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叛逆的阿斯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次独立战争 第七十二章 坎贝尔的演唱会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叛逆的阿斯兰》 作者:作品集

第三次独立战争 第七十二章 坎贝尔的演唱会更新时间:2015-11-18

  结束了在扎夫特参谋总部的会议后,我答应杰西卡去参加她在迪霸善一号的演唱会。

    杰西卡的演唱会位于迪善霸一号的露天体育场内,大概有三万人参加这次演唱会,其中有一万人是民众,还有两万都是军人,驻扎在12月区域的军人都有机会可以拿到票,尤其是即将前往前线的军人可以获得拿票的优先权,恰好迪亚克队伍的雅典娜号和飞鸟队的斯特拉是前往战场的第一批先遣队,身为白衣指挥官他们拥有优先获得演唱会票的权力。

    我的位置是演唱会的主席台,是杰西卡特地亲自给我的,我凭借着票走到了前排的主席台位置上。现人几乎已经坐满了,而且都是熟人

    参谋长伊扎克带着他漂亮的女朋友红衣精英机师志保坐在左边的位置上,伊扎克的右边坐着的是参谋长基拉,基拉正在无所事事打瞌睡,尤其是基拉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点像电灯泡,因为我看得出他旁边的伊扎克一直都很想对志保蠢蠢欲动,可是基拉不时在关键时候将目光转向伊扎克和志保,虽然基拉一直都做电灯泡做贯了(早年在学校期间就是米丽和多尔之间的电灯泡)。

    基拉旁边右边的一个位置空着,在右边的是玛琳和露娜,露娜旁边的是真飞鸟,真飞鸟旁边的是孤寡老人迪亚克。而整个主席台靠中央的这一排就这几个位置,看来我很不幸运地被杰西卡送了一张最不愿意抽到的座位票。

    我无奈地走到了基拉和玛琳中间的位置。基拉和玛琳惊讶地看了看我,然后看了看当中空缺的那个位置。

    基拉用善意的眼神示意问这个是不是我的位置。

    我点了点头无奈地坐了下去,一旁的美女舰长玛琳主动和我打招呼道:“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奥德修斯先生。”

    我客气地温柔回答道:“玛琳舰长你好。”

    坐在玛琳旁边的玛琳的姐姐,俊俏的漂亮短女孩露娜随后也向我挥手致意,露娜和身边的飞鸟说:“这就是我上次和你说的奥德修斯先生了。”

    少一个筋的飞鸟突然好奇地大声说:“难道就是你上次说和拉克丝议长在雅典娜号甲板上,当众亲吻的那个人吗?”飞鸟的样子虽然不像故意的,可是他的声音却是唯恐旁边的人听不清楚似得。

    突然我感觉到左手边的基拉忽然寒气逼人。

    露娜连忙将食指放在嘴边前,用眼睛瞄了瞄基拉,示意飞鸟不要再乱说话。飞鸟注意到了我旁边坐着的是基拉,立马脸色变青色,并且开始装疯卖傻,傻笑道:“哈哈哈哈”

    坐在基拉旁的迪亚克好像也被露娜和基拉之间的对话吸引了,眼角扫过我,用一种奇异的眼神打亮着我。

    突然左边的伊扎克问基拉说:“基拉你没事吧,怎么脸色有点怪呀?”

    基拉说:“我没事伊扎克!”

    “真的没事吗?好吧”伊扎克疑惑道。

    终于演唱会开始了,杰西卡穿着一身蓝色的清爽装扮,短袖的衣服,陪着可脱节的白色长袖,还有蓝色迷你裙和白色长袜,绚丽登场,清纯可人的样子和高的人气整个会场暴起“杰西卡”“杰西卡”的呼唤声。

    “大家好,今天我很高兴能够来到这里,为大家鼓舞士气,为正义的殖民地独立而奋斗的战士们献上一丝微薄鼓舞!”杰西卡满怀笑容地说。

    全场爆出了激烈的喝彩声。

    “我们爱你杰西卡!”

    “你是最棒的!”

    “坎贝尔万岁!”

    我环视了下周围的歌迷,一个比一个疯狂,军人们稍微还腼腆一点,那些平民粉丝完全是进入了狂热状态。

    “接下来我要为大家献上我的一歌曲,纪念那些为我们p1anT独立而献身的人们!”杰西卡说。

    杰西卡露出了一丝蕴含着深刻悲哀的温暖神色,保持着笑容甜蜜地柔声地唱道:

    一次又一次的相爱

    让我明白了了恨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我爱着的人,远离了我

    不是因为他们不要我了

    而是他们无法和我告别

    因为战争的火海将他们吞噬了

    我不知道我是否对

    可是我知道

    我心中有一种爱

    她正在变质

    变成了恨

    当我的爱

    被神所否认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可是我现了自己

    除了哭泣就不能为你做任何的事

    只能为了我和你的爱哭泣

    那是战争的吼叫

    那是我爱的悲哀

    当战争和政治将我们分隔开

    是你的爱让我一次又一次前行

    我以为你真的爱着我

    可是我却现你被战火所吞噬

    连告别的机会也没有

    我的爱变成了恨

    可是我很无奈

    因为我无能为力

    当爱化成恨

    那么还有爱吗?

    坐在我旁边的由于战争失去了所爱的基拉和飞鸟显得特别投入,两人神色时而彷徨和时而失落,陶醉在杰西卡动人心弦的歌声中。基拉在第一次大战失去了芙蕾,飞鸟在第一次大战失去了妹妹和父母,在第二次大战中失去了初恋情人斯特拉(强化人,在联合军阵营,最后在战斗中被基拉杀死。),尤其是飞鸟那种投入感和彷徨感比基拉还要深刻,还有让人感到他十分迷失,飞鸟的脸上表露出十分心痛的神色。

    在旁的露娜察觉了飞鸟的不适,可是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将手悄悄地放在飞鸟的手臂上,抚mo着他的手臂,看得出露娜在试图安慰他。

    还记得这歌曲恰恰是当时杰西卡唱给我听的,说服我同意帮助她进入偶像的舞台,成为尤尼斯联盟的偶像,她就是用这歌曲符合达到我最后的条件的。

    一又一歌曲过去了,周围的人都陷入了狂热,就连主席台上的众人也陷入了杰西卡的美妙的歌声中去。

    终于到了最后一歌曲,杰西卡凭借着现有的机械舞台技术,瞬间消失在舞台上,在舞台下的临时更衣室快的更换衣服。

    换好衣服的杰西卡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让人感到庄重和柔美,我总是觉得有点像拉克丝的味道,可是她这种打扮庄重的打扮我还是头一次见。

    “好了谢谢各位谢谢各位!”杰西卡表示感谢,并且让大家安静下来,她好像要说什么。

    “最后这一歌曲是送给大家所爱的人们,还有送给一个特殊的朋友!”杰西卡的目光温柔地直视我,整个演唱会过程中她虽然有偷偷瞄过我坐的位置,可是像这样直接直视着我还是头一回。

    “他帮助了我很多,让我得到了帮助更多人的机会,让我变成了今天的我,我希望他会得到他的真爱。”杰西卡表露出一丝迷离的神色,一种迷离的伤心美,恰恰是杰西卡和拉克丝不同之处,这种“迷离的忧伤爱”也是杰西卡的最大卖点,整个会场爆出一阵又一阵强烈的呼唤喝彩。

    “杰西卡!”“杰西卡!”“杰西卡!”

    “我们爱你!”

    “你是最棒的!”

    “这歌曲叫做“没有明天的爱!”,虽然名字不是很吉利,可是我希望他能够喜欢。”杰西卡用着一双带有迷离的忧色神色看着我,我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内疚感,同时感到很尴尬。

    因为由于杰西卡不断盯着我,通过捕捉着她的眼神望向的方向,坐在我周围的人都现杰西卡目光聚焦在我身上,杰西卡所说的那个“他”就是我。

    看着基拉投来的鄙视的目光,就像是在叱责我是一个花花公子。玛琳、露娜和飞鸟投来好奇的目光、伊扎克投来嫉妒的目光,幸好他的女朋友在一旁,不敢表现的很明显,和迪亚克露出思索的神色,这让我很头痛。

    最初的爱,那是你教诲我的。

    不要轻易的爱上你。

    也是你教诲我的。

    可是我还是爱上了你。

    我爱的你却爱着她。

    这是不是命运的作弄?

    我不知道,因为我爱你。

    我无法无法离开你。

    就算是远远看着爱她。

    我还是无法摆脱你对爱。

    因为我已经深深陷进去。

    我的爱我的爱。

    好痛好痛。

    我的心我的心

    已经被你所控制。

    你的微笑,总那么的沧桑。

    让我的心鼓动到极限

    我已经迷离在爱恨当中。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是我。

    黑色夜晚,孤独的你。

    吸引着我,吸引着我的心。

    我愿同和你一同掉进深渊。

    那一次的爱,你教诲我。

    如果去爱,如何去珍惜。

    眼前的爱,是我对你的爱。

    可是你是否会珍惜我的爱?

    我知道你爱着的人是她。

    我和你没有明天。

    可是我已经在对你的爱yu中迷离自我。

    我只希望能够陪伴你直至最后

    就算是没有明天的爱!

    当杰西卡唱完这歌曲后,整个会场统一地拍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回响生,当然还有举手形成的人浪,人浪形成了一个爱心。

    同时在主席台上周边看着我的人,眼神纷纷变得十分诡异,就像是在质问我,你是不是欺骗了可爱清纯的杰西卡的感情。尤其是玛琳、露娜和飞鸟三人活脱脱是将我看成了坏蛋。可是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我只能无视他们的目光。

    “谢谢各位,谢谢各位,我真心希望所有在场的各位能够寻找到自己的幸福,还有即将上战场的战士们,你们一定要活着回来!到时候我一定一定会更努力的为你们而唱!”杰西卡诚恳地说。

    场下的人们进行着最后的呼喊喝彩,因为演唱会终于闭幕了。

    “杰西卡!”

    “杰西卡!”

    “杰西卡万岁!”

    正当杰西卡离开了表演台,大家准备散场,我也打算离开之时,坐在我一旁的玛琳十分天真直率地说:“奥德修斯先生,你是不是和杰西卡小姐很熟呀?”

    在一旁的露娜突然说:“对了上次那个娱乐频道的访谈节目,有一回奥德修斯和基拉参谋长都参加了,基拉参谋长是作为克莱恩议长的男伴参加,奥德修斯先生不就是作为杰西卡小姐的男伴一块参加的吗?”露娜提醒道,她不说我都忘了这件事情了。

    “我记起来了,那次访谈争论还很激烈呢!”飞鸟略带兴奋地注视着我,看样子他这个好战分子,也许倾向我的主张。

    突然间一个女孩从表演台下的一个秘密偏门走了出来,走到了主席台。

    漂亮的女孩戴着墨镜和帽子,可是我一眼就看出她是杰西卡。

    杰西卡走到了我的面前瞄了坐在我旁边的基拉一眼,礼貌地对大家微笑道:“大家好!”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杰西卡就说:“奥德修斯我们走吧。”随即拖着我的手就像逃似得跑走了。

    “刚才那个是不是就是杰西卡.坎贝尔。”露娜疑惑道。

    “好像就是!”玛琳说。

    基拉看着我和杰西卡离去的背影。

    伊扎克本身想瞄多几眼的,忽然现自己的耳朵被志保轻柔地扭转了,出:“呀呀!”的叫声。直到乖乖地待在女友身边,装出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志保才松下了手。

    迪亚克看着我离去的背影:这个奥德修斯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我好像在很久之前,在那里见过他。

    同时这么想的人并不止他一个,露娜和玛琳纷纷注视着我飘逸的蓝色长,和离去时候的身形和背影,仿佛在确认什么似得,女性在识别熟悉的人,总有独特的细腻和明锐感。

    (喜欢就送朵花吧!埋下霍克姐妹未来的伏笔,呵呵。)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叛逆的阿斯兰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