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叛逆的阿斯兰》在线阅读 > 正文 星辰的坠落 二百三十二 追溯卡嘉莉的信念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叛逆的阿斯兰》 作者:作品集

星辰的坠落 二百三十二 追溯卡嘉莉的信念更新时间:2015-11-18

  netbsp;春风吹过了天空,那是奥布的天空…

    卡嘉莉凝视着遥远的海平线,那里是奥布的领土,奥布的海域。

    奥布,一个受到战争摧残的国家,重新站立起来,卡嘉莉也接受了新任奥布长的地位。

    对于卡嘉莉来说,奥布是重要的。保护奥布的人民是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卡嘉莉的爱人…她的哥哥以及她的男友都在奥布,她必须拥有力量保护他们。

    因为她是卡嘉莉.阿斯哈,已经失去父亲的她,绝不准许自己再次失去所爱的亲人…

    卡嘉莉的金飘逸,就像一尊华丽的女神,白色的奥布元帅服饰衬托她英逸的神态。

    我在卡嘉莉的身穿,我身穿一身黑蓝色的装扮,带着一副墨镜。

    我不时巡视四周,作为卡嘉莉保镖的习惯,同时也是职业习惯。

    拉克丝在不远处看着我和卡嘉莉,在她身边的是基拉.大和。

    一群小孩调皮的在他们的四周乱窜,就像星星伴月亮那样乱窜…

    拉克丝不时出真心的微笑,照料着四周的小孩。

    马尔基奥紧闭着瞎眼,不时出会心的笑容,就像耳边的笑声早已告知他四周的情景一样。

    和谐…还有些许安宁,仿佛让彷徨不安的我,找到了一处安息之地。

    可是我总是感到不安,就算是在此,就算卡嘉莉在我的身边,就算拉克丝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就算基拉是我的好友…就算马尔基奥不再是我的敌人,我也不需要再作战。

    可是…我紧绷的神经,无法让我抛弃自己唯一能够掌握住的理性,放松的去拥有,放松的去理解这个真实而完美的感性世界。

    我就想一个婴儿一样,在这个充满着感性的完满世界,我就像一个婴儿一样,企图摒弃自己的理性感知,单凭感觉来感受世界的真实。

    可是我却无法摆脱…一丝丝的理性直觉,带来的枷锁,带来的道德观和紧张感。

    我的职业是军人,我是一名军人,我的使命就是战斗和保护,保护身边的人…保护所爱的人。

    保护拉克丝…保护卡嘉莉…保护一切我所爱的人。

    我已经失去了我的父母,我不能再失去她们了。

    基拉会心的凝视着我,我转过了头,回视他的目光,我不知道他目光中蕴含的是什么,因为那是陌生的感觉,是一种感性的认知,是我无法接触,无法理解的东西。

    基拉就像卡嘉莉一样,远远望向海,拉克丝陪伴着他,可是我却觉得拉克丝仿佛在注视着我。

    也许是我的痴情,也许是的错觉,我不知道自己的感受,因为我的理性早已将自己的感知控制住了。

    我无法爱,我所爱。我无法感知我所爱,我就像一块木头,一块笨重无知的木头。

    也许我紧紧抱住了海洋上唯一一块木头,企图靠着这块名为理性与道德的木头,浮在无尽的海洋上,寻找出路,寻找自己的生存与意义。

    正义…我所认识的,我所认为的,既是正义。一个你我都知道,可是遥不可及的目标,这是我的坚持,也是我的…抒持!

    可曾几何,我不以为自己能够摆脱自己的理性,也不认为感性是高于理性,以为唯有理性才能够追求真实的正义。

    卡嘉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阿斯兰…”卡嘉莉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微笑着,微笑的凝视着我,仿佛一切的浪漫尽在眼神之中。

    那是卡嘉莉的浪漫,也是卡嘉莉的风格,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我抚摸了卡嘉莉的脸颊,卡嘉莉红着脸,用手打开了我的手,她说:“你做什么。”卡嘉莉无意的目光扫过基拉和拉克丝,就像是生怕基拉看到一样。

    我注意到了这一幕,可是我的理性告诉自己不要理会,不要大声的说出来。

    就像有什么在心中,笼罩这一样,无法言说,无法坦白。只有活生生的吞了,然后用所谓的理性认知来消化。

    掩盖吗?

    也许…如果再来一次,我会问:“卡嘉莉…这是在掩盖吗?”

    也许卡嘉莉会用不解的目光看着我,也许卡嘉莉会故意回避。

    也许卡嘉莉只会敲我的脑袋说:“你在说啥呀!?”

    不过…总之这一切想象都只是想象,因为我没有那么做,而卡嘉莉也早已逝世,被我卑微的剑杀死了。

    可是我的脑袋里,还是浮现了卡嘉莉的身影,卡嘉莉的笑容,卡嘉莉的眼神,卡嘉莉的声音,卡嘉莉的信念,卡嘉莉的一切一切。

    就像没有死去一样,也许我根本无法接受卡嘉莉死亡的现实。对于我而言,卡嘉莉还活着…

    她还活着,绝对没有死去,些许过去人所说的“她在我的心中”,就是这个含义…

    卡嘉莉你所说的话,也许是错的。可是却是事实,卡嘉莉你企图掩饰的错误,也许是错的,可是只有掩饰,才能够避免进一步的错误…

    卡嘉莉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你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对的,错误的是这上天,是命运,是这个体制!

    我亲手将你埋葬,也将我最后的理性和感情埋葬了。

    卡嘉莉曾经问我:“阿斯兰如果有一天,你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错过了我…错过了这个世界。”

    我紧紧用手指,捂住了卡嘉莉娇嫩的嘴唇,我叹息道:“那么我会用一切的力量,去挽救这一切。我会拯救这个世界!”我狂妄自大的宣告,只是掩盖自己心中的不安,以及证明自己信念正确的借口,这一点…直到最后最后,我才明白。

    可是卡嘉莉的消逝,让一切的认识归于虚无,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尘归尘,土归土…阿斯兰、拉克丝、基拉让一切结束吧。

    我们的恩怨和时代是时候告一段落了!

    c.e78年1o月1o日,地球重力圈战场…

    正义的推动力开到了最大,刘英琪不顾安慰的,逆向推动这个即将坠落的阿克留斯的碎片。

    刘英琪的大脑陷入了一片空白,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推开、

    刘英琪迷迷糊糊的喊道:“蓝蓝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即将坠落东亚共和国的陨石,忽然加…刘英琪所在的正义负荷量瞬间被加大了,整个正义陷入了烤炉般的升温。

    正义的驾驶舱不断抖动,刘英琪的意识开始陷入模糊…然而坚持自己的信念,包围东亚共和国的信念,却支撑着刘英琪最后的一丝意识!

    在另一边,基拉驾驶的强袭正义,牢牢的推着最大的那一块阿克留斯,眼前基拉不顾死亡的英勇作风,周围不少地球联军的ms和扎夫特的盖茨纷纷飞了过来,有模有样的学了基拉的行动,将推动力开到最大然后一起扛阿克留斯…

    忽然强袭正义出了一道强烈的光芒,就像是某种精神力凝聚到了一点一样…

    我惊讶的注视着散光芒的强袭正义,我说:“精神感应框架和塞克缪感应系统启动了?”

    精神感应框架是新尤尼斯,根据新人类心灵感应能力的特征研的一种空间感应增强器,塞克缪感应系统则是精神感应框架的感应器,两者结合在一起。能够让新人类机师,挥出自身感应能力的作战水平。

    眼前的精神感应框架和塞克缪感应系统,则出了奇异的光芒,看来精神感应系统真的可以凝聚人类的精神力,尤其当中有新人类作为媒介的时候。

    一台扎夫特的高达飞向了陨石,驾驶员是克莱恩派的查理,查理驾驶的流星之芒也出了奇异的光芒,我确定这一定是塞克缪系统了,也只有赛克缪系统可以出这样的奇异光芒。

    基拉对周围不断飞来的ms说:“不要靠近!你们没有必要和我一起送死!”

    查理对基拉说:“可不能让你一个人,抢光所有的功劳!”

    基拉看着周围不断加热的ms说:“可是,这样下去你们的机体会过热爆炸的!”

    无论基拉如何劝说,不断有新的ms飞来增援…包括地球联军的ms。

    一台红色的异端高达也加入了,机师是奥布的塔尔.克拉德。

    基拉对周围的人说:“没用的,你们快撤!”

    塔尔.克拉德摇头说:“地球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了,卡嘉莉长为了地球而牺牲。我等奥布战士,也绝对不能退缩,无论如何我也试一试!”

    基拉摇头说:“可是在这样下去,你们都会爆炸的!”

    正当此时,这颗阿克留斯碎片的度忽然减缓了,基拉苦笑不得的喊道:“真的有效果了!”阿克留斯果真被强袭正义的精神力量所阻碍了。

    可是我冷哼了声说:“基拉不要笑得这么开心,现在还不是你得以的时候!”

    基拉作出最后的耐心劝说说:“阿斯兰难道你就真的狠心,让地球毁掉吗?”可是我早已不耐烦了。我摇头说:“基拉如果说是其他人对我说这一番话,我也许会听。可是你只是一个背叛者而已!”

    基拉就像一个无辜的小孩,故意装作不明白说:“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尖锐的问道:“基拉你喜欢拉克丝吗?”

    可是基拉就像是被蒙了一样,仿佛是在装不明白说:“阿斯兰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吼道:“基拉你就不能坦诚一点吗?”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事到如今一切一切都已经如此,变得坦白也无法解决事实。

    此时随着我的恼怒,基拉就像被刺激了一样,强袭正义紧紧抓紧了逃生球。逃生球逐渐加热,连我也可以感受到那股热量了。

    此时阿克留斯即将坠落地球,身处硬抗阿克留斯碎片的第一线,我再也没有什么好逃避的,没有什么需要遮掩的,我的心早已尽摧残,卡嘉莉的死也将我和基拉逼到了死地。没有什么事说不出口的,也再没有什么好逃避的了。

    我口齿清晰的问:“拉克丝…拉克丝是我的未婚妻,为什么要从我的手上夺走她?”

    基拉神色忧愁的说:“阿斯兰,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直到基拉就是在装,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好掩饰的呢?

    我怒叱:“基拉事到如今,你还想要逃避吗?”

    基拉也被激怒了,他反驳道:“阿斯兰够了,你杀了卡嘉莉!”基拉流露了两道泪痕:“你和卡嘉莉之间的关系,原本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开卡嘉莉,为什么要离开奥布?如果你呆在奥布,呆在卡嘉莉的身边,眼前的一切就不会生了!”

    我笑道:“基拉你不要再找借口了,如果你真的喜欢卡嘉莉。你一早就要了她,她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基拉哭泣的怒叱:“卡嘉莉已经死了,我不准你侮辱她!”

    我反驳道:“真正玷污她心灵的人是你,基拉.大和!”

    我大声吼道“卡嘉莉一直爱着你,可是你却一次又一次的背弃了她对你的爱!”

    基拉摇头道:“这不是真的,我没有辜负卡嘉莉!我没有辜负卡嘉莉!伤害卡嘉莉的人是你,是你阿斯兰!”我所说的话,刺痛了基拉的心,基拉狂似的反驳,他难以忍受自己无视心爱的妹妹卡嘉莉的死。

    我必须要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基拉一边哭泣一边怒叱:“卡嘉莉…卡嘉莉…她死了!阿斯兰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基拉用力的敲打驾驶舱内的扶手和键盘,就像是一头狂的野兽,无处泄一样。

    我想起了卡嘉莉,也难受的很,心中很疼,眼泪也直流。

    我只有通过不断的折磨基拉,才能够纾缓心中的痛,我冷笑道:“基拉你就是一头畜生,背弃自己的妹妹,背弃自己的友人,夺走我的爱人!”

    基拉哭泣的摇头道:“阿斯兰你在撒谎…你在撒谎!”基拉的精神状态波动了,以他为中心的精神感应圈出现了裂痕,不同先前高度集中的状态,阿克留斯的碎片又开始加了…

    基拉注意到精神能量的消弱,他吼道:“可恶,阿斯兰事到如今,你还要阻碍我吗!?难道你真的就要卡嘉莉所爱的奥布消沉在海底吗?”基拉愤怒无比,他加大强袭正义手中的力量,打算拧碎我所乘坐的红色逃生球,基拉喊道:“阿斯兰既然你辜负了卡嘉莉,辜负了拉克丝和我的期盼以及信任!你就去死吧!”

    强袭正义的力量加大了,红色逃生球的外壳有所龟裂,正当此时我终于忍耐不住了,只有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了,我最后警告基拉说:“基拉死的人是你!”我打开了逃生球内的键盘,输入了一串密码,接着透过通讯连接潜入了强袭正义操纵系统。

    扎夫特制造的强袭正义Rx-o2.93,原型是扎夫特制造Rx-o2,事实上是强硬派扎夫特所制造的机体。由于亲克莱恩派扎夫特和亲萨拉扎夫特之间的矛盾,扎夫特分裂了。可是在完全分裂之前,军工厂依旧同时为两派制造大量兵器和ms,强袭正义正是这一产品,作为血色正义的孪生兄弟,我对强袭正义的了解远远比基拉更清楚,因为正是我下令制造这两台机械的…

    也许到了最后一刻,我还是辜负了卡嘉莉的信念,辜负了卡嘉莉对基拉的爱。

    是我太自私了吗?还是我是在证明,证明自己对卡嘉莉的承诺,挽救整个世界,改变整个体制!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叛逆的阿斯兰
尊宝娱乐