我低着头诚恳地问。

    “阿斯兰他是他是怎么说呢?”卡嘉莉忽然找不到语句来形容,坐了下来凝视着我。

    卡嘉莉的脸忽然变得有点红,就像在那个洞里,忽然我想起了一个图像,在一个小岛上,我和卡嘉莉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好像后面的记忆就想不起来了。

    “我们是不是以前在一个小岛的洞里度过了一个晚上?”我只是纯粹想回忆起有关自己的往事。

    卡嘉莉连忙站立起来道:“你这个笨蛋想说什么啊!”左右走动,接着走到了我的身后坐下来。

    背着我坐的卡嘉莉将背依靠着我。

    “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啊?是未婚夫妻吗?”我突然问,虽然我记得噩梦中的那个未婚妻是粉红色长的。

    卡嘉莉吞吞吐吐地说:“你问这个做什么?”我看不到她的面容,但是我可以猜测到她现在的脸一定是通通红。

    “不要再待在东亚共和国了。”卡嘉莉说。

    “那我可以去那?”我问。

    “你可以回来我这里啊”卡嘉莉以微乎其微地声音说。

    “你说什么?”

    忽然我听到脚步声的接近。

    可以听到远处的声音说:

    “卡嘉莉代表应该在这里附近!”

    “我们必须马上找到她,决不能让她落入袭击分子的手里!”

    “你的人来了!”我站了起来道。

    “你不和我一起走吗?”卡嘉莉不解问。

    “我的记忆,我是很想找回过去的记忆,不过眼下还有一点点事情需要完成。”我坦然说。

    “卡嘉莉代表在这里!”我大声喊道。

    远处的搜索队好像听到了我的叫声脚步声纷纷接近。

    “再见了。”我转身便离开。

    “阿斯兰。”卡嘉莉不舍地说。

    我实际上我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躲在一颗树顶上,看到搜索人员安全找到卡嘉莉,卡嘉莉在奥布搜索人员陪同离开后我才离开。

    我能够看得出卡嘉莉依依不舍离去的样子,但是我找回的一丝记忆却告诉我,卡嘉莉一早就有一个心目中的王子,虽然这个王子是不可能成为她的伴侣,然而具体是什么回事请我却无法回忆起来,同时我感觉到也许过去的我在卡嘉莉的心目中也扮演着一个复杂的角色。

    ----------分界线---------

    回到了秘密别墅,我现大部分队员都回来了,其中有不少是伤员,还有几名队员牺牲的尸体。

    “我还以为你牺牲了呢!”姬正平看到我后担心地说。

    “我就知道蓝蓝少校是不可能这么容易牺牲的!”赵荣武开心地说。

    “任务成功了吗?”我问。

    “这次赵荣武少校可立了功!”姬正平说。

    “呵呵,这功劳也是蓝蓝少校让给我的。”赵荣武笑道。

    因为是我将黑色的车辆让给赵荣武去搜查的,所以赵荣武才那么说,但是对我而言,能够见到卡嘉莉比功更重要。虽然我解释不出为什么没有跟着卡嘉莉一块离去。但是我想也许是是因为我需要和作为救命恩人的刘英琪至少告别吧,还有和她这段说不清楚的感情给一个名明确的定义。因为在见到卡嘉莉后,我感觉以前的我好像做了很多坏事,留下了许多暧mei不清的感情上的遗留问题,大概伤害了许多女孩。

    赵荣武在黑色的车辆中抓到了伊达政武,但是现在我们面临奥布治安大队的严查和封锁,根本无法将伊达政武从这里运出去。

    “那么他有招供吗?”我问

    “没有。”姬正平说。

    我思索了片刻道:“让我来审问他吧。”

    走进了一个隔离室的小房间内,我让小房间内的其他看守人员都出去,也不准姬正平和赵荣武两人旁听。

    我看见了伊达政武被蒙着眼睛绑在一张椅子上。

    “你好伊达先生。”我坐在一张面对着伊达政武的椅子上。

    “我说了,就算你们杀了我我也不会出卖同胞的。”

    “伊达先生先我们并不想杀你,但是如果真的是为了生存的话,我们不会纠结于到底杀不杀你。”

    “现在奥布的治安大队正在到处寻找您,我们原本的计划是将你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已经无法实施了。”我站了起来走到了伊达政武的椅子前。

    “所以我们的选择余地并不多,的确杀你不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但是如果与其无法完成任务,我们宁可将你杀了。”我走到了伊达政武的身后,用手指尖的指甲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地划了一圈,散着无形的杀意,一种只有在战场上经历过无数磨砺的杀气。

    我坐回椅子上说:“我和你们的奥布元卡嘉莉代表有深刻的私交,只是现在我迫于命运的作弄只能这样宴请你。”我开始想办法打开伊达的心房说。

    “所以只要你如实告诉我日本复兴独立军和天诛白高达在那里,我就答应放过你!”我说。

    “你是阿历克斯吧?”伊达政武问。

    怎么今天连续有两个人认识我,以前在若大的东亚共和国都没有半个人认得出我,但是我注意到他并没有叫我阿兰斯,而是叫我阿历克斯,所以我并没有出声音。

    “我听得出你的声音,以前你担任阿斯哈代表保镖的时候我就注意你了,想不到阿斯哈代表昨日的心腹保镖会绑架我。”伊达政武说。

    看来我曾经担任过卡嘉莉贴身保镖,阿斯兰和阿历克斯之间只有一个可能是我以前的真名,既然我是卡嘉莉的保镖,那么卡嘉莉叫我的那个名字应该才是真名吧。

    “没错,你能够相信我了吧。”我将计就计说。

    “嗯,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为什么,作为阿斯哈代表心腹的你会在这里。”伊达政武问。

    看样子伊达政武虽然很爱前日本,但也很忠于卡嘉莉,也许他以为卡嘉莉也参与进了绑架呢。

    “有的时候一个人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话,这样可以长命些。”我将计就计说。

    “好吧”伊达政武说,看样子伊达政武是完全被我蒙住了。

    随后伊达政武如实交代了日本复兴独立军的所在地,唯一的问题是我们的行动太晚了,天诛白高达的数据和机体资料已经交给了曙光社,但卡嘉莉并不知道伊达政武窝藏日本复兴独立军。伊达政武也答应不再支援日本复兴独立军,作为交换条件,我暂时不再追究他的责任。

    瑙鲁岛位于奥布的东边,当我们回到隐藏在吉尔伯特群岛女娲号后,女娲号便启程去瑙鲁岛。在奥布的特务事后在山顶的森林中如约释放了伊达政武。

    我、赵荣武、姬正平三人走进了舰长室向舰长刘英琪汇报工作,结束后赵荣武和姬正平两人离开了房间,只剩下我和刘英琪。

    看着我有点不安的神色英琪问:“蓝蓝你怎么了?”

    “我”

    我下定了决心说:“英英我找到了自己过去的名字。”

    刘英琪感到两脚有点软,一个不小心差点跌倒后退了一步,手重重的撑着桌子上,桌子上的杯子被碰到在地,杯子里的水洒在地上。

    我正想开口说话,英英却打断了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会完成这次的任务然后离开这里对吗。”英英低头望着地板上的水迹。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既然我下定决定离开这里,那就不要再留恋,也不用对英英做出过多的解释和善意,因为如果我离开了,任何解释和善意都会成为英英思念我的枷锁,甚至让英英更加难受。

    “对不起。”我转身离开了,避开了英英炽热的目光,我知道我和英英的感情只有在此告一段落,我和她才能够继续前进。因为在见到卡嘉莉的那一刻起,我已经不是她捡回来的那个失去记忆的少年了,虽然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但是我知道了我的名字叫做阿斯兰,还有未完成的任务等待着我去完成。

    瑙鲁岛上。

    我走在通往ms仓库的通道上,转过一个弯道,我看见了通往仓库的门,欧阳政靠着墙站在门前。

    我走到了门口,站在一旁的欧阳政突然挡在我面前。

    “你就打算这样离开吗?”欧阳政一脸不满地看着我。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绕开了他。

    “我知道英琪爱上了你,我也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是p.1.a.n.T的阿斯兰.萨拉,但是你就这样狠心离开她吗?”

    我背后传来欧阳政的声音,我的脚步停滞了片刻。

    “无视她的眼泪就这样一走了之吗?”我感觉得到欧阳政一脸愤恨地盯着我的背影。

    我深呼吸了一口,调整了心情,没有留下任何话就这样离开了。

    欧阳政也许你会代替我守护她吧

    在ms仓库的甲板上,ms战术大队和ma战术小队的12名队员等待着我的训话,他们笔挺的站成两排,这是我最后一次对他们训话了,但是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队长训话!”赵荣武严肃地说完后,便站到了第一排归队,笔挺的军姿和威武的样子我相信他未来会是一名优秀的ms战术大队队长。

    “这是任务,我单独完成,十分钟后赵荣武率队打扫战场。”我看着包括赵荣武在内的13人下达最后一次命令。

    众人惊讶地看着我,却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敢反对我的权威。

    我转身离开。

    我坐上了天诛.蓝。

    “刘蓝蓝天诛.蓝出击!”我喊道。

    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东亚共和国出击了。同样是最后一次驾驶着天诛.蓝出击了,飞向位于瑙鲁岛东部的秘密小港口,那里窝藏着日本复兴独立军的最后一艘舰只和ms天诛.白

    他们好像注意到了我的到来。

    是一名穿着上世纪前日本绿色军服的少年将高达天诛.白启动了。

    我看过他们的资料,都是一些年轻的日本保守激进派,最大的真田新野才26岁是整个队伍的核心,驾驶天诛.白的那个少年叫做伊藤博武才18岁,两人都是日本省东京出生,却被前日本的保守主义思想所迷惑加入了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他们的信仰,也是我目前的敌对信仰,因为此刻我是一名东亚共和国的军人。

    天诛.白向夹着光束步枪瞄准着空中的天诛蓝射击,可惜他的瞄准度跟不上我的移动度,霎那间我的光束刀已经穿过了天诛白的肩膀,天诛.白的肩膀被我割下,但是我却没有打算杀了他。

    也许是我的善心作了,高达天诛.白立即抽出了近战用的光束刀砍向了高达天诛.蓝,天诛.蓝侧过了身,避开了天诛.白的光束刀,随即一刀将高达天诛.白的剩下的手臂砍断。

    失去两只手臂的高达天诛.白,已经不具备进攻我的能力了,只能靠头上的火神炮射击,天诛蓝转身飞跃到了天诛白的身后又是一刀,天诛白的头被我砍下了,剩下的两只腿随后也被我砍断。毁灭了南印度联军舰队第一台核弹用ms高达天诛.白变成了人棍,现在的高达天诛白只剩下驾驶舱了。

    我飞到了那艘逃窜已久的暗淤加美级护卫舰面前,护卫舰的火炮对着我狂射,可惜我的机动性太快了,他根本捕捉不到我的身影只能乱射。我握着光束枪按下了攻击按钮,一道光结束了这艘日本复兴独立军最后的武装力量。

    我将天诛蓝降落在不远处的草棚上,看了一看机甲上的时间,十分钟快到了,赵荣武他们应该出了。我将天诛蓝的操控仪器和舱门设定了一个只有我和英英知道的秘密,密码是她将我捡回家的那一天。

    我走出驾驶舱,接着锁上驾驶舱,跳到了草棚上。

    走到了我和伊达政武约定好的位置,那里有一辆吉普车,一辆将会将我送到临近的沙滩,沙滩上有一艘将会将我送回奥布的快艇。

    统一历75年4月13日

    东亚共和国属下女娲号主战舰成功执行代号“猎物g”的绝密任务,将逃窜的日本复兴独立军有关人员逮捕归案,及其夺走的高达天诛.白销毁。在执行逮捕任务期间,由于复兴独立军的武装反抗,女娲号ms大队队长兼ms战术指挥刘蓝蓝中校,在与恐怖分子搏斗后下落不明。随后女娲号回归东亚共和国南海岛休整。

    此后女娲号舰长刘英琪再次立功被连升两级被提拔为大校,副舰长欧阳政被提升为上校,但拒绝转到新锐女娲级主战舰伏羲号担任舰长一职,继续就任女娲号副舰长。ms大队副队长赵荣武被提升为中校,担任女娲号ms大队队长一职。

    此后女娲号在东亚共和国各项重大任务中执勤,获得了东亚军第一舰的美称。在第三次联合反侵略战争爆后,东亚共和国以女娲号为核心组建了共和国第七独立分舰队。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叛逆的阿斯兰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